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从金融风暴到债务危机 金融巨头必须打碎

红叶28777 收藏 0 105
导读: 房地产、金融系统以及债务危机接连爆发 世界未来面临更多危机   据德国《明镜周刊》5月11日报道,先是房地产危机,接着爆发了金融系统危机,现在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着飙升的债务危机,因准确预测了金融危机发生而闻名于世的美国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日前再次预言,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就真正经济改革达成一致前,还会发生更多更致命危机。而打破大金融机构是一个好的开始,像德国法兰克福这样的金融中心必须进行彻底改革。   世界经济依然令人悲观   《明镜》:在许多经济学家都对全球经济表示乐观的时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房地产、金融系统以及债务危机接连爆发 世界未来面临更多危机


据德国《明镜周刊》5月11日报道,先是房地产危机,接着爆发了金融系统危机,现在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着飙升的债务危机,因准确预测了金融危机发生而闻名于世的美国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日前再次预言,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就真正经济改革达成一致前,还会发生更多更致命危机。而打破大金融机构是一个好的开始,像德国法兰克福这样的金融中心必须进行彻底改革。


世界经济依然令人悲观


《明镜》:在许多经济学家都对全球经济表示乐观的时候,你预测了当前发生的金融危机,甚至因此获得“末日博士”的绰号,你现在对全球经济的未来依然感到悲观吗?


鲁比尼:首先,我不是一个“永恒的熊市论者(悲观者)”,我并非总对未来感到悲观。我只是想准确评估局势。但是看到当前世界的经济形势,我依然感觉乌云压顶。


《明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可达4%,这会让“末日博士”向“繁荣博士”投降吗?


鲁比尼: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只在中国、印度以及巴西等少数国家看到光明亮点。但其余的国家呢?美国的经济依然处于“贫血”状态,日本经济沉沉欲睡,欧洲经济下滑速度正在加倍,整个大陆都很容易滑入经济衰退。在希腊危机之前,欧洲的经济前景就很暗淡,现在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几乎接近为零。


《明镜》:你认为希腊代表着什么样的危险呢?


鲁比尼:今天全世界都在为希腊担忧,但实际上希腊危机只是冰山一角。所谓的“债券市场义勇军”(通过抛售国债来对抗扩张性政策的投资者群体),已经在英国和爱尔兰觉醒;美国和日本也因为巨额预算赤字出现诸多问题。美国加州、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纽约州以及佛罗里达州都面临严峻的财政问题,日益增长的预算赤字和政府债务,才是我最为担忧的。


需要“B计划”应对债务危机


《明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拿出1100亿欧元帮助希腊摆脱危机可行吗?


鲁比尼:我最担心的不是希腊没有流动现金,而是它的破产。向一个破产的国家提供资金并迫使它实行痛苦的削减政府开支等措施,这种方法起不到太大作用。即使增税和削减支出,依然不会增强希腊的竞争力。相反,希腊的生产力将会下降,失业率将会上升,市场份额将会丢失,我们显然需要一个“B计划”。


《明镜》:“B计划”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鲁比尼:我们必须将债务结构重组放在首位,为债权人和债务人找到恰当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为葡萄牙以及西班牙等欧元区国家,制定出合理的财政调整计划。


德国拖了救援希腊的后腿


《明镜》:你认为德国政府会同意这样做吗?德国银行可能不得不为此再掏出数十亿欧元。


鲁比尼:确实,希腊3000亿欧元的国债大多不在居民手中,而被德国、法国以及瑞士的金融机构掌握。因为忽略希腊危机,太多的时间已经被浪费掉。如果没有一套“B计划”,希腊一旦以一种混乱的方式破产,那么多米诺效应将导致西班牙葡萄牙以及欧元区其他国家受到重创,最后甚至可能导致欧洲货币同盟的毁灭。


《明镜》: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希腊危机反应不够迅速,让局势更加恶化吗?


鲁比尼:由于德国政治家的抵制,欧盟浪费了救援希腊最初几个月的宝贵时间。德国政治家和欧洲货币联盟怀疑者的忧郁导致救援行动被拖延,进而错过了阻止希腊危机的最佳时机,让希腊危机向欧元区其他国家传播。


《明镜》:货币同盟也犯错了吗?


