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狼烟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逃兵

zjl050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79.html[/size][/URL] 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被鬼子的嘲笑所激怒甚至于自惭形秽,相反此时他们心里都很坦然;他们知道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忍辱负重,而鬼子的嘲笑则更加深了他们要学好枪法的决心!看鬼子丑态百出的样子,唐小龙甚至于忍俊不禁的心道:“小鬼子你们先别急着笑,等我们练成了,恐怕到时你们连哭都来不及,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79.html



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被鬼子的嘲笑所激怒甚至于自惭形秽,相反此时他们心里都很坦然;他们知道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忍辱负重,而鬼子的嘲笑则更加深了他们要学好枪法的决心!看鬼子丑态百出的样子,唐小龙甚至于忍俊不禁的心道:“小鬼子你们先别急着笑,等我们练成了,恐怕到时你们连哭都来不及,哼哼!”


没想到,笑归笑,佐藤治夫教官再往下教授起来却是非常认真的。

接下来的若干天里,佐藤治夫教官从站姿教起,然后是如何举枪,如何瞄准,射击要领,特别是勾扳击时要特别专注,凝神定气,心无杂念,心神合一……

唐小龙几人本很聪明,再加上鬼子兵毫无保留的教授使他们受益匪浅进而茅塞顿开,再加上足够的子弹供应,使他们的枪法进步神速。

“乒乒、乓乓”他们每天沉浸于打枪的快乐之中,枪法在悄悄进步着;估计现在虽然落在大树上的乌鸦是打不到,但打到大树是没有问题了……

看他们认真的样子,小本太郎心内也很高兴,“练吧,练吧,练好了好上山给我打土八路,嘿嘿,我们为什么能长期占据你们的国土,就是因为有许多像你们这样的奴才为我们卖力?”


可没想到就在此时,伪军里出事了,具体的说是唐小龙的两个手下出事了!

这两个伪军,一个叫曹春生,一个叫全永平,都是唐小龙所在小队的,这两人原来一个是距此西面二十里左右的大荒沟村的;一个是距此东南方向三十里左右的孤山嘴村的;他们是专门负责给鬼子打水的。

鬼子所在的炮楼,西侧一里地左右是条小河,鬼子的日常用水都得去那里取;鬼子是不会干这样的工作的,因此每日里都由伪军抬着铁桶去河里打水。

一天,两人像往常一样依旧去河边打水,打上水也没看就抬了回来,却没想到,无意间打上来一条小鱼;他们在往大水缸里倒水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一条小鱼蹦跳着落进了水缸里;对此两人也没在意就又回去打水了;他们 一般一天得来回跑三趟,才能够满足这里一百多号人的水的供应。

可有人却在意了,两个来厨房的鬼子兵恰巧看到了这一切,他们不约而同对望了一眼:河里有鱼;河里当然有鱼,只是忙于对中国老百姓烧杀抢夺的他们以前没想到这一点。于是他们两个扛着三八大盖就跟了过去,准备到河边一探究竟。

两个鬼子来到河边,趴在河中央被伪军砸开的冰窟窿上,伸着脖子向下张望;一人多深的水里果然出现了一些影影绰绰的鱼的影子。

“哟西,鱼的大大的。”鬼子兵像发现新大陆般兴高采烈的喊道。

他们立起身,开始用手里的刺刀向水里扎,可忙碌了半天一无所获;他们又用枪向水里射击,可明明鱼在枪口之下,就是打不到,鱼儿依旧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好像是有意在气恼鬼子似的;其实鬼子不懂,由于折射原理,他们用枪瞄准的地方并不是鱼实际所在的位置,所以他们如此开枪永远也打不到。

只是如此一来,鬼子顿时觉得有些恼羞成怒,一个鬼子兵气馁的坐在冰面上。

“你们的过来,赶紧给皇军抓鱼的干活?”另一个鬼子对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伪军曹春生和全永平嚷道。

“太君,他们在水里,没法子抓呀?”全永平为难的说道。

“这个,你们跳进去抓。”鬼子没有人性的说道。

“太君,这冰天雪地的,怎么下水啊?再者说就是跳下去,我们也抓不到啊?”曹春生带着哭腔说道。

“八嘎!”两个鬼子兵凶相毕露,端起三八大盖将子弹顶上膛,“快快的,不然子弹的给?”

