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一卷 神州残阳 第四章 激战(1)

赤色风铃 收藏 3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在遭到袭击的前一个晚上,我曾经特意问过罗翔,在遥远的将来,当这一切都结束以后,在未来的人眼里,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他心平气和地告诉我:“在认同我们信念的人看来,我们是为了复兴而战的勇士,在反对我们理念的人看来,我们是一群阻碍了复兴的暴徒,不过,在那些既不认同也不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在遭到袭击的前一个晚上,我曾经特意问过罗翔,在遥远的将来,当这一切都结束以后,在未来的人眼里,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他心平气和地告诉我:“在认同我们信念的人看来,我们是为了复兴而战的勇士,在反对我们理念的人看来,我们是一群阻碍了复兴的暴徒,不过,在那些既不认同也不反对我们理念的人眼里,我们、还有那些在战场上杀死别人或是被别人杀死的人,不过是一群拿着枪的傻瓜。”


我想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事实上,剥去那一层意识形态和理想主义的华丽外衣,在那个血腥的夜晚,我们交战双方都是一群傻瓜,我也是其中之一。当然,抵抗军和部落民相对于我们而言不算太傻,毕竟他们是为了寻找那事实上不存在的让他们度过即将来临的寒冬的口粮,而我们则完全是为了消灭而杀人。


——姬紫宸的日记,第一页。写于2170年12月1日,七台河伏击战后一星期


冲在最前面的1连和2连花了近二十分钟,才总算是突破了部落民们在山腰部位设下的那道阻击线。


在攻击开始时,共和国卫队步兵们仗着手里的自动武器,由掷弹兵打上一轮枪榴弹和迫击炮,大家就依托树木掩护排成散兵线,信心满满地冲将上去,直指望一鼓作气杀到山顶。不料树林间毫无规律地散落着不少隐藏巧妙地散兵坑和“L”字型机枪掩体,一些凸起物后面还藏着倒打火力点,结果共和国卫队的步兵火力优势似乎没能发挥出来,倒是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火力撂倒了十几个,等到他们拖着伤员退回冲锋出发地,呼叫火力掩护的时候,对面又寂静无声了。


但是,每当攻击机朝着目标区域发射完一轮火箭弹和机炮炮弹、EAF的127毫米重炮把成片的树木炸倒,每个人都认为面前已经不会再有活人的时候,要命的机枪弹和步枪弹又会从别的角度飞过来,就像是一帮飘忽不定的隐身幽灵在朝他们射击似的。


等到2连跟上后,他们又从不同位置发起了数次突击,可惜每次都像往充气皮球上抡拳头一样,虽然力度不小,但是皮球总能在你的一击之后重新鼓起来。虽然分队指挥官们屡屡发出“割草”的战术命令——这个词指的是用自动武器对一切自然掩蔽物进行饱和射击,但是一阵枪林弹雨下来,你照样会在换弹鼓或是弹匣的时候遭到冷枪射击——虽然部落民和叛军狙击手使用的加装3倍率光学瞄准镜的K78步枪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步枪,枪法也差强人意,但要给共和国卫队不断制造伤亡已经足够了。更加可恨的是,好几支在山下殿后扫荡的部队还遭到了小股敌方少年突击队的袭击,罗翔不得不让两个排的步兵回去支援这些拖后腿的文职人员。


双方就这么僵持了足足一刻钟。虽说共和国卫队官兵个人技战术水平不差,单兵防护又好,没有太多人阵亡,但是想要攻上去却着实有些困难。最后,罗翔不得不派了一个班的掷弹兵回到车队里取来了那箱本来要运给“杜布切克”师的装有芥子气弹头的迫击炮弹,在一阵“砰砰”闷响之后不久,山上传来了部落民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还击火力瞬间沉寂。士兵们这才踏着已经被炸软的松土冲过了阻击线。


在已经变成一片焦土的山腰部位,那些高呼着“为了正义与公平!”蜂拥冲上的士兵除了在坍塌的土木工事里发现一些已经被烧灼得扭曲发黑的枪械碎块和人的尸块外,仅有的收获就是在几个隐蔽的火力点里发现了一些被芥子气烧伤了眼睛和呼吸道,捂着双眼不断干咳的部落民。这些人甚至连最基础的简易防毒口罩和护目镜也没有,结果在芥子气中毒后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被共和国卫队士兵们像拖死尸似的一个个拖回了车队,缴获的K78栓动步枪和粗笨的水冷机枪被士兵们直接砸碎掩埋,粗劣的3倍光学瞄准镜则被用枪托砸扁。在他们眼里,这些小作坊出品的拙劣简陋的玩意简直不能算现代武器,也只有那些愚蠢的“人类的敌人”们才会使用这些破烂。



