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小军阀 正文 第五章拦去路马英怒斥 绑县令兵发山阳

yuxs112 收藏 7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URL] 夫山阳者,横山之南也。前朝文帝设郡府,治山阳、平南、靖康、百贷等一十二县,因近山故,地多贫瘠,山民悍勇善猎。——《山阳郡志》   孙易等人领了残军,奔山阳郡治所山阳县而去,途中亦不做声,暗自恼怒那长腿将军的称号,现而今是此孙易非彼孙易,既然来到异世,说不得也想做出些功绩来,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


一干人等迎了孙易进得别院,早有宴席备好。县令马英选了德望高重的乡绅数人陪坐下侧。自己也坐下道:“本县偏僻,无甚好食与将军,还望见谅。”

孙易见了食物,觉得肚中空空,已暗自咽了许多口水,哪里还顾得着这些。只是摇摇手道:“有得吃就好,有得吃就好。”说罢夹起一箸菜便要放进嘴中,想想又停下来问道:“随来的兵士可曾安排吃宿?”

马英拱手答道:“皆有安排,不过下官想问将军一句,在鄙县逗留多久?”

孙易听完,才放心的吃喝起来,听了马英的问话,头也不抬的道:“休息完毕,便要去山阳。”孙能听了十分不悦,拍桌而其,怒目相视,大声问道:“怎的我家主公刚来,你这县官儿便要赶人吗?”

马英听了,连忙起身答道:“将军勿恼,只是小县实在无力支持,孙李二位将军方来一日,数千兵马所费已经不堪敷用,若再添得这数百人,实在难办。”

孙能听了,斜视马英道:“你便有粮济落难的村民,难道还办不出这区区几百人军粮?若是实在无法,莫如将那赈济的粮食与我们。”

马英听了大惊道:“万万不可啊,大军用度,下官尽力筹措便是。”

孙能听了大笑道:“你这官儿好是无聊,不如我帮你一帮,将那难民通通驱走,你也省得费心,只是取些与我家主公支用便好,你看如何?”

马英正要争辩,孙易却抬起头来道:“不可无理,这百姓是驱赶得得吗?若是没了活路,岂不也从了贼军?快快向马县令陪个不是。”

“将军说的在理。”马英松了一口气,急忙说道。

孙能嘟囔几句,拱手道:“末将领命。”说完,对恨恨的对马英道:“方才无理,多多见谅。”

“不敢,不敢。”马英摇摇头,才从新落座。

一顿饭吃了许久,待得饭饱,又与众人闲扯一阵,方才散去,此时已到掌灯十分。孙易久不休息,觉着十分疲倦,正要睡下,忽有小校来报,黄贼于陇东势如破竹,陇东诸县非困即降,不出两日便竟全功。孙易听了连忙招周德庸几人前来商议。

几人进的房来,唤退随从。孙易道:“刚才得报,那陇东一郡十数县,非困即降,不出两日贼军便要来山阳,唯今之计,该当如何。”

周德庸道:“主公勿忧,既已有定计,依计行事便可。”

孙易摇摇头道:“我所虑非此,乃是杨从明诸人能否赶得及。”

周德庸听了,笑道:“如此更加不必忧虑,此间十余县,距山阳皆不到百里,两日时间也算宽裕。”

孙易点点头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孙能与李过不知何事,孙易将此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二人,孙能道:“宁县兵微,不过百余人。若主公需要,明早一早末将便去取来。”

孙易点点头道:“甚好。”又转头对李过道:“明早收了那百余兵丁便走,你可遣人分赴各县,遇到我派去之人,告知消息,尽快到山阳汇合。”

李过点点头,道:“末将马上便去。”

吩咐完毕,待人散去,孙易才和衣而睡。这一觉便至天明。早上起来,周德庸已在客厅等候。孙易刚刚坐下,孙能也走了进来。拱手道:“今早去收了宁县兵马,计得军士百六十人,军马十余匹。那都头不肯从命,已被我一刀宰了。”

孙易点点头道:“办的不错。你告诉李过,快些集合兵马。半个时辰后便出发。”

孙能领命而去,孙易与周德庸二人出了庭院,两个军士牵来坐骑,二人上了马,在护卫的簇拥下,向城外行去。不想行到半路,却被马英拦住。

“大胆,为何拦住我家主公去路?”蒋仲德一手挽马缰,一手拔出宝剑喝问道。

马英浑然不惧,拦在路间问道:“今日来见将军,乃是为一件事。为何杀我都头,夺我县兵马?”

