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文化探秘——秦可卿死因:肉体遭父子摧残 精神被婆婶羞辱

世界王牌 收藏 1 439
导读: 昨晚七点半,著名学者汪宏华在北京大学举办“红学”讲座,全面、理性分析了秦可卿之死,反响热烈。汪宏华认为秦可卿是死在肉体不堪贾珍、贾蓉父子的聚麀摧残,精神难耐尤氏、凤姐婆婶的连环羞辱,尤其是怀孕之后,以至于患下了难以启齿又模棱两可的疑难病症。之后凤姐又与尤氏内应外合买通张友士开出假药方。秦氏终因求生无望而……原文详证如下:   一、秦可卿不该在“有喜”之后仍然纵欲 历史以来,关于秦可卿之死的说法可谓五花八门、汗牛充栋。秦氏身上真的有那么多秘密吗?没有!她只是一个头脑简单、

昨晚七点半,著名学者汪宏华在北京大学举办“红学”讲座,全面、理性分析了秦可卿之死,反响热烈。汪宏华认为秦可卿是死在肉体不堪贾珍、贾蓉父子的聚麀摧残,精神难耐尤氏、凤姐婆婶的连环羞辱,尤其是怀孕之后,以至于患下了难以启齿又模棱两可的疑难病症。之后凤姐又与尤氏内应外合买通张友士开出假药方。秦氏终因求生无望而……原文详证如下:



一、秦可卿不该在“有喜”之后仍然纵欲


历史以来,关于秦可卿之死的说法可谓五花八门、汗牛充栋。秦氏身上真的有那么多秘密吗?没有!她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性感的大众情人,无数少男心中的意淫对象。如同当代青年张筱雨。贾母就是早有耳闻,所以在一个“梅花盛开”的时节将宝玉带到了欲望之都宁国府,交给了知心姐姐秦可卿。而在此前,贾母已在宝玉身边先后安插了袭人和宝钗。贾母不愧是一位实验主义教育家,她的剑走偏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宝玉既没有因为性冲动而像贾珍一样犯下“爬灰”的罪过;也没有因为性压抑而像贾瑞一样染上手淫的恶习。可卿在半梦半醒之间满足了他的意淫,袭人在半推半就之间满足了他的性欲,宝钗在半遮半掩之间满足了他的色欲……从此,宝玉的情感顺利从自发走向自觉。


但贾母也仅仅培养出了一个心智通灵的宝玉,对于其他愚钝之人,她不想管,也管不了。秦可卿便由于缺少外在的正确引导和内在的是非判断能力而走向了极端,最终死在了四个人的手里:肉体受到贾珍、贾蓉父子的双重摧残;精神被尤氏、凤姐婆婶多次羞辱。前者是明知故犯,后者是受骗上当。


莎士比亚说,脆弱是女人的名字。曹雪芹说,脆弱是美人的名字。秦可卿最美,也就最脆弱,死得最早。但曹雪芹并不认为红颜与薄命有必然关系,香菱也具有可卿之貌,却成了“金陵十二钗”中最幸福最长寿者(嫁给宝玉)。秦可卿是不该纵欲无度,更不该违背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在怀孕之后继续聚麀,以至落下了难于启齿又模棱两可的疑难病症。起初,太医的怀疑并没错,她确实是有喜了。


二、凤姐与尤氏合力诱使焦大揭骂“爬灰”


假如仅仅是上述因由,可卿也不至于病入膏肓,顶多保不住胎,大人还是可以挽救的。但墙倒众人推,尤氏和凤姐又暗中向她发动了心理攻击。这对于心性要强的可卿是致命的,与其说她是淫丧,不如说是气死。


我在《焦大的'养小叔子'是骂王熙凤》一文中曾揭示过凤姐对可卿的羞辱过程:先是在接见刘姥姥时故意挑逗蓉哥,以拉拢好色的贾蓉,后在看望秦可卿时与宝玉同坐一车,让多疑的人们怀疑她养小叔子。果不其然,贾蓉就听从她的指示,捆绑了焦大,焦大也从“养小叔子”联想到了爬灰,大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贾珍、贾蓉、凤姐不怕羞,可卿却受不了这种公开的侮辱,何况又不知是计。此后,她的病情就越发严重,从身入心。


