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戒 正文 诡道

铁血大学士 收藏 0 10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1.html


所谓的仕途,早已命中注定?

1

王万友想先到省里摸摸底,弄清周仕明在重建隆光寺问题上的态度,以便于自己下一步行事。在他看来,重建隆光寺的确是一个捞油进水的好机会,“要想富,搞建筑”这样的道理,谁不懂?这几年,这个局那个局的一把手们,凭这个都富得流油,可自己呢?自从李鸿举分管旅游业,建这个他反对,建那个他也反对,挡了自己的财路。重建隆光寺是一笔不小的投资,这次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件事促成了。到那时,那些个平时眼睛朝天的开发商们,还不得追着撵着地求自己。想到这,他笑了一下,仿佛看到建筑商们,手里拿着银行卡,在他面前弯腰献媚的样子。

此外,王万友还想给仕途的下一步作个铺垫。他早就看明白了,赵德海对重建隆光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分明是把这件事当成了再晋升一步的台阶。所谓政绩,说白了,就是个升官晋爵的砝码!现在赵德海是以市委副书记、市长的身份主持全面工作,如果接任了市委书记,李鸿举十有八九会接任赵德海的市长职务,那么,自己如果绑定周仕明,换个副市长的位置坐一坐,是不是也大有希望呢?想想多年来的仕途坎坷,他又感到愤愤不平,当年自己用身败名裂换来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旅游局局长,这与自己的期望还有不小的差距。好在手里还有一张王牌,关键时刻,应该能够发挥作用。

临行前,王万友特意给周仕明去了个电话:“老市长,这不嘛,上次您给写的那幅字,人家硬是把润笔费塞给了我,让我一定转交给您。”

周仕明说:“万友啊,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后不要再找我写字了,就是写了,我也不要什么润笔费,既然求到你头上,肯定是你朋友,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难道咱们之间的关系,能用金钱衡量吗?”

“那是!那是!咱们什么关系!……我跟他们说啦,可人家说,这是劳动所得,商品经济嘛,应该按劳付酬,您就不要推辞了!”

“我真说不过你这张嘴……对了,万友,我还真有一件事跟你说!”

“您说!什么事,只要是我王大肚子能办的,为了老市长,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没那么严重!上什么刀山……是这样,最近我到了办公室就感觉胸闷,老是精神恍惚,到医院检查,也没查出什么子丑寅卯。这件事吧,我还不愿意和不相干的人说,所以……你明白了吧?”

“明白!明白!要不……您明天有时间,我带个人去,给您瞧瞧?”

“这……其实吧……”

“您放心,我办事,指定是稳稳当当的,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毛病来!”

“那好吧,明天来我办公室吧!我估计还是办公室的事,我在家时,一切正常,到了办公室就浑身不舒服,以前也不这样啊,上次从卧龙回来就成这样了!”

“哎呀……我突然想起来了,上次您回来,是不是他们路线安排得不对,您是不是路过那儿了?”

“嗯……好像是,万友,你还真细心,你要不说,我还真没往那儿想!”

“您别急,明天一早,我自己开车带那个人过去,保证手到病除!”

“对了,你要带什么人过来?”

“何大拿,还记得不?”

“何大拿?……”

“就是你在卧龙时,一眼就瞧出您三个月内必走红运的那个何大拿!”

“是他呀?老熟人了嘛!”周仕明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个何大拿,根据生辰八字推算出,三个月内他必然高升,结果还差一天到三个月,周仕明接到任命,连升两级直接就任副省长,速度之快,震惊全省。“你别说,那个何大拿还真有点道行!”

“道行确实挺深的!要不我也寻思这几天让他给看看隆光寺重建这事呢,挺好的事,怎么老是一波三折的?”

“万友啊,你想得很周全嘛!重建隆光寺一定要做到大手笔、大规模、大运作!所有的相关事宜都要想得细致、全面!不过,请何大拿这事不能张张扬扬的。虽然专家都说了,风水、命理是一门学问,可人们的观念还是扭转不过来呀!”

“对对!您放心,这事我一定做得风雨不透!”王万友在电话这边应和着,暗自想着大手笔、大运作背后的含义,“老市长,明天一早我就过去,您看成不?”

“好!好!”

第二天,周仕明刚在办公室坐稳,王万友就敲门进来了。王万友的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岁左右、全身上下见不着多少肉的男人,他穿着月牙白色的中式绸褂,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皮包。看到一胖一瘦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样子很滑稽,周仕明不禁在心里笑了一下,起身迎上去:“万友,何先生,你们来得很早嘛!来,来……坐!”

王万友说:“老市长,您看,大清早我们就来打扰您了!”

