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四十一曲:【谈经论道】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只见四周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不羡仙竟已坍塌了一大半,整个樱洲城以不羡仙为中心一里内全都是断墙残瓦。此时已是傍晚,残阳斜照,霞披万里,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火盆,虽然时值暖春,但微风乍起,飞沙走石,尘土飘飞,凄冷苍凉,深深的寒意渗人骨髓。地上混水横流,应该是下过一场大雨,四周没有一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只见四周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不羡仙竟已坍塌了一大半,整个樱洲城以不羡仙为中心一里内全都是断墙残瓦。此时已是傍晚,残阳斜照,霞披万里,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火盆,虽然时值暖春,但微风乍起,飞沙走石,尘土飘飞,凄冷苍凉,深深的寒意渗人骨髓。地上混水横流,应该是下过一场大雨,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究竟发生了身事情?萧子邪眉头微皱,陷入沉思。然而就在萧子邪惊疑之际,突然感到有两个修真正飞速朝自己飞来,不由心神一动,顿时瞬移到那两人身前。

见突然有人横空出现,那两人似乎吓了一跳,立即停住身影,悬浮半空,赫然是满脸惊惧的楚狂沙和楚烟云父女。

乍见萧子邪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眼前,楚狂沙眼中露出一丝欣喜和惊疑,甚至还包含了一丝恐惧。而楚烟云眼中则尽是复杂之色。

萧子邪正在惊疑之际,见到是这二人,自是欣喜,疑问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呢?”

楚烟云柳眉微皱,紧紧盯着萧子邪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萧子邪一脸的不屑和疑惑,楚烟云银牙紧咬,恨声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就在三人离开后不久,又有几人御剑而至,赫然是绝器山庄二小姐慕容婧仙一行。

只见慕容婧仙铁青着小脸,妙目圆睁,肥嘟嘟的小脸上满是怒气,气冲冲地看着眼前的属下,小手一指,嗔怒道:“一群废物!”

在慕容婧仙面前站立着几个黑衣人,个个低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面上尽是惭愧惊惧之色。

慕容婧仙怒气冲冲地骂了好一阵,终于停住,过了好久才冷冷说到:“我姐姐外出去邀请各门派参加我绝器山庄的万仙绝宝大会,爹爹又忙于准备大会事宜,现在我好不容易可以施展我心中的伟大抱负,现在却出现这种事情,你们说,我如何向爹爹交代?!”

见那些人个个都不敢说话,慕容婧仙顿觉怒气倍增,憋红了小脸狠狠说到:“前几日,我让你们追查那紫衣人的下落,现在可有线索?”

这时,其中一个人终于谄笑着,小心翼翼说到:“属下查处,那人乃叫萧子邪,是不久前突然出现在桃花仙源的,修为很高,深不可测……”

“废话!如果那小子修为不高,岂能在我手上逃脱?”慕容婧仙一口打断那人的话,皱起秀眉,狠狠盯著他,大骂道:“本小姐要知道的是那人现在的行踪,你真个是笨也笨死了!我怎么会养了你们这群废物。”言罢,气呼呼的自言自语道:“如果要被本小姐逮住了你,哼!”

那人接着说道:“二小姐,既然那人修为如此之高,为何不把这次的天劫算到那人头上?”看到慕容婧仙直盯盯的看着自己,那人嘿嘿一笑,壮起胆子走到慕容婧仙身边,在她耳边悄悄说道:“那萧子邪不是自恃修为高强,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么?既然如此,我们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不久后,便传来慕容婧仙放肆的狂笑……

“你说什么?”萧子邪微微皱起眉头,语气虽轻,但却包含一丝惊异。萧子邪三人离开不羡仙后,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那楚狂沙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萧子邪讲述了一遍。

话说那天萧子邪练功入定之后,不久便发生异状,他身上忽然升腾起淡淡的彩烟,后来那烟慢慢凝聚,竟变成了一个彩球,紫、红、青、白、灰无色真气萦绕于他周围,并将他紧紧包裹起来,转眼间,萧子邪就被包成了一个巨大的蛹状球体,并散发出璀璨绚烂的华光。

后来那光华渐渐散去,彩球也变成了灰白色的虫蛹状,然后他身外的灰白色虫蛹又散发出淡淡的紫芒,那紫芒忽明忽暗,忽隐忽现,流光溢彩,璀璨夺目。每一次消失,那虫蛹便消失一层,变薄一分,每一次出现,那紫光便又会融合一层灰白蛹气。渐渐的,那灰白色虫蛹终于被紫火神兵真气融合了个干干净净,萧子邪的身影也在螺旋状的雾气中渐渐显露出来,并散发出淡淡的琉璃紫光。

楚狂沙和楚烟云父女二人也不敢轻易打断他疗伤,毕竟楚烟云已经吃了萧子邪给的三尸两心丹,在没有解决方法之前,二人也不敢轻易对萧子邪出手。

然而,就在一切都趋于平静之际,突然萧子邪身上又起异变,一股淡淡的灰白色真气突然涌出,与萧子邪的紫火神兵真气互相吞噬蚕食,一时间天象大变,乌云密起,冷风大作,飞沙走石,尘土狂舞,天空忽明忽暗,雷电交加。

就在整个樱洲城里的修真者不知所云之际,一道紫光从不羡仙里冲天而起,直达苍天,顿时寒气四射,暴雨倾下,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雷电如银蛇般狂舞于天际,并密布于不羡仙周围。那雷电声骇人心神,震得人头昏脑胀,心惊胆颤!有少数修为较弱者竟当场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众修真惊骇不已,竟有人要渡天劫!一时间骂声四起,剑气横飞,众人均纷纷飞奔逃命,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劫雷劈了个转世投胎。

众所周知,凡是有要渡劫之人,定会选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或深山、或沙漠、或平原,先摆下大阵,再邀请几个高手前来助阵,哪有在人烟密集之地渡劫的呢?更不用说是作为十二主城之一的樱洲城了。

可现在天生异象,劫雷已至,不正是天雷清场的征兆么?

