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疯狂的帝国:二战前日本震惊朝野的暗杀活动

世界王牌 收藏 9 7552
导读: 自从秘密社团如毒菌般在日本国土上出现之后,恐怖活动便日益频繁,且愈演愈烈。 这些恐怖活动并非是杀死一个职员、绑架一个富商,或是在公共场所扔一颗炸弹,秘密社团暗杀的枪口所指,是那些元老重臣、内阁首相,以及大银行家、大企业家。此外,不是制造大规模骚乱便是血腥四溅地杀戮。震惊朝野的恐怖活动举不胜举。 秘密社团,成了日本恐怖活动的策源地。   暗杀外相大隈重信   玄洋社成立之后所制造的震动日本朝野的恐怖活动之一,是暗杀外相大隈重信。

自从秘密社团如毒菌般在日本国土上出现之后,恐怖活动便日益频繁,且愈演愈烈。


这些恐怖活动并非是杀死一个职员、绑架一个富商,或是在公共场所扔一颗炸弹,秘密社团暗杀的枪口所指,是那些元老重臣、内阁首相,以及大银行家、大企业家。此外,不是制造大规模骚乱便是血腥四溅地杀戮。震惊朝野的恐怖活动举不胜举。


秘密社团,成了日本恐怖活动的策源地。


暗杀外相大隈重信


玄洋社成立之后所制造的震动日本朝野的恐怖活动之一,是暗杀外相大隈重信。


早在大隈遇刺之前8个月,就发生了一起暗杀事件。


1889年2月,明治天皇颁布了日本宪法。这部宪法由西园寺公爵和伊藤博文起草,他们在宪法中吸收了一些法国和德国的内容。这部宪法经明治政府讨论了6年才得以颁布。西园寺和伊藤在起草宪法时吸收西方国家的宪法内容,自有他们的计划:他们要使天皇和民众之间神化了的关系变成理性关系,使天皇成为法律上的人,而不是超乎世俗的神。


但是,就在颁布宪法的那一天,文部大臣森有礼被一名青年刺客刺死。刺杀森有礼的理由是:他在游览伊势神宫时,曾用他的手杖尖头挑起竹帘,窥视帘后的圣物,亵渎了神灵。

这次暗杀的幕后指使者,便是浪人之王头山满。因为西园寺和伊藤博文的计划,显然与玄洋社的宗旨相悖。


文部大臣被刺,当然阻止不了日本宪法的颁布。但是西园寺和伊藤博文鼓吹自由主义的活动却不得不有所收敛。


时隔8个月后,便发生了大隈重信遇刺事件。


1888年4月,伊藤内阁解散,黑田清隆任首相,大隈重信接替井上馨任外相。大隈深受黑田重用,俨如副首相。他上任后,向内阁秘密提出一个修改日本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的草案。


井上馨任外相时,就曾对这些条约提出修改方案。但这个方案以开放内地换得治外法权,领事裁判权等均未废除,反把立法权拱手让给外国,比以前的条约更加损害日本的民族利益,引起了全国舆论的反对。以头山满为首的各秘密社团首领也提出抗议,要求中止这个方案。伊藤内阁只好决定将此改革方案无限延期。


大隈重信的改革方案与井上馨的大同小异,虽然对最惠国待遇有所限制,但仍任用欧美人为日本的法官,违背了日本的宪法,也违背了一些秘密社团的“国权主义”指导思想,因此激起了日本浪人和民众的反对。头山满代表玄洋社与其他几个社团的首领,联合发起反对运动,他们开会发表演讲,派员到各地游说,与新闻社联合制造舆论。前外相井上馨当时任农务大臣,也站出来反对大隈的方案。


1889年10月18日下午4时许,大隈重信神色疲倦地走出皇宫,乘坐他的马车,回内霞关外务省官邸。他刚参加了一场修改条约的会议,这个会议在明治天皇的主持下,已经连续开了4天之久,会上充满激烈的辩论,最终仍无结果。


当大隈重信的马车驰至外务省官邸门口时,一个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刺客,将一枚炸弹掷向他的马车。随着轰然一声巨响,马车的车轮被炸飞,车箱顿时翻倒在地。


外务省的警卫闻声赶来,一些人忙着抢救鲜血淋漓的外相,所幸的是,大隈未被炸死,而只是被炸去一条腿。


当时刺客仍在现场,一些人上前逮捕他时,他并无逃走之意。他在警卫还未扑上来之前,从容地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刀,当场剖腹自杀。


