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天涯剑 正文 第十七章 朋友还是敌人?

烟十三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8.html[/size][/URL]   苏小凤虽然还在牵着白云的耳朵,她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可是她看着白云的眼睛里,却掺杂着担忧与希冀。   苏小凤道:“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你不得已的苦衷,我应该相信你才是,可是,我毕竟是个女人,你能不能给我个解释?”   方竹筠也立刻哀怨的看着白云,道:“我不管她是谁,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48.html


苏小凤虽然还在牵着白云的耳朵,她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可是她看着白云的眼睛里,却掺杂着担忧与希冀。

苏小凤道:“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你不得已的苦衷,我应该相信你才是,可是,我毕竟是个女人,你能不能给我个解释?”

方竹筠也立刻哀怨的看着白云,道:“我不管她是谁,也不管苏小凤是不是你老婆,我只要跟着你,就算做不了你老婆,我也能每天都看着你。”

白云面对着苏小凤,抿了抿嘴,道:“虽然我也很想给你一个解释,可是这件事情,我根本没法解释。”

苏小凤浑身一颤,一张俏脸刹时变得煞白,松开搭在白云耳上的双手,颤声道:“原来时间果然能改变许多东西,看来你还是要娶她。”

白云叹道:“只怕我不得不如此。”

方竹筠哀怨的脸立刻就变成了一朵桃花,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个有主见有担当的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苏小凤一跺脚,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始终坚强的没有落下来。

“你们都没看错人,看错人的是我,那么,我现在就走,我现在就走的远远的。”苏小凤决绝的看着白云,一字一顿道:“从此以后你都不会再看到我。”

苏小凤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走得很坚决,只是双肩一直在不停的抽动。

墨风冷冷的瞅着白云,道:“看来我也没有留下的必要,我只希望你将来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白云看了看墨风,嘴角牵动了下,却又什么也没说。

墨风一顿足,道:“看来你并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之所以会来打搅你,是因为冷月宫突然遭到血洗,而且二爷也失踪了,始终下落不明。”

苏二爷失踪,冷月宫遭血洗,这不啻于一颗炸雷,在场的人都震呆了,白云的脸色却很平静。

白云平静的看着墨风,淡淡道:“你不是要走么?你为什么还留在这?莫非你是想要喝过我的喜酒再走?”

墨风不再说话,墨风掉头就走。

白云微叹,虽然不易察觉,却还是落入了方竹筠眼里,方竹筠却什么也没有说。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冬天很快就过去,天地间已经有了初春的气息,天气也温暖了许多。

这段时间,江湖上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江湖从来都是这样,从来都不缺少事情发生,江湖从来都是多事之秋。只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却未免太过突然,太过震撼,正如这春日里的惊雷,声势惊人而又突如其来,令人措手不及。自公正山庄和冷月宫相继被毁之后,又有包括少林武当,南宫慕容在内的诸多名门大派、武林世家惨遭屠戮,不少成名大豪,绝顶高手相继失踪或被杀。甚至,已经强势崛起,如日中天的紫虹会也遭受波及,不断有分舵被挑,死伤众多高手。

这些被毁的名门大派和武林世家都没有留下哪怕一个活口,建筑被烧毁的情况都和公正山庄一模一样,而留下的尸体都是喉间被箭射中,伤口的皮肉都有腐蚀或灼伤的痕迹,可是现场却根本找不到这杀人的箭,一支都没有。那些被杀的江湖大豪,绝顶高手,却都是一剑封喉,只留下细小而清晰的剑痕,和公正山庄以前的三十四具尸体毫无二致。

一时间,江湖上传言四起,人人自危。

而公认比较可信的传言是,这些被杀害的高手都是死在白云剑下,而白云的身后,有着一股神秘而庞大的势力,武林各大门派,各大世家的血案,都是这个势力所为,这个势力的终极目的,就是要称霸武林,独步天下,所以才会不分正邪,疯狂的铲除异己,屠戮苍生,顺之者生,逆之者亡,他们甚至给这股势力取了个名字,叫做血云旗。不仅仅因为白云的名字,更因为杀戮后的现场都会留下一面镶嵌着黑边的白色小旗,旗上用血红的丝线绣着一只腾云的蝙蝠,蝙蝠状貌邪恶,而且神态诡秘。

