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瑞士苏黎世州银行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刘志勤先生,就我最近出版的《C形包围》,近期在媒体发文,说“其实C形包围圈对中国来讲并不是中国历史上遭遇到的最严重的危险。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中国就长期处于U形包围圈(美苏共同构筑)中长达数十年之久……当时的环境险恶和严峻非同一般,而中国政治家面对这样的环境却做到了临危不惧,不失分寸。”对此,笔者还想作进一步的商榷。先撇开“C形包围”的话题,谈谈40年的“U形包围”。中国临危不惧是真的,但真的没有“不失分寸”吗?

让我们想一想: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国际背景是什么?不就是因为美苏对中国的“U形包围”吗?由于美苏的先后封锁围堵,使毛泽东做出“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判断和准备,试图达到以下几个目的:一是对美国瞒天过海,以三线建设的名义将沿海企业搬迁到西南大山中,其实就是工业大转移;二是对苏联瞒天过海,大规模组建后备力量;第三,在极度机密的情况下,抓紧研制两弹一星(还有核潜艇),拥有和两霸对阵的战略底牌。

中国渔船与美国间谍船对峙

22日日本军方公布跟踪拍摄的在公海航行的中国海军正在进行补给的522舰与882舰

外部的重压,让中华民族受了严重的内伤。今天细论起来,当时中国应对“U形包围”,不能说一点没有“不失分寸”。

刘先生认为当年的“U形包围”比今天中国面临的“C形包围”更严重,我也无法完全同意。根据苏联后来解密的档案,当时苏军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是用来防备的。而美国在越南的行动,实质上也是一种战略防御。也就是说,当年美苏对中国构成的“U形包围”,总体上是防御性的。

但今天美国率领新旧盟友对中国构筑的“C形包围”,则完全是进攻型的。这从近几年来美国对中国的各种做法就能判断出来:一是支持日本和南海一些国家,在东海和南海及陆地上挑衅中国;二是支持台湾分裂势力挑衅大陆;三是支持西藏和新疆分裂势力制造动乱;四是亲自驻军中国周边,威胁中国能源战略通道;五是不断在人权、贸易、金融方面,对中国发难,同时还在非洲围堵中国。

美国这样做,一是压中国支持其制裁伊朗,使中国自断油路;二是威逼中国继续用钱换它的债券,服务美国经济。总之,就像吸血蝙蝠一样,趴在中国身上,一边吸一边吓中国。

“U形包围”与“C形包围”除了外观上的形态不同,性质不同以外,还有内涵的不一样。“U形包围”主要是军事上的,且主要体现为外部强压;而“C形包围”则包含有经济、战争、文化、军事等所有层面。前者是外部封锁时期,后者为全面开放时期。

近年来,我国南海岛礁不断被邻国占领,使中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策付之东流

所以,中国的应对也应不同,“C形包围”是无法以简单的军事对抗解决的。正因为如此,我在书中呼吁全社会,从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总体设计,经济建设的结构布局,民众忧患意识和尚武精神的培养等等,全方位地引起警觉,并没有只是单纯地“呼吁大力加强中国的军事投入,迎接军事强国的挑战”。

我不是那个高喊“狼来了”的孩子。我也不希望国人是一些面对群狼依然酣睡的羊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