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狂战越北 魔鬼本色6

飞永 收藏 3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不知有好几个倒霉蛋魂断命残,血肉模糊的肢体搅混着五彩缤纷的内脏器官甩得漫天飞舞,地上墙上,全都溅满了红白相间的液物和瘰疬的肉沫子,一大截从人体里拖出的肠子抛在空中,滴溜儿地洒着鲜血掉进火焰之中,烧得噼里吧啦。

这个时候,邓迪的理性和良知全被飓风海啸般的杀机冲刷得荡然无存,他心里只有一个最简单,最直接,也最恐怖的念头,那就是以血溅血,以命搏命。

"啾…啾…啾…"

瘦削身形迅捷向前翻了两个跟头,敌人还击的子弹擦着头脸掠过,气浪撞得脸皮子麻痛难忍。他左手翻扬如电,以百步穿杨的精度不断地向敌人抛出手雷,接踵而来的爆炸声中,掺杂着血肉和骨头的浓烟将人群渐渐湮没,五花八门的肠脏和碎烂的布块纷纷扬扬的漫天飘荡。

"哒…哒…哒"

邓迪还在愤怒地向溃逃的人群倾泻着子弹中,忽见一件冒着黑烟,散发着焦臭气的东西被灼热的气浪抛上了云空,欢快地跳跃了几下就径直朝他这边砸落下来,"吧哒"一声就落到了他脚跟前。哇!那是一只握着毛瑟枪的小手臂,熏得漆黑得五根手指头还在微微蠕动着。

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灌满煞光的眼睛开始充血,瞳孔渐渐地鼓张起来,端正的五官在抽扭中变得极其狰厉可怖。

"你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肮脏可耻的下贱胚子,连小孩都驱赶上来送死,你们不是想死吗?老子不妨就成全你们这帮龟儿子。"邓迪满脸是血,摧肝沥血地咆哮着,面孔狞狰得与他原本唇红齿白,俊秀迷人的书生形象判若两人,似乎真是个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魔鬼。

他左手一把从地上抓起刀疤脸的尸体用作挡箭牌横拦在身前,右手将AK47的枪管插进尸体胸前大血窟窿里,勇往直前地冲杀着,逢人就毫不客气的抠火,老人小孩一视同仁,他简直就象着了魔一样的变态。

整个现场的空气都被子弹烧焦了,子弹划着一道道光彩照人的绚灿光弧,带着死神的尖笑在空中乱窜,黄灿灿的子弹壳象飞蝗似从弹仓内欢快的跳出,热气腾腾的飞向半空,洒落尘埃。

老天爷呀!AK47在怒发冲冠地喷着火舌,一块块肉糜子混杂着骨碴从血肉盾牌中疯狂的冲出。

"哒…哒…哒…"

三个身手稍好的敌人在头脑中刚刚意识到还击,愤怒的子弹就已泼洒到了身上,尖嚎声不似发自人类之口,三条还算精壮的汉子还未及扣动扳机,全身突然抽筋似的蜷曲,立刻手舞足蹈地摔了出去,胸前血喷如箭,每滚过一尺地面,鲜血就染印得一地猩红刺眼。

片刻之间,这些武装人员就死伤惨重,毫无还手之力。侥幸存活下来的早被这肢解恶魔一样的中国兵吓得胆裂魂飞,心旌神颤,勇气和斗志被漫无边际的恐惧冲荡得无影无踪,精神防线都被撕裂得碎碎片片。

那些靠一腔热血武装起来的民兵又岂能经得起魔鬼尖兵的疯狂折腾,聪明一点的,识相一点的家伙毫不迟疑地转身就跑,恐惧像瘟疫一般传染着当场那些命大福大,还没挨上枪子的朋友们,纷纷惶恐地惊叫着丢掉手中的家伙,仗着对地形熟悉,哭爹喊娘地四散溃逃。

嘿嘿…这些家伙逃命的速度快得令人昨舌,只要一扎进庄稼地里,茅竹林里,眨眼工夫就消逝得无影无踪,比狡兔还要快得多。

如今,这个原本该宁静祥和的原始村落已活脱脱沦为了一处修罗场。

一具具扭曲怪状的,千奇百怪的,丑陋可怖的残尸横倒竖歪,浸泡在渐渐干涸成紫褐色的血水中,而五颜六色的内脏器官更如同咸菜一样毫不值钱地随处丢抛。还有那白花花,血红红的肠子,沾沾腻腻地拖扯得到处都是………招来一团团黑压压的苍蝇,端的令人触目惊人,毛骨悚然。