这位何先生对周仕明似乎并不及王万友热情,问了声好,握住周仕明的右手,观察着周仕明的面色,眉头紧蹙,随即附在周仕明耳边悄语了几句。

周仕明脸色顿时一变,问:“那怎么办好?”回头看了看王万友。

王万友虽然没听着何大拿说了些什么,还是紧张地问:“老何,您得给仔细瞧瞧。”

何大拿从包里拿出了几枚乾隆通宝,说:“先起卦看看。”说罢,双手捧着铜钱,举在头顶,嘴念咒语,然后将铜钱放于办公桌上,仔细查看后,倒吸一口冷气,沉吟着说:“此乃大凶之卦啊!”

王万友凑上前,面露紧张地说:“那你快点想个办法啊!”

周仕明也说:“何先生,你一定要想个办法!”

何大拿说:“别急,容我想想!”随即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墙角屋顶看了个遍,周仕明和王万友紧张地盯着他。转了几圈,何大拿停下来,说:“老市长,怕是得麻烦您跟我再回卧龙一趟。所谓是神归庙,是鬼归坟,既然人家来了,咱得给人家送回去,您若不去,恐怕人家也不肯走!”

周仕明此刻急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失去了平时的沉稳,连连说:“好,我听你安排!”

何大拿又从黑色皮包里取出了早已备好的驱邪符,在周仕明头上向左绕了几圈,向右绕了几圈,口中念念有词:“天罗咒,地罗咒,日月黄罗咒,一切冤亲离我身,无量天尊!”突然,他像触电一样,几乎一下子跳了起来,手里的驱邪符顿时像压上了什么重物,胳膊随之垂了下去。何大拿则吃力地向上抬着,用颤抖着的声音说:“我先下楼,带个路,你们要快点赶过来,要不然,恐怕我也难以控制。”说完,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周仕明愣在那里,只觉得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门口。

王万友轻声说:“老市长!咱们……下楼吧?”

周仕明这才回过神来,说:“好,下楼!”

车行一路,何大拿哆嗦个不停,仿佛在跟谁拼命搏斗一般。

王万友把车开到了将近二百迈,没到一个小时,到达卧龙市,按照何大拿指定的地点停好。在僻静无人之处,何大拿摆好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供果、香烛,口中继续念咒,烧了驱邪符,挥着手,在周仕明头上、身上来回比画,好像从他体内拽出了什么人,并与那人搏斗着,精瘦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几番折腾之后,终于将那人甩了出去,他自己摇晃了几下,险些跌倒,被王万友一把扶住。何大拿粗喘了一阵,问:“看见那道青光没?”

王万友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问:“哪儿呢?哪儿呢?”

何大拿抬起胳膊擦了下脸上的汗珠子,说:“肉眼凡胎,告诉你也白告诉!那道青光飞走了!”

王万友小声说:“我要是看得着,我也成半仙儿了!”

周仕明忙说:“何先生,您辛苦了!”

何大拿说:“终于送走了,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

周仕明的心跟着何大拿一路折腾,闹出满脸的汗水,说:“何先生,真送走了?”

何大拿点点头,说:“真送走了!”

周仕明顿觉轻松,说:“那我就放心了!我给司机打电话……不,万友,你送我回省里吧!”

王万友说:“老市长,您别走啊,我还想让老何瞧瞧隆光寺的事呢!”

周仕明看了一眼汗水淋漓的何大拿,说:“怕是今天何先生太累了吧!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要不,改天再说吧。”

何大拿听出周仕明话里的意思,忙说:“没事!为了老市长的事,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周仕明哈哈一乐说:“隆光寺可不是我个人的事,那是卧龙市的事,是卧龙人民的事。话又说回来,何先生为隆光寺重建费心操劳,也是功德一件嘛!”

王万友说:“那是,发展旅游产业,弘扬佛教文化嘛!老市长、老何,请上车吧,我拉着你们到隆光寺瞧瞧去!”

不到二十分钟,王万友的车停在了隆光寺的旧址。

一路之上,已经了却心病的周仕明神采奕奕,与何大拿大谈风水学问。周仕明炫耀地说:“自古至今,中国人为什么那么信风水,为什么那么多人孜孜以学?那是因为风水学的核心思想是天人合一,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风水古称堪舆,以天地为观察了解对象,以人为依归,以为人民服务为目的,是实实在在的人本主义学问。现在有些人,提起风水,动不动就给戴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简直就是形而上学!……我们应该把风水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嘛!这跟研究天文、研究宇宙、研究佛学都是一样的!万友,何先生,我说的对吧?”

两个人连连点头。何大拿甚至有些泪眼迷蒙,夸张地说:“老市长,您太让我感动了!风水之学,浩瀚如海,博大精深,世间万法,都不能离开风水!可现在有不少人把风水之说当成垃圾,他们如果能像老市长您一样,把风水看成一门学问……啧啧,到底是站得高、看得远啊!”