鲁比尼:不能这么说,但是在货币同盟创建早期就允许如此多的国家加入,也许是一个错误。从经济角度上说,这个同盟的核心国家越少,越容易保持纯系,财政也更健全,结构改革会更容易取得成功。但麻烦的是,一旦这些国家加入,不引起诸多损失和破坏,他们只怕不会退出。


未来将爆发更多危机


《明镜》:今天我们承受着债务危机,加上此前的金融危机和房地产危机,我们还会受到新的危机的重创吗?


鲁比尼:恐怕会如此。在我的新书中,我曾说过,危机是资本主义DNA的组成部分。它们不能被排除,但有自己的规则。资本主义的许多关键因素,比如革新和冒险,经常会触发危机。未来,我们可能遇到更糟糕的危机。这些危机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你回顾历史,你会发现许多重复的模式。


《明镜》:这些危机版本相同吗?


鲁比尼:没人任何危机是相同的,但有许多危机是相似的。人们首先会看到住宅或者特定资产的价值高升,然后有人会利用这些资产作为大量借款抵押品,在金融体系中形成“内置杠杆”。然后,一旦泡沫破裂,这些资产的价值就会下降,致使人们债务缠身。


《明镜》:如何识别这些泡沫呢?


鲁比尼:很难,当人们说,这次革新将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并导致实际财富长期增长时,我对此表示怀疑。


《明镜》:目前许多资金流入石油和铜等日用品行业,它们可能成为下一个泡沫吗?


鲁比尼:很有可能,但对我来说,这不会需求造成的,而是流动资本追赶日用品造成的。我现在关心的问题之一是:当我们决定通过大量流动资金挽救全球经济时,我们正冒着犯与上次危机循环中同样错误的危险。


将大金融机构打碎 饿死金融怪兽


《明镜》:但是有什么能够替代经济刺激计划和央行的干预作用呢?将这些问题留给市场,可能让全世界陷入沮丧消沉中。


鲁比尼:我们必须保持谨慎,不要陷入那条死胡同太深。看看现在的银行业,我们存在“大而不倒“的问题,金融机构变得越来越大。这些金融机构知道,即使它们做某些危险的事情,它们也会再次得到援助。因此,我们必须打碎这些“大而不倒”的机构,必须饿死这些“怪兽”。我所关心的是,在下次危机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如何应对像高盛或者摩根-斯坦利这样的全球性金融机构的破产?它们太危险了,我们还要再挽救它们吗?


《明镜》: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引入金融改革的计划,包括所谓的“沃尔克法则”,即禁止大型商业银行进行投机性投资。我们还需要更激进的管制措施吗?


鲁比尼: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我正考虑一个更激进的方向。金融超市的模式显然已经不合适,所有的金融机构,包括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对冲基金、保险公司以及许多其他金融服务机构,都变得太复杂而难以经营,没有CEO能够有效监控整个公司。因此,这些大机构需要被打成碎片。如果有不同的机构承担不同类型的金融服务,它们就不会再变得“大而不倒”。


《明镜》:你认为金融改革还有其他不可或缺的因素吗?


鲁比尼:衍生市场必须变得更透明,安全性得到更严格保证;金融机构需要改变它们的赔偿体系,评级机构也要改变它们的商业模式。


下次危机将更致命


《明镜》:不幸地是,现在看来深度改革似乎没能完成。


鲁比尼:我没指望自己的提议能在此次危机中得到贯彻。我们必须等待下一次危机,那时更激进的提议才会被考虑。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不趁危机发生不频繁的时机创建一套有效体系,我们将会发现许多负面效应,比如出现反对市场导向经济、反对改革、全球化以及自由贸易等迹象。下一次危机将比以往更加致命,破坏性更大,采取的任何措施将付出更大代价。我们可能担负不起这些代价。


《明镜》: 你的改革提议源自当前的经济危机。它们也能避免未来发生的经济危机吗?


鲁比尼:我们根本无力消除经济危机。但如果我们能够让他们不频发发生,即使发生时也不那么致命,我们就已经取得了成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