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城”在中国遍地开花

“韩国城”在中国遍地开花




NEWS编辑掉外网链接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大 中 小][打印] [关闭]




新华网北京7月3日电(记者 吴晶)五颜六色的松糕鞋、水洗仿旧的牛仔裤、黑指甲金头发的黄皮肤女孩……在北京西单华威大厦的 “韩国城”里,炫目前卫的时尚总令人目不暇接。


下周来华访问的韩国总统卢武铉如果到这里来,会发现中国的韩国流行风丝毫不比韩国本土逊色。在这里,汉城流行的玩具新品不到3天就以相等的价格出现在货架上;服装、鞋帽一般每款只有一两件。


中国女孩楚欣正在试用韩国最新的闪亮唇彩,她一边飞快地按动三星手机回着短信,一边浏览着密密麻麻悬挂着的韩国饰品。她说,这里大多是在中国沿海城市来样加工的韩版服饰,款式新奇,利润只在20%左右。


店主说,店里的回头客主要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中谁要是不跟“韩流”,就会因落伍而“不自信”。


一年365天,西单“韩国城”的100多家商铺基本是人满为患。许多摊位虽然没有明文的标牌,执着于某种风格的年轻人总会记得上次在哪儿淘到了好“东东”(东西),下次又该在哪个角落拐弯。


在一家服饰店任导购的中国姑娘陈慧莲说,中国青少年对韩国抱有好感,青睐韩国的服装、化妆品、电子产品等,更喜爱韩剧、韩语歌曲和青春偶像。


天天浸淫在韩国风潮中,陈慧莲也不免关注有关“韩流”的新闻:“农心牌辛辣面在启用韩国知名演唱组合HOT做模特后,销售额成倍增长。”


1997年,北京第一家“韩国城”在西单落成后,“韩国街”等各类名目的韩国商铺似雨后春笋,至今已有十余家。韩式泡菜、石锅拌饭日渐走红,遍布京城的 “三千里”韩式烧烤连锁店门前从早到晚都是排队等座的人。


位于汉城市中心的明洞商业街是韩国时尚尖端的代名词。韩国人南钟教去年在京成立了北京明洞服装有限公司。短短一年间,相继在隆福寺、西单和动物园等黄金地段设立了三家连锁店。


南钟教说,中国入世意味着“13亿人口的大市场”更加开放。中国年轻的消费者通过网络迅速融入外面的世界,他们有着敏锐的时尚触觉,更有彰显自我的强烈意识。


社会文化评论家黎维德说: “在成年人看来千篇一律的T恤衫、牛仔裤,却是中国独生子女寻求群体归属感的着装需求。‘韩流’恰好顺应了这一需求。”


“韩流”在中国由服装、食品逐渐向电子、汽车等大宗消费品拓展,呈现出“产业多样化”的势头:2001年,香港JUSCO商城进口的韩国食品价值达50万美元;三星笔记本电脑以“世界上最薄的电脑”打入中国市场,仅仅5个月就占领了这一领域20%的市场份额。


“韩国城”迅速打破狭义的商业概念,成为商住一体化社区的代名词。北京东部的望京新城居住了1万余名韩国人,开设了专门的超市、幼儿园、医院、跆拳道馆,甚至邮递服务业务。更大规模的北京现代汽车城也在京郊顺义加速建设。


天气晴朗的日子,山东胶州经济开发区的韩国商人喜欢隔海相望故乡仁川。当地政府斥资1500万美元建成商住两用的“韩国城”,并专门邀请韩国建筑专家设计和监督施工。当地一位韩国商人安景俊出资建立了夕阳红乐园,免费照顾孤寡老人,以此“回报中国人的厚爱”。


在拥有800余家韩国企业的威海市,韩国企业雇佣的工人占全市人口的30%,交纳的税款占威海市总预算的三分之一以上。 在京赁屋而居的韩国人许哲伦说,韩国人在京由少到多,由零散到聚集。“在大街上,你快要无法分辨哪个是中国人,哪个是韩国人。”


2002年统计显示,韩国在华人口20多万,中国已成为韩国人第三大居住地。正如中国驻韩大使李滨在去年中韩建交10周年之际所说:“韩流”、“中国热”分别在两个一衣带水的邻邦兴起。


对在华发展前景非常乐观的南钟教正在努力疏通运货渠道,以便中国顾客可以更快更低廉地购买韩国商品。此外,他还为自己订下了汉语学习计划。


“现在我只懂一点点。”南钟教一边高兴地望向飞驰而过的韩国“现代”出租车,一边又为尚未清点的新货忙开了。


本文内容于 5/11/2010 5:56:33 PM 被hsf流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