孙易见了,笑道:“马县令有所不知,昨日有探马来报,那贼军今已取了陇东,不日便要来山阳,今借宁县守卒,乃不得已而为之。待讨灭贼子,便来归还。”

“将军何出此言?这宁县守卒,乃是宁县之兵,守的亦是宁县之土。将军借了宁县之兵,宁县该当如何?”马英慷慨的道。

孙易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周德庸马上拱手道:“马县令此言差矣。那陇东便是前车之鉴,处处守军处处守,却未见有守住了的。今日借兵,非是宁县一家,乃是聚山阳各县之军与贼人周旋,如此作为也是为了保全山阳之地。”

孙易连连点头道:“正是如此。不如胡县令与我等同到山阳,你欲如何”

马英冷哼一声道:“尔等是要些兵马护着,好再行那逃命的法子吧。我闻贼军呼将军长腿将军,莫不是借了兵去方便行事?”

孙易本来见这胡县令如此油盐不进,已是十分生气,听了这话,气得不行。他眼睛一转,道:“哼,你如要构陷于我,什么说不得。我看你才是见贼军日盛,想要投敌吧。如今我借了你这百余人,正好方便你去投投敌去。”

马英也不说话,冷哼一声,还是不让开。孙易见了,叫道:“来人,将他给位我叉开。”

俩个小校上去,一人挽住胡英一只胳膊,便往旁边拉,马英挣扎着喝道:“尔等小人,快快将我放开。若要逃跑,自己尽管去,但将我县兵马留下,看我率兵与敌周旋。好薄尔等面皮。”看着着挣扎着,宛如疯虎的县令,两个小校忘了用力,只是拉着马英的胳膊不放。

孙易看了马英一眼,冷然道:“本将军本是好心,你如不识好歹,也不跟你啰嗦。你看看这宁县,城矮墙破,兵微将寡,如何抵挡。我聚各县之兵,乃是积聚实力,厚积薄发。若那百余兵丁跟了你,徒然冤死在这小城中,才叫不值。好个糊涂县令,快快与我叉到一边。”

两个小校听了,慌忙将马英拉到街边。孙易一行过了,才放开。马英衣袍凌乱,也不整理,大声朝着孙易去处喝骂:“便是没了这百余军士,本县也誓与本城共存亡。大不了尽起盍城之民与贼周旋,尽我守土之责。我读圣贤书,从来只识赴死的壮士,不耻长腿的将军,你便能得甚么好下场吗?本县在泉下等着,看你能逃的几时。”

孙易听的愈加恼怒,对左右喝道:“快去将那竖儒绑了,不知好歹的东西。”几个壮汉返身跑回去,将马英团团围住,马英凌然不惧,大声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能谋害朝廷命官不成,孙简之,你敢······”

话未说完,几个壮汉一拥而上,取了绳子将马英绑了。马英犹自高声怒斥:“你等若真作出此事,天理难容。孙简之,天理昭昭,小心召报应。你这无胆匹夫······”几人见马英越骂越难听,大惊。一个壮汉脱下胡英官靴,将里边的裹脚布扯下来,也不管马英如何,直直的塞进马英嘴中。

可怜那马英如何受过这等待遇,被熏得泪流满面。几个壮汉抬着马英,追上孙易。孙易见了,怒喝道:“抬来做什么?就扔到街边。你们还怕他被贼人杀了吗?这般儒官儿,见着贼人,还不摇尾乞怜。便是对朝廷有几分情分,也不过跑路而已。”

马英听了,怒睁着迷离的双目,可惜嘴被堵上,不然还不知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几个壮汉听了,连忙把马英丢在一边,跟着孙易出得城去。有城中居民见官军走远,才出来与马英松绑。松了绑,马英趴在地上恸哭:“想我大梁立朝二百余年,如今竟出了如此妖孽,实在是朝廷之害。”

孙易、胡德庸带着侍卫走出城门。便见孙李二人已点齐兵马,等候在一旁。两将见过礼,领着三千余人,向山阳而去。胡德庸在一旁道:“那马英着实该杀,主公今次却是手软了。”

“无妨,这般酸儒,杀与不杀有何干系。我料那贼人一来,定然逃命去了。”孙易一脸不屑的说。

周德庸摇摇头道:“这次主公却是料错啦,这马英大有来头。”

“哦,什么来头?可是朝中有什么靠山,这却不妙了。”孙易皱着眉头道。周德庸道:“若是靠山,主公倒是无须担心。想主公家中三朝宰辅,多有门生故吏,便是当今,主公大哥亦是朝中梁柱,还有什么靠山大的过主公?除非这读书人不要脸面,投靠阉宦。可惜这马英却不是这般的人。”

孙易心道:想不到我还有这般家世。接着道:“那更无甚担心,他还能做出什么大事儿来。”

周德庸点点头道:“主公若是没失忆,也是听过这号人物的。说其他,倒还真做出好几桩大事。在先帝朝可是一时无两的风云人物呢。只是本朝阉宦得势,方才沦落。只是如此,那阉宦亦不敢拿他如何,只是将他远远发配到这小县任官。”

“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你且与我细细说来。”听了周德庸之言,孙易倒是来了兴趣,放下刚才的不快,问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