浙江女子因拆迁上访被拘 政府组队强拆其房屋(组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0 877


浙江女子因拆迁上访被拘 政府组队强拆其房屋(组图)

祝柳英的儿媳妇陈巧珍受强拆的惊吓刺激后精神失常,至今仍在住院接受治疗。


浙江女子因拆迁上访被拘 政府组队强拆其房屋(组图)

这是祝柳英家被拆前的楼房。


浙江女子因拆迁上访被拘 政府组队强拆其房屋(组图)

祝柳英家的楼房被拆时的镜头。


浙江女子因拆迁上访被拘 政府组队强拆其房屋(组图)

“坚持依法拆迁阳光拆迁亲情拆迁和谐拆迁”、“依法拆迁阳光拆迁切实维护拆迁群众的合法利益”、“千方百计为拆迁户着想全心全意为拆迁户服务”……在绍兴县平水镇,诸如此类的宣传标语到处可见,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暴力拆迁事件在这个镇接连发生。(《浙江工人日报》)


华商网5月13日报道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3月5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向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上述四个“更加”,赢得全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最热烈、最持久的掌声。温家宝总理的“尊严说”,让全国人民心头亮堂堂的。


可对于绍兴县平水镇会稽村昌锋自然村的祝柳英等6户人家来说,“尊严”两个字显得陌生和遥远。


去年7月,祝柳英因为参与上访反映拆迁问题,被处以行政拘留。拘留期间,当地镇政府组织大队人马,将她家的房屋强拆了。强拆当日,祝的儿媳妇陈巧珍受惊吓刺激后精神失常,至今仍在住院接受治疗。


同村另有5户人家半夜三更遭大批不明身份的人的暴力拆迁。


如今,这6户人家仍然无家可归,欲哭无泪。“暴力拆迁拆毁了我们的房屋,拆伤了我们的心。”


光天化日野蛮拆房,女主人受惊吓得精神病


在绍兴市第七人民医院,记者刚刚说明来意,陈巧珍的眼泪便扑簌簌掉了下来。尽管噩梦发生已经过去了9个月,陈巧珍向记者讲述那一幕时仍心有余悸。


去年7月20日下午2点多,陈巧珍与9个多月的女儿正在三楼睡午觉,突然被巨大的撞击声惊醒,起身一看,只见院子里外到处都是戴着红色安全帽的陌生人,挖土机等施工机械靠近房屋,院门已被撞开。一群陌生男子闯进来,从她的怀中抢走女婴,架起她就往外走。突受惊吓的陈巧珍奋力挣脱之后,赤着脚发疯似的冲上阳台,给丈夫打电话,双脚底被暴晒下的地面烫伤。她很快被几个人追上,连拖带拉塞进一辆车,带到村委办公室,限制离开。


陈巧珍的丈夫唐鉴江当时在绍兴市区办事,接到求救电话后急匆匆赶到现场,但在家旁被四五个身穿迷彩服的人员强行架入一辆车内,同样被带到村委办公室接受所谓的“谈话”,不让离开。


在那边,大批身穿迷彩服的人员把他们的房屋团团包围,四周还拉起了警戒线,挖土机等施工机械张牙舞爪地将这幢四层楼房拆除。


傍晚7点钟,也就是5个小时后,在唐鉴江等人的强烈要求下,当地政府才将陈巧珍送往绍兴第二医院。


经医院诊断,陈巧珍的伤为双足热力烫伤0。5%Ⅱ°。住院6天后,烫伤创面基本愈合。但因“精神仍处于失常状态”,当地政府在该院的建议下,将她转入具有精神、心理专科优势的绍兴市第七医院接受治疗。


唐鉴江告诉记者,住院初期,妻子经常喃喃自语:“流氓来了,女儿被抢走了……”。经过治疗,妻子的病情稳定了不少,但晚上经常要做噩梦。


据了解,陈巧珍没有精神病史和家族精神病史。


昨日,绍兴市第七医院金海龙医师告诉记者,陈巧珍的症状为“应激障碍”。“这类病是由于精神上受到重大刺激而引发的。”


少批多建被整体强拆,村书记透露是“以拆违的名义搞拆迁”


2006年5月,绍兴县人民政府批准了祝柳英的建房用地申请,批准新建三层楼房2间,占地面积88平方米。


同年12月底,一幢独门独户的新楼建成。随后,祝柳英进行了装修,购置了家具、电器等设施。


祝柳英的儿子唐鉴江将新房作为婚房,高高兴兴地办了酒席。


不久,女儿呱呱坠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新的生气,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谁知,好景不长。新房建成才两年半时间,就被当地强拆了。


这一切,缘于昌锋自然村整体拆迁改造工程。


2007年,平水镇党委、镇政府为加快平水县域副城建设进程,强势推进新农村建设,决定对会稽村昌锋自然村进行整体拆迁改造。


据了解,从2007年12月开始到2009年6月底,大部分村民先后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陆续腾空,仍有一些村民对拆迁的合法性、安置补偿方案的公平性等持有异议而拒绝签约。但接下来,他们遭遇了黑手。


房屋被强拆后,祝柳英开始讨说法。


祝柳英查阅了拆迁红线等资料,发现了一个重要事实:她家的楼房并不在拆迁范围。


镇领导改口说拆她家的房屋是拆除违章建筑。


今年1月11日,平水镇政府向祝柳英作出了《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你户的住房原批准占地面积80平方米(记者注:应为88平方米),建筑面积279平方米,但你户实际建造占地140平方米,建筑面积487平方米。按照2009年3月25日绍兴县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依法整治城乡违法违章建筑的决议》,会稽村委多次对你户发出要求你户自行拆除违章的书面通知,但你户置之不理。2009年7月20日,会稽村委决定组织人员对你户的违章建筑进行强制拆除,当时平水镇政府组织了部分人员协助会稽村委实施强制拆除。”