享受完杀戮的刺激后,淋浴着渗满火药味和血腥气的冷风,面对着遍地惨不忍睹的残尸碎骨,邓迪浑身染血,倒提着血流血滴的AK47冲锋枪,面无一丝表情,如尊蜡象地僵立在那里,乌黑瓦亮的枪管上爬满了血浆和鲜嫩的碎肉沫子。

刀疤脸的尸体早就不能算是一具尸体了,头颅碎烂象一个烂柿子,胸口爆裂出一个海碗大的血窟窿,肠脏器官被子弹撕烂揉碎抛了一地,只剩下一大截瘰疬肠子拖在体外,胸骨也戳破肌肤裸露在外面……分明就一团掺杂着烂肉、布屑、毛发、碎骨的肉酱。

唏嘘一声,邓迪望着一地残尸,蓦然想到:越南的百姓本应该是最淳朴,最纯真和最无辜的。 然而,人性最善良的本能向暴戾妥协那会有怎样的后果呢?这些目不识丁愚昧麻木的老百姓在野心家的淫威下,在愚民政策的欺哄下丧失了本真,变得暴戾恣睢,最终导致一场惨烈的大屠杀,这能怪得了自己吗?

倏忽间,村子东头传来一阵急骤的枪声,邓迪象触了电似的从杀戮快感中清醒过来,立时就意识到这是增援的正规军赶来了。

大敌当前,他顾不上欣赏这片霹雳天火,抛下74式喷火器,手忙脚乱地从尸体上搜集了五个弹匣和七颗手榴弹后,他便兔起鹘落地扎进了村子西头的茅竹林中,迅即就展开了百米冲刺的速度猛跑。

越南北部地区,崇山峻岭,草深林密,路少坡陡。

邓迪象一头猎豹似的在莽莽丛林中猛奔劲跑,杯口粗的竹子和水桶粗的大树不断地从身边掠过,两米高的芭茅草,飞机草如同割麦子似的被飞舞挥斩的大砍刀成片撂倒,草丛中夹着的杂木被套着防刺靴的双脚无情地践踏着。

呼哧呼哧,他嘴里喘着粗气,汗水湿透了衣背,整个人就如同刚从河里捞起来似的。

紧张激烈的厮杀和追逐接连不断,他的体力就快要被榨干了,但他却一刻也不敢停留,非得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跑到丛林深处,借助丛林的掩护摆脱穷追不舍的敌人。

他就好比是一头被追急了的猛虎,那些越南人民军就如同一群狡黠刁钻的豺狼。好虎虽猛但也架不住群狼,众寡悬殃是显而易见的,他只有依靠丛林深处的昏黑和密密层层的林木掩护才能兔脱,进而获得一线生机。

眼前是两座矮山包中间结合部的一小块坝子,坝子里密植着齐人高的芭蕉树和芭茅草。举目眺望,两座矮墩的山包上长满了茅竹和林木,苍苍郁郁,密密丛丛,就像是造物主专门为两座山包披盖的一条翠绿毛毯。

两座山包间相距约莫有四十到五十米之遥,两翼的草木突出,肉眼望上去根本观察不到有任何可疑的情况。

枪声已经听不见了,邓迪刹住脚步闪身隐蔽到一棵参天大树后面,鼻子口里还在象大黄牛一样喘吐着粗气,两条腿僵木得形如两根干柴棒。体能严重超支,使他有一种虚脱的感觉。然而,他全然顾不上去理会身体的不适,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油汗,喘了两口粗气,他就从背包里摸出望远镜,探出半边脑袋,揉了揉肿痛的眼皮子,提足目力,警惕万分地搜视着对面坝子里可能隐藏的敌情。

透过望远镜朝坝子和对面山包搜视过去,芭茅草密密层层,芭蕉树鳞次栉比,四到八处都是-片翠绿。

绿色世界里,邓迪的视线完全被遮挡住了,聚精会神地察看了好半天,别说是敌人,就连个鬼影也没有瞧见。一阵阵山间清风悠悠地从山林顶上吹刮下来,芭茅草和鸡尾草随着山风优雅地摇曳着,小草儿翩翩起舞。

邓迪长吁一口气,丝毫不敢有所松懈,对他围追堵截的越南人民军特工队可都是些擅长丛林游击战的老手,不但英勇顽强,悍不畏死,偷鸡摸狗的鬼蜮技俩更是不胜枚举,他们往往善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在你警觉不到的时候打你个措手不及。


敌我双方力量极为悬殊,邓迪自然不敢掉以轻心,麻痹大意。

目光如炬,他举着望远镜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察看着坝子里那一片片齐人深的草丛,几乎是一尺一尺地察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