王万友说:“那是!老市长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学富五车,自然高人一筹!”

周仕明满脸笑容地说:“这个王大肚子,今天早上吃的糖包子吧?跟说相声似的,可不兴这么夸人的!”

王万友说:“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跟您在一起就是长学问。‘马列毛邓’咱就不说了,那些理论要是讲起来,大学教授都不如您!就说佛教和风水知识,单提起一样,可能有人略懂皮毛,可要说全面掌握,能赶得上您的,卧龙找不出第二个来!难怪当年您在任的时候,卧龙各项事业兴旺发达,经济快速发展,百姓安居乐业,都是因为贵人居福地啊!”

何大拿在一边连声附和着,不住地点头。

在隆光寺旧址,何大拿手托罗盘,神情诡秘地走着,一边走还一边转动着罗盘,时不时抬头看看天,又踢踢脚下,然后又闭目掐指算计起来。

王万友附在周仕明耳边,小声说:“老市长,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老何在那儿转什么呢?我都让他给转迷糊了!”

周仕明说:“迷糊什么?看风水都是这个程序,你不要做声,免得何先生受了影响!”

王万友一伸舌头,扭过脸去看何大拿。

突然,何大拿叫了一声:“奇了!”

周仕明和王万友不由得紧张起来。两人急忙走到何大拿跟前,正要询问,却见何大拿又闭上了眼睛,只好把快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何大拿才睁开了眼睛,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何先生,怎么了?”周仕明问。

何大拿连连倒吸着冷气,面露惊喜,好像发现了什么奥秘。

王万友说:“老何,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何大拿连连点头,说:“嗯,这可是块风水宝地啊!后有莲花山,前有一苇江,是修建寺庙的绝佳之地!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我刚才掐指一算,此处居然与老市长的生辰八字完全相合!若是老市长能在此居住……哎呀呀!简直是……这简直是……”何大拿不知用什么词儿形容好了,一味地欷歔慨叹。

王万友追问道:“老何,你这话当真?”

何大拿痛心疾首地说:“这能假得了吗?关键是我纳闷儿啊,我出道三十多年,还从没见过一方风水与人的生辰八字相合到这种程度的!老市长是福人贵命啊!老市长,请受我一拜!”说着,对着周仕明一躬到地。

周仕明不禁心花怒放,急忙扶住何大拿说:“何先生,这可使不得!……”

按照惯例,周仕明回省里之前,专程到青云寺进香,特意为重建隆光寺求了一签。也是无巧不成书,这次侍候他进香的人,居然还是上次的小尼姑妙仪,两人见了面,不禁对视着笑了一下。本来也是无意之间的动作,却被王万友、何大拿看成了别有深意。

抽得上上签“双喜临门”,周仕明喜出望外。与妙仪开玩笑说:“小师父,你可算得上是我的贵人了,每次你在,我肯定能抽到上上签!”

妙仪说:“我算什么贵人呀,抽到上上签都是因为施主功德深厚,您处处为国为民着想,佛祖必定护佑您!”

周仕明哈哈一笑说:“小师父真是聪明伶俐、玲珑剔透。”

妙仪谦虚地说:“小尼修行尚浅,施主过奖了!”

周仕明感叹地说:“我与妙仪师父两度相遇,都是佛祖赐予的缘分,他日,我为佛祖重塑金身之时,一定请妙仪师父出山!”

妙仪说:“施主立下这样的宏愿,真是佛门幸事,妙仪一定全力支持!”

王万友有了上次的教训,站在一边没敢同妙仪胡说什么,眼睛却一直在妙仪身上转来转去。

何大拿看着妙仪俏丽的体态,再看看周仕明的眼神,心里有了一个主意。下山时,他对周仕明说:“老市长,看您上山下山,健步如飞,可见平时就十分注意养生之道吧?”

周仕明说:“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以前是一心干事业,拼命工作,不知不觉,各个器官全都老化了,不是腰酸就是腿疼。现在人老了,上了年岁才明白,人啊,身体是第一位的,身体就是个‘1’,什么名,什么利,都是这个‘1’后面的若干个‘0’,要是没有了这个‘1’,多少个‘0’都没用!所以这人啊,都得注重养身、养德、养性、养心、养神,再说了,这也是一种修行嘛!”

何大拿吞吞吐吐地问:“不知道老市长听说过没?……”

周仕明反问:“听说过什么?”

何大拿说:“与处子交合,可以延年益寿!”

