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绿色记忆之连嘉奖和10元人民币

yassa 收藏 9 1879
导读:四,兵头将尾 3,连嘉奖和10元人民币 连嘉奖我所欲也,10元钱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兼得,舍、、、而取、、、、? 在**度过了人生的3个冬天,估计我余生不会再有冬季到**去看雪的故事发生。 据说**是我国著名的火炉城市之一,或说是之零点五。我只是听说而已,而且从哪里听说来的早已经忘记,脑海里只留下根深蒂固的火炉学说概念。 夏天的**应该是比较热的一个城市,但是相对与我更南边一点的老家来说,当时我更记忆深刻的是**的冷,毕竟,在老家冬天也就是意味着多穿一件羊毛衫,偶尔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让人们换上几

四,兵头将尾

3,连嘉奖和10元人民币

连嘉奖我所欲也,10元钱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兼得,舍、、、而取、、、、?

在**度过了人生的3个冬天,估计我余生不会再有冬季到**去看雪的故事发生。

据说**是我国著名的火炉城市之一,或说是之零点五。我只是听说而已,而且从哪里听说来的早已经忘记,脑海里只留下根深蒂固的火炉学说概念。

夏天的**应该是比较热的一个城市,但是相对与我更南边一点的老家来说,当时我更记忆深刻的是**的冷,毕竟,在老家冬天也就是意味着多穿一件羊毛衫,偶尔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让人们换上几天的大衣而已。

当然现在看来这样的冷并不算什么,在吉国的冰天雪地里我也曾经尝试过穿了件单衬衣出门转上几圈,现在的我已经淡忘了**的冷了。

但是在我18、19年龄的时候,我有了我人生中第一次对寒冬的认识。

每年秋去冬来,天气渐渐冷去,最后有一段时间里,营房的水管是冻住的,虽然提前包了稻草之类的东西做为保护措施,但也只是把没有水的日子推迟几天到来。

终于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水龙头里再也滴不出一点水。

水的问题好解决,团部大楼的边上就有一个大水井,说水井吧也名不副实,其实就是一个开了小口的储水池,但是很大,夏天里乘月黑风高,有兵们会弄根绳子吊了下去在里面游泳,不好意思我也曾是其中一个。在水管没有水的冬天,兵们就三三两两的自行到池边解决洗刷问题。然后把水装在各种各样的容器中带回连队备一天之用。

水的问题是解决了。

但是在冬天的早上和晚上,任谁都是不愿意把手脚伸入冰冷的水中,虽然是来当兵讲奉献了,但并不意味着兵就没有花花肚肠。

团里有个锅炉房统一供应热水,但是供应时间有限制。

对兵们来说,时间不算什么大问题,对于每天能花大量的时间在整理各种各样的内务上的军队来说,打开水的时间是绝对够的,关键是装热水的暖瓶不是军队配给的,完全是自备。

那时普通兵的一个月津贴都不超过30块钱,我记得第3年的下士是29元。有限的经济资源还要用在关键的烟啊酒啊肉啊等地方,所以大部分情况下兵的日子过的紧。班里的几个暖瓶是全班凑份子买的,兵多暖瓶少,热水就成了问题了。

到了冬天,就开始打电的主意。

全连一幢4层楼,4楼住了营部。连队里据说是按电表上的数值上缴团里电费的,这笔钱从连队的家底里出支,所以连队对一切与电有关系的地方都特别关注。

每个战斗班一间房,部队配发的唯一电器是顶上的两盏日光灯,连吊扇都没有。但兵们有自己配备的电器4大件,就是“收音机(录音机),小电扇,手电筒,热得快”。夏天用的小电扇,是挂在蚊帐内的那种。我记得当时市场上刚刚出现这种产品,大部分出自我老家那边,**市面上要10来块钱一个,我回家时带过几只用来拍过几个连队主官马屁。

但是电扇没有电可不会自己转,房间里面只有两个插座,分别在房间的两对边,正好是班长与班副的床位下面,当时我为了隐蔽这个电线去向可费了不少心思。 按理说作为连队的骨干应该积极为连队节省开支,嘿嘿,不好意思,我自己就配齐了这4大件,谁不喜欢享受啊,何况也只是小小的一点点。所谓上梁不正下梁也就那样了。如此类推,到了半夜以后,全连每个房间都可以听到各种小电扇的嗡嗡声和兵们的呼呼声。

为什么半夜以后?因为要在干部查房后兵才敢铺开电线。由于小电扇质量参差不齐,所以嗡嗡声也是或大或小,因此暴露而牺牲过几个电扇和几个小兵,后来兵们就自发在全连普遍推广用枪油增加润滑作用的经验,噪音大大减少,暴露现象就此完全消失。

任何情况下,所有4大件电器一被发现下场就是被干部没收代管,到主人退伍时发还。(不过我从军3年从来没有看到哪个老兵在退伍时还想到去要回此大件----如果该大件还在或还能用的话。)然后该电扇就悬挂到某个副连以上军官的房间里了。

电扇的耗电量不大,所以并没有引起连队干部的警惕,或者说他们就眯上了一只眼睛。但是冬天用电烧开水就乖乖的不得了啦。

热得快也是那时候的新兴产品,直接在暖瓶里烧开水,物美价廉,大约3-4元一把。但是相对与兵的30元来说也是奢侈品。所以唯有一些日子过的比较舒坦的兵才会拥有。但是该大件的使用寿命有限,不是因为电热丝烧断而寿终正寝就是被干部发现收入内宫,一般不超过2个月服役期。所以兵就在这个基础上很快有了突破。