虽然共和国卫队官兵们因为这道烦人的阻击线而个个心浮气躁,恨不得去抓一个藏身黑暗中的部落民来咬上两口,但是不远处的另一个山丘顶上,苏离忧和玄将军等人的心情也不见得就能好到哪里去,至少不像共和国卫队士兵们想象的那样,在看到他们的狼狈模样后捂着嘴偷笑。


“指挥官同志,逆军已经突破了在152.0山丘的阻击线,现在他们正在向山顶阵地推进。在那里防守的抵抗军224独立连和茄子河基地的民兵队现在只剩下三十几个能作战的,一旦山丘顶部失守,我方大部分阵地和预备阵地都会陷入逆军曲射火力覆盖!”在无线电的另一头,库库什金急速地报告道。也许是由于太过紧张,他的说话速度就像冲锋枪扫射一样快,很多地方吐字不清,苏离忧只好皱着眉头请他再讲了一遍,这才听了个大概。


“好了诸位,事已至此,我们该怎么办?”苏离忧深吸一口气,她努力调整呼吸,压制自己心中如野草般滋长的烦躁情绪。就在几分钟前,她刚刚通知各个隐藏炮位转入机动射击,反复转移射击阵地以躲避ECF和EAF上的反炮兵雷达和凌厉的反击炮火,正在思考下一步攻击行动,就得知了这等烦心事,只能极不情愿地枪毙掉了自己刚刚想好的作战方案。


正蹲在掩蔽部的一个角落里用铅笔写作战命令的抵抗军作战参谋艾尔华提议道:“我们刚才已经派了310营的一个连上去,现在这里还有两个连,加上民兵部队,至少也有六七百人,要不要全部派上去增援?”


“没有必要。”苏离忧用望远镜观察了一番局势,但她却不是往西南面的152.0山丘,而是向着山下那条被炸断的干道上瞭望的。玄将军看出了她的想法:“离忧,你的意思难不成是……”


“我们还有其他办法么?”苏离忧从背上取下粗短的S12冲锋枪端在手里,“刚才他们的空中压制火力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山顶上没有树木掩护,反而有不少树桩燃烧的火光,任何移动目标都会暴露。我们这几百人就算上去支援,那些大苍蝇一顿机炮也就解决了,我敢打赌,它们肯定还有炮弹,”她拍了拍构成掩蔽部外墙的沙袋,又说:“再说,就算你们能够保证毫发无损地与敌人交上火,对方人手一把突击步枪,你们火力也是绝对劣势,虽然我们都崇敬无畏地踏上征途的烈士,但是没脑子的自杀行径可不算是烈士的作为!我认为,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其不意,袭击防守空虚的派遣车队,打他们一个时间差。”


艾尔华仍然有些不服,从坐着的空手榴弹包装箱上站了起来,情绪激动地反驳道:“苏离忧中尉,你的计划才是没脑子的送死!先前那三百多人就是按你的计划冲上去的!结果呢?你不是说能够成功吗?”此言一出,一些人纷纷表示赞成。在艾尔华说话间,北面的枪声也越来越密、越来越响了,而且还混入了固体推力发动机拖长了的尖啸——那是线导反坦克导弹的“招牌”。良久,有一个参谋插话道:“看来前来增援的巡道兵已经越来越多了。”


当然,他不说这句话,大家也已经非常清楚这个事实了——在那里阻击的三百多名抵抗军和部落民战士并没有重武器,不可能会引得巡道兵使用反坦克导弹射击,对付巡道兵的M-311装甲车也用不着反坦克导弹——那种皮薄肉厚的大包子,37毫米锥膛反坦克炮就足以击穿首上装甲了。很明显,枪声中出现这种声音,只有一个原因——巡道兵的“紫电”轻型坦克也出动了,这种配属巡道兵大队一级的玩意来到战场上,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也听到了,现在属于我们的时间所剩寥寥,”苏离忧指着东北方向,用冷漠而带着压迫感的声音对艾尔华以及其他表示反对的人大声道,“就算能暂时守住52.0山丘,那又有什么用?我们的作战目标是什么?”她转而指了指山下已经拆分开来、结阵自保的AD-3派遣车队,“我们的目标是上面的物资!要是按照各位的建议去做,也许我们的勇士们可以在付出巨大代价后守住一个山头,但是那有什么意义?我们这次行动、我们所付出的牺牲和消耗的物资有什么意义?!”


