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传奇爷爷

十七年蝉 收藏 31 22565

我的传奇爷爷

爷爷去世那年我才七岁。记忆中爷爷是高高大大的样子,手里总是握着两个大铁球,光溜溜的在他的大手里转来转去,不时发出金属的撞击和磨擦声。爷爷的铁球掷得极准,只要爷爷在我身边,爱欺负我的狗们就都躲的远远的了。爷爷饭量极好,用海碗吃饭,用大葫芦瓢喝水。我记得比我大四岁的双哥是专门给爷爷舀水的。满满的一大瓢凉水,哥哥虽然小心冀冀的,总还是要撒出不少来。爷爷伸手握住瓢把儿,一仰脖儿咕咚咕咚喝个精光,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仿佛喝的不是水而是陈年的老酒。

爷爷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说客,听村里的老人们讲我爷爷能把当兵的和土匪请一个桌上喝酒,可见其说客的能力。其实爷爷的传奇远不止这些,我爷爷比我爸爸大52岁,比我大77岁。怎么会这样呢?这还要从我爷爷坎坷的人生经历说起。

爷爷的青年时光是在奉系军阀巨头吴大舌头(吴俊升)的警卫营里度过的。民国5年,年仅20岁的爷爷成为了吴大舌头警卫营的一名士兵,由于他头脑机灵身手敏捷,很快就被重点培养。后来又因为枪法奇准,很快就立了一次大功,于是被提拔为副排长,两年后升为警卫三排排长,并被委以重任。随后的几年,爷爷跟随吴俊生开始了军伐混战的混沌生活。吴俊升是张作霖的左膀右臂,最风光时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陆军上将,授兴威将军,手下也是兵强马壮。但是为人正直的爷爷根本就看不上他们要保护的身材矮小,为人粗鲁又吐字不清的大舌头上司。这还要从吴大舌头的为人说起,吴俊生貌似憨庸,而心实狡黠。当他成为奉系骨干,掌握兵权后,便大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手段,为保持奉系军阀对东北的统治,对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进行血腥镇压,对—些影响局势的事端,一概遏止,断然扼杀。

事件一:民国11年(1922年)冬,驻防海拉尔混成二旅步兵团的两连士兵因不满长官克扣军饷,愤而携械离队,声称“宁做流寇,永不当兵。”吴俊升闻知,立即亲赴海拉尔,将离队者召回,欺骗他们,答应补发欠饷、惩处有关人员。诱骗说:“驻防边境十分劳苦,应马上换防,回省城休整。”离队士兵听他这样一说,便满心欢喜地随他登车而返。谁想,当车行至五福站,吴突令停车,命两连士兵徒手下车等候听他训话。士兵们下车正在整队时,突遭车上预伏射手袭击,士兵们至此方知中了吴的毒计,但已逃脱不迭,幸免者只有数人。

事件二:民国12年(1923年)吴俊升收编了数百名土匪。后因匪首们争夺职位和匪徒们的行为不轨,吴便佯称开会,将匪首骗至督军公署,全部枪决。同时派兵将驻在南大营的收编匪徒包围,用机枪尽行击毙。

事件三:民国17年(1928年),通化,临江等十几个县农民组织大刀会。吴俊升调集兵力组织围剿。在攻击中诱杀了大刀会的领导者张树声和尹老道,有三千五百多大刀会成员和农民被杀戮,其中竟连12岁的儿童也遭杀害。

事件四:吴俊生大力宣扬“中日亲善” ,对日本人毕恭毕敬,并严令军警不准对日本人稍有不逊。民国17年(1928年)一日本军火商被杀,他用15000元悬赏缉捕凶手,还宣称如由军人捉得,则予提拔升级。平时遇有日本人来访,不论来者是何身份,一律设宴款待并召僚属作陪,简直如一条日本人的狗一般。

最终促使爷爷离开军营的事是民国13年(1924年)第二次直奉大战后,发生的郭松龄起兵反对张作霖事件。郭松龄是奉系军阀中赫赫有名的人物,郭松龄张学良一样都是有着很强的爱国主义情怀,他一生的壮举就是“反奉倒戈”。郭松龄反奉在近代东北是一个重大的事件,是清朝灭亡、民国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战乱。他几乎推翻了张作霖的统治,波及面之广,影响之大,社会各界普遍受到震动。官方媒体的评价是这样的:当年沈阳《盛京时报》署名铁生的一段话:“郭公为改造东三省之伟人,为民请命,奋不顾身,今不幸罹于死难,凡我同胞,同深悼惜。今敬撰挽联一副,以哭当歌。上联云:‘死者不复生,惟有前仆后继,偿我公未了志愿’,下联是:‘忍者夫已逝,行将众叛亲离,尽他日依样葫芦’。”这种声音代表了民众反对军阀统治的普遍心声。是对郭松龄反奉行为由衷的敬意和无限惋惜。而张学良对郭松龄夫妇的死很是惋惜。1981年,“九一八”事变50周年之际,张学良回顾往事仍扼腕长叹说:“如果当时郭松龄在,日本人就不敢发动‘九一八’事变”。这是张学良对郭松龄军事才能的一种充分肯定,也是对良师益友郭松龄的深切缅怀。

