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交道的来龙去脉”看日本人

清风明月夜 收藏 0 36
导读:从“打交道的来龙去脉”看日本人 由于工作性质和外语语种的关系,在接触的“老外”中,日本人最多,由于工作关系,与日本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逐渐体会出点点端倪来。看到本版有个征文话题,就把自己的浅显感知写出来,供大家品味。 说起这个话题,还真是说来话长。因为我出生在东北,而东北又是被日本统治最长,盘剥最烈的地区,因而从懂事儿时起,在老一辈的言传下,就对日本鬼子憎恶有加。少年时期酷爱的《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等电影和《烈火金刚》、《平原枪声》、《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等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打交道的来龙去脉”看日本


由于工作性质和外语语种的关系,在接触的“老外”中,日本人最多,由于工作关系,与日本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逐渐体会出点点端倪来。看到本版有个征文话题,就把自己的浅显感知写出来,供大家品味。

说起这个话题,还真是说来话长。因为我出生在东北,而东北又是被日本统治最长,盘剥最烈的地区,因而从懂事儿时起,在老一辈的言传下,就对日本鬼子憎恶有加。少年时期酷爱的《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等电影和《烈火金刚》、《平原枪声》、《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等小说,给了我对日本鬼子的丑陋印象。然而,这些间接得到的都是非常肤浅的,真正认识日本人的本质(自以为的,也是不全面的),还是以后自身接触的事情。

随着岁月的流失和世界格局的演变,七十年代初,我国与日本正式建立外交,称之为邦交正常化,从而迎来了一段中日蜜月期。在此期间,中日交往明显频繁起来,路上的日野货车明显多了起来,相对于“大解放”来说,发动机声音很小,油耗低,跑得快;后来宝钢等项目的引进,使我们感到了日本技术的先进性。在这个大背景下,七十年代末期入学的我,由于所学专业的原因,第一外语学的是日语。从而也算是站到了日本文化的河边儿上。

后来毕业后,也就是八十年代,到一家研究院所从事科研工作,所查专业专利,铺天盖地大多是日本的,因而,办公桌上时常被其占满。由于我院与日本同行有很多交往,时常进行学术交流,因而经常邀请日本学者专家举办讲座,我等小字辈自然成了必不可少的听众。这时,开始有机会直接接触日本人。

其中,常来做报告的一个学者,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不错。花白的头发、金丝边儿眼镜、雪白的衬衫、飘动的领带以及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曾经是侵略民族的模样。问道一些学术问题,也能给以解答,但每当接触具体技术细节时,则会巧妙地避开。以后其他的学者专家也都大致如此。因为我们从事的是科研工作,迫切需要解决或者说是极为关注的是技术细节,而非笼统的理论,因而对具体工作积极意义并不大。然而,每次讲座结束领导们问我们效果如何时,考虑到邀请领导的面子,我们只好含糊其辞地说:“受到不少启发。”其实,工作还是照常进行,这一点,领导也是心知肚明。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我国的改革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先是给厂长松绑,扩大企业自主经营权,实则是把企业推入市场经济的大海中,让其脱离依靠国家的旧习,自主谋生与沉浮。后来逐渐扩大到科研院所,对一些院所逐步取消事业经费,实行事业单位向企业单位的转制。我所处的院所,就是实行转制中的一个。

断了皇粮,只靠院里的自有资金很难维持许多科研课题。当不识水性的体制一下子掉到海里,难免有些手忙脚乱的扑腾一阵儿。那时院里对有些课题下达自谋生路、并且还要上缴管理费的命令,一些已经走完了实验室研究,正步入工业化阶段的课题恰逢其时,得以大施拳脚,而使我们尚处于实验室阶段的课题组一下子陷入困境。尽管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试验成果,也是难以为继。九五年,我们课题组已经接到最后通牒:“再有三个月不能创收,就停发工资。”

这样,我们不得不四处寻找熟人和关系,希望与企业联合起来,借助企业资金搞扩大的中试。无奈因为实验室小试结果向中试过渡不确定因素太多,风险太大,也由于超前而没有确定的市场,没有哪家企业肯冒这样的风险,逼得我们课题组成员走投无路。甚至我们不得不私下寻找新的就业门路-----毕竟停发工资,就意味着家里生活的断炊。期间,我曾背地里考察过一家外资企业,给的薪金是研究院的两倍还多,只是因为住房的牵扯而未能成行。

恰在此时,有一批日本学者和专家来院讲学,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作为听众以壮军威。休息时,问及我们的一些在研课题情况,有人简单介绍了我们的课题,并拿电镜图片给日本人看。

