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企大佬提出两岸和平法:无限次表决直至统一

枪倒扛 收藏 1 200


台企大佬提出两岸和平法:无限次表决直至统一

曹兴诚(资料图)


“两岸先指腹为婚,再圆房”


“大陆有一些人可能认为,‘主权’问题是不能用‘公投’解决的。可是我说,要完成和平统一,就得跳出这个文字障”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叶青林发自台北 年逾六十,一头银发。在台湾企业界,全球第二大集成电路制造商的灵魂人物、联华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荣誉董事长曹兴诚向来以作风精悍霸气著称。


他有一雅号“枭雄”,但他乐于自喻“曹老麻雀”,立意力量虽小却也要双脚顶天。


从2007年11月12日起,曹老麻雀数次在报纸上登广告,建议台湾制定“两岸和平共处法”,此举招来争议声一片。


法案呼吁,“两岸统一的条件由大陆方面提出,交给台湾民意表决,时机由大陆决定,如果台湾百姓多数同意,就可以进行统一;万一台湾百姓不同意,间隔一段时间之后,程序可以重来而且次数不限,一直到最终统一为止。”


岛内反对者讽刺说,曹兴诚所有的论调与作为,完全是配合大陆对台湾进行“法律战、心理战和舆论战”。但叫好者也称,台湾正需要曹兴诚的勇气和创意。


从最初的提议迄今,一个企业家缘何不断投身政治议题?他的“两岸和平法”历经争议,又是否做出了新的调整?


4月中旬,在以收藏为乐的“小故宫”住宅里,曹兴诚接受了本报特约记者的专访。


“公投”解决统一的“钉子户”问题


《国际先驱导报》(Q):其实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你就有“两岸和平共处法”的设想,当初为什么会想到要做这样一件事?


曹兴诚(A):当年我们公司进行了很多企业间的并购,我觉得其实有一些原理也可以解决两岸问题。企业并购,一般来讲是大公司向小公司提条件,小公司的股东会如果通过就可以进行合并,所以我的“两岸和平共处法”,是希望为将来的统一奠定一个类似的规范。


也就是说,大陆要比较有主导性,要跟台湾老百姓讲如何来完成统一,要尊重台湾老百姓的意愿,并且把这种尊重体现出来。台湾自从1996年“总统”直选以来,就确定了“公民投票”这样一个解决重大议题的模式。所以两岸统一这么重大的议题,在台湾也没有办法跳过“公民投票”。


Q:这两年,“两岸和平法”有一些在不断地修正当中,目前它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A:有几个要点:第一,台湾不排斥跟大陆统一;第二,统一需要经过台湾的“公民投票”来同意;第三,什么时候进行“公民投票”,由大陆提出来,不是台湾自己提;第四,希望大陆提出要就统一进行“公民投票”时,得把条件讲清楚,比如说未来的立法怎么样,司法会怎么样;第五,投票通过当然就皆大欢喜,万一不过怎么办呢,隔一段时间可以再来,一直“公投”到同意为止。


Q:您觉得大陆会同意用“公投”决定“统一”吗?


A:这中间当然会有一些争议,大陆有一些人可能认为,“主权”问题是不能用“公投”解决的。可是我说,你不要把自己限制在文字障里头,你要完成和平统一,就得跳出这个文字障。


Q:“文字障”是什么意思?


A:比方说“主权”不能“公投” ,“治权”可以“公投”,你不要去管“主权”、“治权”,不要玩这些文字。台湾这么重大的决定,你尊重它,就让它用“公民投票”来决定。它有个好处,只要多数赞成就可以了。


所以“公投”,我开个玩笑,将来可以解决统一的“钉子户”问题,否则没有经过投票,即使九成的人赞成统一了,另外那一成还变成“钉子户”,在那搞来搞去的。我认为,“公民投票”是将来和平统一唯一的方式,是台湾可以接受的方式。


拉共产党来做台湾第三党


Q:当初是设想,但2007年时,您就明确地抛出了“两岸和平法”。


A:其实我1996年开始,就跟台湾蓝营的“总统”候选人,比如陈履安、宋楚瑜马英九等,我都不断跟他们建议,这是一个能够解决两岸问题很重要的办法。但他们因为选举的考量都有忌讳,所以后来我干脆用广告方式来宣扬这个理念,现在已经登过五次广告了。


Q:您觉得这个问题,主要触碰到候选人什么样的神经?


A:从大的方向来讲,假如说有可能经过一个“公民投票”,那么可能早晨八点投票,下午六点就统一了,“中华民国”这些“总统”于是就通通不见了。我想他们心理上会抗拒的。另外,现在台湾的民进党和国民党,实际上在利用“统独”问题操作选举。民进党反正就是有所谓“台独”基本票源,国民党利用“反中”会引起动乱来争取蓝营的选票,事实上他们都在利用“统独”问题。


如果说,“两岸和平共处法”成立,就把“统独”问题将来交给老百姓来决定,党派就没有操作的空间了。所以对蓝绿来讲,丧失操作“统独”议题,对他们的既得利益是有妨碍的,所以他们都不太热衷。

Q:那么台湾民众对法案的反应如何呢?


