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姥爷只身从鬼子据点救出8名劳工

JDK 收藏 7 2606
导读:在冀中平原的沙河岸边有一个村子叫西留春,宽阔的大沙河从村南流过,村北还有两条河流。村西的邵村是当年鬼子的据点,也是一个重要的码头,国民党军就是从这里南撤的,而大沙河对面则是八路军的根据地。我姥姥家就在这个村里,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小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院子的月亮地里听姥爷讲那过去的故事。姥爷讲故事时,总是眼看着远方,面带微笑,一只手拔弄着颌下的短胡茬。 我姥爷个子不高,平日里除了种地,就是做手工挂面到十里八乡集市去卖。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姥爷好像什么都懂。村子里经常来一些打把式卖艺的,还表演魔术,我和

在冀中平原的沙河岸边有一个村子叫西留春,宽阔的大沙河从村南流过,村北还有两条河流。村西的邵村是当年鬼子的据点,也是一个重要的码头,国民党军就是从这里南撤的,而大沙河对面则是八路军的根据地。我姥姥家就在这个村里,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小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院子的月亮地里听姥爷讲那过去的故事。姥爷讲故事时,总是眼看着远方,面带微笑,一只手拔弄着颌下的短胡茬。

我姥爷个子不高,平日里除了种地,就是做手工挂面到十里八乡集市去卖。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姥爷好像什么都懂。村子里经常来一些打把式卖艺的,还表演魔术,我和妹妹看完,回去就兴高采烈地跟姥爷讲,姥爷总是呵呵一笑,然后把我们赶出屋子,自己在屋子里鼓弄一番,再把我们叫进去,就开始了表演,然后问我们,是不是这样呀。这让我们比在街上看到同样的表演更惊奇,于是就缠着姥爷讲是怎么变的,姥爷总是故弄玄虚逗弄我们一番,然后才告诉我们,但也不多教。他说,你们要是好好学习,以后每年教你们一样。直到现在,每当联欢会上,我还在拿从姥爷那里学来的魔术忽悠人。除了魔术,我还见识过姥爷抖风竹,上下翻飞,花样迭出,煞是好看。听妈妈说,姥爷年轻时力气很大,能抱起石碾。每到春节,姥爷就会带领村里年轻人踩高跷、走钢丝、扭秧歌。

再说说我姥爷卖挂面,他做的挂面细如龙须,而且中间是空心的,一斤一封装。他赶集从来不带秤,熟悉的人也从来不要求称。一次一个年轻人要了12斤,姥爷给了他12封,年轻坚持要称一下,姥爷问他,你真的要称?年轻人点点头。姥爷微微一笑,从12封里拿回一封,说,你到别的摊上随便称去吧。年轻人抱起挂面走了。不一会就跑回来了,满面堆笑说一点不少,又不好意思地看着箱子上堆的挂面,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姥爷明白了他的意思,哈哈一笑,问他下回还称不称,年轻人忙说,不称了,不称了。于是姥爷就把那封挂面又给他加上了。姥爷说,其实他封装挂面时,每封都会多装一些,这招是跟一个卖烟叶的老头儿学的。

姥爷经常外出卖挂面,自然会遇到很多事情,尤其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他给我们讲的最多的是他遇险的事。一次他卖完挂面赶夜路回家,在趟过大沙河的时候,一不小心滑进了深水,水立时就没了顶,水流很急,挂面担子也飘走了。姥爷不会游泳,于是他就憋着一口气,顺着水流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就在他憋得头昏眼花、眼冒金星时,手抓住了一根木桩,于是他就顺木桩爬出了水面,原来是到了邵村码头。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到岸边有一点火光一明一灭,借着火光他才看清是个老头儿坐在那里抽旱烟,他的出现把老头吓了一跳,我姥爷喘着气跟老头打了声招呼,老头才缓过劲儿来,老头一边帮我姥爷爬上岸,一边说,你水式(游泳)可真好。我姥爷苦笑一下说,我哪里会水式呀。