然而,导致郭松龄最终兵败的直接原因却是吴大舌头亲率骑兵由辽中间道奔袭郭军司令部驻地白旗堡,先烧了郭军的军械弹药,粮秣仓库,然后,打散了郭松龄的司令部,使郭松龄力穷势绌终而溃败。

爷爷是这次战斗的功臣之一。这次战斗,爷爷本来不在一线,警卫排长的职责就是保护好首长,但,爷爷早就对这位吴大帅充满了厌恶和鄙视。在爷爷的积极要求下,爷爷被分到炸弹药库的骑兵突击队里。

民国14年(1925年)12月23日,天还没亮,战斗打响了,爷爷所在的突击队向白旗堡车站的郭军弹药库发起猛烈的攻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第一突击队几乎损失殆尽,爷爷不幸头部中弹。子弹从他的左面部射入,穿过头部右侧而出。由于是长途奔袭,随军医生没有足够的器械做手术台,只好用了一个最为古老的方式对其进行了治疗,其实现在想来,就是医生不忍放弃又无能为力,就死马当做活马医的自我安慰式的治疗一下而矣。但我爷爷就是命大呀!这种用药捻子穿过子弹贯通伤的治疗方法,居然真的救活了爷爷,爷爷在昏迷了七天七夜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后转至奉天陆军医院治疗,于一年半后出院。但由于是面部先中弹,加上当时的医疗水平有限,英武帅气的爷爷留下了歪嘴的后遗症。我很清晰的记得,小时候我和哥哥跟人打架,一半以上的原因是他们给爷爷起“歪嘴”的外号。

民国14年(1925年)12月25日,郭松龄夫妇在老达房被枪杀,并在天津小河沿体育场“曝尸三日示众”的事情使爷爷对这种野蛮的军伐做法更加心灰意冷。民国17年(1928年)5月,早有离意的爷爷在吴大舌头的军营里再也呆不下去了,便以回乡探亲为名,从此结束了混乱的旧军营生活,也正是这一次的离开挽救了爷爷的性命,并改变了他的一生。

据说爷爷衣锦还乡的场面绝不逊于金榜题名的状元,爷爷骑着高头大马,一身戎装,脚蹬马靴,腰挎盒子炮,虽然,依然歪着嘴,但那股英武之气在十里八村的影响绝不亚于周杰伦在初中女生中的杀伤力。方圆百里的未婚女子的目光立马就从干部子弟,地主乡绅的少爷们身上转移到了已经快30岁的爷爷身上,为了得到爷爷的青睐,她们剜门盗洞不择手段,以致于爷爷家里里外外的活儿都被抢着干了。

民国17年(1928年)6月4日5点30分,随着一声巨响,日本关东军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吴俊升当场炸死,张作霖几小时后亦不治身亡。爷爷的探亲假还没结束,奉系“安国军”连失了两大巨头。保护多年的上司没了,爷爷并没有什么感觉,但,爷爷的几个生死弟兄也在“皇姑屯”事件中未能生还,让爷爷着实难受了好多天。鉴于当时的混乱局势,我太爷爷怎么也不让爷爷回部队,不久,日军在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的鼓励下,进攻了北大营,制造了“九一八”事变。民国17年(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就易帜归顺了南京政府。我太爷爷的决定,没有让我爷爷成为日本人的炮灰,于是,30来岁的爷爷“卸甲归田”,并准备迎接人生的一件大事—结婚。那个年代,婚姻大事父母做主,我爷爷只好听从父母的安排结了婚。谁知道自以为很幸运能嫁给我爷爷的姑娘却都很不幸,在相继两任妻子离世之后,40多岁的爷爷不再娶妻了。每日干完了农活,就舞弄自己心爱的盒子枪,摆弄摆弄老战马走后留下的整套马鞍子(当时民间是十分贵重少见的东西)。

爷爷的单身情歌一直唱到遇到了我奶奶,不然就不会有我坐在电脑前回忆那么多陈芝麻烂谷子了。自古好事多磨,一个甘心嫁人的妹妹后面总要站着一个横拦竖挡的大哥,何况我奶奶的大哥还是当时威震四方的大胡子头(土匪头)。结果因为这一桩婚事还引发了一场著名的战争—民国34年冬(1945年),“三马架”反恐战争之孤身敌匪。注:“三马架”就是我出生的那个村子的名字,因为村子始创之初只有三户人家,住的是马架子房(马架房也被称之为马屁股房。它和正房一样都是用土坯砌的墙,用草苫的盖,门窗都向南开。但马架房和正房相比的不同之处是:正房是东西走向的大房,而马架子是南北走向的厢房;正房东西是山墙,南北是房墙,而马架子只有南面一面山墙,其余三面都是房墙,窗户和门都开在南山墙上),因此得名。

自古兵匪不一家,哪像现在我外交环境这么宽松,动不动就求同存异,关系好的就称什么北约、东盟、亚太合作组织;关系不好的就称人家什么基地组织塔利班武装分子;关系不好不坏的就组成什么战略合作伙伴,一词遮百丑啊!

