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九 猫屋惊魂 下

秋硕 收藏 0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天黑还有会儿,也别急,”李驷悄悄地说,“我们整理一下思路再说。看来章老三真死的不明不白,被怪物害死了。” “对的,我们今天中午遇到的柳芸并没有疯,她和章老三知道些什么,然后张老三被灭口了。然后柳芸因为老说猫鬼的事,被别人认为疯了。” “不对吧,柳芸最后歇斯底里地把我们往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天黑还有会儿,也别急,”李驷悄悄地说,“我们整理一下思路再说。看来章老三真死的不明不白,被怪物害死了。”

“对的,我们今天中午遇到的柳芸并没有疯,她和章老三知道些什么,然后张老三被灭口了。然后柳芸因为老说猫鬼的事,被别人认为疯了。”

“不对吧,柳芸最后歇斯底里地把我们往出来赶,不是疯了是啥?”

“柳芸关上店门,是想告诉我们一些事情的,还没来得及说多少,她就发现有人偷听,于是她突然提高了声音,要赶我们走。也许是她怕了,也许是想保护我们,她就装疯了。你看啊,她开始说到猫鬼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给人一种神秘兮兮的感觉,然后她突然提高了声音,说自己啥都不知道,不认识什么姓章的,让我们滚。这变化有点太快了吧。“

“那个时候,偷听的人可能是谁呢?“李驷话刚出口,两人马上异口同声地说:”杨姨?“

沉默了一会儿,邱笑苍说:“不会的,杨姨不可能和这鬼猫有关,也许是柳芸看到了猫,是猫在偷听。现在我不得不相信,这些猫听得懂人话,这些猫就是猫鬼。“

好象在印证邱笑苍的话语,一只黑猫闪着绿莹莹的眼睛,慢慢走了过来。

李驷见黑猫瞪着绿莹莹的眼睛,不怀好意地向自己走来,感到很紧张.手里的桌子腿紧紧地攥出了汗。快到跟前了,黑猫突然一跳,向自己扑来。李驷举起桌子腿向猫头狠狠地砸去。却砸空了。猫窜到桌子底下,从后边向自己扑来,猫灵活地躲着李驷手中的武器,猫爪好几下扑到自己的脸上,李驷虽然武器在握,仍不是猫的对手。他已经被猫扑倒,压在他身上。他觉得那猫突然间变大,象老虎一样把自己压在爪下,尖利的爪子抓得自己的脖子,他觉得自己在流血,猫爪抓破了自己的动脉,热乎乎的血液流得满身都是。


邱笑苍正惊惕地看着慢慢腾腾走过来的猫,见李驷突然举棒一阵乱舞,然后转身向自己没头没脑地打来。邱笑苍被李驷的突袭弄得晕头转向,头上,背上,手臂上结结实实地挨了好几下。他手中的树枝根本档不住李驷桌子腿的攻击,他又不能出重手伤了李驷,一时被打得狼狈不堪。好在邱笑苍多少学过些花架子武术,身体灵活些,一边躲避着李驷的攻击,瞅准机会,狠狠地打了李驷几个耳光。

被打了耳光的李驷更加疯狂,手中的桌子腿舞得更用力更快。邱笑苍一边躲着李驷的攻击,一边防备着野猫和柳芸。被李驷的几下重手敲在头上,几乎昏了过去。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要扛过去,否则他和李驷今天都得命丧这奇怪的猫屋。终于他闪开李驷手中的桌子腿,将李驷扑倒,压在他身上,把他拿武器的右手用膝盖压住,狠狠在掐住李驷的脖子。

等李驷昏了过去,邱笑苍也痛加累,也几乎昏倒。他强忍着挺住,隔一会儿拍拍李驷的脸,过了好长时间,李驷竟然不见醒来。邱笑苍见自己失手掐死了李驷,心里一阵狂怒。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拿上李驷手里的桌子腿,绕到柳芸的后边,狠狠地向柳芸头上敲去,一敲下去,柳芸的头皮连同头发竟然象泥土一样掉下了一块,被敲打头部的柳芸象没痛觉一样,转身向邱笑苍扑过来邱笑苍觉得自己再无力气,只好再次滚倒,爬回桌下。他看见李驷已经醒了,呆呆地睁大双眼,瞪着桌底,一动不动。邱笑苍怕李驷再发狂袭击自己,爬过去后,还是先压住李驷的身子,然后用力地拍李驷的脸。李驷转过头,有点痴呆地问邱笑苍:“邱八,你咋也死了?“

“呸,呸,呸,呸,死你娘的狗屁,老子还真差点被你小子发狂打死了。“看着呆呆的李驷,邱笑苍刚才受伤的部位觉得更疼了,他真狠不得再揍李驷个半死。

“猫呢,都被你打死了吗?“李驷躺着一动不动,说起话来,还是呆呆的。

“什么猫啊,你小子刚才劈头盖脸地拿桌子腿打老子,老子如果不是反应灵敏,武功高强,早变成你小子的棒下之鬼了。“

“我刚才是和猫搏斗,那猫眼太厉害了,我拿着棍子都斗不过,脸上被抓了好几下,还被压在爪下,抓破了脖子。“李驷边说,边摸一下自己的脖子,奇怪地说:”咦,我脖子咋不流血了?“

