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71

连网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二十四

下午,麦香村饭庄二楼的酒宴在一片欢声笑语声中结束了。

几位老师和救国会会员告别大家,分散开陆续出了门。段宇轩有点儿喝多了,想回家休息一会儿,他和唐玉龙几个人一一握手告别,两个堂倌扶着他下了楼,护送他坐人力车回了家。

人们都走了以后,荣宝音在门口拦住一辆带棚子的小马车,招呼大家一起坐着去新城参观。一路上,唐玉龙还沉浸在刚才的热闹气氛中,笑着说:“我的老乡没少喝呀!”

“就是。我从没见段掌柜喝这么多酒,也没见他像今天这么高兴。这都是因为认识了你唐营长呀!”荣宝音笑着说。

“我也很高兴。虽然刚刚认识,我发现段掌柜是个很有修养、真诚实在的人,值得信赖。这可不是因为他是我的老乡才这么说啊。”

“唐营长没说错。段掌柜没少为救国会做事,给了我们很大支持。我们的抗日宣传品都是他买来机器、油墨和纸张,亲自印刷的。”

“段掌柜是党员吗?”唐玉龙问。

“不是,组织上正在考察他呢。”

“哦,你们在城里开展抗日斗争有很大的危险性,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培养一个好骨干不容易啊!党组织一定要有保护好他们的责任感,要有洞察各种危险的警惕性。”

荣宝音认真地点点头,又想起了小灰猴监视段宇轩的事。

唐玉龙看见荣宝音低着头不吭声,以为自己说的话有点儿重了,哈哈笑了起来:“对不起,荣老师,我也喝多了,说话太罗嗦。”

“没有没有,你说得很对。”

“荣老师,我向你请教个事情吧。”唐玉龙换了个话题,“新城和旧城距离这么近,当初怎么不建在一起呢?”

“这话说来可话长了……”荣宝音兴致勃勃地讲起来,“我先说说旧城吧。明朝末年,我们土默特蒙古人跟随着成吉思汗的后裔阿拉坦汗迁徙驻牧到这里,从此这一带才被称为土默川。后来,阿拉坦汗召集能工巧匠建起了这座城市,取名‘库库和屯’,蒙古语意思是‘青色的城’。明朝政府又给起了个汉文名称叫‘归化’。”

“这么说,新城是后来建的?”

“是的,归化城建起160多年以后才有的新城。清军入关后,为了稳定北方地区,在归化城以东五里的地方,修建了一座专门驻扎八旗兵的城池,起名‘绥远’。后来,人们就称呼归化城为‘旧城’,绥远城为‘新城’。民国初年,这两座城市合并为归绥县,不久又升为归绥市,成为绥远省的省会。”

“听说日本人来了以后,又给起了个新名称?”

“是的。去年,日本人将归绥市改为‘厚和豪特特别市’。可是,人们根本不承认这个名称,平时还是习惯地分开称呼旧城和新城。”

“我发现旧城人说话口音很像我们山西人,好像又不完全一样。”唐玉龙饶有兴趣地问。

“这里很多人祖籍都是山西,所以说话都带一点儿山西口音,喜欢说吃哇、喝哇、走哇、忙甚呢?干甚呀?但是和山西方言又有区别。外地人听到这里人说话,还以为遇到了山西人。可是山西人一听口音就知道是土默川的人。”

“你的口音和他们不一样呀?”

“我是当了老师以后才学会的官话。巴队长也是在外地跑了几年才学会的。”

“中午和大家聊天,有些词我听不懂。”唐玉龙继续请教荣宝音,“什么是圪抽?好像人们说话带‘圪’字的词特别多。”

“圪抽就是不痛快的意思。唐营长对这里的方言感兴趣呀?”

“有点儿兴趣,熟悉一下方言,以后交流起来才方便。”

“那我就说说带‘圪’字的词吧。”荣宝音想了想,开始介绍,“圪蹴就是蹲下,圪晃就是摇摆,圪塌就是啰嗦,圪堆就是鼓包,圪疤就是不平整,圪混就是不用心,圪捣就是耍手段,圪闹就是脏东西,圪推就是拖延时间,圪哼是小声地哭,圪拐是走路不稳,圪料是弯曲的意思,圪朽是干枯的意思。还有,小孩子耍赖叫圪此,女孩子撒娇叫圪铲……”

“对了,我想起了一个……”唐玉龙打断了荣宝音,“大姑娘没结婚生下的孩子叫圪泡,就是私生子的意思吧?”

“你……你可真行啊!”荣宝音没想到唐玉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惊奇地看着他,又看看巴特尔,“唐营长怎么先学会了一句骂人话?”

