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小军阀 平贼篇 第四章周德庸宁县定计 孙简之喜得将兵

yuxs112 收藏 15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


周德庸看着孙易,缓缓的道:“说到此次之败,得先说形势。如今是兴元五年,我大梁朝乃是康泰帝当政。从兴元三年,贼人黄越举兵,附贼者百万,不三月,陷新康、齐泰、平凉三郡之地,又一年,征伐无力,贼人复得湖州、南乡等十一郡,携裹良民无数,时有临州万安郡张士泰等人,屠戮郡守,举城投黄贼,于是陈州之地、临州之大部尽归黄贼。陛下令大将军萧成领军二十万众伐之,萧成战墨,二十万大军十不存一。黄贼于是名声大振,建伪周朝于荆州,挥军北伐。贼军所过之处,所向披靡。各县郡官绅,或战死,或逃忘,余即从贼。”

“那关我什么事?”孙易心想,莫不是我便是这将军麾下?于是奇怪的问道。

“主公总领临州军务,那张士泰献万安郡,引贼入临州。主公与贼战于南梓,兵败引退,复败白城。”周德庸说道。

“那我就一直这样败到这儿?”孙易郁闷的问道。

周德庸摇摇投,道:“主公莫急,听我细细道来。前面两败,非战之罪。那黄贼举事,早有酝酿,多方勾连。每每交战,则内乱叠生,实在不是主公之过。”孙易听了,心道:原来是农民起义,这是乱世啊。我命可真苦!这兵荒马乱的,如何是好啊。想着,看了看身边的蒋仲德一眼,心中安定少许。

周德庸接着说道:“萧成攻贼,主公也出了力的。”

“哦,给我详细说说。”孙易没有回话,还沉浸在来到乱世的懊恼中。

“萧成率兵十五万,号三十万众,走秭归、中宁,与黄贼主力会师长春谷,主公领萧大将军将令,率临州军五万伏于斜谷两边,若萧大将军力有不支,退出斜谷,可助大将军一臂之力,以弓弩木石击伤敌军,萧大将军再引军回战,戮力破敌。”

“那萧成很有本事,想的很是周全嘛。”孙易点点头,说道。

周德庸奇怪的看着孙易,道:“然而战到中途,忽有士兵来报,萧将军大胜,敌军正往谷外退去。主公对左右说,对左右说······”周德庸面带难色,迟迟不往下说。

孙易回过神来,听到周德庸欲言又止,问道:“我说什么了?有什么不好开口的。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尽管说。”

周德庸听了孙易的话,咬咬牙,说道:“主公对我等说道:‘若萧成得了全功,岂不白跑一趟?’于是主公要尽起大军进谷。我苦劝不得。全军进了谷中,行不得二里,有溃军下来,道萧大将军败了。主公又不顾我等劝谏,领着大军独自而去。那萧大将军退到山谷,却不见我军人影,结果全军尽墨,自己也身中数箭而亡。”

孙易越听越不对劲儿,感情那萧成竟然还是自己这前身给害死的。不过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后面的事情更是让孙易觉得肉麻。

周德庸继续讲诉道:“主公得了萧大将军兵败身亡的消息,十分害怕。如果消息传回朝廷,可是杀头的大罪。我于是给主公献策,尽收溃散军卒,皆坑杀之。主公听了我的建议,将溃兵两万余人皆尽坑杀在秭归城外。”

“一边坑杀了溃兵,一边上书朝廷,尽言此败皆大将军之误,乃至此败。朝廷闻报大惊,主公堪堪躲得一劫。不久,黄贼攻到秭归,主公弃城而走。整个临州尽皆落入黄贼之手。”

“这就是我长腿将军的由来吧?”孙易苦笑着问道。

周德庸抬头看看天色,摇摇头道:“此后还有许多事情,已经休息许久,可行军啦。不如一边行军我一边与主公细说。”

孙易点点头,心中哀叹:还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吗?这该死的家伙,就这么把这么个烂摊子丢给我了,弄不好还有一生的污名。又想:这狗头军师可真是够狠,两万人啊,这样的建议也说的出口。

几个人簇拥着孙易,回到官道上,周德庸寻了几匹马来,分与蒋仲德几人。何方言几人皆接过马缰,骑上马去,唯有蒋仲德牵着马缰独不上马。孙易问何故,蒋仲德答道:“主公受惊未定,属下鞍前马后,自是应该。”孙易大为感动,心道:如今能有个念想的人,也只有这几人啦。牵回马缰,将孙易扶上马背。周德庸也爬上马去,与孙易并肩而行。周德庸坐在马上,摇摇晃晃的继续说道:“说道您长腿将军的由来,就要有几份东西给主公您过目啦。”说着,从怀中掏出两份金黄色的绢帛,三张写满字迹的宣纸来,递给孙易。

孙易小心的接过了,先打开了一张绢帛,两个斗大的烫金大字迎面入目:圣旨。虽然是繁体字,但幸好不是草书,都还认得。仔细看来,都是一些嘉奖的话。原文如下:“滋有临州将军孙易,忠君报国,败贼兵于南安,复克郡城,功在社稷,赏金百斤,绢千匹。望将军不忘天恩,再接再厉,荡平黄贼。”下印一个印章,大约就是玉玺了。孙易心道:原来那死鬼竟然跟我同名,也叫孙易,真是巧了。再打开另一张,也是如此的语言。看完两张圣旨,又看那几张宣纸,皆是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字迹端正,十分好认。三张字分别写着一些事情,孙易扬起几张纸,问道:“这些是什么?”

