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33、轰炸开国大典

幸运特快 收藏 4 20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连夜来到提篮桥监狱,管理监狱的方科长已经睡了,一听到是于效飞来了,赶紧起来。

于效飞先道歉说:“对不住,任务太急,只好半夜跑来打搅你。”

方科长知道于效飞负责的都是最重要的案子,他级别又高,当然连忙说:“都是革命工作,怎么说什么对不住呢!说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于效飞说:“需要一个可靠一点的犯人,要愿意和政府合作,又头脑机灵,当过行动特务的人,有一个相当重要的特务需要他帮助弄到口供。”

这个管理监狱的科长对在这儿关押的犯人的情况非常了解,在这儿关押的犯人都是重犯,需要有相当水平的人才能真正掌握这些最狡猾的特务的真正态度和行为。所以方科长也是个相当能干的干部。

想了一阵,方科长才说:“要是从这些方面综合来看,只有成平最合适了。”

于效飞一愣:“什么?”

方科长也是一愣:“怎么,你不记得了?他那个案子,还是你办的呢?不是你亲自活捉他的吗?”

于效飞心里一疼:“我当然记得。他怎么还没枪毙?”

方科长又是一愣:“不是根据你的档案来的吗?上面说他有过立功行为,另外,他积极向政府靠拢,揭发其他特务,态度非常好,所以暂时没有列入处决对象,现在还关着。”

于效飞眉头紧锁,眼前不断浮现出那些牺牲在自己面前的战友,再想到在上海解放前夕被敌人突击杀害的几千同志,心里阵阵剧痛。他呆了一阵,想想眼前极其紧迫的任务,于是摆摆手说:“好吧,就是他吧,如果讲套口供,没有人比他更强了,这个家伙受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

方科长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就小声问道:“首长,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啊?”

于效飞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他害过我们很多战友。”

方科长大吃一惊:“那咱们还要用他吗?”

于效飞低下头:“算了,工作重要。不要讲个人恩怨了。”

方科长默默点点头,他明白,这叫做革命觉悟,但是这种公私分明的做法还是让他十分敬佩。


很快,成平被带了进来,方科长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了,于效飞的案子级别太高,连他也没资格知道。

成平一看在屋子里边站着的人是于效飞,先是一愣,然后赶紧低下头。

成平就是冒充大学生边城打进上海地下党内部进行破坏的那个红旗特务,他是美国顾问训练出来,专门针对地下党工作的,对共产党的组织和规矩全都非常了解。所以一看到于效飞,马上叫道:“首长。”

于效飞没有看他,转身来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慢慢说道:“听说,你在这儿表现得挺好?”

成平迅速抬头偷看了一下于效飞的脸色,然后说:“我在这儿这么长时间,监狱领导已经向我们交代过政府的政策了,我要象政府要求的那样,争取政府的宽大,积极靠拢人民。”

几个月的关押,成平起了很大的变化,尽管他经常出入监狱,伪装成被捕的共产党,套取被捕的地下党员的口供,但是现在他是作为真正的犯人被关押起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处决,这种真正的犯人生活,对他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原来他脸上的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情消失了,那种时常流露出来的小聪明也不见了,他变得深沉多了。

于效飞看着他背后的墙壁,没有任何感情地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

“知道,监狱领导对我已经讲过了,首长你对我的证词写得非常好,所以我没有被列入枪毙的名单。我没想到首长这么仁慈,首长的救命之恩,小人没齿难忘,来世变牛变马,必当报答!”

说着,成平的眼泪几乎流下来。

于效飞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你错了!我没有特别想留下你一条命,只是我们共产党人,不象国民党那样把个人恩怨放在第一位,明白吗?”

成平连连说道:“明白,明白!”

“那你应该怎么做呢?”

“我坚决积极向政府靠拢,争取立功受奖!”

“立功受奖?”

“不,是立功赎罪。”

“不是罪恶,你有血债!”

这话象惊雷一样在成平耳边响起,他的心里“轰”的一下。

于效飞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明白自己的过去就好,你现在的表现也是对的,要记住,只要积极表现就有好的结果,要用实际行动靠拢人民。”

成平连连点头:“是,我一定好好改造!”

“我到这儿来干什么你知道吧?”

“不知道。”

“不!你是个聪明人,你已经猜到了!不错,我找你来,是有任务要交给你。有一个特务,刚刚从台湾来,需要知道他来干什么,他的任务是什么,他的那个最直接的上峰是谁。要纵的横的关系,与他同行的特务都有谁?都在哪?”

“首长的案子,都很重要,我怕我不能完成。”

于效飞用利箭一样的目光直视着成平:“你不老实!”