这个年轻的刺客是玄洋社社员来岛恒喜。他决心以暗杀大隈重信来阻止条约修改案的实行。


来岛恒喜的行动,自然又是受玄洋社的老头子头山满的指使。大隈重信被刺后,头山满与30余名玄洋社社员被警方逮捕。


头山满在受审的时候,只说他和来岛恒喜有着很亲密的交往,别的什么也不承认。警方经过反复调查,终无证据,最后不得不将其释放。


头山满出狱后,对来岛恒喜行刺一举大加宣扬,说他是“好汉”、“壮士”,并决定每年给他开追悼会,把他推举为玄洋社精神的典范,以此来诱导玄洋社社员为他的侵略扩张目标而献身。


玄洋社这一暴力行动果然奏效,大隈重信遇刺后,宣布辞去外相之职,放弃了他修改条约的提案。头山满也因在幕后指使这起暗杀事件而名声大振。


暗杀朝鲜王妃


玄洋社参与的另一起重大暗杀事件,是在朝鲜进行的。


甲午中日战争结束后,中国不再是朝鲜的“宗主国”。朝鲜以闵妃为首的统治集团失去了清政府的靠山之后,面对日本的侵略野心,不得不寻求俄国的支持,以镇压国内的亲日派。


在日本成为朝鲜“保护国”的第一年,有两任日本公使曾竭力使朝鲜像日本那样,仿效西方进行类似的改革,但由于闵妃集团的抵制而收效甚微。


以玄洋社为首的一些秘密社团,认为这两任驻朝公使过于温和,不配担当帝国代表的重任。日本政府鉴于此种情况,决定更换人选,改派三浦梧楼将军接任驻朝公使。


三浦梧楼曾经办过贵族学校,是个交游很广的人物,与玄洋社等秘密社团过从甚密,他在赴任之前,就教于头山满,问他怎样才能使日本在朝鲜的势力得到巩固和扩大。头山满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思之后,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干掉闵妃,并表示他可以派人配合他的行动。


三浦梧楼到任后,便与朝鲜王宫内反对闵妃的“反后党”取得联系,并秘密策划,做好刺杀闵妃的准备。


1895年10月8日,三浦梧楼暗中与朝鲜禁卫军中的日本军官约定,由他们留下入宫的门路,并在必要时将朝鲜禁卫军阻于宫外。


当天夜里,40余名浪人突然冲进王宫的内室,闵妃的贴身侍卫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他们砍倒。浪人们将闵妃乱剑刺死后,并未就此罢手,他们接着将闵妃的侍女一齐杀死,然后把所有满是刀伤剑痕的尸体拖至庭院中,浇上汽油,焚尸灭迹。


这次暗杀闵妃的行动进行得很顺利。但是三浦梧楼的妄为,使日本受到许多国家的责难,日本政府不得不将他召回国受审。


刺杀闵妃的浪人,大多是玄洋社和紫冥会的成员。他们都是反对大隈条约修改案,主张侵占朝鲜的人。他们的结局是和三浦梧楼住进了广岛监狱。


后来,日本法官以“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彼等确曾实行意图中之犯罪”的理由,将三浦梧楼及浪人全部释放。


三浦梧楼获释后,并未过着忍辱含垢的生活,也未从此与政治绝缘。他在内阁与军部中仍有势力,因此他经常躲在幕后,为日本一些对外政策的制定出谋划策。


东京大暴动


20世纪初,由黑龙会为首挑起的一场大规模骚乱,令举国震动。


1905年9月,日俄两国应美国总统的提议,派出代表到美国朴茨茅斯举行谈判,签订和约。黑龙会、樱田俱乐部、青年国民党、江湖俱乐部等秘密社团联合举行会议,反对日本与俄国签订和约。9月4日,秘密社团联合会以河野广中等27人连名上书,请求天皇拒绝签订和约。


但是,河野等人的上书,并未起到什么作用。9月5日,日俄和约签字,日俄战争结束。黑龙会等社团仍不罢休,于当天在日比谷公园召开国民大会,反对和约的签订。


日本政府害怕酿成骚乱,在国际上造成不利影响,命令警视厅禁止这次集会。警视厅派出大批警察,用木料将公园大门堵塞,并在附近设立警戒线,禁止群众进入公园。


愤怒的群众在黑龙会会员的煽动下,冲破警戒线,排除设在公园门口的障碍,进入公园举行集会。参加会议者达数万人。与会者除了一小部分秘密社团成员和军国主义分子之外,多数是对日俄战争不满的群众。因为战争夺去了10万日本人的生命,29亿元战争费用的负担,全部落在日本人民身上。战争结束后,那些失去了丈夫和独生子的许多遗霜老弱,将要过更加贫困的生活。黑龙会等秘密社团反对和约的原因,是日本没有得到大片领土和巨额赔款。他们提出,要俄国将整个库页岛和沿海州割让给日本。


