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不久,魏瑞兰得到一次和长子“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这个话实在有些不伦不类,母子是世界上最紧密的血缘关系,岂能用获得“近距离接触机会”这样的话语?但魏瑞兰感到事实上就是如此。荣飞住在厂里,最多星期天回来一次,回来也钻进老太太的卧室,跟老太太嘀咕很久,吃上顿中饭就走了。根本没有时间和儿子深谈。

六月初,魏瑞兰远在老家的母亲雨天不慎摔了一跤,将胳膊肘摔坏了。消息还是三妹魏如兰递过来的,说摔伤的位置不太好,或许会留下残疾。魏瑞兰想到母亲已经是七十开外的人了,遭此劫难,不知受了多少罪过。心里很是难受,当下便向车间请了假,要回临河探视母亲。那天恰逢荣飞在家,当即决定陪母亲回临河。于是打电话向严森请假,这段时间荣飞处于三不管地界,人是计划处的,却在人劳处上班。

荣飞没有借车,而是和母亲乘中午一点的火车回家。在北阳火车站买了些探视病人的食品,不过是罐头点心之类的东西。这个时候还没有后来铺天盖地的各种不知道真实疗效但装帧精美的补品,买的水果点心东西不贵但很实惠。车上人多,空气污浊,飘散着一股汗臭味。这种久违的气味竟然让荣飞感到亲切。记忆里自己无数次乘坐硬座列车做长途旅行,那时他似乎总有各种开会的机会,在全国各大城市间转悠,他每到一地必去最有名的古迹,好在门票都很便宜,可以让他这个低收入的人承受。成都的武侯祠,武汉的黄鹤楼,长沙马王堆汉墓,南京的莫愁湖,苏州的拙政园,西安碑林,哈尔滨的索菲亚教堂,太原的晋祠------以至于跟朋友谈起国内的名胜,朋友都以为他年纪轻轻竟然跑遍了全国------北阳至北新的火车大约要走二个钟头,荣飞和魏瑞兰在北新站下车赶回临河时已经是下午五时许了,荣飞姥姥摔伤已经一个多星期,村卫生所做了简单的处理,打了石膏在家修养。魏瑞兰详细询问了母亲的现状伤情,见老太太精神不错,放了心,询问身边的二妹魏明兰和三妹如兰母亲是如何受伤的和治疗的详细经过。荣飞心想母亲还是很孝顺的,心里对母亲的感观好转了几分,随即又痛骂自己,母亲就是母亲,不是做儿子可以随意藏否的。考虑到村里医疗水平,荣飞建议去北新的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肘关节是很重要的部位,不要为此留下个隐患。刚赶回来的四姨魏新兰很赞同荣飞的建议,荣飞姥姥却不愿意再受罪了,说什么也不去,说反正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不怕留什么残疾了,坚决不去大医院,荣飞也没有办法。

魏瑞兰和三个妹妹凑在一起,话题立即多起来。从家长里短开始,很快集中到暖气片厂,令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荣飞竖起了耳朵。

“建军中午就回来,他是干部,工资都两个月没发了,工人们最多的有三个月没发了,好好的一个厂子硬是让老魏头给毁了。”说话的是四姨魏新兰。她丈夫也在暖气片厂。她也干过几天,后来被辞退回家了,理由是一户村民只能有一人进厂子,

“怎么可能啊?”魏瑞兰吃惊道,“不是挺好的吗?我们还羡慕建军呢。”魏建军在暖气片厂做采购员,每月的工资能拿到小200元,得知实情的魏瑞兰曾和丈夫艳羡弟弟,感到自己在国企干了二十多年还不如刚进乡镇企业一年余的弟弟。

“那是过去。”二妹明兰话少,但还是忍不住插了一句。

荣飞忍不住问道,“产品没销路了吗?资金链断了?”