成平吓得全身一哆嗦:“不是!首长,我真的怕误了首长的大事!”

“你受过特别训练,以你的能力,完成这样的任务非常轻松。我的时间宝贵,所以我才来找你配合,你不要心存杂念,想一些不应该想的事情。”

于效飞一字一句地说:“你,听懂了没有?”

“懂了!我保证完成任务!”

“你明白就好。”

“是个什么样的特务?”

于效飞说:“你态度端正了就好,现在你随便点,咱们来讨论一下这个案子。你把椅子搬过来。”

成平赶紧跑到旁边,把一把椅子搬过来,在办公桌对面坐下。

于效飞问:“你吃过饭没有?”

“吃过了。”

“伙食怎么样?”

成平犹豫了一下:“还好,就是都是稀的,一点干的没有。”

“我看你样子变了很多。真正的犯人生活不好过吧?”

“嗯!”

“我蹲过日本鬼子的监狱,不是你这种正式的犯人,是在梅机关的地牢里边关着的,打得半死之后,不给饭吃,扔到地牢里边等死的。可是我挺过来了。共产党的监狱不虐待犯人,你这样已经是非常幸福了。你不要不知足。”

成平有些惊讶地看着于效飞,默默点点头。

于效飞说:“我还没有吃饭,咱们一起吃吧,我自己出钱,叫点肉菜,不要喝酒,不然明天特务就看出来了。”

成平连连点头。


一会,酒菜摆上来了,于效飞掏出烟盒递给成平:“抽烟。”

于效飞自己不抽烟,但是他身上总是带着烟,给其他机关合作的人抽。虽然已经是解放后了,但是于效飞在和各级领导交往的时候,还是按足规矩,逢年过节,各种规格的礼物一点不少。见到各级同事,香烟茶水一样不拉。所以,他虽然不是延安来的主流派,但是各级领导对他的印象还是极佳。这让他在党内的各种运动当中受到的影响非常小。

于效飞的烟当然是最好的,过去一直讲究享受,在监狱关押了几个月,烟瘾难捱的成平急忙接过去,贪婪地吸起来。

于效飞把烟盒扔给他:“拿着吧!”

成平急忙受宠若惊地捧在怀里:“谢谢首长。”

“跟着我工作的人不能受一点委屈。”

成平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不要这样,还是边吃边谈工作吧!”


第二天一早,焦明被从水上公安局提出来,和一些人一起被关进了一辆囚车,送往别处。欧阳已经事先告诉过他和特务们商量的办法了,所以焦明并不太紧张。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汽车在一个高大的建筑里面停下,这就是他们要来的地方了。

随着押车的公安人员的喝斥,犯人们从汽车里边出来。焦明朝四周一看,立刻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地方他以前经常来提审犯人,他认得这个地方,原来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提篮桥监狱,号称“远东第一监狱”!

提篮桥监狱是当年外国人侵略中国时的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华德路监狱,长期由英国管理,俗称“外国监狱”、“西牢”。1903年5月18日,第一幢监楼竣工启用,至1935年形成占地60亩、楼房10余幢的规模,四周有5米高的围墙。

提篮桥监狱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曾关押过许多著名人物。1945年-1948年间,这里是关押、审判和处决日本战犯的场所,至少有13名日本战犯处决于狱内,也有无数的共产党员在这儿英勇就义。

提篮桥里的犯人都是重刑犯,焦明看到把自己送到这儿来,有一种一见股栗的感觉。

连过了五道门,眼前出现几栋火柴盒一样的楼房。火柴盒的开口处是一道铁栅栏门,窗子开得很高,而且很小。再进了这道门里,就是深深的监房。

焦明被关进一个监房后,还听见外面汽车不住的响。人来得很多,也不问姓名,就往各监号塞。牢房里边就是坐也挤得难受。一屋子人,谁也不认识谁。

焦明尽管事先知道自己会被释放,但是看到这个阵势,心里仍然十分不安。就在他心事重重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人在不远处不断朝他眨眼。

焦明定睛一看,他微微一惊,原来那个人真的好象是见过的,只是他有点忘记他的名字了。那个人从人群中挤过来,坐到他的旁边,低声说:“焦先生,你怎么也进来了?”

焦明没说话。

那个人说:“你不认识我了?我和你一起搞过行动啊!”

焦明忙说:“你是刑警处的,跟美国人一起办过案子,对不对?”

那个连忙小声说:“嘘!我现在叫边城。”

“你在这儿干什么?”

“郑守拙完了,我跑了出来,现在想跑到香港去,结果没有证件,刚到码头就让人家抓住了。你呢?”