王万友嬉皮笑脸地说:“我也听过,好像有这么一说。等将来隆光寺建成了,我一定要为老市长单独僻出一座禅院,院子里种上竹子,再摆两口花缸,一口养金鱼,一口养荷花。那才叫‘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呢!到时候,就让那个妙仪小师父专门侍候老市长读经念佛,写字作画。”

周仕明哈哈一笑,说:“你个王大肚子,一肚子花花肠子!”

王万友继续涎着脸皮笑说:“您看,老何都说了,与处子交合……”

“胡说!”周仕明打断王万友的话头,正起脸色道,“我刚说完养德,你就想缺德了是不是?”

王万友自我解嘲地抽了自己嘴巴一下,说:“我这也就是痛快痛快嘴!”忽然猛醒地拍了何大拿一巴掌,“哎,不对,这话是老何说的呀!我不过是借口传音,我冤不冤哪?”

何大拿笑笑,说:“这也不是我说的,这是古书上说的!”

周仕明很感兴趣地问:“什么古书?”

何大拿说:“书名叫《素女经》,说的全是房中术的事。”

王万友说:“老市长,他说什么素女,还还还……还房中术!这回可是他缺德了!”

何大拿辩白说:“古人的书,我缺啥德呀?再说人那书里讲的也是科学!专门讲怎么样通过男女双修,采阴补阳,达到老市长说的那种养身、养性、养心、养神的目的。”

周仕明说:“还有这样的书?”

何大拿说:“有啊!”

王万友说:“你有没有?”

何大拿说:“有也不给你看,免得你看完了缺德!”

周仕明发现了一个细节,问何大拿:“刚才你说什么……男女双修?”

何大拿说:“是啊,男女双修!”

周仕明沉吟道:“男女双修……这就是说,对双方都有好处?”

何大拿击掌赞叹说:“对呀!”回手捅了王万友一指头,“你看人家老市长,一下子就说到点子上了!男女双修,那是你情我愿的事,又不是谁强迫谁,对双方都有好处,那怎么能说是缺德呢?”

周仕明继续沉吟:“如果真像何先生说的那样……那还真是科学了!……男情女愿,缺不缺德,那又另当别论了。”

何大拿得意地拍了王万友一巴掌,说:“怎么样?怎么样?听听人家老市长说的……”

王万友拦住何大拿,“你少白话!把书拿来看看再说。”

何大拿一斜楞眼睛,说:“书拿来也不给你看,我给老市长看!”

周仕明笑着摆摆手,说:“我可不看!”

王万友说:“我替您看,看完了我向您汇报!”

周仕明用手背碰碰王万友的肚子,笑道:“你呀,省省吧。别像有些人汇报工作似的,虚夸谎报,欺上瞒下,弄得下情不能如实上达,耽误事不?”

何大拿又击掌赞叹说:“对!学习嘛,就得认认真真读原文,要掌握第一手资料,不能吃别人嚼过的馍!”

周仕明一拍何大拿的肩膀,说:“嘿!看不出,何先生还很懂政治啊!”

何大拿谦逊地笑笑,说:“老市长过奖了!风水学也得研究新问题,要研究新问题就跟上新形势,要跟上新形势就得不断地学习、学习再学习呀!……老市长,那就说定了,回头我就把那本书给您送去。”

周仕明说:“别,你呀,还是给万友吧。”

王万友乐得一蹦高,说何大拿:“怎么样?我就说嘛,想见阎王,你越不过我这小鬼儿!”

周仕明嗔怪道:“又胡说!我怎么成阎王了?”

王万友急忙啐了两口:“呸呸!说走嘴了,说走嘴了!”说着话,他让过何大拿,拦住周仕明,小声说道,“老市长,说心里话,我是真愿意给您当个小鬼儿呀!不过您得让我离您近一点儿,我也好服侍您呀!”

周仕明笑了,说:“咱们俩离得还不够近哪?”

王万友苦起脸说:“近是近,可是……”

周仕明说:“可是什么?”

王万友说:“可是我的位置不对呀!旅游局毕竟是个小部门儿,我跟您,中间隔着好几层,我想为您尽尽心,出出力,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所以……您看……”

周仕明拍拍王万友肩膀,意味深长地笑笑,说:“你呀,先把隆光寺重建的事推上去,这在你的政治生涯中,那就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有了这一笔,往下的事,还用我明说吗?”

王万友鸡鹐米似的一溜儿点头,连连说道:“明白,明白,我明白!我明白!老市长您真是……您放心,我……”因为过于激动,他的眼睛突然湿了,话也说不下去了。

周仕明梯己地揽住王万友的肩膀晃了晃。这一晃,王万友的眼泪都下来了。

下了山,到了停车场,几个人刚要上车,王万友的手机奏起了《命运交响曲》,他先安顿周仕明和何大拿上了车,自己到一边去接听。

周仕明在车内看着车外的王万友,只见他对着手机手舞足蹈,不知在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王万友挂断手机,孩子似的连蹦带跳地跑过来,拉开车门喊了一嗓子,“老市长大喜呀!……”

周仕明纳闷儿:“什么我大喜?我喜从何来呀?”

