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八 猫屋惊魂 上

秋硕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他们下山走的是另外一条小路,山脚下是一片树林.突然听到”喵呜”一声,两人看到一只黑猫从树林里探出脑袋,瞪着两人..他们没有理会,继续前行,那只黑猫却”喵呜,喵呜”地叫个不停. 李驷停步看着猫,说:”我们刚说到猫鬼,就碰上这只奇怪的猫,这猫有古怪.” 邱笑苍同意他的看法:”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他们下山走的是另外一条小路,山脚下是一片树林.突然听到”喵呜”一声,两人看到一只黑猫从树林里探出脑袋,瞪着两人..他们没有理会,继续前行,那只黑猫却”喵呜,喵呜”地叫个不停.

李驷停步看着猫,说:”我们刚说到猫鬼,就碰上这只奇怪的猫,这猫有古怪.”

邱笑苍同意他的看法:”走,我们去看看.”于是两人向猫走去.

黑猫一闪身,钻进了树林,在两人前边不紧不慢地走着,并不时回头望着他们叫,仿佛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

这片树林是以前大集体时候的的人造林,处在两山之间的谷地,谷地并不平,树林以杉树为主,树木都有一人合抱粗,树林的光线很暗,地上是厚厚的树叶和杂草,还有些荆棘,所以路很难走,猫从荆棘丛里钻来钻去,李驷他们走起来就有点费力了,邱笑苍从地上捡了个树枝,拨开荆棘,缓缓跟着猫前行.

前边是几间破败的房子,李驷记得这是以前集体的护林人住的房子.房子依一侧的山崖而建,门前杂草丛生,房顶是那种灰色的土瓦,上边也是厚厚的落叶,长着稀稀落落的杂草.房顶和房子周围竟然有几十只各种颜色的野猫在闲适地散步.看到有人过来,猫们都好奇地打量着邱李二人.

“哈哈,我们找到野猫的老巢了.”李驷有点兴奋地说.带他们进林的黑猫在房子的门口向他们”喵呜,喵呜’地叫着,然后一闪身,钻进了屋子.这只猫不是猫群中最大的,但皮毛最为光滑,眼睛也最亮,它一走过来,房前屋后的那些猫都在向它行注目礼.邱笑苍觉得那只猫就是这群野猫的猫王.

两人好不容易才走到门前,一推门,竟然开了.屋子里的光线很暗,两人不能看清屋里的东西.屋子的窗子小而且很高,窗子上是那种有些古老的花纹毛玻璃,积着厚厚的灰尘,几乎一点也透不进光线,加之林子里光线本来就暗,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两人适应了一会儿,终于看清屋子里零乱地放着些生锈的农具,没有啥生活用品.屋子的房梁是木头的,房梁上横架着一些粗的树枝,上边再码着一捆捆用草绳捆扎好的树梢和稻草,现在这房梁上已经变成了猫窝,自他们进屋,就看到房梁上那些闪着绿光的猫眼睛.邱笑苍甚至还看到有几只刚出生的小猫从树梢间探出了好奇的脑袋.

地面是泥土的,积满灰尘.那些猫们不安份地在房梁上走来走去,一些灰尘和蛛网不时落在两人的头上身上.带他们进来的黑猫不见了,两人正在寻找,那只黑猫从里间的屋子里探出脑袋向他们叫着打招呼.

里屋的门要好点,是那种上世纪八十年代广泛用于农村学校的三横格的木门,门被漆成了暗红色,但现在已经很难辩清本色了.门上还上着老式的碰锁,却并没有锁上.

两人进了里屋,看见顺一边的墙放着一张以前学校的课桌,并有一把藤椅.他们一进屋就被藤椅上坐着的人惊呆了.

藤椅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背对着他们,穿着浅蓝色的连衣裙,两人觉得诡异,正想退出,坐着的女人说话了,

“你们终于也进来了.”听声音是柳芸,两人松了口气.

“柳芸,是你吗?你跑到这黑屋子来干啥,走,我们回去.”李驷以为柳芸的病犯了,跑到了这屋子.

“哈哈,回不去了,谁也回不去了.”两人觉得柳芸的声音和说的话有种让人说不出的不舒服感,但想着柳芸精神出现问题了,所以没在意.H

“柳芸,你听我说,我们回去吧,你一个人咋这么胆大,跑到这黑屋子里来干咋?”邱笑苍边说,边给李驷使眼色,两人慢慢走到柳芸身后,想拉柳芸出去.

“回不去了,谁也回不去了,哈哈.”柳芸边说话边突然转过头,她的脸被长长的头发遮着,两人觉得柳芸的声音带着一种奇怪的金属声.

“没有人能跑得了,这是猫神的世界,所有的人,都得死!”声音中那种金属的感觉更明显了.柳芸突然转身,向已走到她身后的邱笑苍抓去.

