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68

连网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二十三 早晨,锅子从大烟馆出来,想起刘大牙让他办的事,心里琢磨,八路军的奸细到底是个什么样?去哪儿找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反正没什么事,就在大街上瞎转悠,溜达了一大圈也没发现谁像八路军的奸细,忽然觉得肚子饿了,走进一家糕点铺买了点儿吃的,刚要离开,看见柜台上有本《道德经》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二十三

早晨,锅子从大烟馆出来,想起刘大牙让他办的事,心里琢磨,八路军的奸细到底是个什么样?去哪儿找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反正没什么事,就在大街上瞎转悠,溜达了一大圈也没发现谁像八路军的奸细,忽然觉得肚子饿了,走进一家糕点铺买了点儿吃的,刚要离开,看见柜台上有本《道德经》小册子,随手拿起来翻了翻,从里面掉出几张纸,捡起来一看,写的是日本鬼子如何如何的内容,好像是骂日本人的话,扭头问掌柜的:“这书……是你的?”

“有人丢下的。”

“甚样的人?”

“你问这干甚?”

“我想买几本看看。”

“这些道教的书都是财神庙白送的。你去要吧。”

锅子出门急忙去了财神庙,看见前院的人还不少,走进几个殿堂看了看,发现很多介绍道教三清天尊、四御天神、五祖七真和八仙过海内容的书籍,没有发现《道德经》小册子,一个人就在院里瞎转悠。

正在这时,云奎和一个伙计各提着一捆东西来到财神庙。王道长领着去了后院。锅子觉得他们提的东西很像是小册子,就跟了过去,看见几个人进了一间小屋,过了一会儿出来,王道长把门锁上了。等他们离开,锅子悄悄走过去,用手杖撬开小屋门,很快从炕上的躺柜里找到了那两捆东西,打开一看正是《道德经》,每一本里面都夹着几页纸,躺柜里还有几卷标语,写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蒙疆政府是傀儡政权”。什么是帝国主义?什么是傀儡政权?他不太明白,觉得都是骂日本人的话,心中一阵暗喜,拿了几本《道德经》和几张标语塞进怀里,快步跑出财神庙,远远地跟在云奎和伙计身后,一直来到德盛庄商号门口,想起这家商号掌柜的姓段,曾经给过他钱抽大烟,心里有点儿纳闷,段掌柜和八路军有什么关系?难道他就是八路军的奸细?

德盛庄商号对面有个小茶馆。锅子进去坐下,一边喝茶一边观察外面,直到中午也没发现德盛庄商号有人出来,他离开小茶馆,继续在大街上转悠,远远看见了小灰猴,心想不如让他去守着德盛庄商号,也许能发现点儿什么,走到小灰猴面前问:“小灰猴,忙甚呢?”

“咋又跟上我啦?是不是还想蹭饭呢?告诉你,大洋花完了。”

“一顿饭能花两块大洋?我不信。”

“昨天晚上去了春香楼。两个姐姐把钱要走了。”

“肯定不白要,陪你睡了吗?”

“我喝多睡着了,根本没人陪。”

“哥哥给你找个挣钱的事,干不干?”

“你能有挣钱的事?我不信。”

“一天一块大洋,想干就跟我走!”

小灰猴一听有点儿动心,半信半疑地看着锅子,犹豫了一下跟着他走了。两人来到德盛庄商号门口。

“认识这里的段掌柜吗?”锅子问小灰猴。

“认识。”

“好,你就在茶馆里坐着,看见段掌柜出来就跟上,发现他去了甚地方,见了甚人,都要向我报告。”

“跟他干甚?”

“我怀疑他是八路军的奸细。”

“哦,我明白了,又是刘大哥让你干的哇?”

“猜对了,好好跟着,可比你偷东西强。”

“刘大哥给了你多少钱?”

“别问那么多,干不干?”

“干,这营生不赖。能不能先给钱。”

锅子担心小灰猴不给好好盯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洋给了他:“我说不定甚时候来,发现你不在,把钱退给我。”说完离开德盛庄商号,继续在大街上人多的地方瞎转悠。

小灰猴走进茶馆里坐下,要了一壶茶慢慢喝着,两眼瞄着德盛庄商号大门,心里琢磨八路军的奸细是干什么的?刘大牙为什么老跟八路军过不去?如果发现段掌柜真是八路军的奸细,何必告诉锅子呢,自己可以直接去向刘大牙报告呀,说不定会得到更多的赏钱。


中午,云明旺两口子和梅梅来到德盛庄商号旁边的四合院。婆媳俩收拾了一下租好的两间屋子。过了一会儿,王福成推着平板车,送来了一些被褥和生活用品,看着两间屋子虽然不大,还算干净,满意地说:“挺好,先凑合住哇。两个孩子总算有了自己的小家了。”

“地方这么小,有点儿委屈梅梅了。”云明旺在一边歉意地说。

“不委屈,咱们的孩子懂事,能体谅。”王福成拿出一个小布包递给云明旺,“这是100块大洋。加上你的凑够300,去还了段掌柜。”

“你……你哪来的钱?是不是又去借的?”

