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绿色记忆之91抗洪

农场故事

4,抗洪

91年我国南方首次遭遇洪水的灾害,当时并没有想到以后会越来越严重。

说起百年不遇的洪灾,大家马上就想到了98,然后是更早一点点的几次。谁还记得91年当长江刚开始咆哮起来的时候,我们是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的吗?

91年的夏天是个多雨的季节,我们独立的一个连队呆在师农场的几间破屋子里,有一个班甚至独立在田地里搭了个帐篷驻守!离着有一个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军人服务社的场部还有几里地。连部有一台总不会响起来的电话,电视的信号极差,连队干部轮流回家,晚上兵的生活是偷鸡摸狗喝点小酒,外加调笑调笑路边店的女服务员-----我知道这句话说的不好听,但这是事实。

有没有什么更出格的事发生,我是个新兵我知道的不多,但是我可以说:有。只是我不好说了,我要为我那个现在根本不存在了的部队保留一点遮羞布。

眼看着河沟里的水渐渐的满了,眼看着我们在田地里垒起的水坝也渐渐高了。

外面的形势据说一天一天在严峻,但这个有点与世隔绝味道的连队小日子还是悠哉悠哉。

事到如今,我依然记的很清楚,那天夜里已经11点多了,在家的全连官兵都已经入睡,有没有还在外面游荡的我不知道,但是那个从来不响的电话却忽然刺耳地叫了起来,把我从美梦中惊醒。

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迟疑了一下才接的电话,里面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急切地在问:“是机炮*连吗?我这里是团部值班室,马上找连队干部接电话!”

不敢怠慢,到隔壁摇醒连长和指导员大人,幸好那晚他们都在。连长接到电话后脸色也就不好看了,我在边上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点,电话还没有结束连长就命令我立刻到后面的通铺房间找当天值班班长吹紧急集合哨!

不过连长又加了一句:“赶紧起来就可以了!”

新兵连学习到的按照正规的紧急集合要有许多的携行品,但不要说连长,就我也知道连队目前的状态下哪有标准可言。这也是我下连队后第一次紧急集合,如果不算训练,这也是三年服役期中有限的几次之一。

急促的哨声响起的时候真是手忙脚乱啊,我这边还直在担心,还好那边10分钟之内就整好了队,部队毕竟不同老百姓,虽然着装实在是混乱。

连长就宣布了紧急情况。

驻地边上的一条大河,水已经满过了充当河堤的省道,水势已经不可逆转,农场地势低洼,半小时后这里方圆就将是一片泽国,连队必须马上撤离,而且由于抗洪兵力不足,撤离的同时立刻调往津沪铁路沿线。

这个时候从团里出来的老解放也到了。

顿时鸡飞狗跳,兵们撤了,猪们怎么办?狗们怎么办,那一大堆的家当怎么办?

问题是还有几个兵当时并没有躺在自己的床位上。

说要处理谁那都是事后的事,无奈的干部们留下了老排长收拾残局,对团里美其名曰留了几个兵看家善后,也确实需要几个兵来照料那些遗留下来的狗啊猪的什么的。全连上了老解放呼啸奔团部而去,留下一个排座迎接即将淹没他的河水。

自从风声渐紧,部队的一举一动都倍受周围老百姓的关注。我们这边一有风吹草动那边老百姓就跑过来打探消息。如今这边我们咋咋呼呼地收兵整队,那边老百姓可就有点炸营的味道了。连部队都撤了,看来形势大大不妙,于是就在我们撤退的同时,周边也就一片哭爹喊娘的叫声。

这个夜就不得安宁了。

回到了大本营,天也就快亮了。

天色明亮的时候,才发现营房里面空空荡荡,几乎没有几个兵,我们这个连队当天就由被车子拉出了大门。


本文内容于 2010-5-17 10:12:00 被yass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