王万友兴奋地说:“刚才是台湾那位孙悟空来的电话,他就要回咱们卧龙来了!”

周仕明也兴奋起来:“是吗?他说没说投资的事?”

王万友说:“没说。但我估计,他既然要回来,肯定有这方面的考虑。他就是不考虑,我也得想方设法让他考虑!”

周仕明一拍大腿说:“好啊,好啊!看来今天这个上上签抽得是真准啊!那个小妙仪和咱们是真有缘哪!”

王万友与何大拿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2

深夜,一直难以入睡的李鸿举,为肖莹掖了掖踢在一边的被子,悄悄起身,来到了书房。整个城市都安静地睡着,黑暗里,他站在临街的窗前,凝望着卧龙市远远近近的或璀璨,或朦胧,或妖冶的灯光。一座座高楼,在灯光的映衬下,硬朗的线条变得柔和曼妙,像一位突然变得乖巧的淘气女孩儿。

李鸿举盯着那些灯光,脑海里却翻腾着重建隆光寺的事。得知周仕明为了重建隆光寺,专程回到卧龙市,李鸿举隐隐感到了一种不安。按照常理,卧龙市每逢重大事项都会与这位老市长商量,周仕明也会提些建议或意见,或者到中央和省里帮助协调,但像这样极力主张的情况倒是不多见,特别是为了一件事,专程回到卧龙,应该算是破天荒头一遭,这令李鸿举颇感意外。

李鸿举从小在周仕明身边长大,周仕明的性格,李鸿举还是了解的,在他看来,周仕明之所以在重建隆光寺上如此用心,除了想帮赵德海和自己仕途上再上一个台阶,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推动卧龙市的招商引资和旅游工作。虽说这两个理由在不同的层面上,道理上都说得通,可仔细思考,却经不起推敲。在事业的发展上,为了眼前的利益,如果盲目决策,必然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这几年,各地因决策失误给经济文化发展造成损失的教训不胜枚举,虽然常常会被认为是“好心办了错事”,真正遭受损失的却是国家和纳税人。

如果这件事确实可行,李鸿举倒也不愿意多想,可是根据与觉慧探讨得出的结论,重建隆光寺所涉及的问题过于纷杂,资金投入、土地征用存在诸多问题。看赵德海的态度,积极中多少有些被动,估计如果不是个人利益的驱使,赵德海也不会如此积极。倒是王万友,始终上蹿下跳,忙得不亦乐乎,这个王大肚子啊……

李鸿举正思虑着,突然听到卧室里响起手机的消息提示音。他急忙回到卧室,但见黑暗中,肖莹拿着手机坐在床上,瞪着眼睛,吓得李鸿举一惊,忙伸手摸了摸肖莹的脑门,问:“睡惊了?”

肖莹“嗖”地打开了灯,披头散发地站在床上,拿着手机质问:“你给我说说,三更半夜谁发的消息?”

李鸿举接过手机,上面写着:“方便吗?有急事!”落款是“黄校长”。李鸿举心里暗暗责怪黄燕燕,三更半夜发什么短信!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地对肖莹说:“瞧你一惊一乍的,老黄嘛,你又不是不认识,就是头发快掉光的那个!”

肖莹一把夺过手机,指着李鸿举说:“李鸿举,头顶三尺有神灵,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再跟我说一遍,这个黄校长是谁?……还挺理解人嘛,问你方便不?什么叫方便?我死了就方便了,是不?”

李鸿举气得脸色发白,压低声音说:“你小点儿声,行不?”

肖莹嘴里没闲着,声音倒也压低了很多,问:“你说清楚,黄校长是谁?你要是不说出来,我就和你没完!”

李鸿举也不回答,说:“把手机给我!”

肖莹说:“我就不给,我凭什么给你?”

李鸿举伸手去夺。肖莹一甩手,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电池摔了出来。房间里顿时寂静无声……

李鸿举脸色铁青地拾起手机,长长地吁了口闷气,迅速穿上衣服,冲出了家门。身后传来肖莹的哭喊:“你回来!……”

李鸿举觉得心里憋闷,最初想在小区里四处转转,突然记起,小白因为第二天早上有事,已经把车留给他了,回头取了车,很快便融入在了他刚刚凝视的夜色中。

李鸿举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向前行驶着,他的思绪仍在肖莹身上徘徊。随着时光的流逝,人的棱角都会慢慢磨去,为什么她还是这么不讲理,和小时候一样任性、嚣张?……

李鸿举和肖莹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他们的父亲,一个是卧龙市警备区的司令员,一个是参谋长,可谓是吃过糠、扛过枪、负过伤、渡过江的生死与共的铁哥儿们。当年,这对老哥俩,曾经指着各自怀抱中的儿女戏说:“等孩子们长大了,咱们就当一对儿女亲家。”

小的时候,肖莹被人问道:“你管司令员叫什么呀?”