A:台湾民众很欢迎这样的想法。事实上我第一篇广告登出来之后,也设立了一个博客讲这个法案,结果我发现10天之内,大概有20万个人浏览,其中95%的人是赞成的,所以我相信民间会很支持这个想法。


据我观察,台湾民间现在感到,绿营,像陈水扁贪污、腐败;蓝营,马英九感觉上软弱、少魄力。大家希望,民进党、国民党之外,有一个第三势力可以起来。现在岛内第三势力出不来,因为政治版图都被蓝绿垄断了。我这个方法等于说是拉共产党来参选,把共产党拉来做台湾的第三党,只要共产党提出的政见足够吸引人,老百姓就投票,事实上统一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让大陆放心,台湾安心


Q:您在“两岸和平共处法”里主张的,台湾得先宣布不排斥和大陆统一,这一点立即遭到了“台独”分子的抨击。


A:所谓“台独”理想,是要完成“法理台独”,希望台湾能够变成另一个越南,或另一个韩国,跟大陆将来永远切掉关系。当然,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陆13亿人民也不会接受这个。


Q:很多人说,这只是曹先生把企业的成功模式,复制到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上,只是企业家的浪漫想法,想想而已。


A:不会,你看像欧盟能发展到今天,刚开始也是企业家在推动,通过从所谓“钢铁同盟”慢慢推展出这样的模式。


企业家是被训练解决问题的,不是制造问题的,有时不科学地讲,搞政治的人是在制造问题的,从制造问题中间牟取利益。成功的企业家逻辑性会很强,因为违反逻辑一定马上失败。此外,企业家没有政治家的顾虑和包袱,比如不会太在意一些字眼上的差别。你管它什么“主权”、“治权”,反正“公投”之后统一就统一了,这个就是企业家的好处。


Q:您认为,订立“两岸和平法”有急迫性吗?


A:目前的两岸关系不错,有人认为它就没有急迫性。可是我觉得,现在大陆希望先易后难,先经后政,实际上就发生了很多挫折。比如,两岸签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大陆让利还不行,就觉得很奇怪。因为台湾有疑虑,如果签订ECFA之后,台湾会不会整个经济上完全失去自主性?台湾很多人抗拒,就是觉得不安心,但如果让台湾走自己的路子,大陆又不放心。


这个“法”如果成立,将来台湾安心了,大陆放心了,两岸就可以暂时把政治问题搁下,全力发展经济。搁下不是永远不提它,而是大陆可以慢慢琢磨,要提出什么样的方式条件,选择最好的时机让“公民投票”,能够一投过关完成统一?就好像说,一对男女已经先指腹为婚了,以后什么时候完成婚姻大事再说,反正跑不掉了。我希望能够达到这样一个目的。

有助完善《反分裂国家法》


Q:那您对于现在的台当局接受“两岸和平法”有多少信心和把握?


A:台湾的政治人物是看风向的,看将来哪边有投票他会往哪边跑。所以要他们接受,可能还需要在民间多推广。


其实“两岸和平共处法”,是在完善大陆《反分裂国家法》,后者第五条说,“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最符合台湾海峡两岸同胞的根本利益,国家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实现和平统一。国家和平统一以后,台湾可以实行不同于大陆的制度,高度自治”。这些写得很好,但问题是,什么叫“和平方式”?《反分裂国家法》没有说明这点。所以我就替《反分裂国家法》找一个唯一的和平方式。


民进党1999年通过了“台湾前途决议文”,第一条开宗明义讲,“台湾(‘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更动,必须经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看到这一点,可能大陆朋友说,台湾怎么是“主权独立国家”?这不行。先不管文字,这里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并没有说,“独立”现状不可更动,而是统一必须经由台湾“公民投票”决定。


“两岸和平共处法”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时间、时机由大陆来定。也不一定会节奏慢,因为时机可能随时存在,可是要统一的提出条件和架构需要先有准备。


硬汉曹兴诚


曹兴诚,祖籍山东济宁,1947年生于台中清水乡,父亲是小学教师。少年时,他只身到台北建国中学读书,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铁皮屋,和一群三轮车夫、计程车司机同住。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给他增添了许多处世经验,也练就了他敢于拼搏的硬汉性格。


中学毕业后,曹兴诚如愿进入台湾大学电机系。1980年,岛内第一家积体电路公司———联华电子成立。硕士毕业、年仅33岁的曹兴诚被选任担当副总经理,后来接任总经理、董事长。而联华电子在一连串的发展与并购后,成为世界第二大晶圆代工厂。


2005年,台当局称,联电涉嫌向大陆和舰科技非法提供资金、技术和人力资源等“违规之举”,曹兴诚继而辞去联电董事长职务,目前为该公司的荣誉董事长。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