参加集会的群众越来越多,秩序越来越混乱,终于与警察发生了冲突。


警察的弹压,使群众愤怒的情绪如火上浇油,愈加高涨。数万群众在黑龙会等社团成员的带领下,袭击了内务大臣官邸和警察署、派出所。


骚乱从9月5日晚持续到6日,激愤的群众纵火烧毁多处警察署,内阁成员的官邸、私邸,乃至首相桂太郎的御用新闻机构国民新闻社,都遭到袭击。东京城内火光四起,呐喊声、枪声、爆炸声彻夜不断。


日本政府见骚乱的规模越来越大,并有向其他城市蔓延之势,不得不出动军队,保护可能受到冲击的地方,并宣布东京全市戒严,禁止新闻杂志刊行,剥夺所有媒体议论报道的自由。


在这场骚乱中,东京全市的15个警察署,有13处被烧毁,派出所被烧毁141处,28处遭到破坏。群众被警察打死或负伤的达600余人,被逮捕者达1500余人。这场骚乱被称之为“东京大暴动”。


刺杀首相滨口雄幸


1913年,头山满指使玄洋社社员、18岁的冈田满,刺杀外务省政务局长阿部守太郎。然后又命冈田满坐在一张大幅中国地图上的“满蒙”位置自杀。


1932年,血盟团首领井上日昭派出刺客,刺杀曾任大藏相的井上准之助和财阀团塚磨等暗杀事件,都在日本朝野引起极大的震动。秘密社团暗杀这些人的目的,均与推行他们侵略中国的主张有关。作者将在以后的章节中详细叙述。


在诸多死于秘密社团派出的刺客之手的人当中,首相滨口雄幸是日本政界地位最高的人。


暗杀滨口首相的刺客,名叫佐乡屋留雄,此人属于黑龙会派生出来的秘密社团“爱国社”的成员。


1930年9月15日,在天皇裕仁召开的枢密院会议上,滨口首相表示今后愿为海军筹措必要的经费。裕仁听信了滨口首相的诺言,于10月2日在海军载军条约上签了字,心满意足地把注意力从政治转到军事上来了。


10月22日,当天皇裕仁离开东京,去观看海军少将山本五十六开展的海军大演习时,滨口首相向他的内阁提出了国家预算。海相对这个预算很不满意,因为海军省要求在新的国防预算中给该省拨款5亿日元,占国防预算的半数。而滨口首相提出的国家预算中,只给了海军省3亿日元。


10月27日,年轻的刺客佐乡屋留雄乘火车来到东京,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刺杀滨口首相。他所在社团的首领认为,首相为发展海军拨款3亿日元,而不是5亿日元,违背了他对天皇许下的诺言。


佐乡屋留雄到达东京后,并未立即对滨口下手,而只是在市内跟踪这位首相,在预算辩论结束时,暗中做出一种威胁的样子,希望首相能修正预算。西园寺公爵的政治秘书原田从警视厅获悉,有人在暗中盯首相的稍。首相的对立面极感兴趣地注视此事,主管警察的内务相安达谦藏本人就是黑龙会会员,早在19世纪90年代,他因对暗杀朝鲜王妃事件有功而获得天皇的重用。他命令警方派人尾随监视这个盯稍人,但并不逮捕他。


滨口首相并未被吓倒。11月9日,他终于说服海相接受了一个3亿7千4百万日元的折衷预算。滨口认为,他已经赢得了一场大胜利,因为他仍然活着。于是他又开始大胆地谈论他彻底改革日本政府机构的计划。


刺客佐乡屋留雄见他暗杀的威胁,并未能使滨口首相增加海军预算经费,便准备将他的计划付诸实施。


11月13日晚上,佐乡屋留雄由一个幕后指使人替他付账,在东京一家上等妓院过了一夜。警方为了保密,后来一直不愿透露这个幕后指使人的姓名。


第二天早晨,佐乡屋留雄携带一支8毫米口径的毛瑟枪,混进东京火车站。他已事先得知,滨口首相将乘火车去和天皇会合,一同参观陆军大演习。


8时50分左右,滨口首相在警卫人员的保护下来到火车站,当他走上月台,正准备上车时,早已混在人丛中等候这一时刻的佐乡屋留雄,十分准确地朝滨口首相的要害部位开了一枪。


