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四卷 三星权杖 第二百八十八章 恩恩怨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八十八章 恩恩怨怨

楚枫和慕容离开唐门,向向泸州而去,慕容边走边打趣道:“楚兄,你对上官医子颇为不舍呢。”

楚枫道:“医子姑娘弱质纤纤,又不晓武功,她一个人出蜀,真让人不放心!”

慕容道:“医子出道多年,都是孤身行医,说来我还欠着医子一个恩情!”

“哦?”

慕容没有细说,只道:“这是多年前之事了,是……有关家父的。”

楚枫想起当日在飞鹰堡,北堂傲曾说慕容父亲已是废人,恐怕与此有关,亦不便多问,转口笑道:“慕容兄昨晚可睡得香?”

慕容带着嗔怪地瞪了楚枫一眼,道:“你半夜三更扰人清梦,弄得人家一夜不得好睡!”

“那……那我向你赔罪就是,大哥不要生气,生起气来倒像个女儿家似的。”

慕容急忙一改语气,问:“你怎会跟医子在唐门的?”

楚枫乃将与兰亭在泰山脚下为村民医治瘟疫之事说了,慕容道:“你真是好管闲事!”

“这不是闲事,这可是人命关天!”

“那说你喜欢行侠仗义行吧?”

“其实都是医子姑娘之功劳,我不过是帮头帮尾,没出啥力!”

慕容叹道:“楚兄居功谦虚,真不明白天下之人都要误会你!”

楚枫哈哈笑道:“他人误会让他人误会去,只要慕容兄不要误会我就行了!”

“你……很在乎我看法么?”

“那当然,你可是我大哥,是我初涉江湖第一位朋友!”

慕容没有作声,楚枫问:“慕容兄为何会到蜀中来的?烟翠门是怎么回事?”

慕容神色凝重,道:“不瞒楚兄,五百年前,烟翠门极有可能是被唐门联合慕容灭掉的!”

“阿?”楚枫虽然也猜得一、二,想不到慕容如此坦率说了出来。

慕容又道:“五百年前那场变故,涉及极广,虽是烟翠门与唐门之争,但实际江南四大家族均牵连其中,甚至逼使欧阳世家出离中原,远徙西域!”

“欧阳世家?”

“楚兄不知,五百年前,江南四大家族是慕容、南宫、西门及欧阳,慕容原来是与欧阳结盟,而西门是与南宫结盟,蜀中唐门与烟翠门结盟,就因为那一场变故,烟翠门一夜被灭,唐门重创,欧阳世家远徙西域,公孙迅速崛起,取而代之成为四大家族之一,而南宫与西门关系破裂、一度势同水火,随即南宫转与慕容结盟,西门则与公孙结盟。”

“这般复杂?”

“那场变故绝非仅仅牵涉到四大家族与蜀中二门,九大门派也牵涉其中,甚至整个武林也卷入进去,九大门派中就有三个被灭!”

“阿!”

楚枫大为吃惊,他也知道九大门派根基深厚,要灭掉任何一派,绝非易事,况且九大门派同属正道,一旦其中一个门派有灭顶之灾,其他八大门派必会全力相救,惟一可能是九大门派同时都遇到了麻烦,无法施救。

楚枫道:“这么说,现在的九大门派,与五百年前的九大门派也有所不同?”

慕容点点头,道:“三灭必有三生!”

“是哪三个门派?”

慕容笑道:“人家门派之事,我们还是不要说了!”

楚枫又问:“那剑门呢?不会是当年你们慕容家趁唐门重创,夺去的吧?”

“剑门,其实是唐门送给慕容世家!”

“阿?”

“当年唐门重创,惧怕西门、公孙乘虚吞并,乃力邀慕容世家接掌剑门一带,先祖家主不但亲自坐镇剑门,甚至慕容世家的大部分精英也赶去了剑门!”

“哇!接收一个剑门,要不要如此兴师动众?”

“先祖家主是为了保住唐门,故意做给西门、公孙看的,西门、公孙见慕容世家精英尽出,奔赴剑门,才打消入蜀之念头!”

“但你们倾巢而出保唐门,就不怕西门、公孙乘虚偷袭你们姑苏么?”

“怕!当年慕容世家之长辈均不同意奔赴剑门,但先祖家主还是力排众议,甘冒大险亲率慕容精英远赴剑门力保唐门!”

楚枫不禁竖起拇指道:“你们那个先祖家主还真有气概!”

慕容也点点头,道:“还好当时慕容世家十分强盛,且已与南宫结盟,所以西门、公孙也不敢对姑苏有所动作。后来唐门唐机杼先祖以一把绿玉扇横扫武林,天下莫能争锋,当时恰值是慕容世家最为式弱,唐门完全可以一声不吭收回剑门,不过唐机杼并没有这样做,而且每年必亲至姑苏拜望慕容一次!”

“哦?他倒是有心!”

“他是要保住慕容世家!”

“阿?”楚枫很愕然,“慕容世家这般强盛,怎会……”

慕容笑笑,道:“没人可以长盛不衰,唐门声威最隆之时,恰是慕容最式弱之时,西门、公孙不断压迫慕容,伺机吞蚕,剑门一下成了导火索,要是唐门一旦收回剑门,西门、公孙、甚至结盟的南宫都会马上联合并吞姑苏,所以唐机杼不收回剑门,是为了保住慕容。他每年亲至姑苏拜望慕容,也是要告诉西门、公孙一声,慕容背后,还有唐门!”

楚枫感叹道:“得人恩果千年记,唐机杼也是位人物,有气度,更有气概!”

慕容点头道:“我们慕容能躲过那次危机,也有赖唐门唐机杼先祖力保!”

“那慕容兄今次来蜀中……”

慕容道:“近段时间,剑门有数处地方遭人捣乱,却又查不出何人主使,所以我亲自来剑门查看,不想一到步,就有两名慕容家子弟身死,十分怪异,所以急赶来唐门。”

楚枫道:“杀死你们两名子弟的是烟翠门,那捣乱的应该也是烟翠门所为啰?”

慕容摇摇头,道:“不会!烟翠门与唐门、慕容积怨五百年,仇深似海,她们一出手就以独门手法杀了唐门、慕容两名子弟,且公然放着大门口,乃欲震慑两家,表明今次不是你死就是我忙,所以她们不会用捣乱这等下三滥手法,必是另有其人!”

“那你以为是……”

“我开始以为可能是唐门之人所为,因为唐家大少一向不忿我慕容世代掌管剑门,但我昨日见过太君后,打消此念头,太君不会让唐门之人这样做。我怀疑有人欲破坏慕容与唐门的关系!”

“会不会是魔神宗?”

“有此可能!现在江湖大部分都落入他们手中,他们下一步必然是对付九大门派或我们四大家族。”

“那大哥你可要小心,有什么用得着小弟的,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

慕容不禁微微一笑,道:“对了,楚兄,你可知道泸州最出名是什么?”

“什么?”

“酒!”

“酒?阿,对!泸州老窖最是出名,有道是‘千年老窖万年糟’,大哥这一说我直想喝两杯!”

“放心,我一定会跟楚兄痛饮一番。不过,陈年老窖酒力惊人,就怕楚兄未饮先醉?”

“哈哈!大哥这样说太小看小弟酒量了,我反倒是担心大哥到时不胜酒力呢?”

两人边走边谈,有说有笑,不知不觉来到了泸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