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雪峰山 正文 第九章、廊桥相会(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5.html


(四)

“长发呀,老子找你好久了,你傻头傻脑站在这儿做什么呢?人家女方的人都等半天了,赶紧走吧。”

杨长发的父亲没头没脑地冲了来,一把抓起杨长发的手,拖起就走。

“原来你是来相亲的?”

刘芷桥怅然若失。

“啊,没有,没有,父亲让我来,我不来也没办法。但我不会同意的!刘芷桥,我不会同意的。”

父亲不知道杨长发说什么。他看看旁边这位姑娘,又看看杨长发,还是不由分说拉起杨长发就跑。

“刘芷桥,你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回来,等着我啊!等着我啊。”

杨长发被父亲拉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望着刘芷桥。

刘芷桥看着逐渐远去的杨长发,只能无言以对,刚刚还处在兴奋之中的她,脸上突然改变了颜色。一股无可奈何的失落感压在心里。

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头脑里一片空白,刚刚站在她面前的那个叫杨长发的男青年的身影仿佛还在面前,那高高的身材,坚强的脸,炯炯有神的目光,第一眼见到这个青年时,就被他打动了。这会儿,刘芷桥就想失掉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一样,心里空落落的。

刘芷桥突然有些后悔,觉得刚才自己没用的废话说得太多了,而且好象还轻轻地伤害了他。难道爱上他了?自己还不到十七岁多呀,太快了吧!会吗?他是跟父亲来相亲的,他现在去了,结果会怎样呢?刘芷桥一屁股坐在廊桥内的一个横木枋上面,混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不知坐了好久。刘芷桥心烦意乱地准备离开。刚想转身,杨长发象变戏法一样飞也似的跑了回来,并一直跑到刘芷桥的面前。也许是他跑得太远,或者是跑得太快,站在面前的杨长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刘芷桥的思想一下子又从梦中回来,她惊喜万分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杨长发,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长发喘息稍定就断断续续地对刘芷桥说起来:

“刘芷桥。。。。。。我。。。。。。刚才还有。。。。。。一句话。。。。。。没跟你说,我一定要出去投军,。。。。。参加抗战,打日本鬼子。不论有没有地方投,有没有盘缠我都要去,就是讨米我也要出去,我一回家就做准备,明天就走,不管谁都别想拦着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杨长发说完,准备转身离开。刘芷桥好象终于从梦境中醒来一样,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杨长发为了自己一句不经意的话,就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看着他激动而又有些严肃的脸色,显然他不是说着玩的。刘芷桥真正地被这个男人感动了。她在想,如果让他就这样转身离开,也许就是与他的永别。刚才几乎失去了的这个男人,现在既然又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这就是缘分,是上帝为自己留下的第二次机会,她不能失去这最后的机会。而且在这个时候,她才痛苦地感觉到,她已经被眼前这个男青年深深地打动了,她真的爱上了他。不管这个爱的产生有多么短暂,她是爱上他了,她这辈子已经离不开他。刘芷桥奋不顾身地猛然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杨长发。杨长发被刘芷桥的行为惊呆了。但他并不感到突然,他深深地为刘芷桥的大胆而感动,也为自己能够得到这样一位可爱又可敬的姑娘兴奋不已。

就在这时,杨长发的父亲又找来了,而且看上去有些怒气冲冲。但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次她没有去拉自己的儿子,而是转身离开了。

杨长发与刘芷桥走到舞水河边一个安静的地方,找了两块石头坐着,他们谈了很久。天快黑了,也有些冷起来。

“长发,你该回家了。投军的事,再说吧。”

“不,我不回去了,我一定要去投军。如果我一回家,也许就走不成了。父亲知道我在这儿,也许等会儿他就会找来的。我决定今天就走,立刻就走。”

听到杨长发这番话,刘芷桥好感动,他不愿意杨长发去投军,因为那是很危险的。可他却又不愿意看到一个碌碌无为的杨长发,她好矛盾呀。


“你没有钱呀,怎么走呢?而且你也不知道往哪儿走呀。”

。。。。。。。。

沉默又笼罩在这一对年青人的头上。

“这样吧。”

刘芷桥好象有了办法。

“到我家去,我爸爸也许有办法。他有钱,而且他也许知道应该怎么走。”


杨长发真的没有回家,而是跟随刘芷桥去了她的家。

不知道杨长发的父亲来找过还是没有,反正从这天以后一直到抗战胜利,杨长发的父亲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