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夫妇为省钱供女儿上大学 吃住都在三轮车(组图)


环卫工夫妇为省钱供女儿上大学 吃住都在三轮车(组图)

身旁的三轮车,是贺天增夫妇的全部家当,煤火和床都在里面。


环卫工夫妇为省钱供女儿上大学 吃住都在三轮车(组图)

为挣20多元外快,老贺夫妇每晚工作到深夜。


河南商报5月12日报道 下午2点多,贺天增扒拉完饭缸里的面糊,坐在树荫下休息。旁边三轮车里,老婆李银秀正蜷缩着睡觉。


这辆已经坏了的三轮车,就是他们的“家”。一年来,他们就住在车里,不管刮风下雨。


他们只是想多挣点钱,多省点钱。这样,也许女儿长大了,就不用再像他们一样。


人物档案


姓名:


贺天增,45岁


李银秀,44岁


推荐者:QQ网友


身边人评价:安分工作,过得满足


为挣钱


环卫工夫妇住在三轮车里


5月9日,炎热的午后,郑州市鑫苑路上,几个环卫工在扫地。


鑫苑名家南门附近,环卫工贺天增和李银秀夫妇放了一辆三轮车——他们现在的家。


贺天增把饭缸里的面糊扒拉完,坐在树荫下歇着。李银秀在车里睡觉,里边凌乱地堆着被褥。


李银秀只能缩着身子,三轮车只有一米多长,根本伸不开腿。


听见说话声,李银秀从车里钻出来,伸手把帘子拉上,两边扣得死死的。她红着脸说,里边太乱,没法给人看。


车下是一个箱子,放着他们的全部家当。旁边一个小炉子,做饭用的是他们捡来的木棍,锅里剩了点冷着的面糊。贺天增说,一般他们早上吃馒头,中午和晚上就着根黄瓜喝面汤,逢年过节也炒菜,一壶10升的油能吃一年。


三轮车还剩一个倒车镜,旁边放了半瓶爽肤水。


李银秀很久没照镜子了。她的头发常常是乱的,白了不少,不像是44岁的人。她说,那半瓶爽肤水是在垃圾堆里捡来的,没舍得扔。有时候,也会打扮打扮自己。


为攒钱


两人一月挣近2000元,却几乎不花


贺天增家住柳林镇徐庄,有地有房。种地虽够吃饭,但日子过得很紧巴。很早以前,李银秀就当环卫工了,贺天增原本开三轮车拉客,后因生意不好做,也开始当环卫工。


大约一年前,他们开始在路边住,因为舍不得每晚二十几元的外快。


鑫苑名家是67路公交车的终点站。一年前,一些公交车长出于同情,给了他们一份擦车的活儿:每晚9点多公交进站后,给20多辆公交车拖地板,一辆车一元钱。


因为凌晨4点就要起来干活儿,擦完车已经晚上10点多了,再骑自行车回到十几公里外的家,实在不方便,他们干脆在这儿住了下来。


经过收拾,这辆车有几分“家”的样子,但薄薄的一片帘子,顶上是塑料棚,雨雪天,里边还是会几乎湿透。


李银秀却不怕,说他们身体一向出奇的好。“好多年都没感冒过了,下雨时衣服湿了,暖干也就好了。”


没有水电费,不用租房,几乎不买菜,不买衣服。当环卫工加上擦车,两人一个月基本能挣2000元,却几乎没有开销。李银秀已不记得上次买衣服是什么时候了,天还不很热,她早晚都穿着一双凉鞋,那是鑫苑名家的业主送的。


拒帮助


只希望攒够女儿上大学的钱


这种生活,他们夫妇却很满足。几年前,因为要伺候瘫痪的老人,家里没攒下一分钱。去年老人去世后,他们打算为女儿攒点钱。


两个女儿,都在郑州金水一中上学, 平时就在家住。


一到周末,她们就骑自行车,跑十几公里来看爸妈,把他们的衣服带回去洗。


李银秀有时会想, 也许女儿有一天能考上大学,也许她们以后能过不一样的生活。


时常有路人好奇地过来问,为啥住路边,需不需要帮助。


两口子笑笑摆摆手,说:“过得挺好的,真不用帮。”


看着对方不解的样子,李银秀慌忙背起大扫帚扫了几下,趁人不注意背过脸,抹了把眼泪。


谢谢



谢谢帮助我妻子回家的人


半年前,妻子得了脑膜炎,留下后遗症——失忆,甚至不记得回家的路。


为唤醒她的记忆,我常常给她一部手机,鼓励她出去走走。如果你见到一个女人语言思维清晰,却说不清楚自己要去哪里,她可能就是我妻子。


昨天,我在诊所给人看病,绿东村办事处的巡防队员送她回来。我才知道,她离诊所仅500米,却不记得回家的路。


这已是她第二次走失了,今后还可能会继续走失。在此,谢谢那些曾经送妻子回来的陌生人,也提前谢谢那些将来可能会帮助她的好心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