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满车的粮食运进军营张道远的心顿时踏实了,靠这些粮食他足以带着部队开进到辽南地区,等待跟参谋长秦汉杰汇合,等补充了枪械和弹药,东三省任混成旅纵横,张道远现在稳当的坐在旅部里,就等东方海搞到一点弹药,再往南行进就不用偷偷摸摸的走,可以挑着大旗行动。

张释信见到张道远叹着气坐下,张道远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又是冷大侠冷老爷子出手帮忙,人情上你我越欠越多,以后都是要还的。”张道远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上茶水,他当这个旅长可是够操心的,部队不是缺这个就是缺那个,这次张释信还带回赶车的老者,因为家里没什么人了也来投军,混成旅的人气倒是在逐渐的恢复。

“东方海这小子也不知道干嘛呢,还不弄点子弹回来,让我们的机枪当摆设呀。”张释信大口的喝着茶水,此时的东方海还在客栈里睡的迷迷糊糊的,张三也摸着肚子躺在客栈的床铺上,厨房里的伙计早早的开始忙活,这些带枪的大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

东方海自从投靠义勇军就没好好睡上一觉,整天行军打仗野外宿营,有时候睡在冰冷的野地里,身体下边只有一条棉被或者皮褥子,身上尽管穿着军大衣可依旧冷的让人发抖,这还是有帐篷的时候,有的士兵连帐篷、棉被、褥子都没有,裹着军大衣就靠着大树睡觉。

客栈里一楼的房间有热炕头,还有火墙,屋子里暖和的多舒服呀,二楼的客房也不错,虽然没火炕可有火墙和炉子,也是舒服的要命呀,东方海睡觉前还要泡上个把钟头热水澡,这里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堂,张三住在这里也有点舍不得,可还是要打仗的,旅部还急需弹药。

“东方营长,醒醒吧,该起来了,不能每天这样呀,还要弄子弹去。”张三穿上衣服扎好武装带,东方海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他妈的,总不能好好休息,啥时候是个头呢,早饭准备好了没?”

“给熙恰那个老东西干活不舒服么,不让你们住客栈吃酒店么?”张三好奇的问,东方海满脸怒气,义愤填膺的说:“他妈的,给他们干活要这么舒服我来投奔你们干嘛,不纳人当人么,奶奶的,我们吃饭去,吃饱了找几个鬼子汉奸出出气。”

楼下的饭桌上已经摆好酒菜,酒用热水烫过,菜都是冒着热气的,东方海坐下来拿起筷子也不跟张三客气,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他妈听说有个书叫什么水浒,梁山上的好汉每天过这样的日子,我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呀,他妈的我好几个月没好好吃饭了,老张,我们干一个。”

张三急忙把嘴里的炖鸡肉咽下去,又大口喝酒,桌子旁边还放着用油纸包着的东西,张三边吃边问:“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路上要吃的干粮呀?”

“是呀,整天吃冷窝头冷馒头高粱饼子,现在我准备的是油煎包子,这东西用步枪的通条很容易穿起来,然后在火上一烤可好吃呢,这里还有烤鸭和烧鹅,一烤就冒香气很馋人的,油滴在火上火苗直往起窜,加热容易携带方便,吃肉跟吃粮食相比,还是肉顶饿,这里还有牛肉干,这东西不用热就可以吃,牛肉是最耐饿的东西之一,只有解决好了补给问题才能打赢敌人,倘若我们的兵都吃肉,敌人的兵吃粗粮和老咸菜疙瘩,胜负很容易见分晓,另外我只要有钱就给战马吃炒米,人饿极了也能吃,这样战马可以更有力气。”东方海过度重视补给问题,所以他对吃很有研究。

“是这样呀,可每天吃这么好长官给的大洋不够花。”

“不够花自己想办法呀,不要弄的太过头,黑心的地主只能被旅长处决么,我们也杀富济贫不行呀,只要不枉杀好人就可以了,要找可靠的士兵做,兵油子不行,要找出身最苦的去,这样不容易放纵那些看热闹的地主,我们他妈的卖命打鬼子,他们忙着争维持会长的位置。”东方海讲着经验,吃的满嘴流油,桌子上的菜很快见底。

东方海和张三带着一群兵离开了客栈,老板掂量着手里的银元非常高兴,现在兵荒马乱的赚钱也不容易,这几天店里把半年的钱都赚了回来,比好年景都赚的多。东方海骑着马不知道往那边去,张三掏出地图看看,“你跟我来吧,弄到东西你的步兵帮着押车往回运就是,有路肯定有过路的。”

“好吧,听你的。”东方海带着一伙步兵跟着骑兵走。

辽南地区的抗日武装非常多,他们背靠热河和河北,后边还有关内的东北军做后台,弹药粮食都有接济,这让鬼子很头疼,留下来就地抵抗的东北军吸收了绿林武装,还招募了很多不堪被鬼子压迫的百姓,所以鬼子和伪军频繁离开县城出去围剿,前边一接火后边的路上就有运输车经过,辎重兵赶着马车牵着驮马向前线运输弹药,粮食么鬼子和伪军就地抢劫,一般很少补给。

张三选了一条从县城延伸出来的道路设伏,把部队拉进路边的树林里,按照打伏击的习惯士兵们就地休息,轮流派出岗哨监视道路,这跟土匪打劫没什么区别,士兵中的不少胡子出身的抱着枪靠在大树上晒太阳,闭目养神但是耳朵仔细听着声音,大家都安静下来等着敌人送上门。

县城里驻扎的鬼子和伪军果然派出部队出去围剿抗日武装,一直增援的连队从张三眼皮子底下过去张三连动都没动,他跟东方海带的人不过半个连,即使冲突起来占不到便宜,打赢了补给不上弹药,东方海也明白,所以敌人安然无恙的通过,不过后出发的辎重连可没这么幸运,他们以为前边有支自己的队伍开路会赶散找麻烦的小股土匪,可想不到自己会撞在张三和东方海的枪口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