焦明正要说话,外面的看守战士严厉训斥:“不准说话!”

焦明停了一下,看到那个战士走到门边去了,这才说:“我进来有事,也是说证件不对,抓来的。”

两个人还要再说,忽然牢门一下子打开了,看守战士一下子冲进来:“你们两个!为什么违反纪律?出来!”

说着,那个战士用雪亮的刺刀一下子顶在焦明的脑袋上。

两个人只好站起来,老老实实地出来。

那个战士用刺刀逼着,两个人被关到了楼上的小号。

那个战士临走还命令说:“对着墙立正!”

两个人乖乖地站着。

焦明听到战士走远的声音,这才骂道:“老子就说了两句话就关禁闭,老子对共产党也没这么霸道!”

边城当然知道那个战士是安长征装的,但是还是劝说着:“到了这儿就得守人家的规矩。过去我要抓八路,所以老进监狱,现在八路来,我还住监狱,我住监狱都习惯了。据说明朝有一个总兵元帅被人陷害押到监狱,他一进牢房,看守便叫他跪下,并往他身上小便,尿了他一身。他说:‘吾曾统兵十万,不知狱吏之尊。’在外面不管你是什么王爷、侯爷,押起来就是犯人。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啦!”

焦明气呼呼地说:“不是我那个时代?这天还没变呢!用不了几天,我就叫你们山河变色!”

“怎么?你还在跟他们干哪?”

“你呢?”

“我?我算是够了。那天解放军进城,我从枪子里边逃出去,好容易跟着到了码头,一看那儿人山人海的,就知道坏了。我赶紧回去躲起来,东躲西藏,直到现在,这才跑出来,结果还是让人家抓住了。”

“他们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

焦明想了一下说:“听说这次抓住的都是嫌疑犯,很快都能放了。”

“我猜也是,没有证据,最后还不是放人?”

“出去以后,你干什么去?”

“我攒了20两金子,到了香港,做个小买卖,以后当老百姓呗!”

“你?美国顾问的高材生,当老百姓?”

“不当老百姓能干什么去?咱们根本不是共产党的对手,现在连大上海都丢了,还想跟人家干?”

焦明冷笑一声:“不是他们的对手?过几天,我们就让全世界人看看,等到把他们的狗屁人民炸成一片血海,看他们还有什么力量!”

“炸老百姓有什么意思,过去咱们还少杀了?可是根本影响不了大局。算了吧!”

“什么老百姓!那些就是他们的那些所谓的民主力量,炸光那些人,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力量!”

边城叹了一口气,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支,自己放嘴里一支,然后点上火。

焦明这几天装穷人过穷日子,看到边城居然有这么好的烟,心想这个小子果然是美国顾问训练出来的,日子过得不错,而且居然能够在这种地方藏烟,十分佩服。但是却听到他又说:“算啦!保密局那套骗人的东西唬老百姓去吧,我会信那些东西?上海那有什么有名的民主人士,真正有名的人物都到北平去了!”

焦明哼了一声:“北平?北平又怎么了?那儿没有老板的人?这么大的事件,老板会放过吗?”

“你是说,老板派人到北平去了?要干什么?”

焦明哼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他是个老牌特务,尽管遇到了老交情,还是没有完全说实话。


可是,即使是这样几句话,也把在办公室坐着的于效飞惊得身上发凉。

于效飞已经亲自动手,连夜把禁闭室装上了窃听器,这就是他要把焦明他们两个关进禁闭室的原因。命令他们两个对着墙立正,就是要让他们两个离话筒更近一点,能够把他们两个的声音一点不拉地传递到这边的监控耳机里来。

边城是一个套取情报的高手,他问得非常有技巧,一点一点地诱出了焦明的话。虽然焦明没有说得太多,可是对于于效飞来说,这些已经提供了惊人的消息了。

特务交通李春说过,老板要赶在共产党的大日子到来之前,给他们送上一份大礼。

看来,要把焦明的话和这些话结合起来,才能真正体现出毛人凤的性格。毛人凤是绝对不会只在上海动手,而忘记北京这个最重要的地方的。他一定是又和上次一样,在北京和上海同时下手了。

但是,他到底是怎么行动的?

这几个特务是怎么说的?

赶在共产党的大日子到来之前……给他们送上一份大礼……

对,这是行动的时间表。

具体的行动方式是什么呢?

把他们的狗屁人民炸成一片血海……炸光那些人……那些就是他们的那些所谓的民主力量……

必须火速赶到北京去!


于效飞飞车来到小开那儿,要把这个情报告诉他,不料,小开一看到他就说道:“你到那儿去了,台湾情报,那个代号诸侯的特务已经进了上海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