邱笑苍机灵地躲过,并试图想办法控制往柳芸,后边传来李驷有点发抖的声音:”丘八,门被锁死了,我们真的出不去了.”

刚才根本就没有关门声,不可能的,这种老式的门开门关门都会发出很响的声音的.邱笑苍向李细喊:”那碰锁应该能扭开的,你试试.开了门后我们引柳芸出去,然后控制住她,我觉得这房子很诡异,不宜久留。”

说着话的邱笑苍被柳芸逼得步步后退,他甚至觉得柳芸的脚根本没有移动,象影子一样紧跟着自己.

一会儿邱笑苍就被逼得气喘吁吁,他向李驷喊:”李老四,快来绕到她身后抱住她.我们控制住她后再想办法出门.”

李驷绕到了柳芸身后,现在柳芸要对付两个人,就不那么容易了,她突然用手拨开头发,这是一张怎么样的脸啊,邱笑苍惊叫道:”李老四,她不是柳芸,她是-----“

邱笑苍也说不上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东西.他看到柳芸的脸没一点血色.整个嘴唇象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一样,奇怪的是那伤口虽然明显有撕咬的痕迹,却没有流血,牙齿森森地露在外边,面容的轮子廓看起来是柳芸的.眼睛睁得很大,在黑暗中,眼白很明显,看不到黑眼珠..

邱笑苍微微一愣,柳芸长长的指甲已经抓到他的眼前,邱笑苍不愧当过几年保安,立即身子后仰,在地上打了个滚,窜到了柳芸的身后。

突然失去目标的柳芸转过身子,伸手向李驷抓去。李驷已经被柳芸可怕的面容吓得魂不附体,多亏邱笑苍用手里的木棍狠狠地打到柳芸手上,同时把李驷拉倒,躲过了柳芸的袭击。

摔了一跤的李驷终于回过神来,说话有点结巴了:“她,她,她是什么怪物?”

邱笑苍一边用木棍抵档着柳芸的袭击,一边说:“李老四啊,我们这次发达了,以前只在电影和小说中看到过僵尸,咱哥俩这次遇上真的了。”

喘着气的李驷说:“不会吧,柳芸明明活得好好的,咋会变成僵尸呢?“

“她不是柳芸,到底是什么怪物,我也不知道。“挥动着棍子的邱笑苍说。这根棍子还是他在树林里捡的,一路上用来挑那些荆棘开路,进屋后没有扔,随便捡来的树枝并不结实,和怪物的手臂碰了两三下,已经断了一小截了。

被柳芸逼得左躲右闪的邱笑苍见刚才跌到在地上没有站起来的李驷,并没有受到怪物的袭击,心里一动:难道这怪物不会弯腰?于是又一滚,倒在地上。

怪物果然不会弯腰,失去目标的柳芸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走着,嘴里发出猫发怒时的那种叫声。

邱笑苍爬到李驷身边,悄悄说:“她不会弯腰,我们只要爬着,就受不到伤害了。”

李驷拿出手机,已经4点20了,手机屏幕显示未插SIM卡,还没来得及叫声晦气,一团黑影从房梁上闪下来,扑掉了李驷手里的手机。

猫们终于行动了。邱笑苍紧张地握紧手里的棍子,防备着猫的偷袭。两人边在地上爬着躲着柳芸来回走动的脚,边在零乱的地上摸,终于找到了件趁手的武器,象是破桌子腿,邱笑苍试了试,很结实,就递给了李驷。H

邱笑苍悄悄地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边看一边惊惕地防备着猫的突袭。果然一团黑影扑了过来,邱笑苍抬手一棍打去,黑影受伤哀叫着滚向一边。邱笑苍手里的棍子太细,并不能对猫致命的伤害,他想找件趁手的武器,但在屋里摸遍了,没找到第二件可以一用的东西。他拉着李驷向柳芸刚才坐着的桌子方向爬去。到藤椅边,用手抓住藤椅腿,想折下根结实点的竹条,没想到那藤椅被他一抓就散了架,藤椅里边的竹架早已朽烂不堪,根本不可能坐人。那张破课桌倒是很结实,邱李二人想瓣下个桌子腿根本瓣不动。

他们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把柳芸引了过来,但被桌子档着,两人挤在桌下,暂时安全。上边隔着桌面,暂时不必担心那些猫的偷袭。被困在桌子底下,两人还是急出满头的汗。他们看见柳芸连衣裙下的腿和脚光着,没有穿鞋。整个小腿没有一点血色。邱笑苍夺过李驷手里的桌子腿,咬牙向柳芸苍白的小腿用力敲去,没想到敲了个空,象从影子中穿过一样。邱笑苍惊讶地说:“她下边是空的,他没有腿。”

李驷悄悄地问:“没有腿的是什么东西,僵尸应该有腿吧。”

“谁知道呢,也许是鬼,也许是别的妖怪。反正我们今天是撞头彩了,遇上了这怪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