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政法委“判决”了赵作海的死缓

原来是政法委“判决”了赵作海的死缓


本来就没有杀人的赵作海,经过公安机关的“严刑”侦察,遂以“杀人”的罪名,报送检察机关审查,检察机关受理后起诉到法院,法院又几乎完全采信了检察机关的指控,对赵作海做出了“死缓”判决。




从以程序上看,可谓滴水不漏,而且证据确凿,判决亦无不当,没想到今天却是一件天大的冤案。赵作海虽然被无罪释放了,但是今天商丘市政法委再次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赵作海案涉案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时,我们才发现内幕,其实是商丘市政法委的“专题研究会”“判决”了赵作海的死缓,而不是法院。




当时检察机关曾三次认定证据不足,将材料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但是公安机关除了继续对赵作海行刑拷打逼供外,并没有做出有实质意义的补充侦察,甚至连尸体的身份都未能确认。即使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条件下,2002年八、九月份,公安机关竟然将此案件提交给商丘市政法委,并通过商丘市政法委组织了一个专题研究会,认为此案具备了起诉的条件。于是在专题研究会后,检察机关“决定”受理此案并起诉,法院“依法”判决赵作海死缓。




政法委在法律上是个什么概念,佬哥不知道,好像刑事诉讼法上也没有看到。但是在赵作海的冤案中,它的作用是“认定”该案具备了起诉条件,让检察机关受理此案,并提起公诉,后面的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如此看来,该冤案的形成是政法委的专题研究会起的主导作用,这个作用对于三家办案机关特别是检察院、法院,基本上都是在按照“专题研究会”的意见办理的这起案件,他们实质上是“专题研究会”意见的承“办”者和执行者,而不是法律的忠实执行者。




对于赵作海冤案的最终形成负有不可推卸的关键责任者,实质是商丘市政法委“专题研究会”的有关组织者及参会人员, 从这个意义上讲,是政法委“判决”了赵作海的死缓。至于公安机关的非法办案,影响了“专题研究会”的判断,他们更要负相关法律责任。




我们在追究办案机关某些违法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时,更要从中吸取沉重的教训,要充分认识现行司法体制存在的痼疾与弊端,加快司法体制改革的步伐。只有确保公安机关依法办案和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各项权利,防止某些类似“专题研究会”的旨意,把好人“办”死,防止更多类似赵作海冤案的悲剧再度发生。





本文内容于 5/12/2010 2:16:36 PM 被狱政科长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