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绿色记忆之最后一次演习

yassa 收藏 13 3222
导读:四,兵头将尾 5,最后一次演习 时间的轮盘转到了9*年的10月,应该说马上面临着退与留的抉择,而实际上我却没有任何可以选择退与留的权力。既然连考军校都可以放弃,我心里的天平倾向是非常清楚的。但是我在7月间刚加入党组织,目前还是预备期。据说因为是预备党员,所以当年度退伍是增加了一点难度的,何况教导员谈心时也说既然是党员走与留要听组织的安排,最后问我心里怎么准备?还能怎么准备,当然是服从组织安排喽。 虽然知道谈话是例行公事,但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全连今年要有约20个同年年兵到了退伍年限,差不多快到连队人数

四,兵头将尾

5,最后一次演习

时间的轮盘转到了9*年的10月,应该说马上面临着退与留的抉择,而实际上我却没有任何可以选择退与留的权力。既然连考军校都可以放弃,我心里的天平倾向是非常清楚的。但是我在7月间刚加入党组织,目前还是预备期。据说因为是预备党员,所以当年度退伍是增加了一点难度的,何况教导员谈心时也说既然是党员走与留要听组织的安排,最后问我心里怎么准备?还能怎么准备,当然是服从组织安排喽。

虽然知道谈话是例行公事,但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全连今年要有约20个同年年兵到了退伍年限,差不多快到连队人数的一半。就象党员名额有限的说,退伍的名额也有限吗?同年兵只有我和另一个老乡是班长职务,也占走了同年兵中仅有的两个党员名额。稍有限制我们立马在劫难逃!

老兵们已经开始或有理由或没有理由地不参加连队生产建设,即使去了也是出工不出力,完全符合部队“新兵干,老兵看,不老不新当裁判”的顺口溜。我和我的老乡只有带着第一年和第二年的兵去菜地。

以为就要这样地耗完我剩下的两个月,或者不幸地还要再坚持12个月。

演习不期而遇。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按惯例很少在下半年度展开这样的训练的,因为下半年的时间兵们面临退伍,提干,转职等等诸类抉择相对来说有点人心浮动。

何况上半年已经有过了一次。

但是演习的命令还是下来了。

而且不是一场。我们团同时在不同地点扮演了红军和蓝军的角色。

当然我只能参加其中的一场。而且很不幸就知道自己要扮演蓝军的任务。

何为蓝军?何为红军?

红军当然是我们解放军了,当然按照惯例是演习的胜利者了。

蓝军呢?是蒋匪,是美帝,是一切的反动主义者,这样的的前提当然注定要面临被打败,被消灭的命运。

我团的对手是同军不同师的某个兄弟团。

红军任务是破袭运动中的蓝军。

蓝军任务是某个想充当“世界警察”的帝国主义国家,空降了一支部队占领了我们国土上的某个山头,但最后被我们战无不胜的人民军队所消灭。

全连5个战斗班,谁都不愿当蓝军,最后连队留守一个班,其余的一半人马在一个排座3个班座的带领下再次开赴**山地域打胜利的破袭战去了,剩下的两个班在一个排座一个班座的无奈带领下加入营里的队伍去接受被消灭的命运。我就是那个可怜的班座。

蓝军的级别是达到了一个营的兵力,被红军一个团冲击。但是那时侯我所在的师是乙种编制,并没有满额。没办法,85年裁军的时候师没了娘家,在原来的军里他是主力甲种,但是现在的婆家里已经有了个甲种在。好象那时候中国的军队军一级只有一个甲种师编制的说。

所以全营各个连队各出一个排的兵力(实际上这个排也没有满编)组成一个连在营座的带领下号称一个空降营浩浩荡荡提前杀向安徽某县张山集地域潜伏去了。

老教是个老资格的中校了,所以他抢到红军任务。

出发前团副参谋长的训话很有特色。

大意是该地区是当年老区,我们的前辈在那里打游击的时候是很得到当地民心的,后来再也没有部队进驻过了,所以老百姓对部队的概念还是停留在解放初期,所以你们{注意!关键词出现!}要打水,要扫地,要把尾巴夹起来,把土匪的习气按下去,不要破坏解放军的形象、、、云云。

看来团领导也知道部队周围老百姓的普遍看法。

但是我们不是M国空降营吗?

我们是“M国鬼子”啊

上车出发!

