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迷幻媚术

楚枫和慕容到了泸州,已是入夜,两人投栈休息一晚,第二日一早,“咯咯”几下敲门声将楚枫从睡梦中拍醒,他睡眼惺忪打开门,呵欠着道:“慕容兄,怎这般早?”

门外果然站着慕容,他见楚枫衣服未穿,只胡乱掩着一件单衣,脸上竟飞过一抹红晕,急转过脸去,带着嗔怪道:“快穿好衣服,要动身了!”

楚枫觉得好笑,不过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慕容这般模样了。

两人吃过早饭,开始上路查探,楚枫问:“慕容兄,我们为何不隐匿潜行,这样招摇岂不很容易被烟翠门之人发现?”

慕容道:“我就是要让她们发现,泸州山多林密,要寻出她们藏身之处,谈何容易?不若等她们来寻我们!”

“但猛虎难压地头蛇,万一她们伏击我们……”

“楚兄怕了?”

“哈哈哈哈!有慕容兄在身边,还有什么好怕!”

慕容微微一笑,楚枫霎眼发觉,慕容这不经意一笑,十分好看。慕容见楚枫一眨不眨望着自己,问:“你怎眼定定望着我?”

楚枫道:“我发觉原来慕容大哥笑起来很好看哩!”

慕容笑容一敛,转过脸去。

……

在密林深处一座大堂,大堂门上有一巨大横匾,上面写着:“烟翠门”三个大字。

大堂中站在一名女子,薄纱蒙面,一身服饰艳丽轻飘,腰姿细如柳絮,双眼销魂蚀骨,顾盼生情。大堂放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烟翠门门主玄天姬之灵位”。她望着那灵牌,不知在想什么。

有一名女子走入,躬身道:“门主,慕容和楚枫出现在泸州,似欲查探我们行藏!”

原来那薄纱蒙面女子便是烟翠门门主玄梦姬,她转过身,自语道:“楚枫?他怎会跟慕容一道的?”

那女子道:“楚枫原先已在唐门,是同上官医子一道入蜀的。”

玄梦姬略一沉思,道:“瑶姬,你马上将两人引至烟柳谷,我要亲自会一会这位慕容大公子和这姓楚的小子!”

“是,门主!”

……

慕容和楚枫在泸州转了一日,并没有什么发现,楚枫笑道:“慕容兄,你的法子好像不太灵光哩,一点动静没有?”

慕容微微一笑,道:“她一出手就杀了我两名子弟,我亲自到来,她一定会设法会一会我的。”

“大哥倒像胸有成竹,你真不怕她们算计你?”

“我身为慕容家主,无论何时,不能有半分胆怯!”

“我就说大哥当这家主辛苦。对了,五百年前,烟翠门是由唐门和你慕容联手所灭,那大哥查出她们藏身之处,难道准备再灭她们一次?”

慕容一扬眉,道:“五百年前,孰是孰非,谁也说不清,但我既为慕容家主,就绝不容许有人欺侮我族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

“哇!慕容大哥这话,好像汉武帝也说过!”

“哦?”

“汉武帝是这样说的,”楚枫昂首挺胸、摆起样子道,“侵强汉者,虽远必诛!”

慕容“哧”笑道:“你这口气,恐怖一点不输于当年的汉武帝哩!”

楚枫笑道:“我一介江湖小子,可不敢与雄才大略的汉武帝相提并论……”

正说着,前面山坳忽地闪过一条纤纤人影,两人连忙追去,前面人影时隐时现,在山林间蜿蜒飞掠,显然对这一带地形十分熟悉。

两人追至一山谷,那条人影闪入谷中倏地不见了。只见谷中种满一簇簇的花,这些花十分怪异,每一簇都有两人环抱之大、半人高,六面叉开,既古怪又十分好看。

两人小心走入谷中,左转、右转了一会,总穿不过这谷,正绕着,谷中渐渐生起一种淡淡的烟雾,烟气越来越重,且那些花簇亦开始散出一种极之隐淡的香味,谷中慢慢变成一个如虚如幻的迷离妙境,让人心神迷醉。

楚枫走着走着,转眼不见了慕容,心中一惊,正想呼喊,忽见花簇中掠起数条纤纤人影,婀娜多姿,全部都是貌美如花之美艳女子,而且一个个披着轻纱、香肩隐露,绕着花间轻飘曼舞,姿态极之美妙吸引,让人痴迷,而她们手上均系着一个小铃铛,曼舞中带着“叮铃叮铃”柔和悦耳之响声,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叮铃声中,楚枫隐约听到有人呼喊自己“恶贼、臭贼子、懵贼子、贼小子、臭小子、笨蛋……”

他听出来了,是飞凤,是盘飞凤!他心激动得一下跳了出来,“飞凤,飞凤,你在哪?”他竭力寻找盘飞凤的身影,呼喊着她名字,迷离之中,有人影向自己走来,模样渐渐清晰,果然是盘飞凤。

“飞凤,真是你!”楚枫惊喜得几乎要猛扑上去,盘飞凤却双目一竖,道:“臭小子,你忘了当日震江堡前对我的誓言?”

