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放不下家庭越狱17年 给儿子盖房娶妻后自首

越狱17年,他隐姓埋名,在煤矿打工忍气吞声,肋骨被挤断也一声不吭……他攒下每一分钱给儿子盖房娶妻。


现在,儿子成家立业了,他也走上自首之路。


越狱动机


他最放不下的


是孩子和家


17年前,张永金41岁,正值壮年。人生的轨迹,可能稍不小心就会被改写。1990年,张永金身份改变,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在河南省周口监狱四监区刘庄分监区,他将度过这漫长的7年。


他曾触犯法律,也许,在一些人心中,他面目可憎。但作为一个父亲,他始终放不下的是家。


张永金兄弟六人都十分贫困,共住两间草房,六兄弟只有张永金自己结婚成家。


入狱后,张永金处于深深的恐惧中,这种恐惧,不是坐牢7年时光的流走,不是监狱生活的苦闷,他在担心年幼的孩子。


他害怕妻子带着年幼的孩子改嫁他人,害怕孩子们孤苦无依。他也担心,刘家会不会成为光棍家庭,无人继承香火。出于对家庭破碎的恐惧,张永金入狱后一直伺机逃跑。


当时,刘庄分监区是监狱农场的一个中队,服刑人员从事野外林果、农业劳动,戒备等级低,警力奇缺,罪犯脱逃率居高不下。


1993年10月,他在果园里劳动时趁警察不备脱逃。


隐姓埋名


打工攒下每一分钱给孩子盖房娶妻


张永金脱逃后,河南省周口监狱立即派出大批警察侦查追捕。


风声很紧,张永金不敢回家,在外东藏西躲。


迫于生计,他辗转来到州市,到一家私人煤窑化名做了一名挖煤工。


煤矿主对矿工的真实身份核查不严,安顿下来后,张永金除了到井下挖煤,平时足不出户,不和工友交谈,以免说话过多暴露身份。


他节约每一分工钱,除了给妻儿寄点生活费外,他把钱都藏在身上,希望攒够了钱为儿子盖三间瓦房。


在他心里,只要有了房,有了钱,老婆就不会改嫁,家就不会散。


就这样,2008年,他出钱帮大儿子盖了房,娶了媳妇,有了小孙子


逃亡生涯


受了工伤也不敢索赔


张永金的痛哭,源于他17年来不可想象的生活。


17年来,背负着重重的心债,他精神恍惚,身体状况极度恶化。


打工时,生怕被别人发现,他常年不和别人交流,语言表达能力变得极差,记忆力也严重下降。


他已记不清他脱逃前所服刑中队的名称,记不住任何一个管教干部的名字,记不清是哪年、因何事被捕入狱……


17年来,他总睡不着觉,一躺上床,脑子里就反复出现一个画面:他奋力向前跑,很累很累,后面一群警察追了上来,有人举起了抢,一枪击毙了他,他老婆孩子走了,家散了……


在煤矿打工时,他也忍气吞声,生怕暴露身份。一次,他肋骨被矿车挤断了,矿主让人带着他到医院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就把他扔到工棚里不管了。“活得跟牲口一样。”


17年来,他身受十几次工伤,都没得到一分钱的赔偿。


为何自首


不想成为孩子们的耻辱和累赘


4月29日,在子女的陪同下,他到曾服刑的监狱自首。


知道他跑了17年后又回来,监狱里有犯人骂他傻蛋,张永金自己明白,“在监狱的第一个夜晚,我睡了个好觉,再没有做被警察追捕击毙的梦了。”


张永金说,当年的脱逃是为了免遭家庭破碎,现在却渐渐成为儿女们的耻辱和累赘。


两年前,小儿子想去当兵,身体、学历条件都够,就是因为有个逃犯父亲,政审没有通过。大儿子的家庭,也因此受了一定影响。他自首的念头,一天比一天强烈。


张永金说,17年来,他一直在外面逃亡,但感觉比住监狱还要累,逃到天涯总是囚。孩子都长大了,他终于可以去还自己的心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