进入山区,左转右转,在一个小山村停下。

“M国鬼子进村了!乡亲们快跑啊!”我旁边的某老兵轻轻怪叫,边上几个一年兵笑。

但是“M国鬼子”假装自己是光荣的解放军来驻训,并“骗”得了村长的认可,我的两个班居然可以在某大户家打上了地铺。

内务还是要做好的,虽然是地铺,白床单还是要铺的。水是要打满缸的,地是要扫干净的,连猪栏也是要帮忙清除好的。“M国鬼子”假冒解放军是要假冒到位的。

炊事班开始挖行军灶,一群小孩围了看。

演习期间的伙食标准大有提高,中午的每顿少不了土豆烧肉,数量基本上可以达到不需节制的档次。在部队能达到这样的标准就很不错了。我记忆中惟有91抗洪期间的伙食是狠狠超标的。老百姓家的伙食远远没有达到小康,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在他们简单的菜桌前大块吃肉,于是扒拉了一点支援过去,其后遗症就是从此后到我们演习结束,我们的军民关系完全如同我们赠送的牌匾上所写“军民亲密如一家”--------期间房东家再也没有开伙。

还好没有发挥我们的强项----整理菜地。

因为我们只带了工兵锹。

不知道老百姓看到我们连菜地都是整的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做何感想。

“M国空降营”空降的第一天在全体清理卫生中结束。

第二天一早当然还是要去跑操的,一个“营”的“M国鬼子”在山路上跑步,也不怕暴露目标,番号还喊的特别响亮。

立定!解散!放水!带回!

再挑水,再扫地。

上午部队待命,班长以上去看阵地。

阵地就设在村旁的坡地上。

营座指点江山。我们的阵地以某高地为中心,驻守营指挥部,其余3个连成3角型拱卫在周围的3个高地

我的连就在突前的那个角上。

然后各连分散带到各自的阵地上。我和排座来到自己的阵地上。

阵地居然在一块抛荒的菜地中。边上居然还有老百姓建的简易棚一座。

前面是个向下斜坡,一条浅河横过,河边有树林。河对面是一片田地,视力可及范围两公里外是另一座高地,演习指挥部规定的红军的冲击出发地。

和排座简单商量一下,我领一个班驻守坡顶,排座领一个班驻守树林。

排座是安徽人,徐姓,当年刚下部队,还抗着学员的红牌。在建制上我并不是隶属于他,但他对我的组织问题解决有莫大的功德。我到现在还很感激他,虽然从老部队98缩编以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可我会怀念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下午把我的班带上阵地所在,排座指示开挖战壕。

开挖战壕,谈何容易,我在教导队里也没有学过任何关于战壕的知识,更何况班里的几个兵。但是我们也不怕,我们是没有挖过战壕,但是我们看到过啊,没看见过猪跑还吃过猪肉呢。所以我们就具有了理解“战壕”的知识了,我们是没有挖过战壕,但是我们经常开挖菜地啊,无非是挖一条比较深的排水沟就是了,所以我们就具有了设置“战壕”的经验了。再说战壕挖的再好有什么用,我们是”M国鬼子”,是蓝军,注定要被消灭的,难道还想翻天不成?

全班7人,标准的乙种炮班编制,现在却成了步兵装备。因为这次演习有点打乱了编制,我原来的兵有支援别的班的,而现在7人其中也有别的班支援我的。

但是现在这个阵地号称是“空降排”,虽然全部只有一挺轻机,正副射手两个兵,其余人均冲锋枪一支,外加我控制的一台步话机。就这规模我要拉开一个排的排场。自己心里都有点可笑。

我在菜地中用石块拉直线一条,我的指挥点在中间,你!你!阵地在我的右侧,你!你!在我的左侧,轻机阵地在最左侧,开挖!

不会?我也不会。先挖个坑,再用挖菜地排水沟的经验连接成线。

散兵成线开始吭哧吭哧地用工兵锹劳作。

不到半小时后就遇到了问题。黄土半尺以下居然就是坚硬的岩层,工兵锹根本啃不动它。

简单的把浅浅的坑勉强连成线,我们怎么也奈何不了岩石,下午就此收场。

转天排座示范地挖了一个单兵掩体,不愧是步校出来的,很是象模象样,相形下我们所做的简直不是玩意。但是排座的掩体找了个好所在,下面没有岩层,要是放弃昨天一个下午的劳动成果还真是有点舍不的。

自从我的首任上海籍同年班副因为犯了和我以前同样的错误被撤职后,续任的是个9*年兵,和我是同省老乡。在我退伍后还接任了我的职务,第3年终于考取了军校,以后我们保持过一段时间的联系,那是后话这里不提。当时他的机枪掩体是挖的最深的一个,基本上两个人能够在坑里面蹲下来了,另寻阵地一是不敢,因为是指定地点,二是不愿,谁知道别的地方下面是不是同样的岩层呢。可是就这样也不叫战壕啊?