需要说明的是,在这次行动中,凤姐得到了尤氏的大力支持。正是她幕后指派了焦大出夜车送秦钟回家。为什么这样说?第一,此时贾珍不在家,人事权掌握在尤氏手中。第二,焦大是老资格、大刺头,除了家长,一般人不敢招惹,更不要说“外头”的人了。第三,尽管尤氏听到说“外头派了焦大”之后,也附和着秦氏说:“偏又派他做什麽?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要惹他去。”但尤氏最后还是默许了焦大,这就意味着,她与凤姐议论焦大身世的那一大段对白不过是敷衍秦氏的双簧。此时还轮不到凤姐当宁国府的家,秦氏也比她有话语权。


这里也反映出,秦氏平日对焦大的态度不错,焦大不会轻易骂她。他主要是想骂凤姐,从养小叔子顺嘴说出了爬灰。而爬灰也主要是针对贾蓉。


焦大口口声声说贾府一代不如一代,谁知自己也掉入了第四代年轻媳妇设置的圈套。


那么,凤姐与可卿的亲密关系是怎么回事呢?稍许读过《红楼梦》的人都明白,王熙凤是个没有朋友的人,她要亲近谁,基本上就是要陷害谁。她表面上将可卿当闺蜜,实际是口蜜腹剑。最直接的例证是,第十一回当宝玉站在一旁为病重的可卿落泪的时候,凤姐呵斥道:“宝兄弟,你忒婆婆妈妈的了。他病人不过是这么说,那里就到得这个田地了?况且能多大年纪的人,略病一病儿就这么想那么想的,这不是自己倒给自己添病了么?”凤姐其实是连别人安慰都不允许。然而此时的可卿是多么需要曾经爱过的宝玉的同情啊。


凤姐的意图很清晰,通过害死炙手可热的秦氏,进驻宁国府,成为整个贾府的实际掌权人。她后来也确实部分达到了目的--协理宁国府。那么尤氏陷害可卿的用意何在呢?


很多人都小看了尤氏,其实尤氏不是龙套,而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她之所以没有入编“金陵十二钗”,是因为她太阴险太毒辣了,外宽内忌,说一套,做一套,已进入了宝玉所谓女人三个级别中“死珠”之外的级别。何止秦可卿,就是尤二姐、尤三姐、凤姐也没逃出她的掌心。惟有聪明的惜春看透了她,如第七十四回“惜春道:'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只是在惜春分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今见惜春又说这句,因按捺不住,因问惜春道:'怎么就带累了你了? 你的丫头的不是,无故说我,我倒忍了这半日,你倒越发得了意,只管说这些话。你是千金万金的小姐,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说着,便赌气起身去了。惜春道:'若果然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清净。'尤氏也不答话,一径往前边去了。”


现在,既然大老粗的焦大都已经知道了贾珍爬灰,尤氏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容忍鸠占鹊巢。更大的祸患是,随着秦氏怀孕,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不知会像贾蓉还是贾珍。所以她要与凤姐一起合作,提前铲除祸根。


三、凤姐引进秦氏之弟秦钟制造性丑闻


为了确保秦氏速死,凤姐还双管齐下,同时利用其弟秦钟制造性丑闻,败坏秦氏整个家族的名声。第七回当凤姐从外表看出秦钟是个放浪的情种时,就决定借读书之名引他入贾府。她估摸到这种人一旦走进鱼龙混杂的学堂,必然会惹是生非。


第九回秦钟便如期制造了“起嫌疑顽童闹学堂”。有一日,秦钟与同窗香怜欲行同性恋,被金荣撞见并传扬开来。但秦钟所在的宝玉一方势力强大,金荣寡不敌众,最后反被逼着向秦钟跪地磕头。