还有一次,也是赶夜路回家,天很黑,这次他是赶着毛驴车。走着走着,毛驴突然不走了,怎么赶都不走,姥爷心里一惊,心说,坏了,不是遇到狼就是遇到劫道的了,因为牲畜的眼神好,它一定看到什么东西了。最近没听说山上下来狼,那肯定是遇到劫道的了。怎么办?姥爷心里转了转,就开始说话,并不停地变换声调,模仿几个人的嗓音,“一个人”还说要拉屎,顺便等等后边的人。。。。。。说了一会儿后,再赶驴,驴就开始往前走了,他知道这是贼人撤了。这次是晚上,很幸运没跟贼人照面,但另外一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那是一个白天,青纱帐已经起来了。姥爷正走在路上,突然,从庄稼地里跳出一个人,手里拿把独决(一种手枪),枪口指向我姥爷。但一照面,两个人都楞住了,原来认识,是一个村的。也是姥爷反应快,对那人说:“老三(化名,真名忘记了),从区上回来啦?”那人又是一楞,但随后也反应了过来,收起了枪,打着哈哈随便应承了几句,两人便分头走了。姥爷后来说,他如果不说那句话,必死无疑,那人肯定是劫道的,一定会杀他灭口。姥爷说那句话的意思就是他认为那人是区小队的人,所以才会带着枪,那人也就就坡下驴了。

这是那个年代遇到小毛贼的故事,但遇到大毛贼——日本鬼子,就没那么简单了。好了,我们歇一歇,先回到现代。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们搬了新家,有一个小院儿。于是妈妈就想在院子里种一些蔬菜、花草什么的。一天,家里来了个老人,背了一筐月季花送给我妈妈种。妈妈热情地把老人让进屋里,恭敬地沏茶让座。老人有七十来岁,坐在沙发上腰板挺直,双手自然放在双膝上,嗓音洪亮地跟妈妈攀谈,完全一副军人作风。我在屋里看书,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人要走,妈妈挽留老人吃晚饭,老人执意不肯,妈妈只好让我送老人回去。妈妈说:“你姥爷眼神不好,你路上要当心。”老人开始不让送,但拗不过妈妈,只好让我送。老人住在我们那里一座古墓——靖王坟的院里,在那里看墓。老人虽说已经七十高龄,但走在路上健步如飞,我小跑着才能跟上,走到半路,老人就坚决不让我送了,我只好回去。结果让妈妈狠狠说了我一顿。这个老人是谁呢?他就是我姥爷的拜把兄弟。我姥爷叫他“老范”,为了讲故事方便,我也暂且称他为老范吧。

老范当年是我们那里区中队的政委,常年在外打仗,于是就把家属托付给了我姥爷家。那个年代,私藏八路家属是犯死罪的,所以两人就拜了把兄弟。姥爷曾经讲起过老范打仗的一个经典故事。

由于鬼子人数有限,所以有些炮楼就由伪军来把守。有一次老范他们决定端掉一个由伪军把守的炮楼。于是他们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一天,机会来了,侦察员报告说伪军队长离开了炮楼,去别的村子会情妇了,于是老范和他的警卫员就化妆成了城里汉奸别动队的样子,歪戴礼帽,骑着两辆破自行车,哼着流氓小曲来到了炮楼前,指名道姓让伪军队长出来答话,伪军岗哨说队长不在,于是老范就破口大骂,让他们马上放下吊桥,伪军不敢怠慢,小心把两人迎了进去。老范进去后大骂他们防务松懈,命令所有伪军列队集合,并命令警卫员检查他们的枪支。老范坐在桌前给伪军训话,警卫员则在检查枪支的时候,悄悄把所有枪的枪栓都卸了下来,然后偷偷给老范递了个眼色。这时,老范脸色突然一变,掏出枪往桌上一拍,对伪军说:“你们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我们是这个。”同时用手比划了一个八字(电影里好像只有敌人形容八路军时才用这个手势,实际上我们自己也用)。老范抄起枪对伪军说:“谁都不许动,谁动打死谁!”然后对警卫员摆一下头,警卫员迅速跑上炮楼顶,吹起了哨子,并放下了吊桥。远处埋伏的部队一拥而入,拿下了炮楼。在伪军被押解走后,为了防备鬼子报复附近村子的百姓,老范命人刷下了一行标语,意思是伪军主动投奔八路去了。然后才扬长而去。

姥爷说,按老范当年的战功和职务,后来至少也得是个军长。我问,那他怎么现在去看坟了呢?姥爷说,他后来犯了几个错误。一个是,他在外打仗,家里只有老伴一个人,结果家里所有东西都被贼人偷光了。贼人在集市上贩卖偷来的衣服时,犯了事,被抓住了,老范就给当地政府写了封信,要求严惩贼人,没想到,当地政府就把贼人给枪毙了,虽说那个年代死个人不算什么,但老范也受到了处分。再就是,快解放的时候,部队往南方调老范,他老伴死活不让他走,他也就没去。我说,那也不至于让他去看坟吧。姥爷还是习惯性地看着远方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他后来站错了立场。”