“那是对人类伟大复兴事业的犯罪!”一个响亮但是有些沙哑的声音为她这番慷慨激昂的短暂演说做了个精辟的结尾。


“米什卡!”“米哈伊尔.拉杜耶夫同志!”掩蔽部里的众人这才发现,拉杜耶夫带着一队少年突击队从交通壕里回来了。虽然跟在他身后的少年突击队队员们又少了好几个,还有近一半负伤,所有人都被硝烟和尘土搞得灰头土脸、露在衣服外的部位被松树燃烧后的黑色烟尘弄得就像黑人一样,但是精神面貌似乎还不错,每个人的目光仍然是充满仇恨的坚定和兴奋。


看到他带着孩子们回来了,大多数人才送了口气:刚才为了迟滞对方的反冲锋,玄将军让拉杜耶夫带着剩余的少年突击队队员们再次沿着林间隐秘的交通壕和地道绕到林木线后,分头对敌人殿后的各个分队发动了牵制性袭击,大多数人担心这样会导致严重损失,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他们多虑了。


“好了,拉杜耶夫同志,刚才情况怎么样?干掉了几个人类的敌人?”玄将军让少年突击队队员们撤回山后的预备阵地休整,然后向拉杜耶夫询问道。


虽然看上去风尘仆仆,不过拉杜耶夫却显得像是斗胜了的公鸡一样兴奋:“诸位,我们的牵制性突击相当成功,队员们报告总共干掉了二十二个敌人,切下的手指也有十五根,我们这儿只少了七个人,其中大概有五个已经踏上征途了。”说到这儿,他突然犹豫了一下,然后有些沮丧地补充道:“阿落也踏上征途了。”


“哦,没关系,踏上征途是他的荣耀,他已经为人类文明的复兴作出了自己的努力。”玄将军眉头皱了皱,旋即安慰道。阿落是这一代孩子里最聪明的一个,和拉杜耶夫关系最好。他十一岁那年就会修理水冷机枪和K78步枪,十三岁的时候就会制作木柄手榴弹了,四个月前——也就是他十四岁生日那天,他甚至独自设下陷阱,杀死了一个落单的联盟巡道兵。这么聪明的孩子现在就这么死了,对部落的未来也是不小的损失。


“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大好战机,”拉杜耶夫接着说道,这时,他的精神似乎又全回来了,不过这不是刚才那种获胜的兴奋了,而更像是一个淘金者在成堆的黄沙中发现了金色的反光时的兴奋,“他们的队形之间有个空隙可以利用!”


他的话刚一出口,所有人、包括那些刚才还漫不经心的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到了他身上,所有人都期待着他的下一句话,就像革命前买彩票的人期待着这一期开彩的号码一样。拉杜耶夫虽说在战斗中从不畏惧退缩,但是一旦被这么多人注视,却感到很不好意思,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看着他的样子,苏离忧觉得,他那层黑灰覆盖下的脸颊,肯定已经发红了。


“哦……是这样的。”在发现苏离忧也在盯着自己后,拉杜耶夫总算把话说了出来,“在我们分头突袭的时候,第七小队发现,有两个敌军后卫分队隔得很远,大概有四五百米,相互之间根本看不见。这似乎是因为他们之间隔了一条山脊,就在那里。”他说着往西北方向指了指,众人纷纷拿起望远镜望去,果然那里有一条比较陡峭的山脊,如同一条暗绿色的鱼脊,把143.6山丘的山脚部位一分为二。看来,对方的后卫部队也是觉得这条山脊不易攀登,所以才远远地避开了。


“这条路似乎不太好走呢,”苏离忧放下望远镜,往嘴里塞了一块褐色的风引草,自言自语道,“不过为了那几百吨物资,我们也必需冒这个险。152.0山丘的顶部阵地有了310营的一个连支援,大概足以支撑一阵了。亲爱的米什卡,你愿不愿意和我再到下面走一趟?”


“我愿意!”接话的却是抵抗军的传令兵库库什金,他刚刚去通知佐佐木严流上尉带领的那两个位于山下的防空导弹分队撤到山顶上以免遭到攻击,现在才刚刚跑回掩蔽部。胸口还在急速起伏着,显然在山路上奔跑耗费了他不少力气。“刚才我回来时,为了躲开逆军殿后的分队,就是从那里爬上来的,”他一边努力平息自己急促的呼吸一边说道,“那里确实不好走,也许你们需要我来带路。”


“那好,算你一个。”


“我乐意之极。”拉杜耶夫也把一块风引草干放进嘴里咀嚼起来。从中午开始进入预设阵地潜伏一直到现在,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但是他很清楚,接下来他无论如何也必须得打起精神,因为那将关系到今晚的鲜血是否白流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