金荣之母胡氏原本想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但金荣的姑妈璜大奶奶却不干,非要去找秦氏理论不可,就一起坐车闯进了宁国府(璜大奶奶恰是受凤姐资助的人)。但尤氏在门外挡驾说,秦钟已提前将此事告诉了姐姐,引得秦氏“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那些人,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尤氏便又一次在伤害已经造成之后做好人,假意劝走了胡氏和璜大奶奶。


这就是王熙凤的超人智谋--内外夹击、双保险。但这也给尤氏留下了进退的余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四、凤姐暗中买通张先生开出追命药方


至此,秦氏仍旧没有病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若坚持用燕窝之类的滋阴补品慢慢调理或可恢复。但凤姐一不做二不休,又买通了所谓名医张友士,通过冯紫英介绍给贾珍,希图用假药方治死秦可卿。


为什么说是假药方呢?因为其一,药方无效。张先生说:“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但秦氏的病情不见好转,且在“冬底”死去。事实胜于雄辩。其二,尽管没有疗效,但小说张先生的治疗过程和药方却不厌其烦大书特书,其中必有深意。第三,张先生原是儒生,不是职业医生,品德也有问题,来京城是为了给儿子捐官。这种人极易被收买。第四,秦氏的判词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而秦氏的病症原本也很普通,就连胡氏、邢夫人都能看出“定不得还是喜呢?”但张先生却舍本求末,认为秦氏的病是源自心因性反应:“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用大量故弄玄虚的医理否定是“喜”。他这样做马上就获得了主子贾珍、贾蓉的支持(为他们开脱了淫乱的罪过),还能合理掺入人参等药物。凤姐就是趁可卿的心病加重才请张友士的,她隔三差五探望秦可卿就是在关注这些。


尤氏的表现是,先故作忧虑愁闷,以催促贾珍病急乱投医,后欢喜雀跃:“从来大夫不像他说的这么痛快,想必用的药也不错。”随即就找来了一斤上好的人参。鬼才相信婆婆会真心实意为爬灰的儿媳妇请医生、抓药呢!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要说是凤姐收买了张先生而不是尤氏呢?因为第一,尤氏没有财权,交际更是不及凤姐广泛。第二,尤氏深藏不露,做事不留痕迹,而凤姐惯用收买。第三,凤姐在第十一回对秦氏说:“合该你这病要好,所以前日就有人荐了这个好大夫来,再也是不怕的了……咱们若是不能吃人参的人家,这也难说了。你公公婆婆听见治得你好,别说一日二钱人参,就是二斤也能够吃得起。”这即是《红楼梦》常用的此地无银、欲盖弥彰的手法。张先生越是坚决否定可卿有喜,我们越可以肯定她有喜;凤姐越是满口夸赞张先生是个好大夫,我们越可以肯定是她收买了张先生;尤氏和凤姐越是一斤二斤反复念叨人参,我们越可以肯定人参有诈。这也是文学与法律不同的地方。第四,可卿死的当晚,凤姐与平儿在床上焦躁不安,掐指算贾琏离家的日子。实际她不想念贾琏,算的是可卿的死期。这又是文学特有的推理方式。第五,凤姐后来也因为性格要强而患了秦可卿类似的妇科病,符合“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原则。


五、可卿不堪身心两方面的折磨悬梁自尽


实际上,秦可卿的身体不但不脆弱,还异常皮实,在连中凤姐和尤氏的三支毒箭之后,还没有断最后一口气。只是也已经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了,希望以自杀寻求解脱了。于是在一个寒冷夜晚出现了这样的场景:“一座高楼,上有一美人悬梁自尽。”因为第五回的判词配画已经描绘得很清楚很直观,所以小说后来没有重复叙述。曹雪芹惜墨如金。


可怜秦可卿,至死也不知道是凤姐谋害了她,临死还善意托梦给这位婶婶,教她如何逃避未来的灭顶之灾:“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此时的秦氏已还原成了太虚幻境中的可卿仙子。)


俗话说,天道好还。不论无论凤姐后来如何算计如何折腾,贾府和她本人都没有逃出秦氏“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预言,终究“登高必跌重”。尤氏也毕竟不是宁国府男人们的对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