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大蒜背后:当资本潜入田野

zbwcy 收藏 0 73
导读:暴涨40倍、比炒房炒煤诱惑更大的大蒜,在金乡5月的田野里再次成为资本追逐激情和暴利的寄托。 田间还是一片绿油油,鲜蒜得过十多天才能上市,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蒜经销商把轿车开到地头后才发现,还是来晚了。 "从去年冬天开始,就有客商来'包地'了,一亩大蒜从2500元开始,一路涨到3000多元、4000多元,最高的到了4200元,现在有十分之一的蒜地都包出去了。"10日,曾叫板央视的"最牛书记"周雪峰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大蒜还没刨出,价格已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做了多年大蒜生意的本地人邵先生得到的消息是,"听说

暴涨40倍、比炒房炒煤诱惑更大的大蒜,在金乡5月的田野里再次成为资本追逐激情和暴利的寄托。

田间还是一片绿油油,鲜蒜得过十多天才能上市,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蒜经销商把轿车开到地头后才发现,还是来晚了。

"从去年冬天开始,就有客商来'包地'了,一亩大蒜从2500元开始,一路涨到3000多元、4000多元,最高的到了4200元,现在有十分之一的蒜地都包出去了。"10日,曾叫板央视的"最牛书记"周雪峰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大蒜还没刨出,价格已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做了多年大蒜生意的本地人邵先生得到的消息是,"听说有个南方客商携二三亿资金过来了。"去年,就是在游资的爆炒之下,每斤大蒜从收购价不到一元炒至市场上的10元多。

倒腾大蒜的都发了财

在金乡,处处流传着一夜暴富的神话。不同的版本,演绎的却是相同的内容,去年"疯狂的大蒜"成就了无数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

从去年新蒜上市到上个月,蒜价一直处于上涨状态。即使是去年年底媒体对蒜价疯涨的质疑,也未能拉住这头狂奔的野牛。

金乡大蒜现货交易市场经理杨桂华告诉导报记者,没有前两年的大跌,也就无去年到今年的大涨。久历杀场的金乡人已经习惯了市场的波动。

"可以说,在过去的一个蒜季,只要买到蒜,就赚钱。倒腾大蒜的人都发了财。"11日,在金乡大蒜现货交易市场,交易商老邵这样告诉导报记者。

此前两年,他做大蒜生意历经了巨大亏损,去年到今年大蒜生意的火爆,让他有了一扫晦气、扬眉吐气的感觉。

老邵介绍说,在2008年到2009年的蒜季,最低出库的价格到了每斤0.04元,虽然未见自杀者,但血本无归的很多。

去年5月下旬新蒜收获时的收购价格每斤0.9元左右,后来逐步上扬,最高时超过2元,但平均下来收购价格在每斤1.5元左右。

而在交易市场上,价格的涨幅令人瞠目结合。收购商从农民手中收蒜之后,如果不立即出手而是找冷库储存下来,将会获得两倍左右的利润。

收购商从农民手中收蒜之后,经过分选、包装等程序进入冷库,此时的成本最高是每斤2元,而在其后大蒜价格持续保持在4元以上,最高时超过了6元。

巨大的价差在去年成就了金乡县一大批富翁。金乡县城郊一位村支部书记如是向导报记者描述:"近来金乡买车的人很多,一天有40辆左右的私家车开到金乡。4S店对金乡的买主也高看一眼,因为他们都是一次性付现款。"

在金乡,有通过收蒜获利过亿元的"传说"。老邵告诉导报记者,有一位广东吴姓老板,在去年收购了8000万元的蒜,收购价最高在每斤1.5元左右,而他在金乡租有冷库进行储存。虽然不知道他出手大蒜的价格如何,但如果按照每斤4元价格出手,获利也在亿元以上。

游资影子

按照老邵提供的信息,导报记者在金乡县卜集镇找到了这位吴姓老板收购大蒜的地点。卜集镇的大蒜因质量好,价格一直是金乡大蒜的"风向标"。

"是有这么一位广东老板,财大气粗。他曾给我们说,即使卜集镇的土地全部种蒜,他也有能力买下来。"11日,一位曾经帮助吴姓老板收蒜的当地农民告诉导报记者。

卜集镇大约有8万多亩耕地,如果按照每亩2000元的价格,全部买下来需要近2亿元。这位当地人不愿意透露吴姓老板的联系方式,只是指着一个今年新搭建的大棚说,听说他今年还要来收蒜,大棚就是专门为他收蒜搭建的,因为去年他收购的大蒜只能露天堆积。

对于是否有游资进入市场,金乡人说法不一。

据了解,在去年爆出游资进入金乡炒蒜的新闻之后,该县金融部门对现金流情况进行了调查,并没有发现资金大举流入的状况。

但在一些初级收购商看来,去年到今年的这个蒜季,之所以大蒜价格猛涨,除了供求关系之外,一些"大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徐先生是卜集镇当地一个较大的大蒜初级收购商,他告诉导报记者,在这个蒜季,是有很多大户参与到了大蒜收购之中,他们既有来自东北的,也有来自南方的。老邵则告诉导报记者,他了解到,有位浙江老板去年带了2亿元到金乡做大蒜生意,"赚飞了。"

杨桂华告诉导报记者,现在谁都知道大蒜是一个赚钱的生意,不排除会有楼市、股市、煤市资金进来的可能,将来大蒜价格的走势不好预计。

农民、经销商对赌

去年5月前后,金乡有着近40万吨的陈蒜,而在今年这个时候,陈蒜数量只有4万吨左右。在市场刺激下,今年金乡大蒜种植面积增加了15%左右,达56万亩,但考虑到陈蒜减少及减产因素,今年新蒜与去年的总量应该大致持平。

在这种"供求形势"下,今年的大蒜价格还将在高位运行。当地分析人士告诉导报记者,按照目前每亩4200元的"包地"价格,大蒜尚未从地里刨出,每斤的价格就已达2.1元。加上分选、包装、运输、存储等费用,每斤得2.8元经销商才不赔本。而这个价格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还多。

尽管如此,无论经销商还是蒜农,依然期望能继续去年的暴富传奇。"去年赚钱的是蒜商,今年是农民。"徐先生给导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现在的"包地"价格,每亩大蒜,除去种子、浇灌、人工等费用,农民纯收入能达到2000元,远比种植小麦等农作物有赚头,但不断走高的"包地"价格,让不少农民已经反悔,有的干脆不再"包地",静观市场之变,等待更高的价格。

走到地头准备"包地"的经销商,也在较高的价位下犹豫不决---按照去年的逻辑和时下蒜价的"高烧不退",大蒜依然是难得的炒作题材。

徐先生告诉导报记者,去年鲜蒜上市时,每斤从八九毛钱起步,慢慢涨到1元,涨到1.4元后持续了一段时间,到当年6月份,干蒜价格升到1.7元/斤,至当年8月干蒜价格涨到2元/斤时,农民和小经销商手里都已经没货了。至于后来,大蒜价格在金乡暴炒到6元/斤时,整个涨价过程已经与农民和市场变量无关,都是中间商炒作的结果,钱都转到经销商手里了。

这个嬗变过程,在金乡并非秘密。如此推理之下,今年的蒜价会飞涨到什么程度?中间商携资本之力涌来是推高蒜价还是将断送血本?现在没有人能说清楚,但在新蒜季还未正式开始之时,已经居高不下的蒜价和蒜农、经销商的"对峙",让很多人心惊。

中财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