她脆声脆气地回答:“公公!”说完屁颠屁颠地跑到李鸿举父母的身边问,“公公,婆婆,我说得对吧!”

大人们自然哈哈大笑。肖莹又会说:“那你们得奖励我一块糖!我在幼儿园表现好,老师都奖励我一朵小红花呢!”

李鸿举的母亲急忙拿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糖果,高高举起来,逗她说:“那你得再叫一声!”

肖莹一边踮着脚把手伸向糖果,一边急切地叫着,“公公!婆婆!”接过糖果,三两下剥去糖纸,把糖迅速地放进嘴里,享受着那个年代里稀缺的美味。

不过,在李鸿举面前,肖莹可就没有那么乖巧了。李鸿举与肖莹有关的童年记忆多是与争吵厮打紧密结合的。

刚从幼儿园回到家的肖莹,分到个头稍稍小一些的苹果时,就会甩下小脸子,狠狠地盯着李鸿举手里稍稍大些的苹果,问:“凭什么大苹果给你?咱俩换!”

李鸿举说:“我才不跟你换呢!凭什么大苹果不能给我?”

肖莹绷起脸说:“大苹果就不能给你,谁让你是男孩儿,男孩儿就应该让着女孩儿!”

李鸿举也不示弱,“谁规定男孩儿就得让着女孩儿?”

肖莹叉着腰说:“我规定的!”

李鸿举按照从大人那儿学来的话说:“你又不是乌龟的屁股,哪儿来的‘龟腚’?”

肖莹乍一开始没听明白,愣眉愣眼地看着李鸿举,小脑袋瓜子转了转,听出李鸿举是在用乌龟的屁股骂自己,当时就来了气,她也不说话,走到李鸿举近前,抱住李鸿举的一只胳膊,狠狠地咬下去。

李鸿举毕竟也是孩子,被肖莹突然咬住胳膊,顿时顾不得“男子汉”的形象,号啕大哭。

大人们刚刚还在一边瞧着这对小儿女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相声”,见两人动起手来了,忙起身拉架。可任凭大人们怎么哄,肖莹就是不松口,参谋长一生气,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了肖莹的小屁股上,肖莹“哇”的一声哭了,这才算是松了口。

到了这儿,事情也没算完,李鸿举那头还咧着嘴号呢。肖莹一屁股坐到地上,小腿乱蹬,哭号的声音比李鸿举要高出好几个分贝。

李鸿举的母亲忙哄着说:“莹莹乖,听婆婆话……快起来,地上多脏呀!一会儿我们的小美女都变成丑小鸭儿了!”说着把肖莹抱了起来。

肖莹却使出了千斤坠的本事,使劲地往下挣扎着,哭号声不仅没小,还加大了一些,嘴里哭喊着:“我还没咬够呢!我还没咬够呢!……”

参谋长见女儿如此蛮横任性,来了脾气,说:“你还没咬够?你还想咬够喽?等咬够了,他胳膊都得烂糊啦!……你个小崽子,给我起来!听着没?”

肖莹使劲蹬着两条腿,对父亲的话,充耳不闻。继续卖力地哭号着,大眼睛却偷偷地瞄着一边的李鸿举。

参谋长拎着肖莹的小胳膊,恐吓着说:“快点起来!不起来我还打你!”

肖莹听完这话,倒是起身了,小跑着直奔刚刚停止了哭号的李鸿举,对着李鸿举的胳膊又是一口,这一口咬得可是够狠的,小脑袋晃晃着,全身都跟着用力。

没有任何防备的李鸿举,一声惨叫,另一只手抓住肖莹的两只羊角辫,使劲地撕扯着,三下两下,头发成了乱草。

肖莹也不示弱,小嘴咬着,两只小手在李鸿举的身上胡乱地挠着,抬起小脚,一下又一下,不停地踢在李鸿举的身上……

不知不觉,李鸿举居然把车开上了莲花山,开到了青云寺,当车停在山门前,李鸿举才意识到,原来心里难过时,自己最想见的人还是觉慧,那种情愫是扎进骨子里了……不禁鼻子一酸,险些落下眼泪。借着星光,他走到觉慧的禅房前,轻轻地敲起了门。

“谁?”觉慧在禅房里问道。

“是我,鸿举!”李鸿举低声回答。

“你怎么……有事吗?”

