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解释建造航母的目的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以假想战争情景进行推演训练闻名。20世纪美国海军所执行的几乎所有海上行动,最初都在该学院进行过前期模拟和演练。学院现任院长詹姆斯·维斯卡普少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几次避开“假想敌中是否有中国”,或“这里的师生是否将中国作为竞争对手进行讨论”等问题。他只是说,海军的建设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海军的一个特征就是必须预期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包括他国军力的变化及美军需要为此而具备的新的作战能力。维斯卡普认为,中国目前有“能力非常强的地区性海军”,但还没有影响到美国海军在亚洲的行动。



据了解,海军战争学院高层和学员都对中国有浓厚兴趣。维斯卡普告诉记者:“我们讨论的是中国海军在做什么,我们观察它的变化和发展,通过看报纸和有关时事杂志掌握信息,然后讨论当前发生的事情。”他本人最近甚至还通过读法国汉学家的书来了解中国。不过,走进战争学院感受到的却是这里对访客的防范。与会中方专家和记者由主办方包租的大巴接送,大巴要过两道岗哨才到整个学院最开放的建筑:会议地点马汉会议中心。据一位学院教官透露,学院内最机密的建筑外人从这个会议中心“看都看不到,更不要说靠近了”。几经争取,记者得到旁听学生上课的机会,主题是讲与中美关系不相干的两名美军在越战中被俘的经历。但记者只能坐在专设的座位上,而且不得与学生接触或提问。可以想象,在这里进修的中高级军官们与中国人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是多么稀少。



也有中国与会学者对美国针对中国海军的意图存有怀疑,认为美国希望将中国“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另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为主的西方舆论有关中国海洋战略的讨论已经超出了传统的台湾海峡范畴,南中国海和有关海上专属经济区的问题被多次提及,是为美国海军更多介入中国与邻国的领海分歧做准备。与会的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教授余万里认为,中美两军的整体关系没有实质性改善,两国海军就难以在合作的问题上取得大幅进展。



对此,一名太平洋战区司令部的军官表示,不能因为这些分歧的存在就放弃合作的可能性,如双方在公海水域就没有这么多争执,合作可以先易后难,“就像两个人要交朋友总要先谈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古登斯坦也表示,与敏感问题相比,双方可以先挑选“容易摘到的果实”进行讨论和合作。古登斯坦说,两军难以规律交往与合作的症结之一在于美国对中国军力发展的“焦虑”,而他认为这些焦虑大多是没有必要的。但提到敏感的航母问题时,他还是说:“在讨论会上就有专家表示,未来两军联合利用航母进行救援或救灾行动的可能性比从航母上对射的可能性大得多。但是中国需要解释建造航母的目的,要建多少艘?准备什么时候服役?大多数发达国家在这些问题上是透明的。”年会举行当天,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还刊登了中国海事问题研究所战略与国际法学副教授彼得·达顿的一篇题为“对中国感到茫然”的文章。达顿认为,中国的海上威胁和实力都被高估,但这也证明“中国至少在心理战的领域已经很有战斗力”。▲




本文内容于 2010-5-13 9:25:49 被tireless07编辑

猜你感兴趣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