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不仅使人理性,还散布民主

一间标准大小的房间里的空气能全部聚集在左(或右)半间吗?

你若回答说不能,那就错了。

正确的说法是:一间标准大小的房间里的空气全部聚集在左(或右)半间的概率是0.5的10的27次方(约等于10的负3乘以10的26次方)。


一杯水在无外界因素影响下能自发地上半部分沸腾,下半部分结冰吗?

你若也回答说不能,那也就错了。

正确的说法是:一杯水在无其它外界因素影响下自发地上半部分沸腾,下半部分结冰的概率大约也等于0.5的10的27次方。

(以上数据来自著名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科普界一代宗师乔治.伽莫夫(George Gamow)所著从一到无穷大)


我们由此联想——

一个人活一万岁不是不可能,只是其发生的概率极低;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发生的概率既不是0也不是1;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应该说成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概率是亿分之,比如说是亿分子一。”

等等。


如果在生活中采用这种数学的语言,虽然罗嗦了些,还少了些文字的文学魅力,但其优点却也显而易见。比如我们喊“某某万岁”时,如果改成喊“某某万岁的概率是亿亿分之一”,对我们一贯的盲目显然有很强的警示作用。

数学不仅使我们清醒理性,还能散布民主呢。据美国数学教授卡尔文 . 克劳森(Calvin C.Clawson)说,数学的本质就是民主的。我们由此可联想到技术的本质是专制的。这或许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五千年文明只有术和专制,却没能发展出科学与民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