那些日本专家看过之后,感到有些惊奇,当然表面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但在讲学之后,就开始了关于这个课题成果与我们院的马拉松式的合作谈判。

院里见到日本专家的兴趣,也予感到了这个课题或许有些甜头,就挤出点儿资金支持,暂时不解散了,这使我们暂时摆脱了无饭吃的困境。又开始了为配合谈判而进行试验研究的工作。

初期,日本方面一批批地不断变换提出技术指标要求,让我们不断提供样品,他们做技术指标分析,测试论证我们的研究程度,悬在我院面前的则是联合办厂的光明前景。

当时谈的主要框架是:日本出资金,我们出技术、场地,生产出的半成品按照每吨六万元人民币销售给日本。

当时我们对这种半成品的成本估算在每吨四万元左右,这样百分之五十的利润,深深地吸引了我们,无论是院领导还是我们课题组成员,都在兴致勃勃地配合着谈判的进展,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日本的专家们也是不厌其烦地来来往往,看起来也是兴趣盎然。似乎一座现代化的工厂很快就会矗立在我们的面前了。

然而后来的进程却让我们始料未及,也让我对日本人有了新的认识。

随着来往交流资料的增多,我们明显看到日本自己的样品有了改进和提高,而对我们之间的合作却越来越不感兴趣,到后来找了一个理由终止了合作谈判。我们的课题复又落入了冰窟。好在挺过了最困难的季节,虽然流着口水看着别人拿着大把的年终奖有些眼馋,但终究可以有基本工资可以养家糊口。而重要的是,通过与日本人的谈判过程,使我们认识到了课题成果的价值,增强了自信。

从此,开始了谋求产业化的道路。

九五九六年的时候,手机还是个稀罕物,国内生产厂商还寥寥无几,对其制造生产的认识,还相当有限。原列为地级市的重点课题和863课题的成果,没有资金实施产业化;院里转制后,资金更是捉襟见肘,加之决策者信心不足,更是急于转让换钱!无奈的是找不到哪家企业可以把大把的钱投在这个市场不确定的行业。

到了九八年,费尽周折总还是被一家南方上市公司所看中,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两千年顺利投产,结果,有效地带动了下游制造业,把日本同类产品赶出了市场,总算所有的付出体现了它的应有价值。

直到此时,我们方逐渐看清了日本人的真面目!原来这种产品的后处理费用只有三万元/吨左右,加上我们当初半成品售价六万元,加上成品率折算,成本也就是十多万元/吨,而我国没有自产之前,他们居然卖给我们下游厂家四五十万元/吨!如此高的价格,可想而知,我们的下游生产企业如何能够与日本企业展开公平竞争呢?可见他们是如何贪心了!即使如此,当他们自己的产品成功之后,了解了我国这方面的进展状况之后,也取消了与我们的合作而自己单独生产,足可见他们之精明了。然而,我们在历经波折之后的产业化,相信也是他们始料不及的事情,相信他们的产品退出中国市场时的心情,肠子一定是青色的!我有时想,这就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再后来,我们企图把产品打入日本市场,几次满怀希望地应邀去了日本企业,看似马上就要通过了,但就是仅差一步之遥的门槛,怎样也无法通过!几经努力,都没有成功。后来了解到,在日本的这个行业,上下游企业大都互相参股,并且,专利共享,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防护网,别人是很难进入这个网里的。这方面,我国的企业家们,还需努力啊。

再后来,日本的企业还是经常派人来谈这谈那,其中也不乏前期那个曾经谈过的企业,打着不是合作就是采购的幌子,然而哪一项都没有实际实施过。而每年日本出的IT总研报告,却把我国该类产品的产能、消耗统计的一清二楚!个人猜测,正是这些所谓的交往,把我们国内企业的规模等信息探测清楚的。所以,在这里也顺便提醒社会各界,与日本人打交道还真需要多长几个心眼儿!

自从认识到日本人的这些可能的真实目的后,个人再也不愿接待这些所谓的客人了。每次见到那些笑容可掬的日本人,仿佛看到嘭嘭跳动的祸心一样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

看到铁血有“我眼里的老外”征文,把自己接触到的日本人感受写出来,供大家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吧。虽然片面成分居多,但却是自己真实的感受,写出来心里也算平静些。否则,受的日本人气窝在肚里也是难受。

平心而论,日本人在我们课题处在特别困难时期的无意介入,还是客观上帮了忙的,否则,这个课题能否走下来,还真不好说。这是一个正面的影响呢。

还有就是,通过与其交往,真是看到了在一些技术上、管理上的差距,这也是我们需要加倍努力地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