“我也是听巴队长说的。”唐玉龙嘿嘿一笑。

荣宝音有点儿哭笑不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巴特尔坐在车上一直闭着眼打盹儿,没注意两人说什么,两个战士还是第一次听到营长学说粗话,偷偷地笑了。

“开个玩笑,荣老师别在意。”唐玉龙显得若无其事,笑着继续问,“新城人说话什么口音?”

“新城人都说官话,接近于京城话,比我的标准。”

几个人酒后无忌,一路上嘻嘻哈哈说笑着,很快来到了新城西门,一齐下车让警备队员检查后,步行进了新城,看见大街两侧的商家店铺也都挂满了太阳旗。大家一路溜达来到鼓楼。唐玉龙仰望着高大的鼓楼赞叹不已,围着鼓楼转了一圈,看见将军衙署门口有几个日本兵站岗,好奇地问荣宝音:“那是什么地方?”

“那就是日本关东军绥远部队的司令部。清朝的时候是将军衙署,北洋政府改为将军府。日本人来了以后,德王就在这里办公。最近,日本人在张家口成立了蒙疆政府,任命德王为主席,他去了张家口以后,这里改为司令部。里面有几十间房子。黑田重德师团长和一些大佐们平时就在这里办公。”

“咱们是不是看看日本兵营在什么地方?”唐玉龙建议。

“唐营长……”巴特尔想起了四格格,也想让唐玉龙认识一下老阿玛,笑着说,“我先带你去见一位满族大叔吧,他过去是八旗兵的佐领。这次蜈蚣坝的情报就是他和女儿告诉我的。”

“对呀!”荣宝音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呢。你是不是说四格格?上次匆匆忙忙见了一面。应该去看看他们。”

“是吗?怎么不早说?”唐玉龙一听很惊讶,“咱们不仅应该去,还要好好感谢人家。他们可是功臣啊!要买点儿礼品,不能空手去。”

“东西我来买吧。”荣宝音跑进糕点铺买了两盒点心,又去杂货铺买了两瓶好酒。

几个人跟着巴特尔去了老阿玛家……


四格格正在葡萄架下剪葡萄,忽然看见巴特尔几个人进了院里,惊喜地喊道:“哎呀!八哥儿,是你呀!”又看见了荣宝音,“荣老师,您也来啦!大家快进屋吧。”

“你阿玛不在家?”巴特尔问。

“喝酒了,在里屋睡觉呢。”四格格请大家进屋坐下,沏上了茶。

老阿玛已经睡醒了,听到外屋有动静,睡眼惺忪地从里屋出来,看见家里来了这么多不认识的人,疑惑地问:“你们……你们都是谁呀?不是走错了门吧?”

大家都站了起来。

“老阿玛,是我呀。”巴特尔笑着向前走了一步。

“哦,是巴特尔呀!”老阿玛这才看清楚,摆摆手招呼大家坐下,笑呵呵地对巴特尔说,“你小子,可急死我了,前几天还和老五说呢,担心你在蜈蚣坝出了事,后来听老丫头说你过来了,我才放心。”

“老阿玛,让您操心了。”

“还有比我更操心的呢!”老阿玛嘿嘿笑着,瞟了四格格一眼。

“阿玛,您……您是不是酒还没醒呢?”四格格知道父亲是在说自己,脸腾得一下红到了耳根。

巴特尔也听出了老阿玛的意思,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唐玉龙和荣宝音都注意到巴特尔和四格格的表情有点儿不对劲儿,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秘密,互相对视了一眼笑了。

“巴特尔,这几位都是你们游击队的吧?”老阿玛伸出大拇指夸奖唐玉龙几个人,“你们那一仗打得好啊!听说打死了好几卡车日本兵。”说完问巴特尔,“你小子一点儿没受伤,是不是没上去打呀?”

“老阿玛,您还不知道吧?”没等巴特尔开口,荣宝音在一边插话,“他是抗日游击队的队长,又是神枪手,怎么能不上去打呢?”

“是吗?”老阿玛吃惊地瞪大眼睛,“你就是游击队队长呀,了不起!真了不起!怪不得老丫头说你是大英雄,看来比我有眼力。”

“您快别夸我了。”巴特尔笑着摆摆手,“那一仗主要是八路军打的,我们配合了一下。我给您介绍个真正的大英雄吧,这位是咱们八路军的唐营长,就是他带领部队打的这一仗,这两位是他的战士,日本鬼子大部分是他们消灭的。”

“啊!这……这是真的吗?”老阿玛惊喜地站起来,两眼盯着唐玉龙和两个战士,“八路军……八路军来我家啦?这不是做梦吧?”

“不是做梦。”巴特尔继续介绍荣宝音,“这位是旧城土默特学校的荣老师,他是抗日救国会的负责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呀?”老阿玛高兴得拍着手,激动得两眼放光,“各路英雄豪杰都来我家聚会,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老丫头,赶紧上酒上菜,为大英雄们接风!”

“哎!”四格格答应了一声跑进厨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