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70

连网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将近中午,巴特尔、唐玉龙四人骑马进了旧城大街,发现许多店铺门外都挂着日本太阳旗,一些警备队员正在检查,强迫那些没有挂太阳旗的店铺买他们手里的太阳旗。唐玉龙问巴特尔,这是怎么回事。巴特尔摇摇头说不清楚。四个人一路向南来到了土默特学校。 土默特学校位于旧城大街路西,坐北朝南,校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将近中午,巴特尔、唐玉龙四人骑马进了旧城大街,发现许多店铺门外都挂着日本太阳旗,一些警备队员正在检查,强迫那些没有挂太阳旗的店铺买他们手里的太阳旗。唐玉龙问巴特尔,这是怎么回事。巴特尔摇摇头说不清楚。四个人一路向南来到了土默特学校。

土默特学校位于旧城大街路西,坐北朝南,校园里除了几排教室,还有篮球场、运动场、阅报室、图书馆,这是旧城教学条件比较好的一所学校,学生基本都是蒙古族。校园东侧是一座建于清朝雍正初年,已经有200多年历史的文庙,正面的大成殿里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塑像,东西配殿里供奉着孔子得意门生和各位先贤名儒的牌位。

荣宝音讲完课从教室出来,一眼看见巴特尔和唐玉龙几个人牵着马站在大门口,惊喜地跑过来,笑呵呵地握住唐玉龙的手:“人们都说,听见喜鹊叫,必有贵人到,看来真灵验。刚才喜鹊在教室外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还琢磨是不是媳妇要回来了,怎么没想到是你们。”

“看来你是想嫂子了,我们让你失望了吧?”巴特尔在旁边打趣。

“哪能呢,你们是大贵人,盼还盼不来呢。怎么事先也不说一声,让我有个准备。是不是有急事?”

“没什么急事。想让你陪着参观一下旧城、新城。”唐玉龙笑着说。

“好呀。中午段掌柜在麦香村请客,咱们都去,正好为你们接风。下午先去新城,明天再领你们参观旧城。旧城是塞外有名的‘召城’,有不少历史悠久、建筑精美的喇嘛教寺庙,还有很多古迹,都带你们看看。有时间再去一趟昭君墓。怎么样?”

“你安排吧。中午请的人可靠吗?”巴特尔问。

“放心,都是救国会的人。走,先参观一下我们学校。”

荣宝音让校工把马牵到学校后面的马厩里饮水喂料,他带着大家在校园里参观。唐玉龙一眼看见文庙,提议应该先去拜谒一下孔圣人。几个人走进大成殿,一齐向孔子塑像跪拜敬香,然后出来参观校园。唐玉龙看见房前屋后环绕着树木,到处都是干干净净,教室里不时传出朗朗的读书声,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延安学习的情景,他注意到很多房子都是比较古老的建筑,好奇地问荣宝音:“这是所老学校了吧?”

“大概有200多年了。”荣宝音自豪地说,“我们土默特蒙古人历来重视教育。自从建校以来,所有办学费用都是土默特旗自行筹备的,从没用过官府的钱。”

“哦,不容易。这所学校一定出过不少名人。”

“是呀,我们学校不但出了一批乌兰夫这样的共产党人,也出了很多社会名人。远的不说,日本鬼子来以前的荣祥校长就是这所学校毕业的。他是土默特蒙古人里的大学者,人称‘塞外文豪’。前几年,他担任土默特旗总管,兼任我们校长。在他主持下,学校变化很大。”

“荣祥校长现在做什么呢?”

“他不想伺候日本人,领着土默特旗一些官员退避到陕西榆林,还组织了蒙旗抗日动员会。听人说,他最近去延安拜见了毛主席。”

“哦?你们老校长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啊!”唐玉龙十分惊奇。

“是啊,我从老校长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荣宝音觉得时间不早了,建议大家先去吃饭,几个人说笑着走出校门。

“荣老师,”巴特尔指着大街上店铺门外的太阳旗问,“我们一进城就发现到处挂着太阳旗,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估计日本鬼子又过什么节吧。”

“小鬼子的太阳旗真有意思,”一个战士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圆圆的就像咱们射击训练的靶子,真想向它开枪。”

“哼!什么破靶子,打完也不知道几环。”另一个战士撇撇嘴说。

大家哈哈笑了,跟着荣宝音一起向麦香村饭庄走去……


段宇轩从德盛庄商号出来准备去麦香村饭庄,回头一看,小灰猴也走出茶馆跟上了他,心想怎么才能甩开这个尾巴呢?一辆人力车刚好来到跟前,他灵机一动,坐上了车,告诉车夫拉着他在大街上来回地跑。车夫高兴地答应了一声,拉起车就跑起来。小灰猴远远跟在后面。人力车在大街上刚跑了一个来回,小灰猴就累得气喘吁吁,这才明白段宇轩是故意遛他呢,气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段宇轩回头看了一眼笑了,让人力车拐进一个小巷子,下车悄悄去了麦香村饭庄。