我奶奶相中了我爷爷的人,胡子头儿看中了我爷爷的枪和马鞍子。遭到我爷爷的回绝之后,就采取了迂回战术,先把妹妹嫁了,再慢慢要,谁知,我大爷都一岁多了,我大舅爷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这下胡子头儿大舅爷可不干了,土匪占便宜占惯了,哪里吃得了这种亏呀?在下了最后通牒的第三天,我大舅爷领着小胡子们包围了他妹夫的院子。双方话不投机兵戎相见,枪战开始了。那天晚上,要不是我爷爷心善,小胡子们不知道还有几个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但凡露头儿的,我爷爷都在他的狗皮帽子上留个糊巴烂啃的洞以示警告。乒乒乓乓打了半天硬没有一个人敢冲进院子。最后,胡子头儿用枪逼着一个外号儿叫“大虎*”的胡子跳进了院子,我爷爷没办法,只好在他腿上敲了一枪;在他“敲猪”(阉割)般的嚎叫声中,土匪们集中火力压制我爷爷,才把他抢了回去,双方一直相持到天快亮了。胡子头儿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又考虑到屋里还有他的亲妹妹和一岁多的外甥,告诉放火的手下只点了一处离房子还很远的火点儿。然后喊话:“顾爷我行不更名,做不改姓,把枪和马鞍子交出来,我帮你灭火,你还过你的太平日子,如不识抬举,可别怪水火无情。”我爷爷也回了一句,大意是我堂堂警卫排长不跟你们几个小胡子一般计较,你要非烧我房子,从今以后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爷爷趁着火势刚起,用大锤子在后墙凿了个洞,拉起趴在炕沿儿底下的奶奶,抱着我大爷逃之夭夭。

这场著名的枪战,以两败俱伤而告终:顾爷没得到东西还得掏很多医药费;我爷爷得重新盖房子,(而我大爷因受了风寒,捞下个痨病,勉强活到36岁,那是后话了。)两家从此结怨,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而那一年11月,我的父亲出生了。爷爷的枪也被政府部门收回去了。52岁的爷爷又有了一个儿子,爷爷高兴得不得了,本来就胸襟开阔的他,高兴之余,就主动与他的大舅哥和好了。加上那个被打伤的“小胡子”,爷爷在土炕上治酒庆祝,三人尽释前嫌。多年以后,还是多亏了那个“小胡子”救了爷爷呢!那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爱批评时政的爷爷与人谈论时,不慎发表了“主席比孙猴子还精”的评论。结果“猴子门”事件直接导致爷爷进了班房。被红卫兵们折磨得够呛。多亏了当爷爷打伤的“小胡子”替他说话,他说爷爷是“好话没说好”,其实爷爷是最敬重主席的了;而且民国时期爷爷还一个人打过“胡子”,保护了村民。经过“小胡子”的一番周旋,已是古稀之年的爷爷才被放了出来。

时光流逝岁月无情,历史的脚步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停留。转眼,爷爷已经去逝30年了。每次不远千里回老家拜祭爷爷的时候,我总是禁不住猜想,那英年早逝的奶奶。(在父亲七岁时去逝的)一个大家族里的小姐居然看上了四十多岁而且歪嘴的爷爷,并为此与自己的胡子头儿哥哥抗争,甚至枪淋弹雨,那是多么坚定的一个女人啊!我想她一定很美,当然也很有主意。奶奶和爷爷的坟紧紧挨在一起,像一对纠缠不舍的蝴蝶,他们用另一种方式续写着自己永恒的爱情。

爷爷的一生跨越了三个历史时期,从少年时的清王朝到青年时的民国时期,再到新中国,在我幼年时的眼里,爷爷就是一部传奇,而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民国时期的往事,则更令人难以忘怀。











为了挖掘民国时期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极力还原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全貌,进而为当今的世人留下一幅有别于正史的民国时期珍贵的草根生活全景图,铁血网携腾讯网、凤凰网、TOM网、西陆网联合开展“民国往事”主题征文。您可以通过您手中的笔,叙述您的祖上在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例如“我的曾祖是这样求职的”、“我的爷爷看病的故事”等等。欢迎参加本次征文,用自己的笔,书写中华民族民国时期的草根史。


点击了解活动详情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480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5-12 16:24:25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