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2.html


这些战功终于得到了回报,一七七九年五月二日,“……总司令在给地方部队的命令中高兴地表示:‘国王陛下渴望奖励他们忠诚的服务和屡屡展现的斗志,为此特满怀喜悦地赐予他们以下恩典。’”接下来命令一一列举了国王的赏赐,其主要内容是:“地方部队军官的军衔擢升一级,在服役期间伤残者,可领取与常设部队同级军官一样的抚恤金。为了奖励那些作战勇猛的地方部队,国王陛下将参照总司令的推荐,将那些部队军官的军衔定为美洲的永久军衔,他们在部队裁撤后,可与同样情况下的英国军官一样享受半薪待遇。”


这道命令让地方部队大为受益,他们的征兵工作也更好开展了。


与此同时,皇后游骑兵成为新成立的“美洲常设部队”,被命名为第一美洲团,爱尔兰志愿军成为第二美洲团,纽约志愿军则成为第三美洲团。后来,在一七八一年三月七日,国王美洲团被命名为第四美洲团,英国军团成为第五美洲团。英国军团是英军回到纽约后,在卡思卡特爵士的苏格兰志愿军基础上加入三个连成立的,第七十九步兵团的军官巴纳斯特·塔尔顿被调来指挥这支部队。同皇后游骑兵一样,英国军团也保留了绿色军服。


仿佛是为了庆祝自己的能力得到“正式认可”,新成立的第二美洲团在圣帕特里克节这天举行了游行活动,他们在军乐队的带领下进入纽约市,聚集在罗顿侯爵的住所前。据《纽约信使报》报道:“这支几个月前才成立的部队,拥有四百名魁梧的男子汉,他们既不怕美国佬也不怕战斗。叛军在同样的时间里招募到的所有新兵,与这支部队的人数也许差不多,这表明在这片大陆上拉起一支部队有多容易……”


皇后游骑兵在冬天和春天的几个月里也没闲着,直到八月,“他们自离开过冬营地以来第一次可以脱下军服睡觉,除非有不同的命令;为了应付突发情况,他们以连为单位列队就寝,以整齐无声的动作脱衣;他们的刺刀永不卸掉。”


一七七九年六月,纽波特的地方部队也回到了纽约,这些满员的部队开始准备他们的下一次征战。


英国人决定不在北方殖民地继续战斗,那些地方的人反叛意识太强,地形也不利于作战。另一方面,弗吉尼亚人所表现出来的忠诚使英国人坚信,南方殖民地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国王的拥护者,他们会很快聚集在皇家战旗下支持合法政府。事实上,从英军占据的东西佛罗里达传来的消息更令人振奋。例如有一群来自布罗德堡和萨卢达河的忠君者,都是王公贵族的后代,他们不畏艰险从南卡罗来纳出发,穿过佐治亚来到了东佛罗里达,他们在那里组成了两支各由四十人组成的骑枪兵队伍和四个各由四十五人组成的步兵连。这支部队被命名为南卡罗来纳忠君军,地方部队监察长英尼斯中校被推举为指挥官。托马斯·布朗上校也拉起了一支游骑兵部队,他们几易其名,先后用过国王游骑兵、东佛罗里达游骑兵、佛罗里达游骑兵和卡罗来纳游骑兵等名号,这支部队在全盛时期一度有八百六十多名官兵。摩西·柯克兰和他的忠诚流亡者在一七七八年从纽约被派往东佛罗里达,现在他们的活动范围已经扩大到佐治亚。在西佛罗里达,防守的任务重于进攻,西佛罗里达皇家森林军和西佛罗里达忠君军在那里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