当时也不记得是谁灵机一动了,往下挖是不太现实了,但是我们可以往上提高啊,我毫不迟疑地采用了这样的建议,用石块加高掩体护墙,用泥土覆盖表面。本来战壕是要埋伏在地表下面的,现在成了秃出地表。这样的掩体根本不符合实战的安全标准,一炮就可以抹去所有的表面阵地,但是这是演习。

一天的劳作后阵地倒也象模象样起来了,我的前面是个斜坡,无非这个坡度到了我的阵地上随着垒高的石墙猛然提高罢了。

营座来检验阵地时居然通过。当时把我紧张的。

当晚传达指示,据说此场演习要有现场转播,某位领导要通过转播查看。

于是第2天对阵地加固再加固。

因为有过在**山排除哑弹的经历,当天我和排座的任务是在阵地前沿布置炸点。

炸点,字面上理解当然就是爆炸的地点,我的阵地前沿为什么要有炸点?因为要模拟我解放军部队对“M国空降营”的炮火覆盖。

演习的档次还没有到实弹的级别,当然不能有在**山那样真有炮弹再向我飞来的事,但是想到就连要消灭自己的炮火都要自己去设置还要自己亲手点燃亲手把自己“炸死”,心里可真不是滋味。

每一个雷管都用导火索连接好,用竹签固定,用拉线把5-6个雷管连接成一串,用拉线连接到我的掩体,此为一个排炮的模拟标准。

大概设置了六七个排炮。

演习在明天开始,炸点也只能在明天一大早设置好,今天只能算是演习前的演习。

套用一个著名动画片的某个开头“演出,开始了”

演习正式开始。

超出正常时间一大截就起床了,营座整队训话了无新意。安全问题始终被放在了第一位。解散后各班班长到营部领取了蓝军标志和空包弹,每人60发装两个弹夹。天蒙蒙亮时我们就进入了阵地,我安置好雷管后回自己掩体蹲下,壕沟里面有点潮湿。昨晚睡的很少,但是现在兴奋的没有任何睡意。前方有雾,什么也看不见,步话机里面营座还在呼叫各个阵地的指挥,在听到自己的代号以后回答一切就位,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前方两公里就是红军的冲击出发地,我的阵地就是第一线接触点。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或许一个小时,或许两个小时,天已经大亮。没有听到任何机动车的声音,我无意中发现前面田地中有什么在蠕动。仔细一看,那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那是和我们穿着同样军服的红军。

几乎同时步话机里面警告声起。

“机炮*连注意,机炮*连注意,***团出现在你阵地前方、、”

步话机毕竟只是连以下的通讯设施,所以互相之间的通话没有任何加密。

对手是甲种满编的部队,从人数的气势上已经完全压倒了直接面对他们的7个蓝军。

按我炮兵专业的观念,红军们移动缓慢,而且没有成散兵线,在战场上简直就是炮灰一堆。我蹲在坑里目测了彼此之间的距离,风由西而来,“标尺**,方向**、*,向左修**,目标前方步兵群,榴弹3发,急促放!”要是现在我有82迫,82无在手,足可以几弹下去轰倒一批。

我忘了自己的阵地同样也是如此的不标准。

但是我现在只有56冲在手,而且是60发空包弹。我是蓝军,我注定要被消灭被俘虏。

我的视线看向远方,据说转播设备在那边山脚,但是我没有看见什么。

步话机里传来射击的命令。

“同志们!战友们!弟兄们!发芽(Fire)啦!”

枪声响起。

红军的阵形立马散开,运行速度明显加快。

这时才发现我们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我们忘了带枪口火帽。

空包弹没有它的配合只能打单发,这样的射击非常不爽,特别是轻机枪

还没等我们造出“M国空降营”的强大火力气氛来,耳机里传来让我拉炸点火线的命令。

完了,我的阵地要被炮火覆盖了。

我拉紧了火线,雷管爆炸,烟雾腾起,就在我的阵地前面,笼罩了整个坡地。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轻机枪手本来就射击的非常不爽,现在干脆就被炮火消灭了,班副冲我这边大叫:“我这边可是游戏结束了!“然后就把机枪一放,身体往坑内一缩就算是阵亡了。

现在我身边就只有几支枪还在射击,我的身后主阵地和旁边的支撑阵地的射击已经开始了,但是我这里却要到了该谢幕的时候。

红军开始跨渡小河,树林里没有了枪声,排座那边的演出已经结束,很快就会轮到我这边。我已经可以听到红军们“冲啊”“缴枪不杀”的喊声。

我们的射击对红军楞是没有一点杀伤力。红军们很快就冲上了我的阵地。他们就这样直接冲到了我的阵地上。

还能做什么呢,我关了保险,往坑里一躺,我也被击毙了。

红军们连战场都没有打扫又保持着一样的速度继续向主阵地冲锋,这样的话估计营座那边同样会很快地顶不住的。

半小时不到,枪声就稀疏了,最后全部静寂下来。

蓝军全灭。

整理战场的活还得我们做。

几天后我们和执行红军任务的同连战友又会合在营房里面了。听他们兴高采烈地说怎么样就冲上去消灭了对手,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被消灭了,苦笑。

我想到那些冲过我的阵地的红军们。

啊,11月已经到了,12月还远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