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将立案追查赵作海案责任人

haijieying 收藏 2 851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11_24618_11124618.jpg[/img] 被宣布无罪释放后,蒙冤11年的赵作海失声痛哭。《大河报》供图 据新华社电 河南省商丘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建民昨日介绍,商丘市委高度重视赵作海案,并对查究追责、赔偿和“碎尸案”侦破等提出明确要求,要坚持有错必纠的方针,处理好赵作海案。他说商丘市已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涉案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 赵作海案真相大白后,商丘市随即召开了由公、检、法

河南将立案追查赵作海案责任人

被宣布无罪释放后,蒙冤11年的赵作海失声痛哭。《大河报》供图

据新华社电 河南省商丘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建民昨日介绍,商丘市委高度重视赵作海案,并对查究追责、赔偿和“碎尸案”侦破等提出明确要求,要坚持有错必纠的方针,处理好赵作海案。他说商丘市已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涉案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

赵作海案真相大白后,商丘市随即召开了由公、检、法相关人员参加的联席会议,提出以下要求:一是成立商丘市处置赵作海案件工作组,对依法纠错、立案调查碎尸案等及时研究。二是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向省高院汇报,抓紧依法纠正并主动赔偿。三是商丘市公安局要抓紧对无名男尸做D N A鉴定,确认真实身份立案调查。四是商丘市检察院要组织专门力量,对案件进行评查,重点评查原办案人员有无违法违纪、失职渎职行为,根据调查结果,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据记者了解,时任柘城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朱培军,现任商丘市公安局行财处处长。案件负责人丁中秋,现任柘城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案件负责人罗明珠,现在商丘市公安局纪委工作。

商丘市检察院当年出庭支持公诉的两名检察官汪继华和郑磊,已经于数年前先后离开检察院,目前在商丘市的律师事务所任律师。

商丘市法院当年该案的审判长张运随和审判员胡选民,目前都还在商丘市法院刑一庭工作。其中,张运随现在年龄接近退休,基本不到单位上班。胡选民最近在医院住院。

赵作海回家

出狱当日赴山东看望妹妹,昨日回到柘城县家中

赵作海在妹夫余方新和赵楼村主任的陪同下,于昨日晚间8点左右回到妹夫余方新的家中。

赵作海的面容有些疲惫,表情也显得不耐烦,皱着眉头。他身材不高,光头,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带领子的T恤、蓝色裤子,卷着裤脚,显然出狱后打理了一番。

回到妹夫家,赵作海就呆在堂屋的圆桌旁,桌上放着花生米、汤、辣椒,显然是饱餐了一顿。圆桌旁也围满了记者。他多次说:“我太累了,什么都不想说”。记者问他诸多问题,他都没有回答。

这两天,赵作海等人的行程是这样的:9日上午10点,赵作海办完出狱手续,在开封逗留到下午两点,他提出想去看看在山东临沂打工的妹妹,于是一行人去了临沂,见到妹妹后,两人抱头痛哭了一场。昨日下午便开始赶回柘城县家中。

至于全程有无政府人员陪同,赵作海没有回答。记者见到三人是从一辆白色轿车上下来的。轿车的主人不得而知。

“我都快被照相机晃晕了!”赵作海说。晚间9点左右,赵作海的妹夫余方新劝记者们离开,答应今日10点集体接见记者。记者们走后,余将家中的大门紧闭。

南都记者 石玉

公检法三家为何一错再错?

南都记者 石玉 发自河南

对“河南佘祥林”赵作海蒙冤一案,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表示:这起案件有很多疑点,却出现了这样的判决,三家办案机关都是有责任的。公检法三家办案机关都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为何一错再错?昨日,南方都市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三家办案机关的有关负责人。

警方案件诸多疑点都未重视

据新华社记者调查,商丘市警方介绍,之所以一直将赵作海列为杀死赵振裳的重点嫌疑人,是因为他们坚信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农村犯罪一般因果关系很简单。具体到这一案件,赵振裳的一位堂兄弟曾经杀了赵作海的弟弟,两个家族有仇;两人都和同村妇女杜某某相好,是情敌;赵振裳失踪当天,有人曾看到两人曾在这名妇女家打斗;包裹无名尸的编织袋片,经赵作海的妻子和儿子辨认,是赵作海家的。

但当地一些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表示,在这起案件中,有些疑点确实没引起足够重视:

一是警方确认无头、无四肢尸体为赵作海所杀后,没有追查凶器,也没有确定凶器所能造成的伤痕是否与尸体的伤痕相符。这些,不符合法律对杀人罪定性的要求。

二是当时尸体已经高度腐败,警方先后做了四次D N A都未确定死者身份。所以,警方把死者确定为赵振裳,有主观色彩。

三是当时警方根据残尸,对死者身高进行了确定,为1.70米。但实际上,失踪的赵振裳身高只有1.65米左右。这些,都没有纳入警方的考虑范围。

南方都市报记者在采访时,商丘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启钟说,当时的公安人员办案条件差、执法素质低,所以造成了这个错案。

当南都记者问及办案过程中有无刑讯逼供时,赵启钟回答“不知道”。他称现在由商丘市政法委牵头组织的评查组正在调查,尚未得出结论,而自己本人也并不了解情况。

赵启钟强调,受制于当时的技术条件,鉴定没有作出结论。他还说,按照现存的惯例,嫌疑人一旦逮捕,警方是不敢放人的。“一旦放错了,检察院要追求我们的责任。”

检方两次退回案件最终受理

南都记者了解到,1999年6月18日,柘城县检察院批准逮捕赵作海,1999年8月,柘城县公安局以故意杀人罪将案件移交柘城县检察院起诉。由于该案重大,当年9月28日,柘城县检察院起诉科将该案报送商丘市检察院起诉处审查。

经审查后,商丘市检察院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证据上存在重大缺陷:无名男尸没有经过鉴定来确定身份。同时,赵作海向商丘市检察院全部推翻了原来的供词,因此决定将案件退回柘城县公安局补充侦查。

“(柘城县公安局在)补充侦查过程中作了一些说明,写了一些东西,然后再次报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商丘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宋国强说。但是,商丘市检察院发现重大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再次将案件退回。

此后,柘城县公安局向商丘市检察院交涉,要再次报送,但因为尸源问题仍没有进展。“我们就通知柘城县检察院,要求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如果这个问题(尸源)解决不了,检察机关不再受理此案。”

宋国强透露,最后一次退卷是在1999年12月9日,之后检察机关没有再受理该案。

2001年,全国进行大规模的刑事案件清理超期羁押专项检查活动。2001年7月,商丘市政法委曾经召开过一次联席会议,认为该案尸源问题没有确定,仍然不具备审查起诉的条件。因此仍然决定不予受理。

“但是,到2002年8、9月份,公安机关在清理超期羁押专项检查活动中,(又)将这个案件提交商丘市政法委研究,通过商丘市政法委组织了一个专题的研究会。这个案件在这次会议上进行专题汇报,汇报过程中,经过大家集体研究,认为这个案件具备了起诉的条件。”宋国强说。

上述会议后,商丘市检察院受理了赵作海涉嫌故意杀人案。2002年的11月11日,赵作海被提起公诉。

对于这一点,商丘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广军说:“我们检察院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

法院采信检方意见只看口供

再从法院环节来看,从2002年11月11日公诉,到当年12月5日判决,该案的审理在商丘中院仅经过20多天。法院全部采信了公诉人的意见,而公诉人的意见其实就是公安部门的意见。

在法院庭审时,赵作海和他的辩护律师都否认了杀人一事。但法院认为,赵作海曾经在公安环节做了9次杀人的笔录,所以当庭否认未杀人不可信。这样,赵作海案失去了最后一次纠错的机会。

商丘市中院刑一庭庭长杨松挺向记者介绍了案件的审理情况,商丘中院判决的主要证据是赵作海九次有罪供述。

杨松挺介绍,当时法庭确认的赵作海供述“有罪供述”为:赵作海将赵振裳砍死后,将赵振裳的尸体肢解,首先把他膝盖以下的部分肢解掉,又把头和上肢(前臂)肢解掉。然后,用编织袋包裹,将尸体托出井中。

杨松挺强调,也就是说,如果说赵作海没有作案的话,赵作海不可能作出这样一个跟尸体的现场勘查状况一致的供述。

杨松挺介绍,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证据”,就是赵作海妻子杜正琪(音)的辨认笔录。公安机关现场勘查时,发现包裹尸体的6个编织袋,是装化肥的袋子缝制一起的。这些编织袋经过杜正琪的辨认,确认是她家的编织袋。编织袋上面有两个洞,洞用蓝布补丁补上了。杜正琪交代,因为是她做的针线活,所以她能准确地认出来。另外,赵作海的儿子赵其良(音)也进行了辨认,肯定是他家的。

而在赵振棠“复活”回家后,赵作海的妻子曾表示,她曾被公安机关羁押审讯一个多月,其间受到刑讯逼供。

关于尸源问题,杨松挺表示,审理时确实也发现了,公安机关曾经将井里边尸体这个身份送到公安部以及沈阳刑警学院等一些部门做D N A鉴定,由于当时那个技术条件受限制,未能出具结果。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