周德庸答道:“乃是奏章草稿。属下代为拟定。”

孙易仔细看来,三张纸上写的大意相同,皆是克复某地,歼敌多少云云,前边两张对应着圣旨上的嘉奖,孙易看了,带着哀戚的脸好看了些,道:“总算还是打了两个胜仗的嘛,怎么给安个长腿将军?”

周德庸苦笑道:“我至南安敌未至,我走南安敌方来。我到宿迁待敌机,等敌来到我济南。”

孙易看着周德庸,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那南安、宿迁、济南他倒是知道了,便是三张奏章草稿上的三个地名。周德庸见孙易一脸茫然,说道:“当今朝廷,宦官当政,竖阉不思报国,专行寐上祸国之事,才让主公您这招有了施行的地方。”

缓了缓,周德庸继续说道:“长春谷之战,丢了临州,前边尚有个萧成未主公挡着。丢了临州,陛下降旨,主公戴罪立功,需克日收复临州,然而退到崇州境内,还未起兵,那黄贼又引兵犯崇州,主公业已惊慌,又引兵退去。到了南安境内,思虑若是如实禀报,定然不得生还。我等皆劝主公挂帅自去,待得乱世过去再出来不迟,然主公不肯。与我们说道:‘如今宦官当政,我谅那阉宦不知地理,我今奏报攻克南安,他们见了定然欢喜,上报陛下。如不出吾料,还有天恩降下。’”

“南安不是在我手中吗?”孙易问道。

“正是在主公手中,待得圣旨送出,那贼军又来攻,主公弃了南安,转投宿迁郡而去。”

说到这儿,孙易算是明白周德庸先前那几句不白不文的诗的意思了,感情是虚报战功啊。自己在南安,便报告攻站了南安,等敌人来了,撒腿跑到宿迁,敌人追到了宿迁,又逃到济南。一边逃还一边给上边发捷报,这······孙易一时间脸色变的十分难看,本来穿越到乱世就够倒霉啦,还附身在这么个家伙的身上,真是悲哀。

“主公在三天内连丢三郡,直到在济南郡被贼军追上,这一路逃了五百余里,故而贼军称呼主公长腿将军。”周德庸低头道。

孙易一下子觉得十分尴尬,虽然不是他所为,但别人又不知道唤了个灵魂,还不是当做他的功绩!但是转头一想,这狗头军师留着这些东西做什么呢?想要挟自己吗?

想着,孙易觉得背心冷飕飕的,他沉声道:“多谢德庸先生啦,只是不知这些东西你留着做什么呢?”

周德庸惶恐的道:“不是属下要留着,看来主公真是什么都忘啦。主公平日于帐中,不理军事,不勤军务,一应事务均由属下代为署理。包括写奏章,而迎了圣旨,主公亦不多想,都交代在属下这儿。因而属下有这些东西。如果主公想要拿回,便······”

周德庸如何不知道,这是所有在猜忌他,于是连忙说道,心中却想:不想原来似个草包一般的主公,摔一跤竟摔得聪明了许多。

孙易收了两张圣旨和几张草稿,心中道:不知还有多少东西在他那儿?威胁到我的东西,还是收回来的比较好。

还正在想着,周德庸又道:“属下那儿还有许多东西,也是主公交给属下,不如等有空闲了,一并交还主公。”

孙易心中暗喜:算你识趣,一边打着哈哈道:“哎呀,以后还要用先生的地方很多,用的着的,就不用换啦。”

“对了,主公,看你周围那几名壮士十分悍勇,不知再何处觅得?”周德庸转换了话题,再次将休息时的问题提出来。

“啊,这个······”孙易总不能说是他用电脑创造的吧,吱唔了一下,道:“乃是在济南城中寻得,全靠他们,我才能突出重围啊。”回答有些含糊,周德庸也不深究,只是笑着道:“恭喜主公得此猛将,看来收复临州有望啊。”

打仗吗,多危险。孙易心中想到。嘴上却说:“哪里哪里,我们要重整旗鼓,也要找到歇息的地方先啊,不如先到那山阳郡再说。”

周德庸点点头道:“主公说的乃是正理。”

一行人不在说话,拖曳着向山阳郡而去。孙易这个简单的平民,在到了另一个世界后,开始走向一个另类的舞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