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中国]我去武汉见中国网友

一生伏首拜阳明 收藏 0 645
导读:Loongy(澳大利亚)/文 2000年初我来到北京,由于在澳大利亚土生土长,我一点都不了解中国,即使我的父母都是华人。在这里我没有几个朋友,而且中文水平极差。作为一个老外,我尽最大可能融入中国文化之中,但仍想体验更多。   在中国,我和澳洲的家人通过网上聊天保持联系。一天,我在ICQ上很偶然地遇到了中国女孩Joy,她当时在武汉念书,我们有了一次简短的聊天。第二天我们再次遇见,第三天,第四天……直到最后我们互将对方加入“朋友”目录中。   这并非我惯常的交友方式,但不知怎么我感觉她

Loongy(澳大利亚)/文

2000年初我来到北京,由于在澳大利亚土生土长,我一点都不了解中国,即使我的父母都是华人。在这里我没有几个朋友,而且中文水平极差。作为一个老外,我尽最大可能融入中国文化之中,但仍想体验更多。


在中国,我和澳洲的家人通过网上聊天保持联系。一天,我在ICQ上很偶然地遇到了中国女孩Joy,她当时在武汉念书,我们有了一次简短的聊天。第二天我们再次遇见,第三天,第四天……直到最后我们互将对方加入“朋友”目录中。


这并非我惯常的交友方式,但不知怎么我感觉她很真诚,而且她的英语非常好。看到这里,你也许会想,后来我们相爱了、结婚了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如果你这样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不过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确实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我总说要去武汉见她,但从来都只是开玩笑而已。毕竟,12个小时的火车,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见一个在网上遇到的人!


在快到圣诞节时,我突然决定去武汉。这个疯狂的主意不但让Joy惊呆了,我自己也是。幸好我没有太幼稚和冲动,我稍微咨询了一下同事。他们帮我挑选了车次,并告诉我买哪种票最合适。后来证明这种“调查”真的很管用!


火车有几种等级的车厢,从卧铺(软和硬)到座位都有。我还听说有全程12个小时的站票,让我从头到尾站着,没门儿!因此我选择了硬卧。当我躺上去,抬手就能碰到上层的床。对患有幽闭症的人来说,这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坐在火车上,我看着窗外大片绿色的草地和旷野,猜想着农夫长什么样儿,是否和澳洲农民一样,很早起床开始挤牛奶,然后喂鸡和犁田。我知道其实这些农民都很相似,只不过用不同的方法干活。由于来自国外,我已经习惯用某种方式处理事情,但中国人有完全不同的方法。这让我意识到,我有自己做事情的方式,中国人同样也有自己的方式。毕竟,他们建设和维持着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在澳洲N个世纪前就已经存在,对此谁敢说个“不”字?


列车在武汉要停两站(译者注:武昌和汉口),但我根本不知道该在哪站下车。最后,当大部分的人都下车的时候,我也下了,幸运的是,我下对了站。


见到Joy令我相当激动,我觉得我们相当合得来。她很健谈、极其聪明,而且对于不到19岁的她来说,显得很理智,无论年龄、性别还是文化差异都没有成为我们之间的任何障碍。我终于见到了在中国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这实在太好了!我并没有把她当做一个中国人,只是当做我的一个朋友,就像我在澳大利亚的任何一个朋友一样。


我对观光从没有太大兴趣,但还是参观了武汉当地最有名的一个寺庙,也坐了一次轮渡横穿长江,当然还去了鼎鼎大名的黄鹤楼。由于有了Joy的陪伴,所有的观光都真令人着迷,让我兴趣盎然。所以重要的不是你去了哪儿,而是和谁去。


在度过了欢乐的几天后,我返回了北京。回程和去时无异,除了一个男人在大声打着呼噜,尽管他鼾声如雷,火车也一直轰隆作响,但我的脑海中只充满着和Joy一起在武汉的美好回忆,这些噪音也因此被通通过滤了。武汉留下了许多让我难以忘怀的回忆:一个很棒的城市,一个更棒的朋友。


(本文作者曾在中国工作两年,现已回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