三月三日,诸事皆宜。

江湖上又有事情要发生,这一天,白云要在万花谷娶老婆。

白云要娶的,自然是秦隼的未婚妻,江南第一美人方竹筠,只是在这之前,很少有人知道方竹筠居然是来自万花谷,居然是叶二娘的女儿。

不管怎么样,成亲总是件喜事,娶老婆总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白云却高兴不起来。

白云一整天都在笑,白云一直在苦笑。

这一天,万花谷自然来了很多人,很多人都赶来喝白云的喜酒,只是这些人居然大多都身着素色,批麻带孝,与万花谷张灯结彩的喜庆很不协调。

虽然公正山庄已经不复存在,白云的头再也换不了五万两银子,可是,现在想要白云项上人头的只怕会比以往更多,而且一定会前仆后继。

血腥和杀戮虽然会使人心生恐惧,却也同时能够激发人们心中的正义和斗志。

喜筵还没开始,白云和方竹筠始终没有露面,客人们却似乎已经等不及。

好在这里还有个叶二娘,浑身上下始终都在笑的叶二娘。

叶二娘虽然只是个女人,可是,叶二娘的笑,叶二娘的毒,始终都会让人顾忌三分。

白云和方竹筠都呆在翠浓轩。

方竹筠还是和白云腻在一起,像小猫一样蜷缩在白云怀里。

“我知道你的担忧,可是,今天毕竟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你总该开心些才对。”

“不管今天有多少人想对你不利,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因为你是白云,你是剑神问天的传人。”

“就算你真的有事,我也一定会陪着你,我一定不会后悔,我说过只想做你的老婆,今天我已经得偿所愿。”

方竹筠不停摩挲着白云宽阔的胸膛,不断的安抚白云,也安抚自己。

只是,她语气里饱含的担忧与不安,又怎么能够瞒过白云?

白云不语,虽然他很清楚现在方竹筠很需要他的话来安定自己,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天,他是否真的能够安然度过?

叶二娘突然带着百小声等人走了进来,叶二娘冷冷的看着方竹筠,道:“我今天实在应该很高兴才对,我的女婿果然够面子,你果然是我的好女儿,你果然给我找了个好女婿。”

方竹筠怯怯的看着叶二娘,道:“事到如今,您总该帮帮我们。”

叶二娘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只怕我也帮不了你们,可是如果我都不帮你们,又有谁会来帮你们?”

“很多人都以为万花谷是一个死谷,因为万花谷只有一个谷口,而且四面都是高山绝壁,可是他们并不知道,万花谷虽然只有一个谷口,进出的路却并不仅仅只有一条。”

“人在江湖,要想活得更久就一定要万分小心,所以,在修建万花谷的时候,我就准备了几条秘道,其中一条,就在你们现在坐着的床底下。”

叶二娘对着白云道:“你可以带着你的老婆和朋友,现在就走,走得越快越好。”

方竹筠拉着叶二娘,道:“那我们还等在这里干什么?我们为什么还不快走?”

叶二娘轻轻拉开方竹筠的手,道:“你们走,我不能走。”

“为什么?”

“因为我必须去好好的招呼你们的客人,不然,只怕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这里。”

叶二娘又看了看白云,郑重道:“我只希望你能真心对待我女儿,好好照顾她,这个世界上,我已经只有一个亲人。”

方竹筠的眼眶刹时红了,眼泪已经掉落下来。

白云却道:“好,我们走,我们马上就走。”

因为白云知道,现在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等待他去做的事情,实在还有太多。而且他也觉得,以叶二娘的名望和地位,这些江湖中人应该也不会对她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可是,白云突然想起一件事,白云道:“怎么没有看到沈冲?自从我来到万花谷就一直没有看到过他,可是您答应过,只要我答应和竹筠成亲,您一定会安然无恙的放了他。”

叶二娘道:“因为沈冲早已不在万花谷。”

白云道:“那么他在哪里?”

叶二娘道:“我怎么会知道?他走的时候又没有告诉我,他走的时候我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刚到万花谷没多久他就失踪了。不过我很奇怪,你们成亲的事情我并没有宣扬出去,你们来万花谷的时候,行踪也很隐秘,可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找到了万花谷?”

白云当然明白叶二娘的意思,可是,虽然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却始终不愿意怀疑自己的朋友。

白云道:“或许,他只是突然有事情要办,而且,江湖上的许多事情,不管有多么隐秘,总是有人会知道,而且传播得很快,这也并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叶二娘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说,可是,你现在总算是有老婆的人了,以后凡事还是要小点心,现在我只希望你们快点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