段宇轩来到二楼一个大雅间,看见几个学校的老师和毛织厂的人已经来了,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估计是想参加救国会的电灯公司工人,只有荣宝音还没到。他招呼大家坐下,刚安排好酒菜,荣宝音几个人走进雅间。段宇轩认识巴特尔,高兴地站起来郑重其事地向大家介绍。人们听说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是大青山蒙汉抗日游击队的队长,一齐鼓起掌来。几个老师还主动过来和巴特尔握手。

巴特尔刚要给大家介绍唐玉龙,被荣宝音拦住了。巴特尔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荣宝音诡秘地笑了一下没说话。

段宇轩安排大家入席就座,他坐在正席位置,请巴特尔坐在了自己左边,依次是唐玉龙和两个战士,荣宝音坐在自己右面,几个岁数大的老师和救国会会员依次坐下,其他人坐在了另外两桌。看到大家都坐好了,段宇轩吩咐堂倌上酒上菜。

“段掌柜,”荣宝音笑着指了指唐玉龙,“您猜猜他是干什么的?”

段宇轩开始以为唐玉龙和两个战士都是巴特尔带来的游击队员,听荣宝音这么一说,认真地打量起唐玉龙:“这位兄弟……相貌不凡,不像是一般人。请问尊姓大名?”

“我叫唐玉龙。”唐玉龙礼貌地欠了欠身。

“口音这么耳熟,不像是这里人?”

“我是山西祁县人。”

“我也是祁县人,咱们是老乡呀!”段宇轩吃惊地说,“我还以为你是游击队的呢。请问兄弟是做甚生意的?”

唐玉龙看看荣宝音。荣宝音笑着不说话。唐玉龙想了想笑着回答:“算不上什么生意,平时摆弄点儿枪支弹药。”

“啊?这可是好买卖呀,现在倒卖武器是最挣钱的!”段宇轩心想,巴特尔可能是找这几个人买武器,于是很认真地劝说唐玉龙,“老乡,咱们做生意的,也应该有点儿良心,有点儿爱国心,为抗日出把力。你可不能挣游击队的钱啊!我说的对不对?”

荣宝音在一边哈哈大笑,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别卖关子了,快给大家介绍介绍。”巴特尔笑着说荣宝音。

“好吧,我来介绍一下……”荣宝音站起来,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向大家介绍唐玉龙,“这位可不是生意人,他是大青山八路军二营的唐营长。前几天蜈蚣坝袭击日本鬼子,就是唐营长带着部队打的。”

人们一听都愣了一下,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看见唐玉龙站起来向大家敬了个礼,这才醒悟过来,一齐站起来热烈鼓掌。

“哎呀!太好啦!太好啦!”段宇轩兴奋地站起来,走到唐玉龙面前,紧紧握住他的手,“真是……真是贵客光临呀!没想到,今天能见上八路军长官,还是我的老乡。往上坐,快往上坐!”

唐玉龙客气地笑着推辞。段宇轩坚持让荣宝音退下一个座位,请唐玉龙坐在自己旁边,大声吩咐堂倌:“告诉你们杨掌柜,把麦香村最好的酒和菜都给我往上端。今天我请的可是贵客!”

大家哈哈笑了。

“唐营长,能遇到家乡的人,真是太高兴啦!”段宇轩还在兴奋之中,“你是八路军长官,我脸上也有光呀。今天咱们可要喝个痛快!”

“是啊,真巧啦!”唐玉龙点点头,“原以为到了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想到还能遇上老乡。听说段掌柜生意做得不错,说明山西出能人呀!”

“你可说对了。这里很多生意人都是咱们晋中的。山西人的精明能干可以说闻名塞外,撑起了蒙商贸易半个天。大家说是不是?”

“段掌柜说得没错。”众人一致附和。

“来,咱们边吃边聊。堂倌,赶紧上酒上菜!”

堂倌很快端上来酒菜。

段宇轩首先招呼大家一齐举杯,向唐玉龙、巴特尔和两位战士敬酒三杯。接着,他提议为蜈蚣坝胜利干三杯,为八路军和游击队今后多打胜仗,再干三杯。

巴特尔天生海量,今天兴致又高,一杯杯畅饮,喝得满头是汗。唐玉龙和两个战士还没这么喝过白酒,有点儿招架不住。段宇轩也不强求,只要看见唐玉龙和两个战士举杯,他就高兴,自己是一杯不少,全部喝干,很快就喝得满脸通红。

大家看见段宇轩敬完了酒,纷纷离开座位,再向唐玉龙、巴特尔和两位战士敬酒,表达各自的敬意。有的人干脆坐在唐玉龙身边,向他了解当前的形势,请教一些问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烈讨论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情,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段宇轩看到大家围着唐玉龙,他根本插不上话,索性就和巴特尔坐在一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对饮起来。荣宝音知道自己的酒量不行,喝了几杯,招呼几个电灯公司的工人坐在另外一桌,向他们讲述参加抗日救国会应该注意些什么。几位工人一边听一边点头。

杨满山一直在厨房和前厅忙活着,听到楼上有说有笑,特别热闹,悄悄上了楼,看见巴特尔也在,本来想敬杯酒,发现他已经喝了不少,嘱咐堂倌给客人们续上茶水,又悄悄下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