“唉,曹大哥,我们试试吧?”全永平劝道。面对蛮横无理的鬼子兵,他们有什么办法?两人只好走到下游一处浅一些的地方,将厚厚的冰面用石头砸开,在此寒冬腊月,准备下河捕鱼。

““唉,曹大哥,还是我来吧?”全永平叹道;言罢脱掉鞋子,挽起裤腿;曹春生身子瘦弱,体质不如他,既然无法避免,全永平心道就别都受罪了,可着我来吧。

“不,全兄弟,还是我来吧?”曹春生也抢道。谁都知道数九寒天下水,不是易与之事,可中国人的纯朴善良使他们争抢起来。

两个鬼子兵对望一眼,若有所思,“唉,还是中国人有人情味啊,不像我们,尽是些唯利是图、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家伙。”

“你们统统的下,快快的。”冷酷无情的两个鬼子兵幸灾乐祸的命令道。

两个伪军被迫在没膝深的水里给鬼子抓起鱼来;半个时辰下来,抓了十几条巴掌大的鲤鱼。当他们冻得哆哆嗦嗦上岸来的时候,脚早已冻得失去了知觉。两人赶紧在岸边拢起一堆荒草,点燃了烤起火来。

两个鬼子兵高兴的哼着小曲回去了。

第二天,身子瘦弱的曹春生病了,发起高烧,浑身无力;可鬼子兵不但不给治病,还强迫他去河里打水;尤为不可忍的是,这两个尝到甜头的鬼子兵依旧逼着他下河抓鱼。

“太君,他都这样了,你们就饶过他吧?”河边上,全永平给鬼子跪下来哀求道。

鬼子兵板着脸不为所动,三八大盖摆弄得“哗啦啦”直响,残忍的令他们继续昨天的工作;没办法,两个伪军只好又赤脚走进了河里。

这一天下来,两人的脚都冻伤了,青肿了一大团;晚上,想想以后的日子,想想在鬼子中过着人鬼不如的生活,病倒的曹春生彻底绝望了;他找到一根绳子,一瘸一拐的悄悄溜到外面就要寻地方上吊。

他的这番异常举动被同病相怜的全永平发觉了;他悄悄地跟在他身后,见他果然要想不开,就冲上去牢牢抱住了他,劝道:“曹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们要活下去呀?”

“唉,谁愿意走这步啊?可我实在是没法子再活下去了?”曹春生哽咽着说道。

“我们逃,逃得远远的?”须臾,全永平提议道。

家他们是不敢回了,于是他们准备往远些地方逃,而这就需要钱;于是趁着夜色,全永平偷偷的溜了出去。

全永平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四块大洋,这是在伪军副中队长雷占海办公室里的办公桌里偷的;虽然纯朴的中国人最不耻做梁上君子之事,可为了活命也是没办法。

他们偷偷跑出伪军大院,来到远一些的地方,将伪军衣服脱了,换上自己的平民衣服,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就在全永平和曹春生低着头急匆匆前行的时候,夜色中,迎面走过来三个人,其中一个瘦高个子像竹竿的人看见他们“咦”了一声,脱口说道:“那不是曹春生吗?深更半夜的,你们干什么去?”

全永平和曹春生抬头一看,坏了,这不是孙队长吗?两人无奈之下只好靠前。

“这么晚了,你们干什么去呀?”孙奎胜顺口问道。他今晚去村里小相好的家里消魂才回来,无意间遇见了他们;此时他正开心得很,一时间并没有想别的。

“我,我们回趟家?”全永平嗫嚅着回答。话一出口,意料到坏事了,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乡方向,“但愿这狗仗人势的家伙没有听出来?”全永平心里企盼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