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警金晓军果然气宇不凡,这么年经牺牲可惜了!国家难道就不能给一线辅警配辣椒水防身自卫么?(照片)

龙泉利剑 收藏 40 17447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14_39116_11139116.jpg[/img] 附录:当不了民警,我一定要做最好的协警 追记杭州市公安局三墩派出所协警金晓军 本网记者 陈东升 本网实习生 王春芳 本网通讯员 金晓琼   2009年4月3日,雨后的天空有些阴沉,浙江省杭州市殡仪馆,杭州市公安局三墩派出所协警金晓军的追悼会正在举行。苍翠的松柏与洁白的百合花环绕之下,这位与歹徒英勇搏斗而光荣牺牲的勇士面容安详,仿佛只是小睡片刻。   300多


辅警金晓军果然气宇不凡,这么年经牺牲可惜了!国家难道就不能给一线辅警配辣椒水防身自卫么?(照片)

附录:当不了民警,我一定要做最好的协警 追记杭州市公安局三墩派出所协警金晓军

本网记者 陈东升 本网实习生 王春芳 本网通讯员 金晓琼

2009年4月3日,雨后的天空有些阴沉,浙江省杭州市殡仪馆,杭州市公安局三墩派出所协警金晓军的追悼会正在举行。苍翠的松柏与洁白的百合花环绕之下,这位与歹徒英勇搏斗而光荣牺牲的勇士面容安详,仿佛只是小睡片刻。

300多名社会各界人士聚集在这里,只是为了送他最后一程。人们胸前的小白花,寄托着亲人的不舍与战友们的思念。

29岁的生命是多么地年轻!为了百姓的平安,协警金晓军义无返顾,匆匆而又那么壮烈地走完了自己的短暂人生。

人生的最后两公里

3月31日中午12时,金晓军来到所里。

最近一段时间,辖区古墩路上“丢钱捡钱”的诈骗案发生了好几起,金晓军的“牛脾气”上来了,连续一周带着徒弟骆杭飞蹲点,发誓不协助派出所里的民警把人抓住绝不罢休。便衣队的几位兄弟担心金晓军连续加班,身体吃不消,金晓军却轻描淡写地说,“放心,没事的!”

谁能料到,这竟是金晓军留给同事们的最后一句话。

同事金益斌说,大约两个小时后,他有事给晓军打电话,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等他赶到天阳美林湾,发现一辆110警车停在路口,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定睛一看,看到浑身是血的金晓军被抬上了救护车。

原来当天13时许,金晓军和骆杭飞协助民警发现了犯罪嫌疑人,一路跟踪。准备抓捕时,其中一名嫌疑人陈绍益逃脱。金晓军快步上前追赶了两公里擒住对方,与其搏斗时,被对方捅伤左侧胸部,经全力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他才30岁……18个月大的儿子还没学会叫爸爸呀!”医院急诊室里,金晓军母亲声嘶力竭的哭喊揪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在看守所,民警对陈绍益的审讯,记录下案发时“生与死”的对话。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追着我不放?”

“我是派出所的。”

“你走开,要不我杀死你。”

金晓军昂然向前,赤手空拳与持刀的歹徒搏斗,他腹部中刀,但没有放弃,死死揪住歹徒。

“你放手,再不放手,我真要杀死你了!”

金晓军仍然坚持,被歹徒一刀直扎心窝。倒地前,他一只手仍牢牢抓着歹徒的衣服……

他永远跑在最前面

当协警之前,金晓军曾在特种部队当兵,严格的军旅生涯帮助他练就了一副好身手。“手脚灵活,一般人打不过他。”同事金益斌说。

2005年4月,金晓军退伍回到杭州当上了协警。历经多次实战,金晓军逐渐成了三墩巡防大队街面抓捕组的元老级成员,许多新进来的队员,都是金晓军手把手给他们传授本领。

在三墩派出所,金晓军跑得快是出了名的。骆杭飞说,“出去的时候,每次都是他跑在前面,两层高的楼房,他一下就跳上去了,等我们过去时,他早已经把对方制服了。”

2007年8月一次巡逻时,同事冯建新发现了一名犯罪嫌疑人砸路边的汽车玻璃,拿了车里的钱包后立刻逃跑。此时金晓军还远在300米开外,听到同事的呼叫声后,很快追了上去,足足追了1公里,在一座民房外,将嫌疑人制服了。

“我知道金晓军跑得快,但没想到跑这么快,当时简直看得目瞪口呆。”冯建新说。

谁知道这背后的付出都是辛勤的汗水。知情人说,为了保持跑步速度,金晓军每天都早起晨练,绕着三墩镇跑一圈。

有他在扒手不敢出现

“他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他最喜欢的衣服,就是这身简朴的协警服。”三墩派出所副所长寿晓峻说。

当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是金晓军的梦想。“即使这辈子当不了民警,我也一定要做最好的协警。”金晓军生前经常对同事、朋友这样说。

他说在嘴上,更干在实处。2005年4月以来,金晓军协助民警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252人。

在浙大紫金港步行街上,金晓军的名气不是一般的大。

那条步行街上,散步逛街的大多是附近的浙大学生,原来街上的扒手很多。金晓军知道后,每次下班后吃过晚饭,就开着他那辆私家车出去巡逻。今天抓两个,明天抓两个,到了后来,扒手一看到金晓军的车出现,立刻转身就走。而浙大的学生一看金晓军的车在,就知道这位“爱管闲事”的协警又来巡逻了。

以后再也听不到他的歌声

协警是辛苦的,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金晓军的妻子殷延芬说,这几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逢春节、元宵、中秋这些家人团圆的日子,金晓军总是最忙,她总是最寂寞。人家喜庆的日子,是金晓军最危险的日子,也是她最担心的日子。

殷延芬抹着眼泪说,虽然金晓军是个工作狂,但他并非不恋家,有了空闲时间,他也会立刻赶回家里,陪陪妻子,看望一下父母,卷起衣袖下厨,给家人烧顿可口的饭菜。

金晓军喜欢唱歌、喝酒、钓鱼。“他酒量很好,在家时,经常跟爸爸两个人一起喝酒。牺牲那天中午,他帮姑姑搬完家,因为要上班,一滴酒都没喝。”金晓军的妹夫郑经松说。

金晓军喜欢唱歌,经常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中,但他的歌声却不怎么样。每逢金晓军约大家一起出去唱歌,同事们都会开玩笑说,“唱歌可以,但你最好不开口。”

“以后再也听不到这么难听的歌声了。”追悼会上,同事金益斌哽咽着说。

4月8日,杭州市公安局和杭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分别作出决定,追授金晓军同志荣誉称号。杭州市公安局追授金晓军一等治安荣誉奖章,杭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授予见义勇为积极分子称号。

本网杭州2009年4月14日电


6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