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记者亲历:追踪拍摄金正日的一天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0 38
导读:路透记者亲历:追踪拍摄金正日的一天 2010年 5月 10日 星期一 11:26 BJT 1 / 1看大图 路透中国大连5月7日电(记者 Royston Chan)---就在上海世博会华丽开幕後的第二天,我却在午夜时分,拎着我的摄像机,出现在东北一家酒店的紧急疏散楼梯处。 我急忙赶到了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因大家纷纷猜测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即将访华。当金正日的专列穿过连接两国的大桥进入丹东时,他的访华之行将正式开始。 有关金正日访华的传言已流传有数月,已经有好几位同事曾被派

路透记者亲历:追踪拍摄金正日的一天

2010年 5月 10日 星期一 11:26 BJT



1 / 1看大图 路透中国大连5月7日电(记者 Royston Chan)---就在上海世博会华丽开幕後的第二天,我却在午夜时分,拎着我的摄像机,出现在东北一家酒店的紧急疏散楼梯处。



我急忙赶到了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因大家纷纷猜测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即将访华。当金正日的专列穿过连接两国的大桥进入丹东时,他的访华之行将正式开始。



有关金正日访华的传言已流传有数月,已经有好几位同事曾被派往丹东,执行报导任务,在经过漫长的等待後却无功而返。但在5月3日早些时候,我感到这次可能有所不同。



丹东市火车站被封锁,一个面向中朝友谊大桥的四星级酒店被关闭。很多身穿黑色夹克的男子在大桥周围转悠。



丹东市似乎已经为金正日来访做好了准备,但由于我通常住宿的宾馆现在也无法进去,所以我很难找到合适的拍摄地点。



友谊大桥附近还有另外一家宾馆,但日本和韩国记者为了确保占据拍摄金正日专列的最佳位置,已将所有面朝鸭绿江的房间都订完了。



对金正日的报导特别困难,因为只有当他回国後,他的访问才会被确认,而且他非常不喜欢外国媒体采访他。文字记者能从政府消息人士那里获得消息,但我们需要的是图像。



绝望之中,我发现了一个紧急疏散楼梯,于是便决定拿着我的摄像机、一些水和两片面包,在此守候一晚。



凌晨2:30左右,一队小客车穿过鸭绿江,进入对面的朝鲜边境城市,一个小时後,我看到一个稍不同的车队回到了丹东这边。



我一边拍摄,一边等待。两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金正日专列的踪影,我开始想金正日是不是乘坐巴士进入了中国。



大约5点,天快亮时,我还没有看到火车的踪影。我意识到四处巡逻的安全官员可能会发现我。



于是我决定离开,去另外一个记者的房间充电。很快有警察军官进来,要求每个人出示身份证件,他们登记完後便离开啦,但这时已为时已晚。



韩国媒体报导称,看到金正日的专列在5:20时穿越边境,而我在楼梯的一夜守候则一无所获。



不过,金正日现在已身在中国,追踪还要继续。



在把我拍摄的影像传送给编辑後,我跑到城外的一个高速路桥下继续等待。一个小时後,我看到了一个由汽车和轻型客车组成的车队,它们正驶向大连。



由于高速公路被封锁了,我便沿小路一路追踪,六个小时後,我来到了遍布安全人员的大连。



我们赶到了大连富丽华大酒店,并设法订到了一个房间,但到了房间我才发现,房间的窗户对着酒店的後面,根本无法拍摄到金正日抵达的场景。在大街上拍摄,我也得东躲西藏,试图避开执勤的警察



很快,同事们告诉我,韩国和日本媒体已拍到了金正日专列穿越大桥的画面,也拍到了金正日在酒店进入一辆豪华轿车的画面。



我感到了压力。



我决定离开富丽华酒店,去路对面的新世界酒店,我在新世界酒店找到了一间可以看到富丽华酒店入口的房间,并再次等待。



四小时後,一个身穿卡其布西装的矮个子男人下车,缓缓走进富丽华酒店。



我终于拍到了金正日。(完)



编译:靳怡雯/高良萍 发稿:程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