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的出现给了男人们报复的机会

mzdlzy 收藏 1 322

2010年的快乐男声出现了不少涂脂抹粉、举止妖娆的“伪娘”,在这些“伪娘”当中,来自成都赛区的刘著尤其引人瞩目。他不论衣着打扮、行为举止、说话声音,都与女孩没有差异,以致评委屡屡打断他歌唱质疑他的性别。


对于快男中伪娘的蓬勃兴起,大行其道,我一位朋友总是很不厚道地提起历次超女的一些红人来,比如,春哥、曾哥...,还伴随一股报复得逞的快感。他的意思是,想当年,中国的女人们通过把持的遥控器和手机选票把她们喜欢的“中性美”推上娱乐业的风口浪尖,丝毫也不顾及男同胞的感受,现在,男人们终于有机会把伪娘们如法炮制,推向巅峰,不少男人暗下决心,如果“著姐”成功进级票选阶段,一定投上支持的一票。小范围的统计显示,在“著姐”的支持者中,男性观众要远多于女性,事实上,不少曾经反对李宇春以及曾轶可(博客)的人都成了“著姐”的粉丝。


当女人们气愤地质问,难道你们不觉得伪娘很别扭吗?男人们回答:想想当年你们是如何把李宇春选成冠军的吧。


我一直以为,在中国所谓的选秀节目中,起决定性因素的绝不是什么才艺、歌喉之类,而是最简单的“喜欢”两个字。在古老的男权社会中,按照异性相吸的自然法则,像超级女声这一类的选秀节目,选出的“魁首”一定是符合男性普遍审美观的女生,比如,美丽、温柔、宁静、细腻、宽容、淡定从容、善解人意之类,但发端在21世纪初的这场选秀民主却颠覆了这一切,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场女权革命也不为过。决定谁会脱颖而出的不再是那些娱乐公司男老板、男经纪人、男性业内人士,而变成了电视机前占多数的女观众--尤其是年轻女观众,她们不用顾忌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只是考虑自己(女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们喜欢李宇春,对她的中性美与豪爽个性如痴如醉,讨厌那些妖媚的、狐媚的女选手--再加羡慕嫉妒恨......于是,选票决定一切。


无数男人为此发狂,与其说他们讨厌李宇春或者曾轶可,不如说他们因为传统领地被女人侵入而受了刺激,他们玩命地编排“春哥”,画漫画,讲段子,拜春哥教,乃至抵制李宇春代言的商品,他们力量强大,这些报复使李宇春蒙受了不小的损失。


我对李宇春这类中性风格选手没有偏见,但坦诚的说,作为一个选秀冠军,她肯定不是最众望所归的人选,反对她的人比支持她的人不会少多少,可选秀节目又不接受投反对票--如果选秀节目设立反对票的话,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那些最有争议者都得遭遇滑铁卢。李宇春的夺冠,对于一些自认为审美观遭遇冲击的男士来说,不啻于一场多数票暴力,他们却无力反抗--程序是如此空前地民主,以至外电都由衷赞扬这是中国社会的进步--不仅仅是娱乐业。


伪娘的出现,给了这些男人们一个报复的机会,他们可以通过自己对伪娘的支持--而不是那些庸常的帅哥们,给本届快男烙上与众不同的记号,让曾经刺激过自己的人们也受受刺激。


伪娘们的火热,简直就是中国选秀运动的宿命。“超女选男人”,“快男选女人”,这其中当然有主办方为了收视率有意为之的炒作成分在内,但本质上却仍旧受观众群体心理的操控,如今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帅哥美女多如过江之鲫,一般人已经很难入观众法眼,所以像李宇春这样具有中性气质,却又比男人气质纯净的特别的女人会大受欢迎,所以,像伪娘们这样具有雌性气质,却又比女人气质纯净的特别的男人也会大受欢迎。当年选拔快女时,庸常的众人没法与特别的李宇春抗衡,今天,什么样的男选手能与著姐对垒呢?尤其是“著姐”在唱功上还具有非凡的实力。



如果女权的张扬导致李宇春成功出位的话,那么我预言今年“著姐”将因为男人们的支持而火爆。这种结果有时代开明进步的一面,比如,放在以前,“著姐”或许根本上不了选秀舞台,甚至很有可能直接就因为异装癖而被送入了精神病院,现在她却自信地占在无数观众面前表演才艺,这就是时代的进步;也有一些传统的男权主导的一面,刘著是如此像女人,她不单单在外表上像,而是从里到外,从整个气质上都像女人,正所谓“外形100%像女生,声音100%像女生,打扮100%像女生,气质100%像女生”,从人类最基本的一些魅力因素看,他无疑对部分同性的男人有着一种特别的魅力--就彷佛李宇春之与同性的女人,他甚至也颠覆了部分观众对“假女人”的固有认识,消除了厌恶感。


不管“伪娘”在今年的选秀中最终能走多远,从时间角度看,他们已经成功了,这一届快乐男声将因为“伪娘”的登场而烙上永久的记号,而且,不管人们喜欢不喜欢,未来的生活中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伪娘”,这是个个性张扬的时代,这是个誓不惊人死不休的时代,这是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还有比“伪娘”更个性、更惊人、更娱乐的形象吗,赶紧亮出来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