“你别管了。我是想,你和段掌柜住邻居,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早点儿还了人家好,省得心里老惦记着。”

“亲家,你……你咋知道我的心思?”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心里想甚我都清楚。好了,不说了,梅梅妈一个人在铺子里,我得赶紧回去。”

送走了王福成,云明旺拿着凑齐的300块大洋来到德盛庄商号,走到大门口,看见小灰猴脑袋紧贴在大门上,正从门缝往里看,他慢慢走到小灰猴身后停下了脚步。小灰猴刚才发现进去了几个人,想看看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忽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一回头看见了云明旺,愣怔了一下,赶紧离开大门,进了对面的茶馆。

云明旺疑惑地看了小灰猴一眼,推开大门进了院里。一个伙计招呼云明旺走进客厅坐下,给他沏上茶,去后院找来了段宇轩。

“段掌柜,我搬过来了。”云明旺没等段宇轩开口,主动告诉他。

“太好了,以后常来我这儿坐坐。”

“你有甚需要我做的,吩咐一声。”

“好,少不了麻烦你。”

“段掌柜,这是刚凑齐的钱。”云明旺把布包递给段宇轩。

“明旺兄弟,你真有意思,好像我天天催你还钱呢。”

“段掌柜,不瞒你说,我长这么大也没借过这么多钱,不还了心里不踏实,晚上睡不着。等过两天卖了房子,就能把村里的还上了。”

“你卖了房住哪儿呀?不打算回村啦?”

“地和牲畜都卖了,回村能干甚。再说有那个畜生在,我也不敢回村,先在城里住着,找个营生干,凑合的过哇。”

“明旺兄弟,听我说,眼下我还算宽裕,这些钱你先用吧。”

“先还了哇。”云明旺长出一口气,就像卸下了什么负担,“俗话说,无债一身轻,我就是还了钱也不轻松。这么多人真心实意帮我,这人情债一辈子也还不完。”

“你真是个实在人,那就留下吧,甚时候用钱说一声。不好意思,我还有客人,不留你了。”

云明旺一听赶紧站起来告辞。两人走出客厅,来到大门口,云明旺犹豫了一下站住了:“段掌柜,我……我想告诉你个事。”

“甚事?”

“我刚才看见有个鬼眉溜眼的小后生,扒在门上往里看,他看见我过来,躲进了茶馆。我觉得这个小后生不是个正经货,告诉你一声。”

“小后生?甚样的小后生?咱们去看看。”段宇轩说完和云明旺走出大门,一起进了对面的茶馆,绕了一圈出来了。

“就是窗户跟前那个小后生。”云明旺悄悄说。

“嗯,知道了。”段宇轩送走了云明旺,回到德盛庄商号后院。荣宝音和几个老师正坐在大树下喝茶聊天。段宇轩诧异地和大家说:“有个怪事。对面茶馆坐着个小后生,好像在盯着我的大门。你们说,不会有人跟踪咱们吧?”

“什么样的小后生?”荣宝音警觉地问。

“你们跟我来。”段宇轩招呼大家跟他来到前院一间临街的屋子。

几个人透过窗户上向外看。一个老师说:“我认得他,这是个小无赖。他父亲外号老灰猴,到处坑蒙拐骗,后来去了外地,他妈又嫁了人,他就跟着瞎眼奶奶住,成天游手好闲,在大街上掏钱包,人们叫他小灰猴。今年夏天还看见他偷人家怀表,让抓住打了个半死。”

“他为甚盯住我呢?”段宇轩有点儿不明白,“就凭他个小毛贼,想偷我德盛庄,恐怕没那么大胆子。是不是给哪个大毛贼探路来啦?”

“不会是日本人派来的吧?”荣宝音担心地说。

“不可能,咋会派个小偷来。”段宇轩摇摇头。

“以后开会换个地方吧?”荣宝音建议。

“对了,”段宇轩想起了一件事,“明天毛织厂的人介绍几个新城电灯公司的人参加救国会,说好了来我家,你说咋办?”

“还是去财神庙吧?”

“那地方乱哄哄的,没法商量事情。”段宇轩想了想,“我看通知他们去麦香村吧,二楼找个地方,边吃边聊,没有外人,比较安全。”

“好呀!”荣宝音一听高兴了,“天天在麦香村我也没意见,反正是您请客。”

“就你的嘴馋。”段宇轩开了个玩笑,想了想,“这样吧……明天多叫几个人,把你们学校、师范学校和实业中学的老师也叫上十几个,凑齐三桌。要请我就大请一次,不能让你一个人解馋。”

“好啊,干脆把救国会的人都叫上吧?”

“哈哈,200多人,你想一天吃塌了我呀?不开玩笑了,散会吧。你们先走,我一会儿去麦香村安排一下。”

几个人先后离开德盛庄商号。段宇轩最后一个出来,坐了一辆人力车直接去了麦香村饭庄,小灰猴远远跟在了后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