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馨澄清与阿泰非男女朋友:他怎可能为我离婚

jiwuy 收藏 0 3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鑫馨澄清与阿泰非男女朋友:他怎可能为我离婚

快人快语,雷厉风行,把握自己命运,高鑫馨是个很典型的东北女孩。


鑫馨澄清与阿泰非男女朋友:他怎可能为我离婚

阿泰携中国女友


来西海岸的洛杉矶五个多月了,她喜欢这儿的阳光,沙滩,友善的美国人,梦寐以求的音乐氛围,和未来不远就要实现的音乐梦想。


她一个人住在UCLA附近,还没考上驾照,没车,只能让阿泰公司里的人接送,可在家工作到凌晨,没法出门,嘴馋了,只能凑合吃点儿零食。


她住得离中国城很远,想吃羊肉串和麻辣香锅,想得直咽唾沫,可没车不方便,一共才去了四五次。“我很想家。”她说。


但她必须坚持,为了录一首最动听的歌,录一张最满意的专辑。这是为了圆梦,也是为了证明,那些冷眼看她的人,都错了。


美国,人们都叫她“SHIN SHIN”,这个名字,自从去年夏天伴随着阿泰的中国行出现之后,非议就没断过,对很多人,她就像是一夜蹿红。


于是流言蜚语也是一夜袭来,网络上,明目张胆地把她说成阿泰的“中国女朋友”,甚至说,阿泰为了她准备和老婆离婚。而说他们最初相识,就是在工体的“MIX”。


“你一定要帮我澄清啊!”高鑫馨几乎是叫着说,“我和阿泰根本不是在MIX认识的!我很久以前去过,阿泰从来没去过那儿!”


他们俩其实是在朝阳公园边上的“苏茜黄”认识的。


高鑫馨当时在“苏茜黄”的VIP区表演,当时在俱乐部里也颇有名气,有很多客人捧场,她唱的都是英文灵歌,那天刚好赶上周末,阿泰去了,听到她唱歌,声线让阿泰很是吃惊。


“当时我唱的好像是‘I'LL SURVIVE’或者‘JUST 2 OF US’吧。”高鑫馨回忆。


阿泰没想着在中国,听到了那么纯正的R&B,“她唱的歌,都是我从小长大听过的歌,我很惊讶。”阿泰说。于是他让自己的助手,过去找高鑫馨,问她有没有合同在身,“没有。”高鑫馨实话实说,阿泰更吃惊了:“你唱得那么好,居然没有合同?”


两个人坐下来谈了,开始高鑫馨不觉得多了不起,“之前也有几家美国公司找过我,想和我签,但条件不太合理,而且我那时年轻,年少气盛的,就没签成,”她说,“喜欢听我唱歌的老外很多,阿泰也不是第一个,所以我觉得很平常,而且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阿泰是谁。”


阿泰当时随身带着录音设备,他和高鑫馨说,你和我去录首歌,我听听你录制以后的声音,是怎样的。录完了,他很满意,就有了把她带到美国发展的念头,而且他的公司里,没有一个R&B歌手,可以弥补公司的短板。中国行的时间很长,阿泰和助手,做出了一份为高鑫馨量身定做的发展计划,高鑫馨捧在手里一看,被打动了,做出了决定,签下了合同。


高鑫馨跟着阿泰参加了中国行,到处表演,“我想让更多人认识我,而且我喜欢站在舞台上。”她说。也就是这时,风言风语,开始蔓延。


“我看到那些很生气!”高鑫馨愤慨极了,“说我是阿泰的女朋友……还说为了我离婚,你想想怎么可能?他花那么多钱,那么多时间,把我带过来,给我录歌,他在这里找一个女孩好不好?而且我都见过他太太了,他们还请我去他家吃饭,他最小的孩子最喜欢我……这么说,我觉得对阿泰都很不公平,他的家庭很幸福的。他就是我的老板,我就是他的艺人。”


高鑫馨出生在哈尔滨,小时候,就饱受家里的音乐熏陶。


她的母亲,是朝鲜人,她真正的外婆,因为家里贫困,把女儿送到了东北,寄养在别人家,所以高鑫馨也有混血血统。她母亲在1970年代,曾有机会去北京表演杂技,由于家里反对,没能成行,算是有文艺细胞。


“我爸爸更厉害,会四五种乐器,钢琴,吉他,二胡,琵琶,我哥哥唱歌很好听,吉他弹得很棒。”高鑫馨说。于是她从小就显露出文艺天赋,五六岁就在电台录过节目,朗诵,跳舞,样样都来。不过她那时和大伙儿欣赏的风格就不同,喜欢听外国歌,惠特尼·休斯敦迈克尔·杰克逊……14岁开始,因为父母亲都是工人,经济条件不好,她半工半读,19岁高中毕业,她只身到北京闯荡。


刚开始,住地下室,在三里屯一个酒吧打工,有一个好姐妹,看她喜欢唱歌,唱得也好,给她介绍了几个场子,可一开始都演砸了,很紧张,高音唱不上去。时间久了,习惯了,才慢慢放得开,趁着酒吧老板不在,朋友都撺掇她上台唱几首,于是越来越有感觉。


她的英语,也慢慢地练出来了,她都靠自学,但因为喜欢英文歌,工作的环境里,老外也多,她也敢说,说得也好了。这个时候,有经纪人发现了她的潜力,给她介绍了更多圈里的人,她也算混出个名堂了。


高鑫馨开始为别人写歌,搞创作,已经能自给自足,像去“苏茜黄”,一周去两天,挣的钱也足够花了。“有一次去韩国,差点和一家韩国公司签了,但那时我脾气不好,喜欢耍性子,最后还是没签成。”她说。


她终于没有再继续当“自由人”,她成了“TRU WARRIOR”下,唯一的R&B歌手。刚开始,公司里的人也不理解阿泰,对阿泰说:“你是不是爱上她了?你是瞎搞搞的吧?别让她来!”


阿泰也很生气,他说:“这个人不帮我,我就找别的人。他们不理解,鑫馨来了,只要做出成绩,也能提升我公司的形象和品味,但公司里有人嫉妒她,怕她来了,就抢走他们的注意力。我花了整整四个月,才把鑫馨带过来,四个月,太久了!”


来了洛杉矶的第一次正式演出,是在斯台普斯对面LA LIVE的CONGA ROOM里,那是个歌星不断的舞台。


主持人介绍高鑫馨出场时,乐队开始不配合,问她唱什么,“KELLY PRICE的GOOD LOVE。”高鑫馨告诉那个黑人。他们说:“不知道这歌。”这激起了高鑫馨的好胜心,她到贝司手身边,哼起了基本的和弦,然后说,这歌原来是B调,我唱C调。乐手们有点刮目相看了,贝司响起,鼓点跟上,最后是乐迷的满堂喝彩。


高鑫馨的信心,从此大涨,后来,她见了很多有名的音乐人,像DARKCHILD,SNOOP DOGG,NEIL,都很欣赏她,在她未来的新专辑中,都可能进行合作。


她目前已经写了几首歌,但都不满意,最新的单曲,至少要到7月份才能推出,至于专辑,就更慢了。“我很挑剔的,不是最好的,我宁可不要。”她说。


她说,国内最喜欢的歌手,是张惠妹,还有方大同王力宏陶喆……“等我以后出专辑了,回国了,真希望能见见阿妹,希望和他们都能合作。”她满是憧憬。


而在她梦里,已经不止一次梦到自己站在演唱会的大舞台上,唱响世界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