如果你的班里拥有了一把全新的热得快,那么恭喜你在这个冬天的早上有热水洗脸,晚上有热水泡脚了,班里还随时有开水侍侯-----前提是不被干部发现----全班的日子就过的火热起来,并且还可以对友好班排做些外援。但是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事,连红颜都要薄命,所以有一天早上或晚上当你想要用热得快烧上一壶开水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的时候,就发现它罢工不干了。

退伍后我也用过几个热得快,当然它们都是为我奋斗完它们的一生,没有谁会来没收它们了。用坏了的热得快们的最后下场也就是一卷一扔了事。为此我还感叹过,为什么呢?

因为我在**那时候,可不是你热得快说不干就不干了,坏了的热得快还是要继续废物利用,鞠躬尽瘁的。如果有哪个兵居然把用坏的热得快往垃圾堆里扔----该前提很难出现---那么它很快就会被谁捡走。

坏了的热得快也就是密封在铝管里面的电热丝有了断点,这个情况是修理不了的。但是我们兵们有智慧和力量。把铝管折断,倒掉里面白色的绝缘粉末,最后抽出了那段卷曲着的电热丝。接下来把这段电热丝缠绕在两根竹筷,再把竹筷插在该热得快的遗留物---瓶塞上,重新接好电线,现在好了,继续有热水可以用了。

经过这样处理过的热得快烧的水是不能再用来喝了,虽然那时候兵的最高学历也就是高中,但是也知道电解的水是对身体有害的,但是不妨碍热水洗脸洗脚啊,就算对皮肤有副作用也不管它了。

这样的热得快烧了断,断了接,再烧,再断,再接,筷子烧断了就换,如果能捡来新的电热丝加入就大大延续它的生命,到最后实在不能再用为止,如果不被干部发现,反而能用上两三个月。

居然从来没有出过安全上面的问题。

但兵的智慧和力量在这样的基础上居然还能有突破。

我用过这样的一种烧开水设备,我都不知道怎样命名它了。一根木条或竹棍,用细线在它两边绑上两根钢锯条,接上电线,扔在暖瓶或脸盆里面居然也能把水烧开!

这个设备烧开水的速度暴快!烧的时候也有点恐怖,只看见暖瓶里面亮光闪闪,声音轰轰,不出1分钟热水就沸腾出炉!

或者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说无知者无畏,或者说无奈之举,总之这个方法离开部队后也许就失传于江湖了,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再用,虽然以前使用中也没有出现过意外。

常在河边走,那能不湿脚。终于有一天我也暴露了。

那天早上,班里一个兵捧着一脸盆热水耀武扬威地跑去洗漱,结果被连长逮了个现行,警惕性很强的连长对他的热水来源产生了怀疑,顺藤摸瓜抄了我班的后路----他居然绕道到了房间的后窗外侦察敌情!----而一般做这样的坏事班里都是有个兵派在前门放哨的。当连座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知道大事不好,那暖瓶里还哗啦啦地烧着呢!

连座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了,这是我的第五任连座,浙江东阳人,虽然还是我同省的老乡-----就是路隔的有点远,如果按每一杆子一公里计算,八杆子绝对是不够的,最少也要打上两三百杆子才够得上,-----还是拉长了脸臭骂了本班头一顿,并裁定鉴于5班违反连队关于电器使用的规定罚款5班班长也就是我10大元,作案工具由于实在不够收为官有的档次当场予以销毁。

10元啊,我四分之一的津贴呢。

当时真是心痛,接下来的整个早上我都在肉痛下个月消失的10元人民币。

当天也正好是团里组织连队考核四百米障碍项目,早饭后连长大人就在全连队伍前宣布谁获得全连第一将得到连嘉奖一次。这个连嘉奖我知道是不出两三个人之外的,其中希望最大的就是我。

但是连嘉奖我稀罕吗,从新兵连因为百米障碍跑了全团新兵第一得了第一个连嘉奖并火线入团开始-----那时我还非常激动----也算不少了,但是现在我还在可惜我的10元钱。

新兵们倒有点激动的表情,可是他们拿不到第一。老兵们知道自己拿不到第一,但是他们却不稀罕,连嘉奖而已,听说退伍的时候都不够放进个人档案的资格,我在想,大概他们也这样想。

上午的考核不出意料,我得到了第一,大概是两分二十几秒,比训练大纲规定的优秀还要少一点,这个成绩在全团也能数上号。(时间过去太久了,我忘了,障碍一直是我军事技能里的强项),由于为连队在团里来的主考干事面前挣了点薄脸,在回营的路上连长与我有说有笑,完全忘了早上的黑脸。

说着说着就说到连嘉奖的事了,说着说着连长就说连嘉奖也免了吧,我拿那张纸还要写,还要盖章的也麻烦,你也不缺这张的,就抵消了你要罚的10元钱算了。

相比那个即将消失的10元钱,我还真愿意放掉这个连嘉奖。

于是立马成交。

到现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我还是不知道那两张都从我生命中消失掉的纸,10元钱与连嘉奖,我更在乎哪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