“关于你户实批的占地80平方米的建筑拆除问题,目的是为了提高农民的居住环境。”


“关于你媳妇得病之事,经过医院医生治疗,请同有关部门妥善进行协商处理。”


祝柳英不服,向绍兴县政府提出复查请求。


今年3月8日,绍兴县政府作出一份《信访事项告知书》,称:“经审核,此信访事项仍在协商处理之中,不符合国务院《信访条例》规定的受理范围,现决定不予受理。”祝柳英母子翻遍了《信访条例》,发现规定“对已经或者依法应当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的,不予受理”,但没有“对通过协商处理途径解决的,不予受理”之类的内容。


会稽村书记唐勤江在被记者问及拆除祝柳英家房屋一事时说:“我们是以拆违的名义搞拆迁。”


“我家的这幢楼房是经审批并一次性建成的,虽然实际超面积,但对照县有关整治违章建筑的文件规定,在缴纳相应金额的保证金后可暂不拆除。”祝柳英援引有关政策表示。


祝柳英还说,所谓的“会稽村委多次发出要求你户自行拆除违章的书面通知”从来没有收到过。她还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村委会无权拆除违章建筑。


半夜三更,不明身份者把拆迁户从床上拖出丢到派出所,拆了房子


平水镇会稽村是绍兴市文明村。但在这个村,非法强拆民宅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多次出现疑似黑恶势力的影子。


去年7月17日凌晨3时许,正在睡梦中的村民何水兴被惊醒,只见一伙气势汹汹的陌生人站在面前。原来他们连续踢破何家的三道门闯进来的。见势不妙,仅穿一条三角裤的何水兴拿了手机。随即,他被这伙人架出屋,抬上一辆黑色轿车。车子驶到平水派出所门口,这伙人将何水兴扔下就开走了。何水兴的老婆住在女儿家,接到电话后,急忙赶回去,只见6间房屋已全部被拆毁,物品被埋在废墟下。


消息不胫而走,引起了村民们的愤怒。当天早晨7点多,何水兴、祝柳英等村民到绍兴市政府门口反映情况。其间,祝柳英参与拉横幅等。北海派出所将祝柳英等四名村民强行带走,她的儿子、儿媳连同9个多月大的孙女被派出所留置长达17个小时却没有饭吃,直至次日凌晨1点多方被放出。但祝柳英随即被警方处以拘留5日。


在祝柳英被拘留期间,她家的房屋就被强拆了。


唐介彭兄弟俩也遭遇了夜半惊魂。唐介彭的妻子严清香告诉记者:“去年8月10日凌晨1点钟左右,熟睡中的我被嘭嘭的声响吵醒,知道情况不妙,赶紧叫醒老公。只见一帮陌生人撞破了两道铁门和两道木门一拥而入,强行往外架人,首先把我拖出去,我看到房屋附近密密麻麻的有很多人,带着安全帽,拿着铁棍什么的。我被塞到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上,不一会,公公、婆婆也被塞进了车里。车子转悠了一圈后,开进派出所大院。车里几个男的把口里直喘气的婆婆架到办公室。”


严清香见求救的机会来了,就向警察指称:“这几个人是黑帮,他们拆了我们房子。”但令她惊讶的是,警察无动于衷,严清香等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我说婆婆身体不行,警察把我们送到了平水医院就不管了。”


同一天凌晨,唐介彭的弟弟唐介芳家的房子也被夷为平地。


唐双泉的哥哥唐幼张,同时遭遇同样的一幕。


让这些受害的拆迁户不满的是,报警后至今,警方没有给出一个说法。


镇领导:村里为主负责拆违 村书记:人员都是镇里组织的


据目击者称,当时祝柳英家的楼房被拆现场有不少手持铁管等凶器的社会闲杂人员,怀疑是黑恶势力。


“现场有100多个外地人,是镇里雇来的。”会稽村党支部书记唐勤江告诉记者。唐勤江还说,那天他和担任副书记的儿子等人都不在现场,只有3个村干部在场,镇里组织了派出所、交警、医院、镇干部等有关人员。


“5户拆迁户晚上被拆,肯定是拆迁包工头搞的。”唐勤江告诉记者。


平水镇镇长阮建康向记者表示,自己刚调过来不久,有关情况不是很了解。他把镇党委宣传委员、副镇长潘建华叫来。


潘建华告诉记者:“那天,镇领导班子也到场,目的是维持秩序。”


至于把祝柳英的儿子、儿媳带到村委办公室,潘建华的解释是:“这样做是为了确保违章建筑拆除过程中的安全,不发生意外事故。”


他还告诉记者,前段时间,镇里派员去过医院,承诺祝柳英的儿媳前期的医药费由镇政府打包支付,至于后期的先由家属先垫付,以后再定性解决。


谈到责任问题,他表示可能要走司法程序解决,当然也可以协商。“现在我们不来表态的。”


至于其他5户居民家被暴力拆迁一事,这名镇领导表示不大清楚。


拆的是房子,伤的是民心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个说法形象说明了个人财产不容侵犯。我国《宪法》第十三条、第三十九条和《物权法》第六十六条对此有明确规定。在绍兴县平水镇,上述法律成了一纸空文,被无情践踏。


因为栖身之处被暴力拆除,祝柳英等上述几户至今仍无家可归,有的在外面租住,有的借住在草棚中。


更让他们气愤和寒心的是,暴力拆迁的恶劣行径发生后,当地镇、村两级对他们的遭遇居然不闻不问,没有一个上门表示慰问。“这拆的虽然是房子,可伤的是民心啊。”


他们强烈要求上级部门查出幕后真凶,严惩相关责任人,还一个公道。(《浙江工人日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