有两位碰巧在场的医生在站长室里对滨口首相进行了急救。滨口首相神智仍然清楚,但非常痛苦。他的脉搏微弱,每分钟达到90次,腹部因腹腔出血而鼓胀得厉害。


滨口首相在站长室经过简单的急救后,被送往东京帝国大学医务室,一位外科主任为他做了手术,给他剪去了20英寸的小肠,把剩下的肠道缝合,在做X光检查时,大夫发现子弹埋在他的骨盆腔内。外科主任觉得自己没有把握将子弹取出来,便只好让子弹留在他的体内。


外科主任估计滨口首相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希望可以活下来。但担心他的身体太虚弱,不能在议会下次开会时为他的预算进行申辩。


滨口首相遇刺后,很艰难地活了9个月,1931年8月26日,经过一连串的消耗体力的外科手术后,这位首相终于痛苦地死去。他和西园寺公爵所共有的要使立宪的首相不但在名义上,而且在事实上掌管国家的美梦,随着他的死亡而破灭。


日本警方对这起震惊朝野的暗杀事件进行了长期的调查,但没有向社会透露任何有关的详情,只是宣称,刺客佐乡屋留雄刺杀滨口首相,是因他痛恨首相在使海军裁军条约获得通过中所起的作用。


佐乡屋留雄在调查和受审期间,由于警视厅厅长的担保,在监狱外过了三年,直到1933年11月6日,才被法庭判处死刑。但在行刑前夕,他意外地被天皇裕仁特赦释放。此后,他一直以佐乡屋吉明的化名,过着民族英雄式的生活。他暗中受到一些人的供养,并且时常在右翼社团的集会上发表煽动性的演说。


刺杀首相犬养毅


滨口雄幸首相遇刺六个月后,1932年5月15日,另一位首相犬养毅又被暗杀,时称“5·15”事件。


刺客是几名青年军官,而不是秘密社团派出的杀手。但他们在行动之前,曾经得到神武会头目大川周明2000日元的经费,并受到另一秘密社团爱乡塾首领桔好三郎的盛情款待。其中一名刺客,曾充当过血盟团首领井上日昭的信使,负责向大川周明传递该团呈给宫内的信息。


这些信奉法西斯主义的青年军官,对犬养内阁主张以外交手段而非军事手段解决“满蒙问题”大为愤怒,与右翼社团爱乡塾成员合谋发动政变,他们先后袭击了首相官邸和内务大臣官邸、政友会本部、三菱银行、首都警视厅、变电站等处。随后,九名陆、海军军官,向太阳女神祈祷一番,前去完成刺杀首相犬养毅的任务。



已经75岁高龄的犬养毅,见一帮军人杀气腾腾地来到他的官邸,毫不惊慌,他很有礼貌地将这帮暴徒引进室内,想和他们谈谈自己关于建立“满洲国”的主张。犬养毅的镇定和礼貌,使暴徒们感到意外,一时下不了手,竟按照日本的风俗,脱下了鞋子,提着枪走上了榻榻米。


没等他们坐下来,其中一个暴徒已经不耐烦,他情绪激动地大喊:“谈判没有用处,开火!”随着这声狂叫,九个军人一起开枪,把他们的子弹全部射进了这位彬彬有礼的老者的身体。年老的首相,胸腹部被打得血肉模糊,倒在血泊之中。


事发后,九个暴徒全部被捕。然而,日本大众并不同情受害的首相,而是把凶手视为英雄。大众对在押的凶手表示强烈的同情,甚至有九名男子集体站出来,提议代替被告接受审判。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真诚,居然每人事先砍下手上的小指,泡在酒精里,准备向大众出示。因时间过长,当他们带着九根小手指出现在公众场合时,手指已经腐烂。

在民众的呼吁下,刺杀首相的凶手们,竟没有一个被判死刑。


恐怖活动的策源地--秘密社团在日本国内的暗杀、暴力活动书不胜书,本章仅列举数端,以说明秘密社团的势力无所不在,秘密社团的成员无所不为,正因为如此,日本浪人才能够成为日本侵略中国的庞大的别动队,在中华国土上制造种种阴谋,犯下累累罪行。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