“我想见你,请把门开开。”

“天这么晚了,诸多不便!有什么事明天说,可以吗?”

“求你了,我现在就想见你!”

觉慧叹了口气,把门开了道缝,只露出一张脸来。李鸿举想挤进去,被她拦住了。

“阿弥陀佛!”觉慧宣了声佛号,低下头说,“现在你已经见到我了,请回吧!”

李鸿举一腔热血而受此冷落,不禁悲从中来,眼圈一热,泪水倏然而下。

觉慧进退两难,又叹了口气,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像孩子似的,哭什么呀?”

李鸿举毫不掩饰地流着泪,热切地看着觉慧,说:“云儿,你能听我说几句话吗?我这心憋闷得……都快爆炸了!”

觉慧冷着脸说:“你今天很不正常,是不是喝酒了?”

李鸿举说:“你闻闻,我身上有酒味儿吗?你应该知道,非到万不得已,我是滴酒不沾的!”

觉慧说:“那你今天为什么这样冲动?”

李鸿举摇头说:“不!我不是冲动,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这么些年,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逢场作戏,虚与委蛇,不能吃、不能咽、不能接受的,我全把它们压在了心底,早已经积累成了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火药桶,只差一根导火索了!……”

觉慧说:“那么,今天有了导火索了,是不是?”

李鸿举还是摇头说:“不!事实上,我这个火药桶,每天都有使它爆炸的导火索插进来,但我都很冷静地把它拔掉了,包括今天!因为我和哈姆雷特一样优柔寡断,生存还是毁灭,对我同样是个问题!……”

“阿弥陀佛!”觉慧又宣了声佛号,说,“你这样知道自重,佛祖都会感动的!既然你很清醒,很冷静,我也就放心了。天太晚了,你先请回,明天我们好好谈一谈,可以吗?”

李鸿举再次摇头说:“不!我现在就想跟你谈!”

觉慧抬头看看门外的夜空,勉强笑笑说:“你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这里是什么地点!你我又是什么身份!你这是清醒吗?”

李鸿举被噎了一下,痛苦地转了个身,咬咬牙说:“那么好吧,为了避嫌,你去把觉真住持请过来,或者把全寺的僧尼师父都请过来。我当着他们的面跟你谈,这总可以吧?你去请吧,我等着。”说罢,走到禅院里的一棵梧桐树下,一屁股坐在石凳上,甬道边一盏暗淡的路灯把他辉映成了一尊冷硬的雕像。

觉慧为难得痛心疾首,到底还是开了门走出来,赌着气,快步越过李鸿举,走出了禅院大门。

稍顷,觉慧领着尼姑妙仪回来了。妙仪一副慵懒倦态,显然刚从被窝里爬出来。

“妙仪,”觉慧指着李鸿举说,“这位是李市长。”

妙仪打着哈欠说:“老师,我认识李市长。”

觉慧看着李鸿举,冷冷地说:“李市长,这是我的学生妙仪。有什么话,请讲吧。”

李鸿举看看妙仪,苦笑了一下,说:“谢谢妙仪小师父,这么晚了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妙仪笑着说:“您太客气了,李市长。其实我特别愿意听我老师和施主们谈禅,这机会找都找不到,我还得谢谢您呢!”慵懒的妙仪一下子变得灵动起来,转转眼珠,突然“哎呀”一声,说,“老师,禅房里的香好像燃尽了,我去换炷新的。你们谈吧。”说着话,人已经跑进了禅房。

“这个鬼尼子!”觉慧低声嗔了一句,回头对李鸿举说,“现在你可以说了。”

李鸿举摘下眼镜,擦擦眼睛,吸吸鼻子。把眼镜戴上后,垂下头,看着凸出地面的那些虬曲的树根,喃喃地说:“云儿,你知道我这么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活了四十多岁,可是每一天,都是在为别人而活,工作中要考虑事情的周全与否,生活里要思量爹妈、老婆、孩儿高不高兴。可无论我怎么做,肖莹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不高兴,每天不是吵,就是闹,我现在都弄不明白,到底我要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不管你是否相信,我心里一直是把肖莹当成妹妹,当初是,现在还是!其实,我早就意识到,和她结婚就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毁了我,也毁了她,现在我要把一切都结束了,这样活着,我太累了!什么副市长,什么家庭,我都不想要了!从今往后,我想为自己活,我要换个活法!”说完,李鸿举双手捂住脸,身体因为啜泣而不住地颤抖着。

觉慧长叹一声,她看得出,这一刻的李鸿举是最真实的,他把藏在内心深处的苦楚全部展现了出来,这个看似风光的男人背后,有着这么多无法与人提及的苦痛。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刚要放到李鸿举的肩膀上,却烫了似的缩了回来,原地转了个身,努力使声调变得刻板,诵经似的说道:“六祖在《坛经》里说,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不生灭,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本无动摇,何其自性能生万法……鸿举,一切苦恼皆由心生,万万不要被身外事掩了本性!”