“谁晓得究竟怎么回事。”魏新兰阴沉着脸。

正好魏建军下班回来,话题便岔开了。晚饭是北新的特色之一,玉米渣子熬的糊糊和葱油饼,荣飞吃的很香,饭后他提出晚上住在小舅屋里,魏建军刚买了房子搬出老院,新房子原来是大队的仓库,魏建军结婚后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二间东屋又矮又小,夏天热死个人。现在总算是搬出去了。

荣飞的目的当然是了解一下暖气片厂的现状。曾有过入股暖气片厂的念头,一来资金不甚宽裕,二来精力有限,最重要的是临河的亲戚太多,按照荣飞的记忆,三个姨妈二个舅舅都不是很好相与的人,三姨二舅还好些,大舅二姨和四姨都很不好处。如果得知暖气片厂有自己的股份,事情一定变得复杂。

二舅妈是二舅的中学同学,长相丑。当初姥爷尚在世,为此坚决反对这桩婚事。倒是母亲魏瑞兰支持二舅,不止一次的回临河解劝父亲。事情尚未结果,姥爷却急病去世了。村里并不守守孝三年不得婚娶的老规矩,第二年二舅便娶过了二妗。不过二妗却是比较温和孝顺的女人,和婆母在一起的三年相处算是融洽。记得大姐当初的支持,二舅夫妇对大姐存了感激之情。见荣飞来,二妗很是热情,问长问短的,还非要给荣飞做荷包蛋。荣飞费劲解释自己在外婆那儿已经吃的很饱了,二妗这才作罢,转身为荣飞收拾晚上的卧具了。

魏建军的房子是三间西屋。没有厨房,夏天就在屋檐下临时搭建了棚子,冬天则回屋做饭了。总体上仍显得很艰苦。屋里最值钱的是一部双筒洗衣机,除此再无什么值钱之物了。倒是收拾的干净清爽,二妗确实属于那种勤快的女人。荣飞一直对勤快的女人心存好感。

“二妗你就别忙乎了。天气这么热,不需要什么被褥。我就是来和二舅聊聊暖气片厂的事。二舅咱们到院子里说吧,院里凉快。”说着拉着二舅到院里。

二年前魏建军已经不把这个外甥当小孩子了,他清楚地记得魏老头对荣飞的评价。但现在的情况令他无从说起。

“总有个原因吧?赊销导致了资金链出了问题?废品率过高?新产品投资过大?不是银行很支持吗?只要现金流不断,经营总会运行下去的。”荣飞见二舅一支接一支的吸烟,猜测暖气片厂出了什么问题。

“我是管采购的,一言难尽。我只知道厂里实在是没钱了,原材料买不回来,有活也没法子干。眼下银行催款,据说下个月贷款就到期了,厂里实在是转不动了。”

“市场没问题吧?”

“去年之前主要是市里的订单。今年新上的二家比我们的价格低,单子都让别人抢走了。其中东支厂是县里什么头头的亲戚开的,和各方面的关系都硬得很,和银行的关系更是提不起来。听老魏说,政府和银行在有意整我们。”

荣飞不太相信,“据我所知,你们的能力扩张的并不快,市场的增长绝对超过你们生产能力的增长,怎么会说抢走你们的市场呢?”荣飞曾对临河暖气片厂的产能做过调查,那时他有心介入这个门槛较低的行业,这个厂子一年的产能也就八万片,每月就是八千片左右,而市场却远远不止这个,接一栋新楼就是他们一个月的活儿了,魏国禄的厂子起步早,八四年在北新就很有名了。所以二舅说的别人抢了市场恐怕不成立。

“你是不是准备见老魏叔?”

“见不见都无所谓。反正厂子不是我的。”荣飞淡淡地说,“我是好奇,一个很朝气的企业怎么在两三年内就出现经营危机?”

“怎么说呢?”魏建军狠劲地抽烟,似有顾虑。

“二舅,跟我还有什么顾虑?厂子真倒了,倒霉的不是我。”

“老魏叔起初干得是很好的,下面的话也听的进去。大家干得也有劲。后来厂子的关键岗位全用的是他的亲戚,情况就变化了。我算是他信得过的人,一直干着采购没动,但整个采购科换了不止一茬人,财务上也是。我觉着这是厂子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吧。”

荣飞沉思着,乡镇企业出现家族化是普遍现象,老魏走这一步不算意外。仅仅因为关键岗位用几个私人就能让企业死掉?

“二舅,这短时间我没回临河,暖气片厂的情况也不了解。是不是最近进行了大规模的技术改造,买了设备?或者是搞了新产品开发?”

“你说的没错。去年我们又盖了二栋大厂房。在铸造上投入了不少。新产品倒是没听说。”

导致企业破产倒闭的原因虽然多,但常见的也就那么几种。荣飞沉思着,“明天中午回北阳,早上我去厂里看看,魏厂长方便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你去他一定很高兴,现在快愁死他了。”正说着,见魏瑞兰进来,荣飞和魏建军便住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