老范的故事讲完了,再回头讲我姥爷。姥爷说他们那会儿算是民兵吧,打鬼子就是晚上悄悄摸到炮楼附近,往里扔几个手榴弹就跑。一次,由于天黑,一个人跑着跑着突然没了,原来是掉进了野外一口井里,多亏井里没多少水,于是他们就把裤腰带接起来,把那人拉了上来。还有时候他们去破坏电话线。那时候鬼子在公路沿途修了一些小屋子,让附近村里人看护公路和电话线。他们就先拿着大刀片子进小屋,把那些人吓唬一番,说我们是八路军,今天大部队要过路,你们不许出来。然后他们就出来开始割电话线,再把电话线团起来,扔到很远的井里。

这些还不算惊险的,惊险的要数我姥爷救劳工的故事。

我姥爷曾经被鬼子抓进了邵村据点去给他们做饭。当时鬼子到处抓劳工往东北运。劳工抓来后,脸上就被涂上了颜料,圈在鬼子驻扎的院子里。姥爷看到抓来的劳工里有几个本村人,于是就想办法救他们。他们做饭的地方不在鬼子的院子里,做好饭后要用篮子送过去,于是他就让自己村里的人先在井台上把脸上颜料洗掉,然后装作提篮子送饭的人,一个一个往外带。救出来的人有一个我还见过,说起来有点好笑,我和那人的小儿子居然是同学,还是很好的朋友。姥爷说他是最后一个被带出来的,当时差点儿坏事。那人比较胆小,走到门口岗哨那里就走不动了,脸发白,腿发抖。姥爷一看要坏事儿,对他屁股就是一脚,并冲他吼道:“给太君鞠躬的没有,三宾地给。”(姥爷刚被抓来的时候,因为没给哨兵鞠躬,曾经挨过打,后来跟鬼子哨兵还都混得挺熟)鬼子哨兵仰头哈哈大笑,姥爷趁机把那人就拉了出去。回到做饭的院子后,其他厨师已经为他烙了一张很大的饼,还给了他一勺汤,他把饼撕成块塞进兜里,兜里盛不下,就塞进裤腰里。那勺汤没跑几步就咣当光了。他不敢走街道,就翻院子跑,没跑多远就听到鬼子炮楼那边吹哨,后来知道,因为他只救本村人,结果被另外一个村子的人告了密。吹哨是伪军集合来抓他。那几个厨师后来被打得很惨,还被关在上下都有钉子的笼子里折磨。再说我姥爷跑出村后就不敢跑了,因为远处炮楼上鬼子看着呢,发现不对头,他们就会开枪。这时,我姥爷看到一个拣粪的老头儿,于是就向那老头儿借筐,老头儿不给,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把筐抢了过来,然后装作拣粪的,逃出了村子。姥爷逃出去后,就一直躲在野外,鬼子多次半夜到家里抓他,都没抓住。

在我还在姥姥家的时候,我姨她们给姥姥买了个锁边机,除了姥爷做挂面,姥姥还做点儿锁边的小生意。一天,来了个戴草帽的老头给衣服料子锁边,姥姥在屋里锁边,姥爷就和那老头儿在院子里聊天。等老头儿走后,姥爷对我说,这就是当年那个伪乡长,是个东北人。为了我姥爷的事儿,他也让日本人打得很惨,还给他办了学习班。我问那人跟姥爷说了什么,姥爷还是那样看着远方,微微一笑说:“他说,‘你当年胆子可真大!’”

姥爷说他救人的事儿公社曾来人记录过,我曾经看到过一本记述我们那个地区抗日故事的书——《荡寇记》,老范的故事被收录在里边了,我姥爷的故事没有。谨以这篇文章纪念我那逝去多年的姥爷。











为了挖掘民国时期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极力还原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全貌,进而为当今的世人留下一幅有别于正史的民国时期珍贵的草根生活全景图,铁血网携腾讯网、凤凰网、TOM网、西陆网联合开展“民国往事”主题征文。您可以通过您手中的笔,叙述您的祖上在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例如“我的曾祖是这样求职的”、“我的爷爷看病的故事”等等。欢迎参加本次征文,用自己的笔,书写中华民族民国时期的草根史。


点击了解活动详情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480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5-17 14:45:29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