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文化探秘:武松是怎样从大宋良民变成地地道道的反叛者的

世界王牌 收藏 1 2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武松在孟州成为“杀人者打虎武松也!”之前,他是相信官府的,基本上算得是大宋朝的良民。尽管他最初有因酒醉后伤人,且又逃到柴大官人庄上避难的劣迹,但那只是群众之间的斗殴,与官府无关。


武松比较突出相信官府的表现,发生在景阳冈和阳谷县。当武松从柴进处返乡,路过阳谷县地面时,在景阳冈前的酒店喝酒。酒保告诉他,喝酒不能超过三碗,因为近日冈上出现了老虎,己经伤了二、三十人,酒喝多了会误事。可武松却不信,反怪酒保拿老虎吓唬他,直喝了十五碗方才罢休。稍后,武松提了哨棒,“来到冈子下,见一大树,刮去了皮,一片白,上写二行字:近因景阳冈大虫伤人,但有过往客商,可于巳、午、末三个时辰,结伙成队过冈,勿请自误。”(《水浒全传》第二十三回),此时武松仍不信,还认为是酒家吓客人的。直至在一座破落的山神庙前,看到贴着盖有阳谷县官印的告示时,“方知端的有虎”。武松心里只怪没有早点看到官府的榜文,事己至此,回头是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向虎山行去。当武松酒劲上涌,想要睡一会儿的时候,果然从林中跳出一只“吊眼白额大虫”来,酒也惊醒了。等他乱拳将老虎打死后,我猜,他肯定会想:多危险呀!看来,官府的话还是要听的。因打虎立功,被阳谷县令封为步兵都头,正式成为国家干部的武松,此时更加坚定了对官府的信任。一个有功必奖,而且确确实实奖励了有功之人,而不是把功劳归于自己的政府,就应该是一个诚信可靠的政府。如果从此武松安做良民,且一直保持这种对官府的信任;而官府也能让所有像武松这样的人,保持对它的信任;就不会有后来“水浒寨中最英雄”的“虎面行者”了,北宋江山大概也不会因为过于动荡而迅速亡于异族之手了。可惜,后来的武松丧失了对官府的信任,或者说是官府让武松们失去了对它的信任。


武松对官府的信任第一次受到冲击,是发生在因武大郎的死而向县衙告发西门庆和潘金莲未果后。当武松费尽心思调查取证,找到西门庆、潘金莲害死武大郎的人证物证,并正式起诉告官以后,官府却因收受了西门庆的贿赂而拖着迟迟不予受理。一心为兄报仇的武二郎终于按捺不住了,这才上演了怒杀潘金莲与西门庆的惨剧。但此时的武松,仍然保留了对官府的大部分信任,所以,他才会拎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押着包括王婆在内的一干人证到县衙投案自首。就是己成为囚犯的武松,在被押往孟州服刑,途经十字坡时,对着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还是自称为“都头武松”。可见,他至此仍念念不忘自己曾经的公务员身份。


武松对官府的信任被彻底摧毁发生在孟州城。当他醉打蒋门神,为施恩夺回快活林后;蒋门神与张都监相勾结,设计将他诬陷为窃贼。在没有任何一个人给他一个申辩的机会,反而处心积虑地要重判他时,他失望了;当他发现刺配途中不但有人跟踪他,还要取他性命,连老老实实服刑的机会都不给他时,他绝望了!他愤怒了!这个时候的武松,己经完全丧失了对官府的信任。


因此,在飞云浦杀死两个解差和蒋门神派来当杀手的两个徒弟后,武松不再选择投案自首,而是选择了复仇。从最初对官府抱着极大的希望和信任,到最后对官府彻底的失望与走向反面,这个责任显然不应该由武松来承担。因为,期望值越高,失望就越大。当天真者发现屡屡被欺骗时,受到的伤害往往比其他人更深,报复起来往往也比其他人更狠。


一个彻底丧失了对官府的信任,红了眼的杀手潜回孟州城,后果可想而知。接下来就是武松血溅鸳鸯楼,除了手刃张都监、蒋门神外,连张府中有关无关的十一条性命都统统杀了个干净。这里除了有武松有仇必报的江湖作派外,当然也暴露了武松作为杀手残忍的一面。可是,这种人性中潜藏的“恶”,是怎么被激活的呢?又是被谁激活的呢?人性中隐藏的“善”与“恶”,在不同的环境中,是会被分别激活的;在良好的环境中,“善”会被激活,在不良的环境中,“恶”就会被激活。这时候,“这口鸟气,今日方才出得松臊”的武松,杀人后留名不再自称“都头武松”了,而是沾着鲜血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这标志着武松与官府的彻底决裂。一个大宋朝的基本良民,从此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反叛者。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