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浓妆艳抹当街行乞 打110咨询是否算诈骗

jiwuy 收藏 1 16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子浓妆艳抹当街行乞 打110咨询是否算诈骗

不乞讨时笑得挺灿烂


女子浓妆艳抹当街行乞 打110咨询是否算诈骗

光说不行,还得配上难过的表情


女子浓妆艳抹当街行乞 打110咨询是否算诈骗

又一次成功地利用了人性的善良


女子浓妆艳抹当街行乞 打110咨询是否算诈骗

给记者看当初摆摊擦鞋时的牌子


她大专毕业,念过鲁迅文学院的函授班,平时爱上网炒股和写作,给自传取名《风尘月》


她说乞讨骗人让她有负罪感,曾拨打110咨询乞讨算不算是诈骗


麻辣观点 讨要车费市民咋看


觉得她可能真是遇到难处了,就一两块钱帮帮她吧


靓装乞讨市民咋看


有位先生说,觉得挺好的,至少让人看着舒服


于洋,长春人,38岁,目前靠乞讨为生。她乞讨时穿着靓丽,打扮入时,虽然搭配得有些不着边幅。她透明得有些让人害怕,直率得更让人心惊,比如,她直率表述,自己一直在乞讨,但是站着乞讨的,乞讨时见到熟人也丝毫不觉得不雅。她直率地求助记者,看是否有陌生人能给她两万元,让她开间“主流色彩”小店的愿望得以实现。因为她不想再乞讨了。


因喜欢网上热炒的犀利哥,并拥有比平常人犀利的语言、性格、思维,因此,对于记者送她“犀利女”的称号,她兴奋不已。于洋坦言,她曾在娱乐场所坐台,陪客人喝酒唱歌,曾在按摩院做过足疗师。她觉得这些职业其实都是在乞讨,所以她选择走上街头这种最直接的乞讨方式。由于其穿着花哨,被她追着要过车费的路人戏称她“花丐女”。


于洋的最高学历是大专,学的是金融,后来又读了鲁迅文学院的函授班。走进花丐女的世界,记者发现她是一个很纠结的女人,她真实、透明甚至直率得有些傻气。她喜欢张爱玲,而她的母亲却说是张爱玲的书害了她。她在街头乞讨,在股票大厅炒股,在电脑上写文章,参与网上活动。她的思想有些怪异,似乎与现实不通,但听了她的理论却又觉得难以与她辩驳。如今,她最大的愿望是出一本叫《风尘月》的书,她说,哪怕没有人买,她自己摆地摊兜售也心甘情愿。


语锋犀利>>> 坐台、足疗师都算乞讨


第一次见到花丐女,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绿边的毛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牛仔裤,黑色运动鞋,头发及肩,谈不上十分漂亮,但却也干净清爽,如果不了解实情,怎么也不能把她和“乞丐”两个字联系到一起。


花丐女说话坦荡直率,她说,“我现在每天都是靠乞讨为生,很简单的职业,挺容易赚钱的,每天的收入不固定,最多的时候200多块钱,最少的时候也有七八十块。”


“我大学毕业后,在汽车厂工作,后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干了,便在娱乐场所坐台,就是那种陪客人吃饭喝酒唱歌的职业,干了几个月就赚了几万块钱,很容易的事情。”花丐女说,她还在按摩院当过足疗师,但因为受到排挤所以离开了,后来她又在街边擦鞋,但因为不赚钱所以不干了。“我觉得做这些职业都是在乞讨,所以也可以说我以乞讨为生已经10多年了。”


顾虑重重>>> 打110求证乞讨是否属诈骗


“我觉得乞讨是一种非常直接的赚钱方式,我走在街上,直接伸手向别人要钱,人家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都是自愿的。”花丐女说话永远给人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她说,“在足疗店工作的时候,有的客人会动手动脚,但随便摸一下也不会给小费,我觉得很冤,我喜欢直截了当,想要钱就开口说。”花丐女说,她向人乞讨,一般只编两个理由,一个是“我没钱回家,帮帮忙,给点公交车费吧”,另一个是,“我没钱回家,给点钱吧。”花丐女说,她不想骗人,所以每次说谎都有负罪感,“哎……就用这两个理由吧,别的也不想编了。”


花丐女说她的思想是前卫的,但她的眼里不揉沙子,“我做的事情是不能违法的,不能妨碍到其他人的。”花丐女说,她开始乞讨后,经常在思考这样做是否犯法。“我还因为这个拨打过110呢,警察还到我家调查。”花丐女说他问警察每天上街管别人要点钱花算不算犯法,警察告诉她说,“大姐,你没钱上街要点马上就花了,构不上犯罪。”花丐女说,听警察这么说,她放心了不少。


招牌装束>>> 靓装乞讨为让给钱人看着舒服


第二次见花丐女,是在她经常乞讨的汽车厂厂区7号门前的一个公交车站点。她略施粉黛,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配着黑色袜套和一双黑色的布鞋,手上还拎着一个紫色和白色相间的手袋,整体搭配起来显得女人味儿十足。花丐女说,她乞讨时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干净漂亮,这样别人看着也比较舒服。


“你们等着看,我就站在一个站点,一会就能要到钱了。”花丐女坦然地站在站点前,路过的行人走到她身边,她就很大方地走上去,“我没钱坐车了,能不能帮帮忙呢?”花丐女的脸上挂着笑,但并不卑下。记者看到,花丐女一共问了4个行人,其中有两个人拿出钱给了她。短短5分钟,花丐女要到4元钱。


“你看,是不是挺容易的?”花丐女边把钱放在口袋里边说,她乞讨曾经被揭穿过,在一所学校门口向同一个学生要了两次钱,“你说我要钱也不认人,这次要完下次就认不出来了。”花丐女说,那一次的两个学生把她认出来了,其中一个说,“你怎么每次都用同一个理由管我们要钱,让我怎么给你呀?”而另一个学生说,“给她吧,她要我就给。”最后,这个学生还是给了花丐女10元钱。


昨日,记者采访了给花丐女钱的一位先生,想知道他对花丐女乞讨的看法,这位先生说,他没想太多,就是觉得花丐女可能真是遇到难处了,就一两块钱,能帮就帮她了。当记者问他对花丐女这身突破传统乞丐的着装有什么看法时,这位先生说,他觉得挺好的,至少让人看着舒服。


花丐女语录>>> 我不喜欢接触人,人这东西总有多面性,不真实。 坐台按摩都是乞讨,不如上街更直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