“飞凤,我……”

“我早说过,轻诺必寡信,我本就不该相信,但我信了,我在天山苦苦等你,你却……”

“飞凤,你听我说,我没有忘记,我一直记在心上,飞凤……”

不过盘飞凤已经慢慢向后隐去,慢慢消失着身影,楚枫又惊又急,正要追去,忽又听到有人轻呼:“楚大哥!楚大哥!”

跟着一条人影慢慢现出,一身白衣如雪,甚至还撑着一把油纸伞,飘然而至。

“嫡子,你也来了?”

魏嫡眼含幽幽,道:“楚大哥,我们今生情尽,希望下一世,可再续前缘……”说着身影渐渐隐去。

“嫡子,不要,不要……”

楚枫突然看到地上现出一个身影,一把长发,他霍然转身,是天魔女,正静静地凝视着自己,孤寂的长发、凄酸的身影、清冷的眼神,而后转身离去。

“不要,天魔女,不要走!”楚枫已经泪流满脸,几乎要跪倒在地。

“楚公子!楚公子!”

一阵婉转清雅的喊声,上官兰亭仙袂飘飘而来,楚枫愕然道:“医子姑娘,你……你不是在唐门么?”

“蝶恋花香待仙临。楚公子,你既然已心有所属,为何还一路对我脉脉传情?”

“医子姑娘,我……”

“楚公子,你对我脉脉传情,为何又不敢表露,你对我究竟可有情意?”

“医子姑娘,我见异思迁,我怕辜负你,我已经辜负了她们,我不能再负你,我……”

“你这样就不辜负我了么?”

兰亭没有再听他解释,转身一步一步离去,楚枫上去欲拉住她衣袖,却无论如何也捉不到,正在大急,跟着飞凤、魏嫡、天魔女、兰亭身形接连在他面前转过,楚枫想伸手捉住她们,却任他如何挥舞双手,也碰不着她们衣袂分毫。

她们身形越转越快,楚枫越加焦急,那心越加跳得急促,几乎要跳离出来,四条人影突然同时顿住,一齐面带微笑向楚枫轻轻招手,楚枫脸上不禁现出欢愉欣喜之色,茫然举步跟去,慢慢伸出手去要去执住她们之手,就在这时,他耳边猛然响起一声断喝:“楚兄!”

楚枫浑身一震,眼前影像霎时消失无踪,却见一薄纱蒙面的女子正向自己招手,跟着腰姿一扭,倏地隐没在花簇之中。

喝住楚枫的自是慕容,楚枫喘着气,吃惊地望向慕容,慕容道:“此乃烟翠门迷幻媚术,楚兄一定要守住心神!”

楚枫见慕容望着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原来自己正泪痕满脸,那泪水还在不自觉渗着。

“跟我退回去!”

慕容伸手执住楚枫之手,飞身掠起,踏着那一簇簇花飞掠至谷口。楚枫问道:“我们不闯过去了?”

慕容道:“既然已知烟翠门所在,我们不宜过分深入,先回唐门,再作计议!”

楚枫亦觉有理,于是两人退出谷外。

两人甫一退出谷外,烟雾迷离的花簇中慢慢走出一条人影,薄纱蒙面,正是玄梦姬。后面也慢慢现出十数个袅娜娉婷年轻少女,身披轻纱,香肩半露,要多美艳有多美艳。

瑶姬走到玄梦姬旁,道:“门主为何轻易放了二人?”

玄梦姬道:“这两人不可轻视,尤其是慕容,竟然不怕本门媚术,实在不好对付。既然他们知难而退,我们暂且放过他们,现在首要目标是唐门,解决唐门之后,我自会寻慕容世家算帐!”

“门主,属下发现,似乎还有人在暗中查探我们所在!”

“谁?”

“是魔神宗之人,似有所图!”

玄梦姬眉头皱了皱,自语道:“我们与魔神宗向来河水不犯井水……”,她沉思一会,道:“瑶姬,你密切注视他们动静,随时回报!”

“属下知道!”

玄梦姬望着谷口,冷冷道:“蝶恋花香待仙临,哼!这姓楚的亦是个朝三暮四的多情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