“流个鸟血,“邱笑苍狠狠地说,”是老子把你压倒掐你脖子的,要不然,还不被你的超级武器破桌子腿打死啊。“

邱笑苍顿了顿,又说:“我明白了,你刚才是不是盯着那猫的眼睛看了?你小子刚才中邪,很可能是被猫眼催眠,出现幻觉了。“

李驷现在也感觉到了刚才的情况不太真实,加之刚才明明感到自己脖子上的血都要流光了,下在脖子还好好的,看来自己是真的中邪了。他动了动身体,觉得除了头有点昏外,身体并没什么伤。“这屋子真邪性,我们得赶快想办法出去,不然今天肯定会被这些东西害死。“

“唉,我现在是全身都疼,累的喘不过气了,得先歇歇。恢复一下体力再说,从现在起,千万别再盯着猫眼睛看,还有外边那个象柳芸的怪物,也不要注视她的眼睛,这些怪物很可能都会催眠,如果你再发狂一次,我老人家肯定是没力气对付了,不被你整死才怪。”

听邱笑苍这么一说,李驷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丘八,你的伤不要紧吧,你可千万要挺住,我还要靠你想办法闯出这鬼屋呢。“

“虽然全身都疼,还没啥致命伤,多亏我老人家有先见之明,练了金刚不坏童子功,呵呵。“邱笑苍有意说笑着,调节气氛。

歇了会儿,李驷悄悄地说:“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个象柳芸的怪物曾经说过话,虽然那声音让人很不舒服,我们还是可以引诱他说话,看能不能套出点啥事情。”

“先别急,你搬一下这桌子重不重,能不能扛得动。”两人试了试,这桌子就是那种很普通的课桌,一个人顶起来并不吃力。

邱笑苍说:“你看啊,门锁打不开了,但那门并不结实,我们把桌子抬过去,用桌子撞门,就是撞不开,把桌子撞烂,我们也可以捡桌子腿当武器。我看了,那些猫虽然诡异,但可头太小,并没有多少攻击力,而站着的那怪物,也就是可怕,这么长时间好象没对我们造成啥大的伤害,这地方就是吓人,我们壮起胆子不怕了,这些东西也把我们没办法。我们现在首先是自己先稳住,别让这些东西再迷惑,”

邱笑苍突然提高声音喊道:“柳芸,外边的怪物,你到底是不是柳芸?”

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动的怪物回答说:“我当然是柳芸了,嘿嘿嘿,我不是柳芸还能是谁?别以为你们躲在桌子底下,我就抓不住你们了,等我抓住你们,就把你俩撕碎喂猫。”柳芸的声音好象从喉咙里发出,听起来象是中午和他们说话的那声音,又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你既然是柳芸,那你的嘴是怎么回事?”李驷喊道。

“我找我的孩子,猫神别怪我,别咬我的嘴,我只想找我的孩子。”那边柳芸的声音越来越凄厉。

李驷悄悄地对邱笑苍说:“看起来真象是柳芸,你说柳芸会不会不在了?”

“她不是柳芸,不管她是啥怪物,我们还是赶紧逃离这鬼地方吧。“边说边示意李驷和他一起顶起桌子,向门口爬去。

那些猫好象看出了他们的打算,纷纷从楼上跳下来,扑向二人。两人不管不顾地快速向门口跑去,并凭着跑动的惯性,用桌子狠狠地撞向木门。

门并没有被一下撞开,门是向里开的,他们从里边用再大的劲也不可能撞开,除非把整个门撞碎。不过一撞之下,还是破了很大一块。那些猫们已经扑到后边的邱笑苍的背上撕咬了起来,好在现在是四月,他们穿的还厚,猫的爪子虽然坚利,对他们并不能造成伤害,两人顾不得背上爬着的大大小小的猫,再次抬起桌子撞向木门,这下,终于把门撞出了个可容一人爬出的洞。邱笑苍转身抵抗着猫群的袭击,李驷赶紧把那撞出的洞搬得稍整齐点,从洞里爬了出去。

外边的房子里有更多的猫在等丰他们,李驷刚爬出去,头上就被抓了好几下。那些猫袭击人,是一扑就跑,并没有扑在李驷着上狠命撕咬,李驷刚才瓣门的时候,手里瓣了块木块,赶紧拿起木块一阵乱舞,猫们近不了身。

后边邱笑苍也爬了出来,两人边向外退,边把手里的原始武器一阵乱舞,那些猫们低头发出恐吓的叫声,却不敢向前。很快,两人退到外边的门口,外边的破门已经腐朽不堪,所以并没有奇异地关闭。两人冲出门外,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那些猫呈扇形跟着邱李二人,继续发着恐吓的声音,但在屋外,好象他们的气势已经减弱了很多。

邱笑苍想一把火点了这破房子,被李驷拉位了。这房子一点,两人肯定脱不了身,如果再引起森林火灾,就更不得了。邱笑苍想想也是,只得做罢。但他还是狠狠地说,啥时候非想办法灭了这群鬼猫不可。猫们仍紧紧地呈扇形包抄着两人,直到两人跌跌撞撞地跑出树林,那群野猫才不再跟过来。两人终于喘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看看时间,已经六点了,李驷被猫扑掉的手机刚才在屋子里抓摸的时候已经找到了。两人打开手机,屏幕上信号显示正常,不再有刚才“请插入SIM卡“的提示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