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真正的娱乐圈“大玩家”

世界王牌 收藏 0 386
导读:曾经有一段时间针对相声的争议颇大。作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除了带有中国特色的标签之外,嬉笑之余针砭时弊的功效应该是最成功之处,但是如今的相声干不过小品是表象,更多的是从业者纷纷脱离了群众,只是东拼西凑的完成任务而已。想一下,如今看似繁荣的华语音乐圈,新人辈出,新作屡有,但是难有经典问世,因为繁荣的背后尽是浮躁。似乎现在大家关注的不是音乐作品的好于坏,而是音乐人的绯闻八卦,就算关注一些喜爱音乐人的作品,往往年年都是如此,就连一年一次的音乐颁奖礼都是一些老面孔。所以不是小众音乐范儿的我也只能在独立音乐方面寻

曾经有一段时间针对相声的争议颇大。作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除了带有中国特色的标签之外,嬉笑之余针砭时弊的功效应该是最成功之处,但是如今的相声干不过小品是表象,更多的是从业者纷纷脱离了群众,只是东拼西凑的完成任务而已。想一下,如今看似繁荣的华语音乐圈,新人辈出,新作屡有,但是难有经典问世,因为繁荣的背后尽是浮躁。似乎现在大家关注的不是音乐作品的好于坏,而是音乐人的绯闻八卦,就算关注一些喜爱音乐人的作品,往往年年都是如此,就连一年一次的音乐颁奖礼都是一些老面孔。所以不是小众音乐范儿的我也只能在独立音乐方面寻找一些精神慰藉,但是一些独立音乐人却不得不去拍话剧来拯救生存,这是相当悲哀的事情,但又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就像相声不受观众,为什么不去贴近观众一些,走到大家身边来,没必要真把自己当回事,站得高望的远不适合所有人,只适合猩猩。同样没有好音乐的问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如此,走到大家身边时,你才会领悟什么叫思如泉涌的真谛。但肯定有人问了,做音乐的都是有个性的,没有了个性自然没有了音乐灵性。非也。你只有明白了大家需求的共性,才能在不同音乐风格中诠释自己独一无二的个性。



其实,有些音乐人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天下玩乐令”活动中,各个音乐人游走全国各地,采风之余不忘写歌,可谓真正将个性与共性结合到刚刚好。苏打绿团队来到沈阳时,对一切都是感到新鲜的,没吃过麻将拌凉粉,也第一次听东北二人转,也只有这次东北之行,才知道中国最北方人民的文化行为是什么样的,这样也才能为自己的新歌做好准备工作,但要说到他们对待音乐的态度,就像他们一直强调的一样“喜欢自己玩自己的”,但这句话不是空话,而是来自实践。



与苏打绿对新鲜事物不同的方面,羽泉组合则更加倾向加工改造,这也与他们本身对待音乐精益求精的态度有关。羽泉组合来到四川成都后,专门登门造访竹琴民间艺人,一直酝酿如何将此与自己的歌曲巧妙结合,带给大家不一样的音乐新感觉。




作为“天下玩乐令”举乐四方西北线的“主人”,张震岳、热狗抵达西北行的银川时。已经积攒许多西部音乐灵感的二人此番又专门挑选了宁夏特有音乐形式的“花儿”以及被张震岳称之为最微妙乐器的“口弦”,且忙里偷闲来到黄沙古渡玩沙。这些恐怕也能给他们带来不同的音乐新感受。



羽泉一样对古乐感兴趣的就是方大同了。到达福州以后,他在当地在众多乐器中,方大同似乎对椰胡情有独钟,他表示由于自己最喜欢的民间乐器便是二胡,而由椰子壳和梧桐板制成的福州特有乐器椰胡又与之相似,所以才会爱不释手。不过相比二胡,椰胡的音色更粗犷、雄浑,感觉很MAN。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在方大同的音乐中,听到有关MAN的感觉呢?



再有一个也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换位思考。多多的站在别人角度考虑需求,才能做出大家喜欢的音乐,所以看到萧敬腾到青岛体验导游的新闻,我是觉得这个孩子不错之外,还认为更加要归功于天下玩乐令这个活动。我们要知道一个道理,好音乐不是憋出来的,而是游出来的。做好音乐需要好的音乐人之外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就是缺少能够把音乐人集结到一起,以做好音乐的名义真正把音乐当回事的好平台,其实现在大家都看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