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畏民死?原来是“命太贱”

据《中国青年报》5月10日报道,始建于1992年的四川巴中通江县沙溪镇沙溪大桥,1995年通车,两年后被鉴定为危桥。至今在这座苟延残喘了13年的危桥上,已经“摔死过好几个人”。面对记者的质疑,沙溪镇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副主席的杜福兴说:“有事故,那是老百姓自愿的。比如那位骑摩托车出事的村民,其实他完全可以绕路从漫水桥上过,原因不在我们,在他自己愿意图方便走危桥。所以我们政府只给了他家5000元安葬费。”


面对随时都可能要人命的危桥,为何老百姓还要甘冒风险,不顾政府的“警示”,一次次“破坏”政府的封堵,非要涉险过河呢?难道老百姓真的就不怕死?显然不是。蝼蚁尚且贪生,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会没事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那老百姓干嘛非要过河?因为老百姓为了生活没得选择。根据杜副主席的介绍,沙溪镇周边4个乡镇,约有1.7万人需要过河。而后来花100万修建的另一座桥又叫“漫水桥”——进入汛期,山洪暴发,水位上涨几十米,那座桥就会被淹没,根本无法通行。“要是连续六七天水不退,那老百姓要去医院、要上学,就一定得走现在的危桥。”


笔者相信,听了杜副主席的这番话,一定有很多人恨不得上去给他两个耳刮子。一个危桥不让走,一个水桥走不了,你让老百姓到底怎么走?更让人寒心的是,面对人命频出的危桥,杜副主席居然说:“有事故,那是老百姓自愿的。”好一个“自愿死”,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杜副主席眼里,老百姓为了生计,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往返于“奈何桥”上,这根本就不算个事,是老百姓“不通理”,“拦也拦不住”,那是自找的。


我们常说人命大如天,他说这话咋就这么轻松呢?当记者问到:“有人掉下来那怎么办?”时,杜副主席道出了天机:“掉下来,那政府买单啊。”怎么买单?按照当地的标准,少的2000,多的5000。便宜,真是太便宜了。重修这个桥要700万,而死个把个人才多少,简直不能比嘛。


还能让我们说什么呢?连老百姓的生命都不当回事,那么还能指望你们去发展民生、保护民生吗?请不要再空谈什么关注解决老百姓最关心、最迫切的事儿,先把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保护起来再说。当然,作为国家级贫困县,过分指责当地政府的不作为也许不太合适,其上级政府是不是也该承担起自己应付的责任?不要再干锦上添花的事儿了,多做点雪中送炭的善举,在政策、资金等等方面给予这些被遗忘的角落更多应有的关注。另外,当初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老乡们省吃俭用集资80万建桥,两年功夫就成了危桥。这事儿是不是也该追究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