后来,雷劫终于落下,开始犹如条条银蛇吐信,后来雷电颜色由白变银,由银变橙,最终变成深紫色,水桶一般倾天而下,有许多修真被当场击杀,魂飞魄散,其他的侥幸逃脱,也是伤痕累累,心有余悸。

众人躲到十几里外的小镇后,远远遥望樱洲城,赫然发现那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竟已是一片火海,原来天雷引起地火,再加上此时狂风乱舞,无人救火,火势最终越变越猛,将整个樱洲城烧了起来。

大火接连三日不灭,雷劫整整持续了三天两夜,直至不久前才渐渐褪去。楚狂沙和楚烟云原先见到天生异象,本欲叫醒萧子邪,但无奈竟丝毫靠近不得那被紫气缭绕的虫蛹,后来见天劫降至,才不得不自顾离开。终于见火势微小,这才急忙赶在众人之前赶来,看萧子邪是否幸存下来。

“难道真的是我练功引来了天劫?”萧子邪想至此处立即内视自己的身体,赫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紫火神兵依然已经突破了十一重三品,不仅如此,更是接连跳了七十几道口诀,现在已然是第一卷十二重三品五十五道口诀了,自己的紫火神兵真气竟然整整提升了将近一重!

这么说,果真是自己在突破紫火神兵一卷十一重时,上天降下的雷劫了。萧子邪眯起眼睛,面色阴晴不定,暗暗想到,以自己现在的情况看来,自己要尽快完成老头子交给自己的事情了,否则,以后定会惹更多的麻烦。

就在萧子邪沉思之际,只听楚狂沙疑惑道:“萧子邪,看你年纪轻轻,我就拖大叫你一声小兄弟。小兄弟,我问你,那天劫可是因你而起?”

萧子邪随声望去,看到楚狂沙和楚烟云均是面带疑惑的望着自己,沉吟一会说道:“不错,的确是我。我练功突破了一个境界,才引来雷劫。”

“什么?”楚狂沙惊叫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子邪,喃喃说道:“天下当真由此神功……”一时间竟有些痴呆。

楚烟云也面带怀疑,但还是装出一副可爱模样,轻咬嘴唇说道:“大哥哥,你可不要骗我们,天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降下的……”

萧子邪不为所动,淡然道:“人道天道,因人而异;六道轮回,五行之命,变数莫测。你们所理解的天道,不过是一己之见罢了。世间万物繁杂无比,草木虫鱼,山石水怪,但你们却偏偏认为人乃天地至灵,不过是天大的笑话罢了。”

楚狂沙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道:“人乃万物之首,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小兄弟对此不以为然,可有何高见?”楚烟云也怔怔看着萧子邪,不知他又会说出什么奇言妙谈。

萧子邪嘿然一笑,沉声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一切,本是平等,在天地面前,皆是普通生灵。就像我们普通人看待花草树木,虫鱼鸟兽,自会觉得它们均是一般,无论怎样,却总觉得它们比起人来低上一等。对于天地来说,我们人是一样的,比起它来低上一等,我们之所以寻求修仙长生,自然是逆天之举,因为人不可以与天地同寿,这样有违人道天道自然道,故有成仙得道者,首先必先惩罚之,即所谓的天劫。”

楚狂沙浓眉紧皱,仿佛明白了什么,但却又觉得捉摸不透一时微呆,只是看萧子邪的目光更加热切。

楚烟云则是不屑一顾,嘟起小嘴反驳道:“天地被你说成了人一般,难道天地也有眼睛,有思想么?为何从不见它出现于世人眼中,更不曾听的半句有关天地的事迹?”

萧子邪听到楚烟云的话,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反问道:“你可曾听说过没有得道的花草树木说话?难道它们也是死物?”

见楚烟云微微一愣,皱起眉头,思索不已的苦恼神情,萧子邪不再卖关子,解释道:“却非如此,花草树木虽不言不语,却也是自然间生灵,天地不言不语,但也真正存在,只是从不显现于人间罢了。只是因为你们的思想被禁锢了,总是相信自己见到的听到的,才不会那么想罢了,甚至……”

然而就在三人谈经论道之际,只见萧子邪面色微变,顿住话语,目光惊异的看着远处,楚狂沙和楚烟云正听到紧要关头,对萧子邪突然停住略显迷惑,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才看到天边一个灰衣老者如大鹏展翅般飞翔而至,身影快若闪电,变幻莫测,在他身后,紧紧跟着几个人影。

来人未至,三人已听到那灰衣人的疯狂大笑,一边笑还一边朝萧子邪大叫着:“乖乖女婿,快快救我,快快救我!老子要被那疯婆娘分尸啦……”

楚狂沙和楚烟云同时一脸惊异的望向萧子邪,只见他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而萧子邪此时,心里早已开始暗暗叫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