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篇

xccjoe 收藏 1 181
导读:送别,是被动者的心情,送走朋友,却不知何时再见。 离别,是主动者的心情,离开朋友,却不知何时归来。 二十二岁是的个尴尬的年龄,毕业在即,朋友们都在想着‘业有成、衣锦还乡’异性朋友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最希望大醉之后跟友人三三五五猜拳行酒,然后大声嚷嚷“你耍赖,老子不跟你玩了......”没有丝毫顾虑,把一切泡在脑后,在酒桌上大家都是平等的。 此刻攀景,三元坊卫院有一亭,不知其名,与众友人于亭中看着花谢叶落,戏称此亭曰“丰胸亭”以歌卫院平胸之多,众人相抚而笑。 花谢知冬

送别,是被动者的心情,送走朋友,却不知何时再见。


离别,是主动者的心情,离开朋友,却不知何时归来。


二十二岁是的个尴尬的年龄,毕业在即,朋友们都在想着‘业有成、衣锦还乡’异性朋友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最希望大醉之后跟友人三三五五猜拳行酒,然后大声嚷嚷“你耍赖,老子不跟你玩了......”没有丝毫顾虑,把一切泡在脑后,在酒桌上大家都是平等的。


此刻攀景,三元坊卫院有一亭,不知其名,与众友人于亭中看着花谢叶落,戏称此亭曰“丰胸亭”以歌卫院平胸之多,众人相抚而笑。


花谢知冬、叶落归根,终究还是要回到来时的地方,不谈贡献,不谈功名,生老病死,走过一站又一站,人生一波又一波,分离一次又一次,再次在偶然间遇到那些为我送别的人,千言万语像倒豆子一样痛痛快快的倒出来。


记忆的种子,在送别与离别之间,跨越了海洋与天空,这不是我笔下的食物链,而是一种深深的源于友情的思念。


淡淡的思念,一丝一缕,从未间断,谁又说得清何时随风起飞...若后人不顾,但求众友人合居一穴,来年开春,鸟雀齐鸣,好不热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