李鸿举当然不能忍受心爱的人用这种腔调与自己说话,但他注意到一种微妙的变化——觉慧一直称自己为“你”,而没有像往常那样称“您”,尤其是她刚刚叫的那声久违了的“鸿举”,让他的心里不禁生出了一丝妄念。他仰起脸,痴痴地看着觉慧,急切地说道:“云儿,二十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所以一直还像个人似的活着,就因为这心里有个你!我一直心存幻想,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找到你,哪怕跟你共同生活一天,就一天,我死也甘心了!感谢佛祖,终于让我们重逢了,这是天意,也是佛祖的恩赐!天意不可违,所以云儿,求求你,脱下袈裟跟我走吧!我们远走高飞,去创造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天地。我们之间所有的误解都将消除,所有的隔阂都会烟消云散。就像当初那样……不,就像重新转世为人一样,一切都从零开始,没有烦恼,没有挂碍,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只要不离不弃,相互厮守,就算男耕女织,粗茶淡饭,也不枉我们活了一回,爱了一回呀!云儿,答应我,好吗?云儿,好云儿!……”他泣血般地叫着,一把抓住了觉慧的手。

觉慧顿时感到一颗心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她慌忙把手从李鸿举的手里抽出来,连连念了几声“南无阿弥陀佛!”抬起头,冷静地说道:“李市长,我说过了,当年的林云已经不在了,你要看清,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觉慧!”

李鸿举含着眼泪注视着觉慧,问:“你真的忘记了我们的过去?忘记了我们曾经那么相爱?云儿,你看看我,我不是什么副市长,我是鸿举,是你说过一生最爱的那个男人……”

觉慧猛地转过身,疾步走进了禅房。

透过禅房敞开的门,李鸿举看到,觉慧双膝跪倒在佛像前,深深地垂下头,洗刷着刚刚沾染的尘世污浊。

李鸿举呆呆地看着那个背影,恍惚若梦,不知所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在那梦里又呆怔了一会儿,才想起接听。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号码,上面显示着“黄校长”!他犹豫了。手机继续响个不停,他咬咬牙,按下了接听键:“您好,我是李鸿举!”

手机里传过来黄燕燕的哭声:“您快来过来帮帮我,小洁突然头痛,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还是不见好,现在……小洁,你醒醒,不要吓唬妈妈!小洁……”

黄燕燕的哭声揪住了李鸿举的心。他长叹了一口气,深深地凝视了禅房里的那个背影一眼,喃喃地说了一句:“觉慧法师,告辞了!”站起身,向山门走去。

“李市长!……”妙仪从禅房里追出来,“您怎么走了?……”

李鸿举头也没回。

李鸿举赶到黄燕燕家,帮着她把女儿小洁送到了医院的急诊室。经医生诊断,初步怀疑是脑部疾病引起的不适,不能轻易用药,最好再观察一下,第二天如果还是这个情况,再来做CT。说话间,孩子的病情已经缓解,黄燕燕和李鸿举心里的一块石头勉强落地。

折腾到后半夜,李鸿举才将黄燕燕母女俩送回家。把孩子放在床上,看着她安然入睡,李鸿举想走,却被黄燕燕拖住,非要他喝杯咖啡。黄燕燕准备咖啡时,李鸿举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黄燕燕忙碌的身影,眼皮越来越沉。他暗自命令自己要挺住!但是一个不经意,忽悠一下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鸿举被一种重负压醒了,睁开眼,是黄燕燕正伏在自己的身上!只见她面色潮红,娇躯半裸,看到李鸿举在注视她,她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颈。

李鸿举挣扎了一下,却被黄燕燕更紧地搂住,一张红唇印上了他的嘴巴,两瓣软绵绵的唇,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弄得他全身一阵阵地燥热,某些部位不可遏止地鼓胀起来。黄燕燕则在不知不觉间褪尽了自己的衣裳,将李鸿举的双手压在了胸前。

天旋地转中,李鸿举的脑海里反复地映现出肖莹赤脚怒骂的神情和觉慧跪在蒲团之上的背影……他挣扎着想要抽回手,却被黄燕燕的双手死死按住。

“鸿举,我爱你!”黄燕燕娇喘声声,蛇一样缠住了李鸿举。

李鸿举再也无力挣扎,长吁了一口气,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